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美文范例6篇

前言:中文期刊网精心挑选了恋爱美文范文供你参考和学习,希望我们的参考范文能激发你的文章创作灵感,欢迎阅读。

恋爱美文

恋爱美文范文1

2、被你安稳的爱着,我就有做任何事的勇气。

3、我是为你而来,不在乎穿越绵绵山脉。

4、幸福大约就是,寒冬已至,但你温暖如春。

5、希望你的业绩排名和我心里的排名一样。

6、远大前程,星光万顷,你向北向南向西向东,而我只向你。

7、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8、因为你,我的心脏总是忙个不停。

9、跟你在一起的时光全都很耀眼,因为天气好,因为天气不好,因为天气刚刚好,每一天都很美好。

恋爱美文范文2

[关键词] 贵妇人崇拜;恋爱至上主义;心中物语;纯爱物语; 因怜生爱

综观《男人难当》系列电影,我们会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男主人公寅次郎每次都义无反顾地爱上女主角,每次却都因失恋潸然而去。寅次郎所爱恋的对象从知书识礼的大家闺秀到不拘小节的风尘女子,从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到平民百姓的弱智少女,涉及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各类女性。从剧情设定的延续性考虑,或许作为男主人公的寅次郎只有不断地失恋,影片才能得以持续拍摄,但我们依然能从导演与编剧构思的故事情节中发现一般日本人的几种恋爱模式。电影虽然是虚构的创作,但它毕竟来源于现实生活也反映了现实生活。更进一步地,我们得以由这几种恋爱模式深入探视进入近代社会以后日本人恋爱观的变迁。

一、贵妇人崇拜

日本近代化的历程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其西洋化的过程。西洋的电影便是其最早引进并学习的对象之一。电影涉及面大p影响力广,其中恋爱题材的作品尤为受欢迎,并对当时民众的恋爱观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日本现存最早文学作品之一的《万叶集》中有不少抒发恋爱情感的短歌。此外,日本古典文学名著《伊氏物语》《源氏物语》等作品也都对当时社会某种特定环境下某些特殊阶层的恋爱故事作了详细的描述。但是这些文学作品中的恋爱,与其说是对美好情感的讴歌,倒不如说是对男女双方互相倾慕却难以结合的关系的哀叹。爱情虽然甜美却又无限悲情。这种“悲情”在近世的净琉璃p歌舞伎等传统戏剧表演中以“心中(男女共同殉情)”的形式得以充分展现。“心中物语”亦被称为“江户时代爱情罗曼史上的一朵奇葩”。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心中物语”虽然对恋爱极尽美化之能事,但却仍然没有从正面肯定它,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表达了最大限度的同情而已。明治维新以后,西方文化大量涌入。“爱”一词作为英语“love”的翻译词首次出现,寓意男女之爱的“恋爱”也作为翻译语被广泛使用。

既然恋爱一词是舶来品,恋爱的观念和意识自然也就脱离不了与西洋的关系。西洋爱情中有关中世纪宫廷式恋爱的习俗、骑士道精神的讴歌以及贵妇人崇拜的思想等都能在日本的文学戏剧以及影视作品中找到其影子。

电影《男人难当》系列作品中,主人公车寅次郎关于爱情的“名言”可谓比比皆是: “恋爱可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陷入恋爱中的人不管是吃饭也好,睡觉也好,任何时候脑子里都只有对方。如果对方说:阿寅,请你为我去死吧。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为她赴汤蹈火。这就是爱情。”

虽听起来有些勉强,但却不能不说这的确是《男人难当》系列作品中所一贯想表现的爱情。每次都对女主角一见钟情,每次又都以失恋收场。持久不变的故事情节虽有重复之嫌,却又不能不说是寅次郎系列电影的一大重要特征。综观《男人难当》系列电影的48部作品,寅次郎倾慕的对象中贵妇人占了绝大多数。不管情节如何变化,场景如何设定,贵妇人的存在都是必不可少的。贵妇人崇拜已成为这部系列电影中的一种恋爱模式。

为什么必须有贵妇人的存在呢?这又表现了日本人一种什么样的恋爱情结呢?要回答这一问题有必要回到上述的“心中物语”重新进行剖析。“心中物语”虽被称为“江户时代爱情罗曼史上的一朵奇葩”,但是在这些爱情故事中恋爱并未被从正面得以肯定,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对其表达了最大限度的同情而已。究其原因,不难看出:“心中物语”所描述的爱情与作为舶来词进口到日本的恋爱一词所表达的爱情观有着很大的不同。“心中物语”中为爱神魂颠倒的男主人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美男子,但却往往意志薄弱,爱慕虚荣,轻率且难以让人依靠。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的观念中,深谋远虑,意志坚强的堂堂男子汉是不会也不应该陷入到这种“恋爱病”中去的。这种爱是可悲可怜的。而受中世纪宫廷式恋爱习俗及骑士道物语中贵妇人崇拜思想的影响,西方人逐渐形成了自己不同的恋爱观。在西方的爱情故事中,只有意志坚强、思想崇高的骑士和英雄才值得拥有真正的爱情。而他们爱慕的对象也大都是比自己身份更高、灵魂更纯洁的贵妇人。只有如此,骑士们的精神才能得以更进一步的陶冶和升华。由此可见:与日本人的恋爱观截然不同,西方人眼中的爱情是崇高的。

19世纪末20世纪初,受西方恋爱观的影响,日本也产生了恋爱至上主义的新思潮。并借由文学戏剧作品尤其是电影的传播而得以迅速普及。恋爱至上主义认为恋爱能够净化人的灵魂,催人奋发向上。强调以贵妇人崇拜为核心的精神恋爱(柏拉图式爱情)的重要性。与日本旧有的恋爱观形成了明显的对立。这一时期拍摄的一系列电影,包括对山田洋次导演风格产生重大影响的《无法松的一生》(1943年稻垣浩导演),都始终贯穿了这种贵妇人崇拜式的柏拉图式爱情。

《男人难当》系列作品第一部中的女主角便是这样一位贵妇人。美貌聪慧,温柔善良,对待像寅次郎这类的小人物也充满同情。寅次郎对她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想通过与如此优雅女性的接触来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升华。此后的一系列作品一直延续了这种拍摄模式。第十八部《寅次郎纯情诗集》中塑造的上流社会遗孀一角可说是全系列中最成功的贵妇人形象。优雅美貌,气度不凡。虽然家道中落且身患绝症,举手投足间依然不脱大家闺秀的风范。寅次郎虽然自知这样的一见钟情不会有任何结果却依然义无反顾地甘愿为之付出。这部作品可谓将贵妇人崇拜的恋爱观描绘到了极致。

以电影为媒介,将西方的观念意识形象化,这是日本移植外来文化又一成功的典型。当然,在移植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西方的贵妇人崇拜思想中,爱是一种信仰,爱这种行为本身就体现了最大的价值。结局是悲剧也好皆大欢喜也罢,只要尽力爱了,目标就达成了。这一点在《男人难当》系列电影中却表现得颇为不同。爱始终是作为第二主题存在的。或者说爱本身并不是终极目标,通过爱净化人的心灵,陶冶人的情操,锻炼人的意志,这才是电影所要宣扬的主题。

引进西方贵妇人崇拜恋爱观的同时,将其改造为符合日本人审美情趣的日本式情感,这或许是“贵妇人”能够到达的最理想境界了吧。

二、因怜生爱

作为第二种恋爱模式,“因怜生爱”的形式在电影中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在系列作品第七部《男人难当――奋斗篇》中,寅次郎对Y原琉美扮演的弱智少女由同情而终至产生结婚的念头,其感情形式与“贵妇人崇拜”可谓大相径庭。在日本传统戏剧形式诸如歌舞伎表演中,女主角往往设定为歌妓或艺妓,男主角对她们的爱不可能始于崇拜而多由同情产生。或许电影正是借由此种文化积淀,并基于继承发扬传统艺术形式之初衷,在电影逐渐趋于成熟之际,拍摄了多部“因怜生爱”形式的作品。

系列作品第六部《男人难当――纯情篇》中,在寅屋打工的女主角夕子(若尾文子饰)与丈夫分居;上述系列作品第七部《男人难当――奋斗篇》中,来自东北地区的花子是个弱智少女;系列作品第九部《男人难当――柴又慕情》p第十三部《男人难当――因爱憔悴》中,女主角歌子(吉永小百合饰)由于家庭的阻力迟迟无法与相爱的人结合,好不容易下决心不顾父亲的反对与恋人结了婚,丈夫却又因病去世,可谓不幸之至。总之,拥有各种烦恼和不幸的女性在电影中轮番登场,赚取观众眼泪的同时,也让男主人公寅次郎为之动情,并甘愿为其作出牺牲。虽然最后无一例外都以失恋而告终,但寅次郎那种发自内心的同情使无法结合的双方在精神上都得到了净化。

“精神的净化”,对于一贯追求“真p善p美”的人类来说,或许可以称得上是最大的收获了。这种心理在恋爱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人们在陷入热恋的同时也是追求完美的开始。通过满足对美的“欲望”,人们试图获取某种“永恒的东西”。寅次郎或许也是在无意识当中想借由对弱者的同情而产生的爱来超越自己“疯癫的人生”吧。

寅次郎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心甘情愿为拥有各种不幸的女人牺牲自己。但事实却是无论寅次郎怎么努力都无法彻底解决她们的烦恼。不仅仅是寅次郎,这个世界上恐怕极少有人能够真正解决他人的烦恼吧。不过寅次郎的努力至少让她们知道有人希望她们幸福。这是寅次郎的“因怜生爱”带给她们的别样的幸福感。

希望对方幸福并为之努力,即使知道无法结合亦在所不辞。这种纯爱物语虽然不是日本独有的,但却在日本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天国之恋》《绝唱》《待到重逢那一天》可说是纯爱物语的代表作。影片几乎无一例外都是悲剧结局。似乎只有通过女主人公的死才能使爱情得以升华。对于爱情人们都祈求永远,却极难做到。死是人类生存过程中最大的矛盾点,谁都无法回避。人就是在这种悲剧性的过程中繁衍生存的。电影想要表明的主题虽然有些沉重却体现了日本人独特的审美观和生死观。

《男人难当》系列电影中寅次郎为爱甘愿奉献的精神完全具备了“纯爱”的条件,从本质上讲也是纯爱电影。惟一的不同就在于每部作品中女主人公都不曾为爱而死。或许是时代变化,或许是剧情所需,纯爱电影已不能单纯靠赚取观众眼泪谋生。山田洋次导演的诸如《下町的太阳》《幸福的黄手绢》《远山的呼唤》等作品也都从不同角度对日本人的恋爱模式进行了诠释,并取得了相应的成功。但是唯有《男人难当》系列作品受到观众的热捧,25年间持续拍摄了48部作品,可谓创造了日本电影史上的一个奇迹。原因就在于《男人难当》系列电影把日本人恋爱观中传统的“纯爱”情结巧妙地融合进了寅次郎轻松诙谐的人物性格中,可谓幽默版的“纯爱物语”。

三、结 语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日本人的恋爱观既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又带有独特的传统色彩。《男人难当》系列作品中所表现的贵妇人崇拜与因怜生爱两种恋爱模式便极有代表性。贵妇人崇拜思想源于欧洲的骑士道精神,在这部系列作品中它被改造成了符合日本人审美情趣的日本式情感,使恋爱的双方都得以精神上的净化。因怜生爱的恋爱故事在日本传统的戏剧表演形式中也屡屡出现,并出现了不少代表性作品。在这部系列电影中它更是被拍成了幽默版的纯爱物语。以寅次郎为中心人物,轻松幽默却又不乏深刻地再现了现实生活中的各色人物、各种情节的恋爱模式。使不同的观众都能产生共鸣。这应该是这部系列电影最成功的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男人难当》系列电影中所表现的恋爱观已经超越了西方恋爱观的影响,形成了具有明显日本特色的恋爱文化。

[参考文献]

[1] [日]四方田犬彦.日本映画史100年[M].东京:集英社,2000.

[2] [日]佐藤忠男.日本映画と日本文化[M].东京:未来社,1987.

[3] [日]佐藤忠男.みんなの寅さん[M].东京:朝日新闻社,1992.

[4] [日]佐藤忠男.アジア映画小事典[M].东京:三一书房,1995.

恋爱美文范文3

都说蝶恋花儿美,谁知花为蝶醉?一朝花枝落纷飞,蝶怎觅花蕊。子夜,一曲悠扬婉转的“蝴蝶爱上了花”萦绕在耳畔,优美的旋律中带有几分欢快,又略带几分无奈和感伤,让人回味无穷。蝴蝶爱上了花,固然要演绎出一场短暂的,凄美的倾城绝恋。

四季的轮回,岁月的沧桑,风风雨雨,不会改变蝶爱花的那份执着,这又何曾不是情感之中的最高境界呢。生命中的每一段爱恋,岂不就是一场蝶恋花,只是爱恋的色彩和方式有了更丰富而又无穷的变化,不管结局如何,这段爱恋终究是生命中最美丽的!

蝴蝶爱上了花,是对尘世间最美好的依恋。红尘滚滚,有谁没为爱痴狂过,有谁可以轻易逃脱情感的牵牵绊绊。蝶恋花,花思蝶,因爱牵挂,为爱缠绵,只要有过曾经的美,不要问什么错与对。有了渴望,有了牵挂,情感的心蕊自然跳动,也就有了生命中一次美丽的绽放。可岁月匆匆,谁又会甘心苍老枯萎呢?

花开的季节,也是芳香四溢的季节,也是阳光的盛宴,蝶恋花的瞬间,便燃起了生命中最浓烈的火花,多少刻骨铭心的爱,就灿烂于这一刹那,刹那,也便铸就了生命中的永恒,一场蝶花之恋,唯美了情感的乐章,跳跃起生命的最具活力的音符。

蝴蝶恋上了花,是花的多情,还是蝶的浪漫?一缕暗香浮动,一个低眉浅笑,唯美了红尘中多少的爱恋。蝶恋花没有错,没有蝶的恋怎能呈现花的美,没有蝶的恋又怎会显得花的娇羞和妩媚,美是值得欣赏的,有了对美的追求,有了对美的企盼,就有了生命的活力,就有了前进的动力。

一份爱也许会充满沧桑和波折,但只要能够保留最初时那份纯真,拥有那份执着,生命的旅程就会一路流香,沁入心扉,永久的荡漾。

四季的轮回,花开花落,蝶飞花舞,花落蝶去岂不是一种最美的景色,从而带给我们无穷的魅力。也许落花会带给我们点点的凄凉和感伤,但那份成熟的硕果同样也是一种所得,那份美丽的遇见又何尝不是一种收获。虽不能每一个遇见都成为永远的美丽,但那份珍重,那份不舍,是不是就是一生中最值得永远珍藏在心中的。

有些情感在默默的惦念中才成为了永恒,心存一份感动,让四季的过往在回忆中依旧温润,暗香依旧涌动。让心在岁月中静好如初,念起,依旧是生命中的最柔最暖的阳光!

一场蝶恋花,一场风和雨,妩媚了春景,妖艳了春色,风风雨雨多了一份惦记,一份难以释怀的情感。岁岁年年,年年岁岁,总会面临冷秋的萧瑟和冰雪的侵袭,但它无法冰封美好的记忆,我们追求的那份完美不会因此而褪色。

恋爱美文范文4

1、初恋是爱情里最珍贵的时光。因为失去了,所以才会更加的怀念。在爱的茫茫路途上,我们每个人都缅怀着那份美好的初恋时光,回味着那份纯纯的爱,深深的喜欢。虽然这是个爱情泛滥的迷乱城市,但我们仍保留这份爱的纯洁。

2、初恋,确实是懵懂、朦胧、纯洁、神圣的,她唤起人最初的情感涟漪。

3、初恋的季节是那样的绚丽多彩,初恋的花朵是那样的芬芳鲜艳,初恋的美酒是那样的清醇醉人,相信每一个品尝过初恋甘甜的人,都会记忆犹深,永远怀念。

4、美丽的青春,纯洁的初恋,太多美好的憧憬与希望在人们眼前铺开,展示,就像作者所说:爱情就像藤萝不经意间爬到了心底。

5、我们怀念初恋,难道是怀念心中的初恋情人吗?不,我们绝大多数人怀念初恋,怀念的并不是初恋情人。

6、我们怀念初恋,怀念的是我们初恋时两颗透明的心,是我们初恋岁月那纯净的心灵。

7、初恋是一份感情的开始,也意味着自己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个人的存在,然后再进入生命,住进梦里。

8、我们青涩而美丽的初恋。请陪我一起追忆。这是个不适合谈感情的时代,每个人迷失在金钱的沼泽地里,失去了爱的力量。所以,不要把爱葬送在这座迷乱的城市,放初恋一条生路,让我们保留一份爱的美好回忆。

9、初恋,是美好的,每个人都有过美好的初恋。

10、善待初恋,善待自己身边所走过每一个过客,只有知道感恩,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也会因为生活充满感恩而变得更加牢固和可靠。

11、初恋,是人生第一朵绽开的鲜花。

12、初恋却是这座围城的大门,有的人宁愿退避三舍,也不愿趟这个浑水;而有的人委曲求全,脱掉身上那厚厚的保护色,走进属于自己的幸福天堂。

13、初恋让我们难以忘怀,不是因为他的帅气,也不是因为她的美丽,()更不是因为她或他最后分手了,得不到的就变成美好的了。

14、初恋的纯真依然是我们内心深处最美丽的风景。愿我们的心中永远拥有一份纯真的感情;让那最美的风景藏在我们的灵魂深处,与我们相伴一生。

15、品味那久巳远去初恋,男孩和女孩,纯真里带着些野性,豪放少而拘谨多,因此能做或敢做的也只有这些吧?如放在现在也许还能更深入一些?然而在当时却是不可能的,那时的社会环境,左右所有人的观念还比较自封,保守,用官话来是就是传统。

16、初恋,始终是每个人一生中最难忘记的,他象一枚青涩的果实,迎着早春的第一缕阳光,结在初绽新芽的枝头上,让你在一生中的每一次回眸,都能看见他那么孤独的傲立着,不染一丝尘埃的洁净,他不一定是最美的,但是却永远残留着阳光的芳香,他是一个无花的果,一枚无因的朵,但你不会去追究他是否过错,有的,只是深深的记忆和怀念。

17、初恋,应该是年轻人的话题。对于我这个女儿都到了谈恋爱的年龄的女人来说,再谈初恋,似乎有些荒唐。应朋友之邀,写这篇关于初恋却不再属于我的情感而我又喜欢的文字。

18、初恋是人生最美好的、但也是难忘的,那是一种无言比喻滋味,像红透的李子、似一望无垠的雪域,洁白无暇,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恋爱美文范文5

关键词:性心理 爱情心理 爱情

一、性心理与性心理学

性心理,是人类活动中的各种心理反应。性心理学,是采用心理学的理论和方法,研究人类的性心理发展、性别角色社会化过程以及性健康等。正常的性心理,体现在不同年龄阶段的性心理发展。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异常心理和行为,可以通过性心理咨询和性心理行为治疗得以解决。人类除了活动外,还应包括性身份的塑造、性角色的进入、性意识的发展、性的社会化等,这些方面包含了许多的心理学内容。因此,是一种旨在满足个体的性需要,并协调社会的性文明的行为活动。

二、爱情心理与爱情心理学

爱情是建立在基础上的,男女双方在交往过程中产生的高尚情感。爱情是与情爱的结合,缺乏的爱情是畸形的;只有的满足,没有感情的升华,也无法产生真正的爱情。同时,爱情是在男女双向交往中产生的,那种一方有情而另一方无意的情感是爱情之外的事。爱情心理学是研究男女恋爱中的心理现象及其发生与发展规律的科学,即探讨男女在恋爱、婚姻中,爱情的获得及稳固的心理规律,包括恋爱心理和婚姻心理两部分。它是一门应用心理学。爱情不仅受社会、思想伦理等因素影响,也受许多复杂心理因素的制约。掌握好爱情中的心理问题,将会使爱情甜蜜、美满。

三、爱与性

(一)相爱的奥秘

在两往中,个体的外表形象是引起异性好感并产生爱的首要因素。因为外表形象最易被人感知,外表形象合要求的异性,不仅会使人体验到生理上的,而且让人享受到精神上的愉悦。性吸引力的形成在于外表形象,它是以外在美、气质美和性感三方面吸引异性。

性吸引力是由外在美、气质美,性感合成影响的。气质美是性吸引力的核心,外在美是基础,性感是催化剂。两性相吸主要在于气质。性吸引力并非千人一面。它因人的个性,修养、理想模式的不同而不同。

许多人并不具性吸引力,但仍有异性选择,并深深爱着她(他)。这是因为,在两往中,随着交往的深入,对方的内在美--诚实、刚强、理想远大、品格高尚,能力强等品质被相恋的一方认识。这时,内在美会弥补、掩盖外表形象的不足,平平的相貌可以完善起来,使人觉得很美。人们因此选择并深爱着他(她),即“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心理学上称为“审美错觉”。

(二)初恋与初性

都说一生中最难忘的爱情便是初恋,初恋的美妙与珍贵不言而喻。初恋是新奇的,因为它是情窦初开时的第一次对异性的爱的体验;初恋是强烈的,因为它是积聚的爆发,是青春力的点燃;初恋是纯洁的,因为它一般地还未染上世俗的污斑。初恋中那份纯净感,神秘感,急切感是最为强烈,难以磨灭的初恋与性无关。

初性会对人产生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女生,初性失利轻则使人对爱情失望,对两性关系怀有偏见,严重者则会对人一生的成长形成心理情绪或人格的障碍。性是很美好的事情,但是由于她强大的冲击力和刺激性,人类社会才制定了许多规则来加以限定,但是性本身是最自由、轻松、愉悦和消魂的自然行为。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便打上了道德的印记。从宏观上讲,性道德是人类的心理制约方式,也是维系性卫生、性秩序的有效有段之一。但是,我们也不必对性附加太多琐细的道德内涵,以致给心理太多障碍,妨碍了人们性生活的质量。初恋的单纯美好,无关于性;初性的神秘冲击,无关于爱。

四、性与爱的抉择

(一)性与爱的关系

“爱情”,爱,是指。情,是指感情。和感情相结合,就产生了爱情。人们所以谈恋爱是因为性渴望,在渴望性结合的冲动下,男女之间就发生了恋爱关系。发生性生活之前,他们之间只有“爱”,没有“情”。只有渴望了解性神秘的冲动,谈不上有感情,因此,这时候的关系叫“恋爱”,不叫“爱情”。性结合后的关系才叫“爱情”。爱情的成功,是生活幸福的源泉。,在爱情中起关键作用,没有和谐的性生活,爱情就是空中阁楼。性生活的不和谐,往往导致感情的破裂,于是婚姻成了爱情的坟墓。 婚姻的美满程度取决于性生活的和谐程度。性生活越和谐,爱情就越牢固,生活就越幸福,离婚的可能性也越小。很多离婚的夫妇,不是没有感情,感情是很深厚的,但他们离婚了,原因是他们的性生活不和谐。 可见,深厚的感情,并不能带来爱情的成功、婚姻的美满和生活的幸福。只有和谐的性生活,才是爱情成功的关键、婚姻美满的保障、生活幸福的源泉。

(二)在性与爱之间挣扎

在人类的历史中,一些女人让人难忘,千百年之后,人们依然会记得她们,比如莎乐美。据说她“为尼采所深爱,受弗洛伊德赏识,与里尔克同居同游”。能让三位大师级的人物为其挣扎,可见莎乐美的魅力。莎乐美的观点:“如果说是一件完美的礼物,其间没有任何内心的矛盾,那么上帝只把这样的一件礼物送给了动物。人会在爱与不爱之间感到紧张,而动物只会感知到那种发作的生理规律,动物的表达是热烈、自由、自然而然的,只有我们人类才会有不贞的观念。” 但莎乐美忘了一个事实,人类也是从普通动物进化来的,人类在成为人类之前,甚至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们过的生活其实就是动物那样的生活。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托马斯和萨宾娜的关系,可以说最接近于莎尔美所说的那种“热烈、自由、自然而然”的“动物关系”,他们两个在爱与性的价值观念和认识水平上可说是达到了空前的一致,他们两个都不相信爱的永恒,或者他们并不在乎这个问题,所以说他们也不再渴望爱的永恒,在一起时大家快快乐乐的,不在一起时你爱干吗干吗去,就像木子美小姐所说的:“你在我眼前时,我会是一束璀璨的烟花,只开放到你从我眼前消失。”

(三)性与爱的抉择

爱情与性,两个相对独立又息息相关的个体。爱情是美好易碎的,如果与爱情相逢,那就应该用心呵护,倍加珍惜,处理好恋爱中的各种关系,正确面对性与爱的抉择,是对爱情的祝福,也是对自己的祝福,更是对未来的祝福。

参考文献:

恋爱美文范文6

关键词:同性恋电影;消费叙事;校园;青春

一、去蔽与遮蔽

同性恋现象在从前一直是一个敏感而边缘的隐秘话题,但近几年来,大有异军突起成为显学之势。一方面,相关研究者不断参与到同性恋问题的研究之中,试图通过对同性恋现象的去蔽和去神秘化,矫正大众对同性恋的偏见性认识;另一方面,大众传媒的推波助澜,加之“易装”“伪娘”“耽美”等一系列由同性恋衍生的流行文化的出现,使得同性恋话题被大众以一种奇异和时尚的方式津津乐道,消解了以往同性恋如洪水猛兽般的狰狞面目。同时,电影艺术对同性恋的表现亦风头渐起――撇开专门以同性恋为题材的电影不说,单看2010年,不管是姜文的《让子弹飞》、冯小刚的《非诚勿扰2》,还是作为小制作的视频短片《老男孩》,都不可免俗地拿同性恋情节开涮,调笑一把。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像上文所提到的那样,同性恋现象的“出柜”实际以相关流行话题为伴奏,更确切地来讲,大众所接触到的同性恋现象已被“易装”“耽美”“腐女”等话题标签包装成了夺人眼球的流行文化――作为波德维尔(David Bordwell)所言的一种“猎奇性的亚文化主题”,同性恋满足了大众对他者奇观的窥视欲望和刻板想象,但这种窥视和想象,以大众传媒的形塑为最初前提和最终实现。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当同性恋的社会学研究者力图通过自己的研究让同性恋现象去蔽时,大众传媒以影像之手又给予其新的遮蔽。不管是对同性恋的丑化、美化,还是符号化、奇异化,其最终结果,都是在一种“眼球经济”的逻辑下,形成了对同性恋题材消费文本化的影像叙事。在这种消费叙事的强化下,“同性恋”被更深地禁锢在了其另类奇观和消费客体的命运之中。

华语同性恋电影,从最早隐喻晦涩的《东宫西宫》,到赚了无数眼泪的《蓝宇》,亦都不可避免地被笼罩上这种消费叙事的影子。但考虑到内地的同性恋电影尚处于萌芽发展期,创作较为零散,无法系统地加以论述,而作为亚洲文化圈中的泰国和台湾地区的同性恋电影由于起步较早,加之特定的历史文化,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作为消费文本的同性恋电影类型――校园青春同性恋电影。因此,笔者试以泰国和台湾地区的同性恋电影为例,来揭示同性恋影像的消费叙事逻辑,同时借他山之石,由此及彼,让成长中的内地同性恋电影揽镜自鉴。

二、建构中的他者:

作为消费叙事的校园青春同性恋电影类型

众所周知,同性恋电影以同性恋群体为主要表现对象,但事实上,影片的主要受众却恰恰是现实生活中非同性恋的异性恋群体,同性恋影像以一种消费文本的面目,被允许进入以异性恋为中心的主流文化。因此,大多数同性恋影像往往作为异性恋的“他者”被建构出来――这种“他者”的建构带有很大的想象成分,同性恋本身的神秘性、异性恋者经验的匮乏和猎奇性的窥视欲,都促使他们幻想出一个奇异的同性恋世界,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对同性恋的叙事,但这种叙事中的“同性恋情节、同性恋文字,是作为社会流行因素存在的,是这个社会暖昧化、享乐化的表现,虽然和真实的同性恋人群时有交叉,但是不能简单地将这种现象看作是同性恋群体的声音”。这种情况在泰国和台湾地区尤其为甚,由于独特的历史文化因素,“同性恋”在这两个地区一直作为一种消费文化而存在,并已经或正在形成一种同性恋经济。泰国的“人妖”表演久负盛名,不断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泰国政府通过举办每年一度的亚洲同性恋嘉年华会和同性恋选美会,与新加坡竞争“亚洲同性恋之都”的盛名,逐渐走向赚取所谓“粉红金钱”的旅游业路线。而台湾由于被日本殖民的历史而深受日本文化的影响,日本传统文化中的“美少年之恋”和近几年兴起的“耽美”文学,都加剧了同性恋文化流行化和消费化的倾向。

在此消费逻辑的引导下,两个地区的同性恋影像也形成了其特定的叙述类型――校园青春同性恋电影,泰国以《暹罗之恋》(2007年)和Yes orⅣ0(2011年)为代表,台湾地区以《蓝色大门》(2002年)和《盛夏光年》(2006年)为代表。其中,《暹罗之恋》和《盛夏光年》为Gay片,Yes or NO和《蓝色大门》为Les片;并且,Yes orNo和《盛夏光年》由于在故事情节、影像风格上是对前者的致敬,被分别喻为女版的《暹罗之恋》和男版的《蓝色大门》。

作为四部具有代表性和互文性的校园青春同性恋电影,它们在类型化方面具有以下特征:(1)“校园+青春+同性恋”的故事情节:将故事放置在封闭的校园环境里,青春靓丽、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发现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同性朋友,由此展开了一段错综复杂的校园青春纯爱故事。(2)对非常态情感的常态叙事模式。影片所讲述的,虽然是处于主流社会边缘的同性感情,貌似是非常态的,但在对情感的描述刻画中,却很自然地采取了常态情感的叙述模式:①从校园恋情、少年纯爱开始讲起,对同性之爱的叙述往往与少年的情窦初开联系在一起;②以三角恋的模式架构故事:表现为“一厢情愿”式和“两情相悦”式;③将情感的走向归结为青春迷惘的成长主题,以青春的自我咀嚼为终结,不涉及太过激烈的现实冲突。(3)清新唯美的影像特征,偶像剧化的视像表现:四部影片的导演多为拍广告片和MTV出身,追求一种诗意的画面美感,影片色调多偏向蓝色、黄色,清新淡雅;并且影片中的“男女主角启用的无一不是长相清纯的当红青春偶像……清纯的学生制服,熟悉的校园场景,唯美的画面,俊美的男女主角,苦涩的恋情,偶像剧架势十足”。

三、消费叙事中的消费逻辑

(一)作为“被看”的同性恋奇观

在拉康和劳拉・穆尔维的相关论述中,女性作为男性差异性的他者,是一个不完整的、遭到的形象;于是,男性往往通过物化和美化女性的身体,让女性成为观赏和欲望的对象,从而成功地放逐并遮蔽女性身体所传达的象征威胁和焦虑。其实,在以异性恋为中心的权威秩序里,相对于象征父权的异性恋,同性恋也是一个弱小的、被驱逐为“他者”的女性形象,不可避免地遭到来自异性恋群体居高临下的打量和窥探。异性恋者对同性恋影像的围观,很大程度上出于对同性恋这个神秘群体的窥视与猎奇;同性恋者的情感和生活,是同性恋影片最大的噱头和卖点――在这四部影片别有用心的影像讲述中,“同性恋”形象亦被塑造成各种各样适宜“被看”的客体。

首先这个客体是匮乏的,相对于异性恋的强大和完整,它是遭到的、不足的,从而也是自卑的。在《蓝色大门》里,孟克柔爱上同性好友林月珍,但林月珍却喜欢阳光男孩张土豪,孟克柔对林月珍的爱,在林月珍对张士豪 的爱的面前是卑微的,不合法的。于是,在电影的一个场景里,孟克柔只有戴着印有张士豪面孔的面具,才能与林月珍一同翩翩起舞一这是一个象征,暗示了孟克柔的匮乏与不足,她唯有成为张士豪(也就是男性,较之林月珍而言的异性)那样,才有资格和权力去爱林月珍。而在Yes or No里,有同性恋倾向的Kim被设置成一位来自山村的贫苦少女,而她所追求的Pie却从小在城市里过着锦衣玉食的幸福生活。于是,在财富天平“富有”和“贫穷”的二元对立中,Kim与Pie相比存在着先天劣势,而这种弱势身份恰恰与她的同性恋身份暗线相和。而在《盛夏光年》中,“陷入同欲的康正行高考失利;与杜慧嘉恋爱的余守恒虽然成绩一直不如康正行,却能顺利上大学,活力四射”,在这种成功的异性恋和失败的同性恋的情节参照中,叙述者强烈的异性恋立场呼之欲出。影片中同性恋者匮乏的客体形象,恰恰验证了异性恋者对其长久以来的想象――作为弱势群体的同性恋者,必然是失败的、自卑的、不完整的、需要被纠正的;而异性恋群体在这种居高临下的观看中,进一步明确了自己影像消费者的主体地位,增强了心理优越感。

其次,这个客体往往作为一种美丽奇观被观看。一方面,影片在主角的选择上,不管是作为同性恋的男性还是女性,都恪守着主流银幕的“美丽神话”模板,女的大多身材曼妙,面容甜美,男的大多英俊帅气、魅力逼人。四部电影中的故事均发生在夏季,银幕上的妙龄少女穿着短裙短裤,长发如瀑,肆无忌惮地袒露着宛若凝脂吹弹即破的年轻肌肤。在镜头的注视下,她们或站在平台上迎风而立,或漫步在海边,或行走于喧闹的街市,或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仿若一颗颗晶莹饱满的樱桃,浑身散发着青春的诱惑。另一方面,影片倾向于将同性恋者的身体当做一种诱人的奇观,进行“拜物教”式的展示和窥探。同性恋者隐蔽的情感和在镜头一览无余的注视下被揭示出来,《盛夏光年》中有一段康正行和余守恒的同性――这段从剧情的发展逻辑和实际需要来看,显得极为突兀且不合情理,但为了迎合异性恋者对同性恋者行为的猎奇,影片对这段给予了细腻而富有诗意的镜头讲述:在昏黄迷离的灯光下,在缠绵悱侧的背景音乐中,在水、金鱼、玻璃缸忽明忽暗的光影交错里,年轻男性古铜色的健美躯体暴露无遗,两位男演员的激情演出成了异性恋中心消费社会中争夺眼球的重要卖点。同样,在Yes or No中,Kim作为“T”。的易装行为,也成为了影片吸引人的热点。

最后,影片往往通过一些符号化、象征化的影像定义来制造或强化了有关同性恋现象的流行话题,从而进一步将“同性恋”物化成一种消费客体。如《盛夏光年》中,余守恒在左耳上扎耳洞,暗示了他即将被揭示的“Gay”的身份,而Yes or No中的Kim自始至终都在左耳朵上戴着耳钉;《蓝色大门》《盛夏光年》和Yes or No里,均毫无例外地出现了“金鱼”的意象――“金鱼”从科学的角度而言作为鲫鱼的一种变种,从而将同性恋者较之异性恋者“变性”的本质,以一种诗意的方式外化到具体的物上。

(二)作为“耽美”的诗意化青春

这四部影片在叙事和影像上均呈现出一种“耽美”文学的诗意化倾向(这里的“耽美”取其偶像化的叙事和唯美化的风格之意,而非特定的男男相恋的故事情节),这种倾向源于影片对“青春”的浓墨重彩。首先,影片中的男女主人公均是正值烂漫青春的少男少女,像阳光下的新叶一般鲜绿欲滴:纤细的身材、飘逸的长发、白衣蓝裙的校服、明眸皓齿、剑眉星目,这种明媚的青春本身就是视觉消费的一大对象;其次,这四部影片往往把主人公的同性倾向与青春期的情感躁动与迷惘思索联系在一起,对同性的爱情往往伴随着对情窦初开的探索和自我认知的反省。

如此一来,影片并没有把主人公的同性倾向当做一种永恒的不可改变的事实,而是少男少女在成长过程中必定要面对的情感迷障。《蓝色大门》中的孟克柔,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在友情和爱情之间辗转反侧,青春给她出了一道难题,她必须解开这道难题,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影片的结尾,在镜头的牵引下我们看到了孟克柔在墙上写下的“我是女孩,我喜欢男生”的宣言,以及她看着张士豪骑着自行车花衬衫随风飘舞的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的一段台词――这道青春的难题最终以对未来的希冀和遥望被加以解决,这一细节的安排暗示了孟克柔终将会从同性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尽情沐浴在异性恋的灿烂阳光之下。而这段同性情感的纠葛,对她而言,终究只是青春躁动期一场充满诗意的意外。《暹罗之恋》里,Tong和Mew最终选择了分手,没有哭天喊地的大悲痛,只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忧伤,Tong买下了那支童年玩偶的木鼻子,送给Mew当做圣诞礼物,Mew在把木鼻子重新插在玩偶上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但这眼泪,不是现实的残酷、人生的苦难,而是有关童年的回忆,有关那个青梅竹马的约定,青春的烟雾在流下眼泪的一刻终于消散。恍惚之间,我们会以为影片只是讲了一个轻如羽翼的初恋故事。在《盛夏光年》的结尾中,康正行、余守恒、杜慧嘉三个人在海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康正行大胆地向余守恒表白了自己的心迹,但余守恒那句“康正行,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将一切误会和尴尬都化解得一干二净。童年的初识、少年的玩伴,共同经历的奖惩与荣辱在二人的记忆里一页页地回放着,潮起潮落的大海象征了曾经不羁的青春时光,但最终都将以一种常规的方式重返平静,于是,懵懂无知的同性之爱也以友情的名义得到最终的宽慰,它因青春而起,亦随青春而结。

如此一来,在这种青春的叙事下,影片就把同性情感包装成了一种萦绕在青春期里的淡淡的伤感情绪,它就如同我们正在或已然逝去的青春一样,是一个在特殊时间和地点所犯下的美丽的错误,并且这种错误时刻遭受着来自异性恋权威的控制和矫正;清新时尚的影像、华丽的躯体表演抽空了真实感,影像的唯美主义阻挡了现实生活对同性恋行为的污名化,封闭的校园环境在把同性恋情隔绝在现实之外的同时,也将其扼杀在了青春的襁褓里。

一方面,这种对同性恋的诗意化给同性恋本身带来了新的遮蔽,影片把这种必然的同性倾向美化成了一个青春的错误、一种情感的冲动,并未建立起对同性恋现象的真正认识和理解;而且理所当然地认为,随着青春期的结束,这种同性之爱也会慢慢地消失。但另一方面,与对同性恋的妖魔化相比,这种对同性恋的青春叙事更有利于异性恋者对同性恋影像的消费。在有些同性恋电影中,同性恋往往与变性、、吸毒、艾滋等负面形象联系在一起,不能给人带来观影的愉悦,并且对存在偏见的异性恋者而言也是一种强烈的道德挑衅。但这种校园青春同性恋电影,在校园和青春的双重庇护下,对同性的朦胧爱意被人用一种柔软的情绪深深地宽慰了,青春的洁净洗刷了同性恋的道德污泥,在这种纯美影像的建构下,异性恋观众获得了一种对同性之爱的“安全”的欣赏状态。在这种欣赏 状态下,欣赏者既不会受到来自主流伦理的道德拷问,也不会萌生心理和生理上的反感和罪恶感,反而会乘着青春的快艇,回溯一场有关情窦初开的浪漫之旅。

(三)作为类型的异性恋模式

这四部影片之所以给人以浪漫纯美而非龌龊不堪的感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在于影片的叙述模式上――虽然讲述的是同性恋恋情,但电影从本质上采用的都是刻板的异性恋叙事模式。这种异性恋模式表现在:(1)从恋爱的宏观格局来看,影片采用了三角恋情的叙述模式,在同性恋情之间,往往有一个或两个异性恋者作为第三者出现(YesorⅣo例外,其第三者同样以同性恋的身份出现),对二人的恋情产生干扰。这样一来,就把影片矛盾的焦点从同性恋者自我情感和自我认知的焦虑上,转移到了三个人之间富有戏剧性的情感纠葛中。(2)从恋爱的微观聚焦来看:①影片采用了老套的爱情发生模式:青梅竹马或日久生情,其中,《盛夏光年》和《暹罗之恋》采用了前者,《蓝色大门》和Yes or No则采用了后者。这种恋爱原型模式会诱导观众在观影的过程中,充分调动自己相关的观影经验或生活经验,对影片情节进行预设和联想,从而将非常规的情感常规化了。②在爱情的行进格局中,虽然是讲述同性恋情的电影,但影片却试图在爱情双方之间营造出异性恋的幻觉,即正在恋爱的同性双方给人以异性双方的感觉,这样,就将实质上的同性恋转变成了视觉上的异性恋,从而冲淡了同性恋行为在感官上给观众带来的不适感。这种幻觉主要通过言语和易装来实现。《暹罗之恋》里,Mew在与Tong的男男恋情中扮演女性角色,一次他在与Tong的电话通话中,情不自禁地换以泰国女性特有的应答方式“Cha”来应答。同样,Yes 0rⅣ0中的Kim被塑造成了一个典型的“T”的形象,帅气短发、高大身材、一副男装打扮,她与清秀可人的Pie站在一起,俨然一对相亲相爱的异性情侣。而作为第三者的Jane与Pie一样,均是窈窕身材、飘逸长发和温柔性格,她们之间的情感纠葛完全可被视作“一男两女”模式的三角恋情。《蓝色大门》里,孟克柔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一头利索的假小子发型,单薄的平板身材,中性化的着装习惯,都自然而然地表征了她的同性恋倾向。总之,影片通过强化同性恋人之间视觉上的异性差别,来模糊二者间的同性痕迹,从而在异性恋的模式下展开流畅的情感叙事。

因此,我们发现,这四部影片其实是由“校园纯爱”和“同性恋情感”叠加而成的,表现为一种“校园青春爱情一同性恋情感”的复合序列类型。第一序列“校园青春爱情”是整部影片的框架和基石,实际遵循的是典型的异性恋叙述模式,“同性恋情感”虽叠加在第一序列之上,但影片的整体叙述仍以第一序列为基点。由此可见第二序列“同性恋情感”的意义结构的功能在于,奇异化主人公身份,试图以同性恋情感主体的加入,给传统的校园青春爱情影片带来陌生化的新鲜感,但影片仍可被还原为最基本的校园青春爱情类型。但由于“同性恋情感”的介入,使得穷途末路的“校园纯爱”摆脱了自我复制的陈词滥调,焕发了新的生长可能;同时另一方面,因为有“校园纯爱”做打底,略显沉闷的“同性恋情感”也变得精彩纷呈起来,各种各样的校园时尚元素加入进来,“混搭”为影片增添了色彩和亮点,从而吸引了不同层次不同需求的观众群。

这种电影类型的消费性体现在:(1)风格一贯清新唯美,冲淡和过滤掉了现实生活中的丑恶;虽然涉足同性恋题材,但并不触及主流政治的审查底线。“不管观众是不是具有同性恋倾向,在‘美’的情结出发,一切具有唯美素质的情节,在电影中是可以被接受或者被容忍的,毕竟离生活还有一段距离。”从而避免了一些敏感话题和保守群体的批评。(2)用异性恋的模式讲述同性恋的情感,用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叙述方式进行叙事,迎合了大众的审美习惯,符合大众的期待视野,同时增强了异性恋的心理优越感。(3)“校园纯爱”和“同性恋情感”的杂糅和混搭,比单一的校园纯爱片或同性恋电影的元素都要丰富,从而多出更多的亮点和看点,不同的观众都可以从影片中寻找出属于自己的观影理由,因而有效地扩大了影片的受众群。(4)类型电影作为一个封闭的结构,有自成一体的情节发生逻辑和对冲突的解决方式,“在某一个类型中所显现的社会问题在其他的类型中未必就是一个问题。法律和秩序在黑帮片和侦探片类型里是一个问题,但是在歌舞片里就不是……在每种类型中,角色的身份认同和叙事角色(或者“功能”)是由他们与社区及其价值结构所决定的。”追随这样的思路可以发现,这四部影片对同性恋情的解决,都被纳入了异性恋的情感框架之中,原本具有特殊性的同性情感,被简单转化成了具有普遍意味的异性恋模式。但是,异性恋模式往往假定了一个预设前提:即恋爱双方的爱情是合法的、被允许的,爱情的实现仅仅取决于恋爱双方对彼此情感的接纳和回应。于是,同性恋群体在现实生活中“能不能爱和如何去爱”的致命问题,就被转化成了异性恋中的“爱与不爱”的普遍问题。观众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同性恋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上,忽视了这种情感在现实生活中的禁忌地位和边缘处境,人生的十字架被影片以一种诗意的方式架空了,现实的冲突“仅仅是被重塑到情感的语境中,在这里它可以被迅速地、不一定都是符合逻辑地解决”。如《蓝色大门》最终用“成长”来解决问题,《盛夏光年》用“友情的复归”来解决,《暹罗之恋》用“童年的约定”来解决,Yes or No则用童话式的“真爱无敌”成全了一个虚幻的大团圆结局。这种同性恋影片在供大众消费并获得观影时,却丧失了对同性恋群体生存状况的真正拷问,回避真实的社会矛盾;用单纯的视觉美感来屏蔽现实的残酷,让观众在影像的幻觉中实现了对同性恋想象的虚假验证。

四、结语

上一篇中考加油

下一篇刚愎自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