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五区间联姻的替罪羊迫害模式

2022-09-21 15:08:24 来源:写作指导

 

《三四五区间的联姻》是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多丽丝•莱辛著名的《南船座中的老人星:档案》“太空小说”系列中的一部。这部小说用历史纪实手法,叙述了三、四、五区普遍存在的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以及他们消除这些危机的手段及效果。其化解危机的方式,无异于一个利用“替罪羊”过程,从而使《三四五区间的联姻》成为了替罪羊迫害模式的重要范本,这就是本文即将探讨的核心内容。   一、替罪羊(scapegoat)原型   替罪羊原型是古代祭祀仪式的产物,原本指犹太人在赎罪节用于献祭以洗涤自己的罪过的一只羊的名字。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在《金枝》中指出,处死替罪羊的仪式早在远古时代就非常流行。它常常发生在国家或部落出现危机时,这时作为头领的国王或部落首领就要作为牺牲,代替整个国家或部落向神祭祀,以换得国家或部落的平安和兴旺。[1]293-429在《替罪羊》中,法国文学家勒内•吉拉尔把对替罪羊的迫害归为四类范式:“第一类范式是对普遍混乱的社会和文化危机的描写;第二类范式是对‘混乱者罪行’的指控;第三类范式是确定这些被指控犯罪的嫌疑者是否有被选定的特殊标记;第四类范式是指集体迫害暴力本身。”[2]29某一社会群体选择替罪羊,其目的总是为了令其驱邪或消解社会危机,是一种试图以“一人之死换得大家性命”的替罪羊迫害机制。[2]143他随后提到,得出一个人受到迫害的结论,这并不需要满足所有的范式,满足其中三类就足够了,甚至经常是两类。而就《三四五区间联姻》来说,却是满足了替罪羊迫害的所有范式,这足以说明这部作品是替罪羊迫害模式的典型范本。   二、《三四五区间联姻》的“替罪羊”范式   (一)普遍的社会和生态危机   在小说的开头,读者可以看到,整个三区、四区和五区存在一种普遍的混乱和社会危机当中:三区的“动物的悲伤、可怜的庄稼、恶化的天气、还有动物和人类受孕数量的减少”。四区的局面也如此,牧群和马儿患病,情绪低落,失去了交配的欲望,出生率有所下降。“所有的动物都如此。甚至鸟类植物王国可能也要沦陷了”,[3]55人类也不能辛免于难,新生儿的数量减少,“边疆地区已经荒无人烟了”。[3]56五区的很多地方已经荒无人烟,变成了沙漠。由此可见,三区、四区和五区存都已深陷生态危机和社会危机之中。在小说中,这些瘟疫和社会危机引发了全民性的焦虑和追问,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开始涌动,“我们许多人开始心绪不宁,甚至很多人开始严厉指责爱丽•伊斯”。[3]5因为三区的民众觉得这场灾难,国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论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都向她问候:“爱丽•伊斯,爱丽•伊斯,哪儿出问题了?我们在哪儿出了故障?你又是哪里出了错?”[3]80爱丽•伊斯也对四区的国王本恩•埃塔发出了追问:“我们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们国家也一样。太糟糕了,我们该做些什么呢?”[3]56在这关头,出现了一位特殊的(人神)中介者之介入,即文中提到的“供养者”。作者并没有指明“供养者”的具体身份,但指出了这位供养者拥有绝对的权威和掌控全局的能力。“供养者”在背后操纵着三、四、五区,他们诊断了三、四、五区衰落的原因,让国王作为替罪羊并进行放逐,最后三、四、五区通过联姻并通过新王位的继承解除了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   (二)混乱者罪行的指控   在令人恐惧的瘟疫大规模来袭之时,全社会普遍趋向于用社会原因,特别是道德原因来解释危机——亦即吉拉尔所归纳的第二类范式:指控“混乱者”的罪行。罪行可以是:“(1)用暴力侵犯他人,侵犯最高权力机构的象征人;(2)性犯罪。强奸、乱伦、兽行,违背习俗的、最严格禁忌的行为;(3)宗教犯罪。”[2]18小说中,三四五区间的民众都犯了以上提到的罪行中的一类或两类。三区的子民犯了第二类罪行,即“乱伦,兽行”。三区“颓废,骄纵,邪恶”一个女人可以同时拥有多个男人,把男人看成玩物。子民们“无需自己主动开口就遇到所有的男人、女人和孩子,性的冲动一旦涌起便立即做爱”。[3]84三区的人对待两性关系很随便,在三区的人看来“一种排挤了其他人,只和一个人在一起的关系,一定是有问题的”。[3]114四区国王埃塔曾指责三区女王伊斯生活“放荡”。[3]142其次,思想自满,没有精神追求也是三区的罪行之一。三区虽然经济发达,物质丰富,但子民们在物质世界里随波逐流,跟着实利和欲望走,一味追求本能和欲望的满足,安于现状,“这些脸堆满了油脂,毫无思想”。[3]267他们“生活中除了空虚还是空虚”。[3]338四区的子民犯了第一类和第二类罪行,即“用暴力侵犯他人和性犯罪”。四区的统治者过于迷信权利和武力,把全国十分之九的财富都投入到了战争之中,侵略其他区,对被占领的地区实施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助长了一些罪恶的念头。四区的国王也是荒淫无度,“曾经同他发生关系,乃至怀孕的女人,遍布全国”。[3]42其次,常年的战争使得四区的民众长期处于贫困和压抑的生活状态之中,并且“贫穷会孕育出卑劣恶毒,残酷野蛮,精神空虚,变得毫无人性”。五区也犯了第一条罪,即侵犯他人。五区则处在无秩序的混乱统治当中,“战争是五区女王和她臣民的生活方式也是她们的最大乐趣”。她们“四处破坏,烧杀劫掠”,“各部落以及各联盟之间则是无限的欺骗、背叛、诡计还有侮辱”。[3]299可以看出,在三、四、五区间,从国王到子民,人人都背负着罪行。在小说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这些作恶者的指控。   (三)替罪羊身份的确立和指控   勒内•吉拉尔指出:人们在选择人做替罪羊时,有着普遍的选择标准,那些极端富裕或极端贫穷,极端成功或极端失败,极端漂亮或极端丑陋,有极端恶行或极端德行,极能诱惑人或极令人讨厌,女人、儿童和老人等弱者的弱小或强者的伟大最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2]23三区的爱丽•伊斯和四区国王本恩•埃塔成为了替罪羊。就爱丽•伊斯来说,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从外表上看,她非常的美丽,“亭亭玉立,长发披肩,目光温柔而友善”。[3]85其次,她品行异常高洁,虽为女王,她衣着朴素,对奢华珠宝态度淡然。她的性格也是“坚毅、自信”,举止“优雅”。[3]6她为人谦逊,平等对待地位比自己低的人。[3]4她热爱一切生命,对国家人民有很强的“责任感”。[3]11当面临危机的时候,伊斯说“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情况,对此,我负全部责任”。[3]116但正因为她热爱一切生命,能很好地与其他人和动物进行交流,所以在外人看来,她会对其他生命下咒,被诅咒为“巫师”,[3]41连三区的民众都认为“女巫对他的国王下了魔咒”。[3]298她身形“娇小”,[3]106看起来很弱小,很容易被选为受迫害的对象。此外,三区民众认为伊斯作为女王,应该承担起责任,充当替罪羊的角色为大家排忧解难,解除社会危机。她们告诉伊斯:你带来了一种传染病。但是你必须扮演某个角色。这是为了我们大家。[3]170而伊斯自己不断感到一股压力,觉得自己无可救药地做了错事。如果她有罪,她犯的是什么罪,而为什么这个惩罚适用于她?[3]172她也怀疑“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坏人?”[3]172伊斯认为“注定我要被惩罚”。[3]77她嫁到四区后,三区的生态危机还是没有得到缓和,她又想:“她确实有责任,并且与四区的这桩新婚姻或者说结盟促成了这些过错”。[3]79在她重回到三区的时候,所有人都背叛逃避她就好像她带有瑕疵,被玷污了一样。[3]201与爱丽•伊斯相比,四区国王本恩•埃塔被选为替罪羊的原因却是因他的极端恶行,他发动战役,洗劫,强奸,掠夺和施暴。于是供养者下令他娶三区和五区的女王。虽然埃塔与伊斯品行各异,但他们却是同病相怜同为替罪羊,爱丽•伊斯“把他看成是她的一个狱友”。[3]203#p#分页标题#e#   (四)集体迫害的暴力本身   被当做了替罪羊的伊斯和埃塔不可避免地遭受到了三、四区民众对集体的迫害。首先,为了解除社会危机,强迫两个国家互相厌恶,憎恨,充满敌意,毫无共同点的国王举行政治婚姻,“两个囚徒毫无共同点,除了他们的监禁”。[3]40因为《金枝》里提到,很多未开化种族的人“非常强烈的相信两性交媾与大地丰收之间有着密切关系”。[1]130所以王的婚姻也被认为可以带来动植物的繁殖和兴旺。其次,当两人逐渐消除隔阂,彼此深深吸引,相爱的时候,他们却被逐出了“伊甸园”,供养者下谕令让伊斯必须离开四区。而埃塔将被迫迎娶五区的女王。就这样“爱丽•伊斯骑着马离开了她的孩子,离开了她在这儿的家,还有她的丈夫本恩•埃塔”。[3]260他们俩“被无法逾越的屏障阻隔”。[3]173她们的生活似乎被禁止了,“他们被放逐了,而排斥他们的王国是由众人的情谊,联系和需求创造和支持的”。[3]177再次,所有的人都背叛了她:她妹妹接替了她的位置,也不再需要她了,“对她们而言她就是个陌生人”。[3]264她“被她那些卑鄙的牲畜不如的国臣驱逐了”。[3]336“现在大多数人都把她当做心目中的危险地带,不敢靠近”。当伊斯回到三区自己的国土时,她被放逐了,回到自己的国土,她已不再受欢迎。她成了“无家可归的流亡者”。[3]170最后,爱丽•伊斯为了生活,在离二区很近的一个小村子里,与牲畜一起干活,睡在马厩里。在二区通道脚下,默蒂还派人软禁了她,阻止她回到三区,阻止朋友接近她。“你得离开这里,而且不能再回到三区”。[3]334三、四区民众对伊斯和埃塔的集体迫害,正是勒内•吉拉尔第四类替罪羊范式的具体表现。   (五)“替罪羊”的救赎作用   根据《金枝》的描述,原始人相信国王是神灵的人格化身,既代表神灵统治国家,也要对国家的气候和收成负责。当国家因气候失调而导致庄稼欠收、瘟疫流行时,国王或其子孙理所当然地要为此付出生命。他们被当作替罪羊或被处死,或被放逐,目的就是向神灵赎罪,以求人畜繁盛,庄稼丰收。在文中,首先,通过联姻,对替罪羊进行放逐,三区的生态环境开始好转。“当爱丽•伊斯为了我们,逼迫自己下嫁到那片沉闷的土地时,我们区的情况开始好转了”。[3]201现在,“大家不再懒散怠惰,不再无精打采,不再伤心失望,出生率也提高了,动物们也愿意交配了”。其次,三、四、五区通过联姻所产生的新的国王和女王将为这三个区注入新的活力,“她和所有女人一样,都相信这个孩子有朝一日会拯救她们,并且拯救整个王国”。[3]231再次,伊斯的形象就像是替人赎罪的耶稣一样,与牲畜一起干活,睡在马厩里“双手被绑,脖子里缠着一根链子”,她虽被惩罚,但经过磨难,她的内心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成长,可以说实现了复活或新生,“她发现自己同以往越来越疏远,她的心情更轻松,更坦然,难以想象的是,她更加找回了自我”。[3]263她在二区找到归属,“二区,这是她的家”。[3]269二区可以说是精神层次的更高境界,也可以指天堂之类的另一个世界。“像火焰,像火团,像光”。[3]318爱丽对温暖自足的生活怀有轻视之心。她经过磨难,内心获得了成长,精神灵魂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但说她内心没有改变和成长是一种浮于表面的无知看法,就好像无知的人不懂得蚕在破茧成蛹时的成长和躁动一样”。[3]335   伊斯和埃塔经过重重磨难、通过深刻的反思和努力,在孕育了即将给三个区间带来幸福未来的同时,他们也在精神和生态、社会意识上成长起来,从而实现了自我的救赎并展现了拯救三个区间的美好前景。   三、四、五区的三个国王或多或少都成为解除社会危机和生态危机的替罪羊。而三区女王爱丽•伊斯的形象最为高大。像降临人间,用大爱解救人类摆脱疾病和痛苦中的耶稣一样,她通过牺牲自己,解除了整个社会的危机。伊斯也在被放逐的磨难中凤凰涅槃,获得了新生,心灵得到了成长和升华,她的形象在人们心目中上升到神的高度。纵观全文,替罪羊叙事范式贯穿首尾,使《三四五区间的联姻》成为了替罪羊迫害模式的典型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