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史哲学 > 外语相关 > 正文
外语相关( 共有论文资料 6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新日语能力考试对学习策略的启示

2011-11-21 21:20 来源:外语相关 人参与在线咨询

提  要:本文探讨新日语能力考试(N1)的受试者的成绩与学习策略的关系,提出了新日语能力考试对学习策略的启示。具体内容如下:第一,重视语言知识的输出技能,即利用所学知识“多说”、“多写”;第二,“文字、词汇、语法”部分提示:日语基础知识也不能靠机械式的记忆,学过的知识要通过多种方式灵活地运用,即通过建立输出渠道来巩固才真正成为自身的知识;第三,“阅读”部分提示:日语学习者不仅要重视知识的活用,对言语不安的心理调节能力以及加深对日本社会文化的理解;第四,“听力”部分提示:日语学习者应在灵活掌握语言知识的同时,加强“听力的技巧”以及“注意力集中”。
关键词:新日语能力考试;学习策略;日语学习
    一、研究目的
    日语能力考试(The Japanese-Language Proficiency Test, JLPT)是目前世界最具权威性的日语能力考试,由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及其财团法人日本国际教育交流协会举办,自1984年开始在日本国内及其海外举行。2010年,主办方对原日语能力考试进行了改版(本文称此次改版为“新日语能力考试”),在等级、分值、出题标准、评定方式等诸多方面做了较大的改动。新日语能力考试(N1)的阅读和听力所占的比例从原来的1/4提高到了1/3,而阅读和听力是大部分考生的难点。所以可认为新日语能力考试的难度有所提高。笔者所在学校的日语专业生的N1级通过率也比原日语能力考试时下降了很多。
    相比较旧版,新日语能力考试的改动主要体现在三点:第一,重视语言实际运用,着力检测应试者利用语言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第二,提供can-do 一览,以便于学习者的自我评估,同时为用人单位判断应试者的日语能力提供更为直观的标准;第三,基于“项目反应理论”,实行得分“等值”,提高考试的妥当性与可信赖性。
    如何应对新日语能力考试,对日语教学者和日语学习者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改变以往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实行以学生为主体的教学模式”的教育理念下,日语学习者的学习策略显得尤为重要。目前,结合新日语能力考试来探讨日语教学方面的研究较多,但将其与学习策略联系起来的研究尚未发现。于琰(2010)考察日语学习者的学习策略与原日语能力考试一级成绩的关系,得出善学者比不善学者更为重视语言的输出技能的结论。
    基于上述问题,本文探讨善学者与不善学者在日语学习策略的使用上是否存在差异,以及应如何应对新日语能力考试,最终提出新日语能力考试对学习策略的一些启示。
    二、研究方法
    2.1调查时间与对象
    2011年3月,笔者对福建省两所大学2008级日语系学生84人进行问卷调查。其中回答了一级考试成绩的人数为55人,占65%。本论文针对回答了成绩的调查对象的学习策略进行研究。
    2.2调查内容
    本调查使用了刘振前、肖德法(2006)的英语学习策略问卷,剔除1项(因不符合日语),使用其中46项并根据日语特征做了语言上的调整。问卷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记忆策略(6题),认知策略(10题),弥补策略(10题),元认知策略(7题),情感策略(6题),社交策略(7题)。问卷采用5点计分,分数为1(根本不使用)到5(经常使用)。分数越高,表明学习策略使用得越多。问卷还要求写出新日语能力考试的总成绩和各部分成绩,以及自由简述考试的难点。
    三、结果与分析
    3.1成绩合格组与不合格组的学习策略比较
    新日语能力考试一级成绩合格(100分以上)的人数为11人,不合格的人数为34人。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对两组的学习策略进行t检验。如表1所示,两组受试者在以下8道题的得分上可见有统计意义的差异,即合格组与不合格组在8个项目上的使用频率是有差异的。
    合格组在3个学习策略上比不合格组使用得多。如“10.我经常练习日语的发音”,这说明善学者经常模仿母语者的发音或标准发音。“15.我用日语记笔记,写便条,信件或报告等”,可看作是所学知识的活用,是在建立知识的输出系统的过程。“40.我与他人交流学习日语的心得体会”,是属于社交策略,说明善学者通过与他人交流日语学习的体验促进日语学习。
    不合格组比合格组使用得多的学习策略为第1,5,7,8题,即“背诵短文”“背诵单词”“复习课文”“重复读写”,从中可得知不善学者更多地使用机械式的记忆策略。“44.我经常从日语教师那里寻求帮助”的社交策略也是不合格组使用得多。可想而知,不善学者因没有理想的学习方法,对自己的日语知识信心不足,因而从他人寻求协助。于琰(2010)也得出:不善学者经常使用“寻求协助和肯定”的社交策略。
    表1 合格组与不合格组的学习策略比较
    策略 问题内容 合格与否 N 均值 标准差 比较结果
    记忆 1.我经常背诵一些日语短文。 不合格 34 2.12  .81 不合格>合格+
  合格 11 1.82  .98 
    记忆 5.我经常背诵词汇书上的单词。 不合格 34 3.47  1.02 不合格>合格**
  合格 11 2.18  .60 
    记忆 7.我经常复习课文。 不合格 34 3.09  .75 不合格>合格**
  合格 11 3.18  1.25 
    认知 8.我通过重复读写来记忆单词。 不合格 34 4.09  .71 不合格>合格**
  合格 11 2.91  1.38 
    认知 10.我经常练习日语的发音。 不合格 34 2.88  .88 合格>不合格**

在线咨询
较新论文阅读全部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