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学论文 > 现代诗歌论文 > 正文
现代诗歌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探讨爱德华斯托勒的诗学思想

2013-07-25 16:08 来源:现代诗歌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斯托勒诗学思想管窥

斯托勒精通意大利语和希腊语,同时也会讲法语、西班牙语、拉丁语等多门语言,同为意象派诗人的理查德•爱丁顿在这一点上对他也是相当佩服。而斯托勒本人在年轻时曾在意大利待过一段时间,这段经历不仅开拓了他的文化视野,更对其诗观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从意象主义的一个显著特点—它的国际性—上来看,斯托勒也许是意象派中第一位尝试从其他语言文化的土壤中寻求现代英语诗歌重建之路的人。遗憾的是,斯托勒却很少有关于他的传记性材料和阐述其诗歌思想的文章流传下来。除了他的一些翻译作品,比如意大利剧作家皮兰德娄的《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亨利四世》等之外,他著的若干本诗集早已被遗忘在了历史的角落里。至于其他零散的文艺批评文章,大多发表在刀记JM,}。ge、几e刀加,尺甲“b-lic、几eEgo山这些现代文学运动较为活跃的刊物上,数量也不多。

在《自由诗中的形式》一文中,斯托勒阐述了他的诗歌观点。他从起源、功用、意义等方面人手,多角度探究了自由诗的形式问题,通过对英语文学和其他语言文化的对比研究,他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观点。斯托勒认为现代诗歌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传达个人的情感与思想,而不是那些人类共同的体验或感受。而传统韵律诗已经在长久以来的历史流变过程中形成了某种既定的范式,诗人们提笔之前就已经被这种范式限定了自己的思维,把“民族与宗教的情感”推上了至高无上的位置,而忽视了个人内心的独特体验,久而久之,诗歌的灵性逐渐消失,呈现出一种趋同化的现象。而现代社会的秩序下,要求文学重新回归到一条内敛自省的道路上来,个人的价值和意义逐步被肯定,个人的情感诉求与表达需要跳出传统形式的模子。而自由诗从形式上破除了传统诗歌韵律、节奏的定式的同时,也在更高程度上给人们提供了表达的自由。[4]休姆对此也有相类似的看法,“旧诗歌本质上都探讨大问题,那史诗般的表达方式理所当然会写出结构性与常规性的诗篇。常规诗篇最能表达行为举止,比如民谣。然而现代与这恰恰相反,不再与英雄史诗相呼应,而是一种自省式的表达,与诗人心中的阶段性心理活动相关。旧诗就像探讨围攻特洛伊,新诗就像讨论小孩子钓鱼’,[zl。通过对自由诗形式问题的探究,在内向性的体悟上,现代诗歌有了宽广的生存空间。自由诗的精神正是立足于此,它非但是对传统格律的反叛,反而对于诗歌的本质而言,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回归。格律诗的“格律”让诗歌变得不像诗歌,而更像一种可复制的机械产物。而自由诗也是从格律间题人手,意图破除这种外部的格律、分行等层面的形式,重新建立新的、回归到诗歌精神上的形式。这不仅仅对于诗歌,甚至对于现代英美文学理念的形成,都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而对于意象主义者们来说,自由诗的活跃,在诗歌写作实践上给他们提供了干净、明朗的途径。使用自由诗的形式,可以尽可能地提炼、压缩精确而有新意的意象,通过意象的构建来表现诗人们想要表现的东西。

《古典主义和现代模式》讲到了古典主义在现代社会的意义所在。斯托勒认为欧洲文化中最正统的古典主义时代当属希腊文明和古罗马文明。古典主义对个人价值的审视、对现实的重视是它在当下被重现的理由。同时古典主义宣扬重视现实,讲求人性中的质朴、可靠,不像浪漫主义那样虚无缥缈,那样毫无节制。他认为根本问题是当下的文艺批评标准问题,现代人过于理智,因此容易被那些突然出现的新艺术表象而蒙蔽。当时人们普遍认为保守的批评方式的价值体现在后人的评判上,尽管已经有人隐约意识到了传统文艺批评存在问题,但由于这种普遍观点的存在,使得文艺批评标准的进步迟迟不前。[4]在文中,斯托勒甚至提出了“二十世纪将是一个古典的世纪,并且是一个精神比形式更古典的世纪”的论断,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休姆在1911年的《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中提出的预言:“一个干练、硬朗的古典主义诗歌时代即将来临。”川只不过他们研究问题的切人点有所不同,斯托勒从文艺批评的标准问题上人手,从外部结构与形式开始向内剖析古典主义文艺思想的价值;而休姆是立足在诗歌与诗学研究的基础上,呼唤古典主义诗歌时代的来临。不过这并没有导致他们产生思想上的分歧,通过比较,我们可以发现两人在对待古典主义的态度上,基本是一致的。而古典主义之所以能受到他们的推崇,也正是因为在浪漫主义中放纵的个人自由,衍生出了多愁善感的滥情主义和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这些正是被意象主义者们批判的症结所在。

二、结语

在其后的发展过程中,意象主义运动之路越走越窄,除了休姆在1917年逝世,庞德、威廉斯等人在后期逐渐转移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倒向了玄学和漩涡理论的研究的原因外,意象主义自身要求诗歌“拒绝宏大叙事”,转向个人内心,也要求诗歌“简洁”“严肃”“直接”,一味使用短促有力的意象来表现诗歌的全部,这注定了意象派不能揭示客观世界的本质,也很难完整地表现丰富多彩的生活。同时,在进人20世纪以来,现代文艺理论的繁荣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意象主义的许多成果,包括意象重叠,独白和人格物化等写作技巧都被各种后起的文艺理论吸收、分解。综合这些因素,意象主义在经历了短短几年的突进之后便逐渐僵旗息鼓,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但斯托勒对意象主义的实践与修正性的尝试,始终未曾停止。

休姆早在1以为年就发出过“一个干练、硬朗的古典主义诗歌时代的来临”的呼唤,也曾大胆地宜布传统时代的“蛋壳必须被敲碎”,弗林特、洛维尔、庞德、威廉斯、艾略特等等现代文学的先驱也作出了他们重要而关键的努力,作为在他们之前的意象派的重要人物,爱德华•斯托勒的名字不能被跳过,他对休姆、庞德等人诗歌理论的形成产生过巨大影响,而同样他也为意象主义的诞生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本文作者:郭时超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