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教对外国政治文化的重要性

2022-09-21 15:16:31 来源:写作指导

论新教对外国政治文化的重要性

一、新教对美国政治文化的影响

自从新教进入美国之后,新教就从政教认同、政教关系和政治参与这三个相互关联的方面对美国政治文化产生着重要影响。

(一)政教认同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是各个民族的“大熔炉”。美国人来自世界各地,具有各种文化背景。各种异质文化融入美国,没有使美国社会陷于分崩离析、四分五裂的状态,反而使其斑斓多彩、百花齐放。而且,美国人无论其祖先来自何处,肤色如何,使用何种语言,只要他们怀揣“美国梦”,不辞跨洋过海来到美国,成为“美国人”,绝大多数人都会表现出强烈的爱国心和作为一个美国人的骄傲。这一点对一个由血缘、肤色、语言、文化、生活习俗等高度不同的移民组成的国家来说,是极其可贵的。将形形色色的移民及其后裔凝聚在一起,使其成为具有统一道德标准与价值观的“美国人”的法宝是什么?是基督新教及其伦理观。美国中小学学生每天要宣读《效忠誓词》:“我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以及它自所代表的共和国:在上帝庇佑下的统—国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OneNationunderGod”的概念从小就植入美国人民的心中。在2011年6月的一项调查中,盖洛普公司发现目前美国有92%的人声称信仰上帝。在2011年一月到十一月这段时间里,该公司对327,244名美国人,进行了一项关于宗教偏好的调查。调查显示,在美国,大概有52.5%的人信仰基督新教,这远远超过其他宗教信仰和不信教者。

基督新教对美国的影响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将基督新教作为信仰,而且还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内心已经将基督教价值和伦理作为道德标准和生活准则。盖洛普公司举行的另一项调查显示,尽管近年来有所下降,但是在2011年仍有55%的美国人认为宗教在美国人的生活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26%的美国人认为宗教在美国人生活中发挥着相当重要的作用,仅有19%的美国人认为宗教在生活中不起作用。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出生在美国的本土人,还是刚刚拿到“绿卡”,进入美国社会的新移民,无论文化、经济背景如何,信仰什么,要想正常生活,只能接受源于基督新教的价值观与道德标准。“这是由价值观与道德标准的实用性和不可空缺性决定的。尽管一个人可以不相信基督新教、可以在思想上拒绝甚至批判美国的价值观与道德标准,但在美国的社会实践中,却不能不使用这套标准。”宗教机构仍然是人们了解公民道德规范的重要场所。新教的道德督导和教化在美国社会现实生活中的指导意义远远超出了宗教信仰本身,已经深深地融入美国人的一言一行中,是美国公民政治社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人可以选择不同的宗教,可以不相信新教,可以从法律上强调政教分离,但却无法在现实生活中拒绝基督新教的道德规范。因此,基督新教及其伦理价值是美国人的凝结剂,是美国人的基本共识,构成了美国人政治认同的重要因素。

(二)政教关系

美国所实行的政教分离主要是指宗教与国家在组织制度上的分离(通常意义上,即指教会与政府的分离),其主要目的是防止世俗政府干预神圣的宗教事务,这一原则深深地扎根于当代美国公民的心中,展现于当代美国人民对待政治的态度中。而这一原则是与新教信仰分不开的。基督新教徒有着超越主义价值观,严格区分人的精神生活和世俗生活,将个人的私域与国家权力二元化和相互对立,认为世俗生活只不过是通向天国旅途中的一个客栈。相对于人的彼岸命运,国家只有工具价值,只是“必要的恶”。新教教徒对于国家权力往往是不信任的。在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中,马丁•路德•金针对种族隔离制度进行批判时,说了这样一段充分反映美国公民对政教关系的认识,“你拥有双重身份。你既生活在现在也生活在永恒。你的最高忠诚应奉于上帝,而非凡夫俗子或政府或民族,或其他世俗机构。如果其他世俗制度或习俗与上帝意志相冲突,作为基督徒,你有义务反对它。你永远也不可让世俗机构短暂的、易逝的要求战胜全能上帝的永恒要求”。也就是说,新教教徒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基督经”。“政教分离”不是指政治与宗教的完全分离,也不是指宗教信徒与政治活动的分离,更不是宗教与政治在精神上的分离。宗教信徒当然可以参加政治活动,比如根据自己的信仰来选择总统候选人。因为政治需要道德,而道德源自信仰。

宗教在公民的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当涉及到政治问题,进行政治决策时,宗教考虑必然占据着重要的作用。今年三月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大多数(60%)美国白人新教徒和多数(51%)美国黑人新教徒中认为教会和其他宗教组织应当对社会和政治问题发表他们的看法,而天主教教徒和不信教者中的大多数(60%和66%)则认为宗教应该远离政治。由于新教主导着美国社会,在大多数美国人的观念中,摆脱了宗教信仰,政治会陷入无道德;而过于强调自身宗派的宗教信仰,又会激化甚至导致国家内部的冲突和分裂。与此相一致,基督新教往往鼓励教徒在一定的时候要积极干预政治,并为公民参与政治提供了各种机会,对公民们的参与能力的培养和提高提供了便利。

(三)政治参与

1986年重新修订的《国内税收法典》规定,教会有遵守禁止参加某些特定活动的义务,这些活动包括:将社团收益分配给其成员或理事、参加政治运动或试图影响立法(游说议员)等。这只是指禁止以这个教会团体的名义参加这些活动,而宗教组织中的个人还是可以以公民的身份参加这些活动的,也不禁止宗教活动中对于公共事务的探讨。宪政民主政治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公众能够通过参与政治,从而影响政治决策。然而,良好有序的政治参与是需要具有一定参政技能的公民与之相适应的。这就牵扯到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得有愿意参加政治活动的公民,二是这些公民得具有一定的参政技能。具体来说,一方面,教会之所以能够提高公民政治参与能力的前提是教会唤起了人们参政的热情,教会为其成员提供了一个平等与民主的内部环境,其所宣扬的互助精神又往往使成员受到感染,激发起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

这一点在非洲裔美国人身上表现比较典型。教会是美国黑人中最古老和最有活力的社会组织,黑人的教会活动都与社会活动关系密切,部分原因就在于教会为黑人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社交机会和平等的社会参与机会。1990年的全国宗教情况调查显示,81.8%非洲裔美国人自称基督教新教徒。美国的民意测验多次显示,非洲裔美国人的宗教观念和宗教行为比其他美国人要强烈。在非裔美国人教会的鼓励和组织下非裔美国新教徒往往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而政治参与活动所带来的丰厚成果(如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奥巴马的当选)又反过来刺激非裔美国新教徒参加政治活动,形成了一个有序活跃的良性政治参与循环。另一方面,在培育公民参政能力上,有组织的新教教会对于宪政民主有着极其重要的维护作用。有组织的新教教会是人们学习政治技能、培养政治能力的机构,能够帮助教徒获得基本的文化素养和公共活动技能,从而有效地参与民主政治。就一个地区而言,教会是社区的中心,是获取社会资源的最佳途径,是社交兴趣、规则和技巧的孵化器。

二、结语

正是因为新教在美国政治文化中有着如此重要的作用,它才能够对美国政治的实体部分发挥作用。身处尘世之中,心向上帝之国的新教信徒往往面临着现实与新教两方的考量,他们往往从新教角度来看待现实,以新教伦理来指导现实生活。他们远渡重洋,在北美大陆建立了一座“上帝之城”,并最终形成了一个宪政民主国家,然后不断发展完善,使美国宪政民主不致衰败。

作者:汪健 单位:厦门大学 公共事务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