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库期刊论文比较

2022-09-21 16:16:39 来源:写作指导

数据库期刊论文比较

1引言

知识管理研究已经被广泛应用到国内外高校、企业、图书馆和科研等各个领域,影响着这些行业的人才培养、资产配置、高新技术和产学研等的发展。从广义上讲,知识管理是指对与知识相关的各种有形、无形的资产和信息资源的全方位、全过程管理[1]。图书馆是知识管理的主体,体现在知识管理制度和模式的建立、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的创新、团队协作能力和技术发展等诸多方面,需要建立一套可持续发展的知识管理体系。MdAnwarulIslam为学术图书馆(KMSIL)创建了知识管理框架,对来自39个国家的107名图书馆员的知识管理与服务创新的认识程度进行了调查,强调了知识管理对学术图书馆服务创新的重要性[2]。杨溢等对知识管理和图书馆服务创新的关系进行了研究,并结合资源、服务、知识和创新4个方面提出了知识管理服务创新能力框架,强调了知识与服务融合的重要性[3]。2014年,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构建了知识管理的学科知识平台,开展知识整理、挖掘和主题搜索的知识管理服务模式,为师生提供学科评估和增值服务[4]。知识管理被认为是深化和泛化图书馆服务功能的新挑战。例如特色数据库建设、创客空间、智库管理、图书采购决策、隐性知识管理、知识服务和大数据管理平台构建等。虽然知识管理应用逐步泛在化,但仍然有学者指出知识管理并未系统地应用于图书馆,其效果缺乏定量研究,缺乏系统性及可视化,其技术标准化研究仍有待发展[5]。笔者对国内外的中国知网和读秀Ebsco数据库中关于图书馆知识管理的研究论文进行梳理和综合比较,试图把握知识管理在图书馆界的发展特征与研究趋势,以期有助于提高其研究的系统性与整体性。

2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笔者选取CNKI中文期刊数据库和读秀学术搜索中的Ebsco外文数据库作为研究的数据来源,以“主题=知识管理and图书馆”和“主题=knowl⁃edgemanagementandlibrary”为检索词进行高级检索,以确保其精确性。对2004—2018年10月国内外的相关文章数量、研究热点和主题进行对比分析;对2015—2018年10月国内外相关文章的关键词进行词频统计和共词分析,以期探索知识管理研究的重点和发展方向。通过国内外期刊文献对比研究,揭示其研究数量和内容进展,并对相关文献的数量与主题、载文期刊、词频统计、共现图谱等进行对比分析,归纳出国内外知识管理发展的特点和趋势等。借用CiteSpace、Bibexcel和Pejak等软件工具,对关键词进行词频统计与可视化共现。

3国内外期刊及发文量统计对比

学术论文的数量和内容的变化直接反映了知识管理领域的研究进展和总体情况。根据对CNKI(3664篇)和读秀Ebsco-Library,Information⁃Science&TechnologyAbstracts(3680篇)的检索结果绘制出2004—2018年期间国内外期刊年代与数量分布的折线图。

3.1快速发展阶段(2004—2008年)

此阶段,国内外发文量迅速增长。国内的研究成果数量远高于国外,文献量基本保持持续增长,尽管有小幅波动,但该领域的研究非常活跃,2008年国内外发文量达到峰值。这个时期的相关研究主题主要是图书馆管理、知识共享、知识服务、知识创新、隐性知识、知识管理模式系统和应用等。

3.2成熟发展阶段(2009—2018年)

2009—2018年国内外的发文量都有所下降。从2013年开始,国外发文量保持稳定增加,到2016年又有所下降;而国内发文量处于下降状态。这并非意味着知识管理将要退出图书馆领域,而是反映了知识管理研究逐渐走向成熟时期,期待着新的进展与突破。2009—2014年的研究主题集中在知识管理模式、规划、建设、机制、实践和知识服务、管理系统等。2015—2018年,更多的研究是以问卷调查的形式对一些图书馆的知识管理模式、框架应用案例和成效进行审查和验证,分析知识管理模式的成熟度,对其各个环节和细节进行深层次的思考,力求突破发展。在这一阶段,图书馆几乎每个部门都相应地开展了相关知识管理工作,包括信息技术、参考咨询、采购、流通、服务等,这被认为是图书馆创新功能的主要挑战。国内外相关研究主题转向图书馆管理、高校图书馆、学术图书馆、数字图书馆、创新、馆员、知识服务、隐性知识和信息技术等。不同阶段研究主题的变化反映了国内外知识管理实践的发展变化规律。国内外的研究主题与热点在同一阶段的内容基本一致,这从整体上反映出知识管理研究特点与发展趋势。

4国内外载文期刊及分布的对比

英国著名文献学家B.C.Bradford于20世纪30年代率先提出文献计量学的三大定律之一——布拉德福定律,对文献分散规律进行了经验定律,即按照科技期刊所载的某学科专业论文的数量以递减的顺序排列之后,把这些期刊分为专门面对该学科3个区域,即核心区、相关区和非相关区,并且3个区域文章数量相等,其数量形成1∶n∶n2(n约为5.0,为布拉德福常数)的关系[6]。两个数据库各收录的期刊论文数量为3664篇和3680篇,载文期刊种类超过100多种,根据布拉德福定律的3个区域表划分标准,各个区所占检索文献数量相等,比例各为总数的1/3,国内文章核心区为3664/3≈1221篇,国外期刊核心区为3680/3≈1226篇。依据表1所统计出来CNKI载文数量排前11种的期刊文献总量为1158,即为“核心区”期刊,第12-15种期刊为“相关区”;Ebsco载文数量排前15种的期刊文献总量为847,均属是“核心区”。表1中国内CNKI的15种期刊都为图情类期刊,有核心期刊《现代情报》《图书情报工作》等9种,占总量的60%,发文数量870篇,占总发文量的58%。国内外载文期刊及发文量的对比说明,“知识管理”一直以来受到国内外图情界的高度重视和关注,特别是国内外的核心和权威期刊,对该类文章的接受度较高。

5国内外期刊论文高频关键词分布统计与共现分析

5.1关键词词频统计

对图书馆知识管理研究论文的高频关键词进行分布统计,有助于发现和分析该领域的研究热点和发展趋势。以“主题词=知识管理and图书馆”和“KnowledgeManagementandLibrary”,分别对CNKI和读秀Ebsco-Library,InformationSci⁃ence&TechnologyAbstracts数据库进行高级检索,时间为2015年1月1日—2018年11月1日。该段时间内,CNKI的检索论文数量是415篇,Ebsco的检索论文为592篇,有小部分论文没有提供关键词。用Bibexcel软件提取关键词,进行数据清洗(主要指将同义词、近义词进行合并,例如“知识创新、服务创新、管理创新”合并为“创新”,“li⁃brarian、librarianship、subjectlibrarian”合并为“li⁃brarian”等),再对关键词词频进行统计,得出表2的中英文高词频关键词各15个,大于等于12频次的关键词和大于等于8频次的关键词。中英文词频最高都是“知识管理”,表明本体研究在国内外图书馆研究领域中都是占第一位。CNKI数据集中词频较高的有图书馆、高校图书馆、创新、图书馆管理、知识服务等;情报学、数字图书馆、馆员、隐性知识、实践和战略等研究次之。通过关键词频率的高低可以辨识国内外图书馆知识管理研究主题的异同性。国内外研究主题大体相同,但国内比较侧重本体与图书馆、高校图书馆、创新、图书馆管理和馆员等关系的研究;国外侧重本体与馆员、学术图书馆、图书馆、信息管理和信息技术等关系的研究,特别重视馆员在知识管理中的地位和作用。

5.2关键词词频共现图谱分析

用Pajek对关键词进行共词网络分析和可视化,得出图2和图3,其网络布局中的节点就是关键词,节点的颜色深浅、大小表示其程度的大小;节点间的连线代表两个关键词的共现关系,线条的粗细,颜色的深浅,表示共现关系强弱和关联性。通过图2可以显示,图书馆与知识管理共现频次较高,关联性较强的关键词有图书馆、高校图书馆、创新、管理、数字图书馆、知识服务、实践、战略、馆员。与其他关键词的共现频次和关系较弱。与知识管理共现频次较高的关键词和相关研究归纳如下:①图书馆。标识词有图书馆、高校图书馆、学术图书馆、数字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图书馆管理。图书馆是主体,其自身的管理与建设是知识管理顺利开展的前提,是整个共现图谱和学术领域的研究基础。②馆员。标识词有馆员、librarian、train⁃ing。“馆员”一词的研究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图3显示librarian与知识管理的共现程度最高最强。表明馆员是图书馆建设、服务和知识管理的主体,是有效开展知识管理的支柱。③创新。标识词有创新、innovation。在国内外的相关研究中知识管理与创新的共现频率极高,仅次于图书馆研究。④信息技术。标识词有informationtechnology、infor⁃mationscience、可视化研究、共词分析、聚类分析。人工智能、新媒体等技术的发展,促进了图书馆个性化和精准化服务的发展,是知识管理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⑤信息管理和服务。标识词有in⁃formationmanagement、informationliteracy、knowl⁃edgesharing和知识服务。信息管理和知识服务是有效开展知识管理的目标。

6图书馆“知识管理”创新热点与趋势分析

图书馆的知识管理研究涵盖了业务中的主体、技术、管理、客体和应用等的全过程。该领域的研究正处于从局部研究向整体研究的发展过程,由点到面的研究逐步深入和细化,这是目前图书馆知识管理研究的发展趋势。

6.1优化馆员知识结构,促进知识管理发展

龚蛟腾早在2008年提出,图书馆实现馆员从文献信息管理员到知识馆员的角色转变是知识管理成功的关键[7]。图书馆人才培养的重点:一是项目管理技能和知识的提升;二是数据管理、知识管理和服务技能的增长[8]。面对知识管理带来的新挑战,馆员优化转型的重点是充分挖掘显性和隐性知识,提升知识管理实践能力,构建团队协作能力,加强沟通技巧和项目管理技能。

6.2加强知识管理,增值知识服务

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前者有效地提高了后者的精准度和实效性,后者推动了前者的创新与发展。知识管理是复合图书馆环境下资源挖掘和整合的服务项目,是在图书馆智慧服务的基础上构建的智慧化、动态化知识服务平台,是图书馆增值服务的体现[9],能满足读者专深化的需求,增强图书馆读者的服务体验和综合效益。

6.3馆员与用户协同发展,打破知识管理创新瓶颈

读者的知识管理已经成为图书馆工作重要的组成部分,构建用户参与机制,是创新知识管理提升服务效能的基础。知识管理是管理理念、服务内容和资源利用的开放与创新,是内部开放和外部开放创新[10]。内部开放创新主要是指图书馆内部知识、资源、技术、管理、服务的综合开发与有效利用;外部开放创新是指以外部专家和读者为创新伙伴,强调对其技术和知识的开发和利用。构建知识管理平台,汇聚专家、馆员和读者的智慧,促进协同发展,是提升创新凝聚力,打破知识管理发展瓶颈的重要环节。

6.4提高知识管理的泛在性与链接性,促进全域性发展

图书馆各部门对知识管理的需求在日益增长。在富媒体环境下,知识管理战略框架已经覆盖到信息技术、资源建设、流通管理、知识空间、知识服务、参考咨询等模块[11]。知识管理已经逐步发展深化、细化到图书馆各个管理部门。链接性与泛在化管理,要求图书馆必须重视知识管理中的专业人才配备、技术支持、制度保障等,构成一个全域化的知识管理体系[12],从整体上提高图书馆的知识管理与服务水平。

6.5以人工智能为核心,提高知识管理技术战略

人工智能为图书馆知识管理系统注入了新的活力。人工智能和人机互动技术的发展成为处理海量信息资源和数据的核心技术,图书馆的知识管理技术及标准面临着新的挑战与发展机遇。欧阳智等认为,人工智能支持了知识组织、知识管理和知识创新的发展,可使图书馆信息服务工作发生实质性的改变[13]。实现知识管理技术智能化,有利于科学、合理地配置知识资源,促进人机协作机制的发展[14]。通过智能问答、智能推荐,最大程度地定位读者信息需求,为其提供个性化和精准化知识服务。

7结语

当前,知识管理在图书馆界多处于理论研究阶段,具体实践尚处于浅层次的探索阶段。故应准确把握知识管理的研究现状,推动知识管理在图书馆实践中的深化发展,这既是现实需要,更是图书馆工作的发展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