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学论文 > 考古学论文 > 正文
考古学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31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探析商周青铜器的几何纹样

2013-06-04 14:34 来源:考古学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对称与均衡

1.对称

对称,是形式美法则中的一个最基本概念。所谓对称,是指一个轴两侧及四周的形象相同或相似,或是相对于一个中心点相同或相似,即所谓的轴对称和点对称。对称的形式,大体上可分为三种形式,即完全对称、近似对称和反转对称。对称是一种有秩序的美感,显得庄重、大方。商周时期青铜器主要是作为统治权力的象征,其装饰纹样中采用的对称法则所表现出的凝重、浑厚、神秘之感恰好的表现出了统治者的威严。如河南郑州张寨村出土的乳丁纹虑耳方鼎(商代早期)(图1)其恢弘的气势不仅是由其腹上部所饰的饕餮纹,其大面积的乳钉纹的规律排列也产生了强有力的视觉震撼效果。乳钉纹是青铜器上最简单的纹饰之一,其基本形为凸起的乳突,在应用时很少单独出现,一般是排成单行或方阵形式。此鼎腹部的乳钉纹即采用的是方阵形式,由于其单形很简单,可以说是一个点,所以其对称形式可以说是上下左右全对称。乳钉纹的这种对称形式的应用可以说是非常广泛,包括了不同的器物和同一器物不同部位的应用,例如安徽屯溪出土的方格乳钉簋(西周)(图2),其通体腹部以方格形式划分,每一个方格内装饰一个乳突,用这种上下左右全对称的方式形成一种方阵排列,不仅精致大气,同时具有很强的装饰美感。
均衡

均衡侧重于视觉方面的平衡,比对称更具变化性。美国的托伯特•哈姆林在《20世纪建筑的功能与形式》中说:“在视觉艺术中,均衡是任何欣赏对象中都存在的特征,在这里,均衡两边的视觉趣味中心,分量是相当的。”[1]均衡打破了对称的静态画面,容易产生一种动态的美感。均衡与对称是一对矛盾,均衡打破了完全对称的呆板,而对称又能使画面更有秩序感,所以如果把二者相结合则能产生更加和谐的美感。要想达到均衡一般来说是通过两种形式表现,一种是“异形等量”另一种是“同形近量”。均衡的形式在青铜器动物纹样中的应用相对较多,而在几何纹样中的运用相对较少,这里百乳雷纹为例进行分析。以乳钉纹为主纹的青铜器中,乳钉的排列数量有横向三排、四排及五排之分,也可能更多,如上述安徽屯溪出土的方格乳钉簋就是以更多的乳钉为主纹。现存于上海博物馆的四羊百乳雷纹?(商)(图3)是为三排,商亚矣簋(商)(图4)为四排,而陕西扶风县博物馆收藏的乳钉雷纹簋(图5、6)则是五排。单个百乳雷纹是由边缘四周的雷纹加上中心的乳突组成的,每一个方格边缘的雷纹的表现方式都各不相同,而且很多相邻单元格的纹样形式也不尽相同,但其视觉上却相和谐一致。这里采用的便是“异形等量”的表现形式,虽然在每个单体的表现上不完全相同,但是其大的框架结构和其量的相同都能给你产生一种平衡稳定的感觉。

2.对比与调和

对比是通过各种形式要素的相对比较,产生变化,变化能使画面丰富多样,个性突出,起伏鲜明,产生生动活泼的视觉效果。调和则是将对立要素之间协调一致,形成一个完整的整体,使其丰富并富有变化。青铜器纹饰对比法则的运用十分普遍,如主次纹的运用上,通过主纹与地纹的面积大小、线条粗细、虚实疏密的对比,衬托出主纹。还有纹饰本身的曲直圆方以及空间乃至装饰手法上的对比,通过平雕、浮雕、高浮雕、圆雕、阳刻、阴刻等各种手法的相互配合,形成进退有致、繁缉富丽的装饰性造型。这里以涡纹(图7)和四瓣花纹(图8)为例。图9为商晚期的乳丁四瓣花纹簋,颈部是由涡纹与四瓣花纹相间排列,其对比与均衡法则的运用显而易见。此处四瓣花纹中心的方形目纹及周围的四个花瓣相当于主纹,花瓣尖端的云雷纹相当于底纹,底纹与主纹之间从虚实、疏密、线条粗细方面都形成了对比,但又不破坏装饰纹样的主次关系,起到很好的调和作用,显得整体而又富有变化。如河南浚县辛村卫候墓出土的康侯簋(图10),颈和圈足也相间排列着涡纹和四瓣花纹,与图9不同的是,这里的涡纹和四瓣花纹是以突起的方式排列,即采用了高浮雕的装饰手法。对于整个涡纹来说采用的是在高浮雕的基础上又加以浮雕的形式,这也形成了空间上以及装饰手法上的一种对比。

节奏与韵律

“视觉节奏、韵律的表现,它可以给基本主题增加一些交替出现的变奏,还可以预示着一种渐进的展开。”[2]节奏强调的是不同要素之间有次序有规律的重复变化,是一种有条理的美。韵律则是以节奏为基础的更有变化的节奏。如果说节奏是一种带有秩序感的规律性,那么韵律的规律性则更加丰富。青铜器几何纹样的节奏与韵律法则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纹样整体结构所传达出的节奏和韵律感,如云雷纹(图11)。云雷纹本身就是一种回旋式的结构,这种结构具有一定的发散性,给人一种空间感。其笔直弯曲的线条走势本身就带有一定的节奏感,以此为基本单元形重复排列而形成的装饰形式,就像音乐中高低音的交替使用一样会给人一种平仄的韵律感。节奏和韵律的另一个方面的运用体现在纹样的编排上。这里以三角雷纹(图12)为例。三角雷纹从整体来看其结构采用的是在三角形中填以雷纹的形式,在雷纹的排列上遵循了三角形由一点沿直线向外发散的空间布局,产生了一种由小到大的节奏变化,外层雷纹与内层雷纹在大小、体量上的对比也产生一种流畅有序的节奏感。三角雷纹以三角形为基本骨架,内层雷纹整体来看也构成三角形的形态,加之纹样中心与外围由线条所形成的三角形,三角雷纹的纹饰构成呈现出一种从中心向外放射式的分层结构,这种层次的渐宽渐窄、形的渐大渐小使整体纹饰呈现出明显的节奏韵律感。此外,外层直线的简单密集衬托出了内层雷纹的卷曲舒散,也使整个纹饰形成主次分明、强弱得当的节奏韵律感。

结语

商周时期青铜器几何纹样的种类很多,以上列举的只是具有代表性的,也是在装饰上经常被使用的。几何纹样采用抽象图形来表现,构成形式有单独、适合和连续等几种式样,它是中国传统装饰美术法则最初的代表,具有特殊的审美研究价值。每一种几何纹样都具有其自身的对称均衡、对比调和、节奏韵律等法则特点,构成了恢弘大气、极具意匠之美的多种形式的青铜器装饰纹样,展现了中国青铜器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本文图略)

本文作者:于新宁 单位:西南交通大学,四川 成都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