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化论文 > 宗教文化论文 > 正文
宗教文化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羌族宗教文化的历史渊源

2012-08-17 08:21 来源:宗教文化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藏、羌等民族是发源于青藏高原而且一直在高原繁衍生息的民族,今天的藏族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腹心地带,而羌族则分布在青藏高原东南边缘地带。马长寿指出“羌族之融合于汉族有三次。其一,在春秋战国时期,羌民入中原;其二,在魏晋十六国南北朝时期;其三,隋唐时期,秦陇地区羌族汉化,河湟及四川西北一部分羌族藏化。”[1]至今生活在汉藏两族之间的羌人,固守着川西康区以及岷江河谷雪山台地,其传承至今的羌民族宗教文化,成为青藏文化的有效构成,并与道教、苯教及藏传佛教历史文化渊源深厚。

 

一、羌民族宗教信仰的主要内容

 

羌民族宗教文化是从本土的自然宗教发展而来,并与周边族群民族宗教文化不断涵化,呈现独特的民族文化魅力,有“万物有灵”、祖先崇拜等主要内容。

 

(一)万物有灵

 

羌民族宗教文化是以原始宗教文化为主体的宗教文化体系,特征是万物有灵,多神崇拜。第一,从崇拜对象看,羌族原始宗教文化信仰最初是以外在于人的自然存在物为主。如崇拜天神、山神、太阳神、火神等自然神灵和牲畜神、羊神、猴神、牛神、树神、青苗神、五谷神、花神等动植物神灵。这种以自然物为直接对象,通过赋予自然物以灵力而加以崇拜是原始宗教最基本的信仰特征。第二,从崇拜仪式看,原始宗教崇拜方式一是对神力单纯的敬畏与崇拜,二是主体运用神力,即主要通过巫术等特殊的方式以求获得超自然力量。第三,从祈祷与祭祀看,虽然人文宗教仍然存在祈祷与祭祀,但原始宗教信仰祭祀的对象不单纯指神灵,也包括精怪、鬼魂、祖先或动植物。祭祀的方式是运用牺牲并举行庄重的仪式,而其中最能体现其原始性的是供奉牺牲品。至今羌族在祈祷与祭祀中仍保留羊祭、砍鸡、吊狗等宗教习俗。

 

(二)图腾信仰

 

[2]神话为图腾信仰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图腾信仰的故事大体上有三种类型:一是讲述创世者或造物者的故事,如崇拜虎图腾的彝族认为天地万物是由虎化生的。二是讲述氏族救星的故事,如羌族崇拜白石就属于这一类型。古羌人居住在甘青高原,其雪山(高山)崇拜信仰产生是很早的,在古羌人的观念中,雪山似乎就是一块巨大的白石。相传古羌人在被魔兵围追时,幸遇天神的三女儿从空中投下三块白石变成三座大雪山,挡住魔兵,羌人才化险为夷。同时,传说“蒙格西把火藏在石中,交给燃比娃,并说‘:两石相击,即可出火。’燃比娃藏石于身就往凡间跑,……从此凡间才有了火种。”[3]羌人“白石在,火就在”的独特观念产生形成,并进而使白石生火与人类的生育观念以及氏族昌盛相沟通,白石在古羌人心目中具有了生殖功能和阐释族源以及庇佑氏族的功能。三是讲述氏族始祖的故事。羌民族关于白虎的信仰就与羌族祖先爰剑被白虎所救的神话传说有关。《后汉书•西羌传》记载“羌无戈爰剑者,秦历公时为秦所拘执,以为奴隶。不知爰剑何戎之别也。后得亡归,而秦人追之急,藏于岩穴中得免。羌人云爰剑初藏穴中,秦人焚之,有景象如虎,为其蔽火,得以不死……诸羌见爰剑被焚不死,怪其神,共畏事之,推以为豪。”[4]

 

(三)自然崇拜

 

图腾信仰与自然崇拜仅一步之遥,从图腾信仰到自然崇拜,万物有灵是两者之间的纽带,而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观念与神话密切相关。茅盾指出“所谓‘神话’者,原来是初民的宇宙观,宗教思想,道德标准,民族历史最初期的传说,并对于自然界的认识等等。”[5]传说在羌戈大战中,羌族祖先智改巴得到天神的帮助“以白石击葛,葛负重伤,随即逃遁。智持棒追之,途中遇一女,女代葛对智说‘:葛已留言,他的本利都不要了,今已逃往巴若居谷(山后),请你勿追’。智说:‘你对他说,自今以往,常年落雨之处,我居之;常年落雪之处,葛居之。我便不追。”因此,一般来说,最初引起人们发生宗教观念的对象是自然界那些与人类生活有直接利害关系的自然物和自然现象。原始人一方面畏惧这些自然现象的神秘,另一方面又期望能控制和利用这种力量,于是通过神话将自然界、自然力加以神化、人格化,创造出各种自然神。古代羌族的白石崇拜、火崇拜和虎崇拜应运而生。后来,部份羌人向西南迁徙,逐渐演变成农业民族,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太阳崇拜、山神崇拜、树木祟拜逐渐发达起来。

 

(四)祖先崇拜

 

祖先崇拜是继图腾信仰、自然崇拜之后被中国西南各少数民族所虔诚信奉的一种原始宗教。其产生的理论基础是“灵魂不死论”。西南各少数民族认为万事万物皆有灵魂,人也不例外。人的灵魂是永远不会死的,人死是灵魂离开身体的表现。人活着时,灵魂附于体内,人死后,灵魂或独立存在,或栖附于它物,或往来于阴间世界和阳间世界,或游离于死者的村寨、住所附近等。他们把鬼分为善鬼和凶鬼,善鬼能保佑自己(如父母之鬼),凶鬼能制造祸端和疾病、饥饿、寒冷等。因此凡遇祸端便请祭司驱鬼或祭祀,以祈求凶鬼息怒或怜悯人类;善鬼也要不断祭祀,否则就会成为恶鬼害及人类。在这样一种观念支配下,西南各少数民族对祖先的崇拜几乎到了狂热的程度,具有神秘色彩。

 

万物有灵观念以及进而发展成鬼神观念和祖先崇拜,形成原始宗教文化思想的主要内涵。羌民族宗教文化中的祖先信仰也经历类似的历程,天神之下的祖先神灵,包含阿爸木比塔,以及寨盘业主、民族英雄和角角神、家族祖先神灵等等。[7]羌民族祭祀鬼神的真正意图也在于“求其德”,即祭祀鬼神的真正目的不在鬼神,而在人事。对鬼神的祭祀是人们对已逝父母的孝的继续,在祭祀中,人们体悟到对死者承担着的不可推卸的伦理责任,并在死者神灵的观照下产生敬畏之心,使生者的伦理行为得以规范。即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盖终者,人之所易忽也,而能慎之;远者,人之所易忘也,而能追之:厚之道也。”[8]通过追忆祖先的功业和民族英雄事迹,教化后人,不断增强民族文化认同。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