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经济论文 > 中国现代经济论文 > 正文
中国现代经济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23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我国市场诚信缺失的根源综述

2013-07-19 14:33 来源:中国现代经济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历史根源

中国目前的市场诚信缺失有着久远的社会历史根源。历史是不能改变的,古代中国的历史造就了中国文化的扭曲,形成了一种真实的奴性文化,影响到社会的发展,造成了诚信的缺失。

南宋以前,中国文化的主体是汉文化。南宋灭亡之后,元朝建立,文化传承的主体仍然是汉文化,这一方面是由于汉文化的博大,再一方面也是由于汉文化的历史源远流长。因此,在异族的统治下,也能实现文化的流传与扩张。这是汉文化发展史上的第一次反侵略的扩张。但是,在汉文化流传与扩张的同时,也出现了无可争辩的变异,即扭曲。在这之前,汉人们深信,倾巢之下,安有完卵?而在此之后,绝大多数的汉人们懂得了,倾巢之下,也可有完卵,只要你接受奴役下的生存。也就是说,只要接受当奴隶,受奴役,就可以活下来,而不至于同旧的王朝(国家)一起毁灭。因而,就汉人来说,在元朝的统治下,活下来的汉人都是奴隶和奴才,不再是中国传统文化意义上讲的人了。在封建社会,甚至在奴隶社会,人与奴,就其社会存在的客观本质讲,是有根本性区别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讲到的“仁义礼智信”,都是对人讲的,不管是大人还是小人,总之讲的是人要遵守的文化规范。而对于奴隶或奴才,就不是这样了。首先主人们拿奴隶或奴才不当人,其次对于奴隶或奴才来说主要是活下来,没有什么礼义廉耻可言。如果非要让奴隶或奴才讲什么“仁义礼智信”,那他只能是去死,而不能选择作为奴隶或奴才活下来。历史的事实是,南宋王朝灭亡之后,还是有更多的汉人选择了忍辱负重活下来。不管当时他们是怎样想的,实际生活中,他们只能是那个时代的奴隶或奴才,而不能再是具有“仁义礼智信”品性的人了。传统汉文化的规范在他们的身上消失了,作为异族统治下的汉人,他们只能奉行的活下来的文化,必定属于奴性的文化。所以,对于当时的汉人和他们的后代来说,“仁义礼智信”从此丧失,奴性文化自此开始。奴性文化的特点就是:苟且偷生、寡廉鲜耻、重利轻义、重势轻理、阿谀争宠、不惜害人。在将近100年的元朝统治下,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字还在,教育还在,但是,实际上身陷家破国亡惨境的汉人们生存在世应用的已不再是传统的文化了。

明朝对于元朝的推翻,就历史的真实而言,并没有对于扭转奴性文化起到根本性作用。明朝的历史本身就是一部充满了卑鄙、狡诈、阴险、奴性泛滥的历史。而在明朝之后,清朝又开始了长达268年的异族对汉人统治的历史,更是进一步巩固和强化了中国最大的汉民族已有的奴性文化,这使得作为中华民族的主体的汉人们自那以后更进一步地奴性化了,因而,祸及后代包括我们这一代在内至今尚未从理性上对于这种扭曲的奴性文化以及由此带来的奴化理性的生活态度进行真正彻底的清算。

诚信是人性的品质。带有奴性的人是不会讲诚信的,至多只会给自己的主子效忠。从今天来看,我们不能改变历史,不能苛求先人,我们只能理性地认识中华民族的文化变迁,理性地根除奴性文化对于人性光辉的抹煞,归返正途,在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中率先复兴人性的民族文化。正视历史,尊重人性,我们才能最终消除苦难深重的历史造成的诚信缺失的文化。

二、教育西化

教育是神圣的。在这种神圣背景下,各个等级的社会的人,即使带有十足的奴性,也依然是教育的结果。这也就是说,现实的市场诚信的缺失,似乎也需要从教育方面找到某种原因,而且,无疑这方面的原因也是极为深刻的。或许,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地说,目前中国的市场诚信缺失是与中国近代教育的实际状况有一定关系的。

曾几何时,中国的教育就已经全盘西化了。不用说对于英语教育的重视与泛滥,就是教学方式方法和基本的学校制度也都是从西方学来的,截至目前而言,已经难觅中国传统教育的任何踪影了。这就像眼下中国人穿衣服一样,除了少数民族服装,再没有一件属于传统的中国汉族服饰,就连说相声的也不穿大褂而是穿西服打领带了。中国教育的如此西化,造成的严重后果之一就是使得相当多的被教育者会做事不会做人。这也许就是近代中国盲目西化的一种灾难性表现。只是,相比之下,中国近代所学习的西方教育,好像并没有给那些西方国家带来如此可怕的况态。这又是为什么呢?

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社会最大的不同,还不是近几十年来的社会制度的不同,而是自古以来历史遗传下来的社会文化不同。中国一直是一个没有宗教的国家。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中是没有宗教生活的。中国的历史表明,只是在社会极为动荡混乱的南北朝时期,有过那么一段不长的寺庙势力介入社会生活主流之中的过程。然则,从全球的视野来看,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宗教始终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没有宗教的社会,是残缺的社会。所以,今天的反思可以使我们明确认识到,从历史深处走来的中国,恰恰缺少的是普遍的社会宗教生活。就全世界的实际情况讲,在西方国家,宗教的作用主要是净化人的心灵,也就是讲做人的道理的,信奉宗教等于规范人生。

因此,尽管在西方国家也存在许多丑恶,也有穷凶极恶的犯罪行为,但是,西方的学校教育却是不承担教育学生做人的责任,只是传道授业,教育学生做事,为劳动技能智能的传承与发展竭尽全力。而相比之下,尽管实际文化扭曲,但在中国教育西化之前,中国的传统教育是带有一定的宗教功能的,是要教人做人的。因而,弃中国的传统教育,全面照搬西方教育,而又缺少社会化的宗教生活,这就必然造成中国学生在接受西式教育的过程中,出现做人方面的教育缺失。这也就是说,中国教育全面西化的结果,产生了做人教育的空缺,对此,即使用政治课的教育来填补也是无济于事的。在引进西方教育的同时,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中国传统教育的宗教功能不能不说对于中国现代社会产生了严重的负面作用。在这其中,由于缺失做人的教育而使受教育者缺失诚信的人生态度,与其声讨和追究当事者个人的责任,确实不如认真地从西化教育的根源上找到原因并加以治理。

中国一时半会儿恐怕还难以成为一个宗教社会。但是,中国的教育确是可以尽快地积极地补上做人教育的空缺。中国的教育向西方学习并没有错,只是不能在学习的同时,丢掉自己必不可少的做人教育。而且,为了更有力地对抗奴性文化,中国必须最大力度地强化做人教育。一方面是全面西化教育,一方面又讲德智体全面发展,其实是很矛盾的。在这种状态下,其实是哪一方面也搞不好,所以,中国的教育必须彻底地改革,不再邯郸学步,不再叶公好龙,既要跟上世界发展的普遍趋势,又要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三、崇尚暴力

诚信与暴力,似乎是不搭边界,事实也确实如此。在崇尚暴力的地方,没有诚信,所谓兵不厌诈,是矣;而在讲究诚信的范围内,暴力是被限定的,法律所代表的人类文明底线是不允许暴力泛滥的。所以,只要是突破了人类文明的底线,凌驾于法律之上,一味地崇尚暴力,一味地宣扬暴力的作用,那么,在现代社会,必然会造成相当严重的市场诚信缺失。这也就是说,进入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之后,暴力已经不再是掌管国家权力的基础,暴力的使用已经被现阶段的社会文明限定在国家的层面,而决不允许其他社会组织滥用,否则,社会必定陷入混乱,文明必定倒退,市场必定扭曲,诚信必定丧失。所以,毫无疑问,长期以来,某些中国人十分迷惘的盲目崇尚暴力,也是目前中国市场诚信缺失的一个重要根源。

枪杆子代表暴力,依靠暴力维护政权,是典型的封建思想。只有封建帝王,才会依靠枪杆子依靠暴力手段维护自己拥有的社会统治权力。中国近代军阀混战的历史,也充分地说明当时的中国依然处于封建社会的发展阶段。对于1949年之后中国十年动乱的反思和对于跨入新世纪的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验的总结,可以使我们深刻地认识到,社会主义根本不可能靠枪杆子打出来,而只能靠社会生产力的提升,靠人类劳动智力的发展达到起主要作用的阶段,生产关系必定要适合生产力,不可能实现生产关系对于生产力的超越,暴力不可能消灭剥削,不可能依靠暴力消灭剥削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暴力只能消灭剥削者,只能通过消灭剥削者对于现实的生产力造成破坏。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违背社会发展规律和经济规律,盲目地崇尚暴力的作用,可以说,消灭封建政权或许需要使用暴力,因为暴力的政权有时需要通过使用更大的暴力去推翻。但是,可以依靠暴力消灭封建政权,却不可能依靠暴力建立和维护人民民主政权,因为人民民主政权的权力属于人民,任何人都不能依靠暴力去夺取人民的权力。在现时代,依靠暴力维护的政权是封建政权,而非人民政权,更不可能是代表人类社会进步方向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政权。

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在被消灭之前的安定时期,也曾经致力于探讨政权走向民主化之路,为此,卡扎菲还邀请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治学学者前往当时的利比亚参加研讨会。但是,由于在脱离暴力方面始终没有迈开实质性的步伐,最后,卡扎菲政权终于被推翻。然而,推翻卡扎菲的力量仍然是暴力,是本国和来自西方发达国家的暴力,并且至今依然是依靠暴力在维护利比亚的社会秩序,所以,利比亚在没有了卡扎菲之后必定还要在很长的时期内无法摆脱政局和市场混乱的状态。

老百姓分各个时代的老百姓。封建时代有封建时代的老百姓,资本主义时代有资本主义时代的老百姓。在由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时代,也有这一特定历史时代的老百姓。说老百姓心中有杆秤,有的也一定是那特定时代的一杆秤。目前的中国,从未让老百姓明晓法律只允许国家使用暴力,而是无视人类社会现阶段文明的底线,笼统地宣扬暴力的作用,不分推翻封建的暴力和抵抗外敌的暴力与消灭剥削者和其他一些暴力的不同,盲目地通过舆论、文艺形式崇尚暴力,盲目地刻意渲染“一将功成万骨枯”,那能在老百姓心里留下什么呢?老百姓会怎样地想:杀人都可以成为英雄,那卖点儿假货又算得了什么。暴力都可以崇尚,那不诚信或者说欺诈又算得了什么。毕竟造假很少直接夺命,欺诈未必死人,与暴力相比,不诚信还是不那么狠毒,甚至恐怕连五十步笑一百步都算不上。如果有了这么一杆秤,那中国的市场上能不缺失诚信吗?所以,高度的社会理性对于中国是至关重要的,科学地认识和区分暴力的作用对于中国社会的稳定健康发展和市场规范是至关重要的。

四、效率优先

在充斥着奴性文化、盲目的西化教育和笼统地崇尚暴力的社会氛围中,要想走向诚信的社会和规范的市场,是布满了荆棘与险坡的,更何况,改革开放之后,还出现了一种愚昧地倡导效率优先的观念助凄凉。现在的国人,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政府提倡“效率优先,兼顾公平。”

从根本上说,倡导效率优先对于市场诚信的破坏,源于对公平的错误理解。不知从何时起,公平与效率,作为一个引进的经济学话题在中国社会各个层面广泛地流传。国外经济学家的本意是,平等与效率之间存在相关性联系,有平等就难于有效率,有效率也就难于有平等。这样的平等与效率的关系,人们不难理解,也是现时代社会经济活动中的一种真实的写照。这就是说,中国的某些经济学人将平等与公平混同了。在他们的眼里,好像公平就是平等,平等就是公平。其实,在现实的社会经济生活中,平等与公平是有区别的,公平不同于平等,平等也不同于公平。混淆平等与公平,在这两个不同的概念上玩混同,实质是对公平的误读和对社会必须要公平的无视。

在现代经济学研究中,分配的公平从来都是相对分配原则而言的。公平的分配只是反映一定的所有制关系制约下的分配原则的实现,从不存在绝对公平分配,这如同社会从不存在绝对的正义一般。由于劳动的发展水平决定,在特定的私有制时期,在社会之中是一定存在剥削者,也一定存在被剥削者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承认资产收益权,恰恰是以大多数被剥削者的承认为基础的。社会的分配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自然形成的。给予资产一定的收益,对资产者是一致的,对劳动者也是一致的,无论是哪一方,按自身贡献索取相应的收益都是公平的,相反,过高或过低地索取与自身依据的在劳动整体作用中的贡献不相符的收益,都是现代社会分配不公平的表现。

事实上,在现代社会,存在人们收入之间的不平等是公平的,只要人们各自依据分配的贡献与索取是同等比重的。一般认为,有了这样的分配公平,才会有生产效率的保障。社会分配的公平意味着经济秩序没有在分配领域被破坏,即公平代表的是秩序,有了秩序才能保证效率。所以,在一个理性的社会中,公平必须是摆在第一位的,因为没有公平,就不可能有效率,讲“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是错误的。而且,更不能将公平理解为平等,用平等偷换公平。人们不可能设想在经济秩序极为混乱的环境中可以取得经济发展的高效率。现代社会必须注重公平,不能是效率优先。讲兼顾公平,就是将公平放在了第二位,不仅得不到应有的效率,而且会更严重地造成市场不诚信。

五、思想落后

中国市场诚信缺失的根源,纵然有各个方面的历史与现实的存在,但是若能做到在思想上与时俱进,那再多的问题也早就迎刃而解了。所以,现实地讲,中国市场的这种诚信缺失的最大最重要的根源,还是总体的社会思想观念陈旧,落后于当今时代。

当今时代起自20世纪中期的新技术革命。那是在20世纪自然科学理论取得重大突破的基础上产生的改变人类社会命运的一场大革命。这一革命推进了人类劳动工具的创新,由此使得人类能够在与自然更好地交流的水平上生存。

到目前为止,许多中国人用电脑只是玩电子游戏,甚至有的还玩出来了像吸鸦片一样的网瘾,一发不可收拾,使电脑不得不背上骂名。但事实上,电脑的问世可不是用来玩电子游戏的,电脑是地地道道的劳动工具,是为了能够使人类创造更多财富的劳动工具。与体力相比,在人类的劳动中,脑力是更重要的。过去,人类的劳动工具创造,都主要是依靠脑力实现的。人类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延展肢体作用的劳动工具,可以代替自己的体力去工作,但是却一直未能创造出劳动工具代替自己的脑力去工作。正因此,在新技术革命中出圆园13年第4期现了计算机这种延展脑力作用的劳动工具是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的,这是人类劳动发展中的重大转折。从此以后,人类就可以使用自己创造的劳动工具代替自己的脑力去工作。这样,就使人类劳动发挥出更为巨大的威力,能够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劳动财富,能够使人类的生存方式发生巨大的变化。

从电脑这种延展脑力作用的劳动工具,认识新技术革命的作用,还是很表层的,应更深刻地认识新技术革命之后与新技术革命之前的时代变化。从人类的思想发展层次来说,新技术革命的最重要的贡献是打破了人类思维方式的封闭性。这也就是说,现代社会思想的与时俱进,就是要认识到这种打破人类思维方式封闭性的重要性。

打破人类思维方式的封闭性,对于现代人类的生存延续,是具有根本性意义的。从自然科学的研究讲,打破人类思维方式的封闭性之后,就形成了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自然观。这种自然观就是爱因斯坦的自然观。这是新时代的科学研究的自然观,不是传统的牛顿时代的自然观。新技术革命的出现就是新自然观的作用表现,新技术革命之后技术进步仍然要以新的自然观为基础,或是说,在没有更新的重大理论突破之前,全人类的科学研究都要以爱因斯坦的自然观为基础,不能搞倒退。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大学里受到的思想冲击不少,但却还没有深刻地触及人们的自然观。所以,一些人表面上思想很激进,表示愿意创新,愿意放弃因循守旧,结果还是雷声大雨点小,纵有雄心壮志,没有上佳成果。问题就在于,这些希望走在科技前沿的人在自然观基础上还是旧的,这严重地限制了他们的发展和贡献。更可悲的是,中国的社会科学包括经济学的研究对于自然观的转变,也是无动于衷。一个国家的落后,经济只是表面,思想的落后才是最根本的。在思想落后的基础上,看不到当代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还在依恋小农经济,还在延续奴性文化、盲目的西化教育、盲目地崇尚暴力,对于公平与平等的不分,无视公平的重要性,都是很自然的。所以,当前的中国,必须真正地做到在思想上与时俱进,才能跟上时代的发展,走出传统思想束缚的一切旧观念,享受现代生产力的发达,根治市场诚信的缺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本文作者:钱津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经济研究所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