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与仇英绘画艺术的共通之处思考

2022-09-21 16:44:30 来源:写作指导

唐寅与仇英绘画艺术的共通之处思考

【摘要】唐寅与仇英同列“吴门四家”,和沈周、文征明并称,但他们的定位十分特殊,算不正统的文人画家,这类非议历来也伴随着对二人的诸多评价。本文将从唐寅和仇英的绘画艺术作品出发,对二人的山水画、人物画、造型结构展开论述,使二人的共通之处更为直观,帮助读者对二人的绘画艺术风格有一个深入的了解。

【关键词】唐寅;仇英;绘画艺术;共通之处

学界常对唐寅和仇英的著作和文章进行比较研究,然后分别分析二人的风格特征。从当时的政治社会文化背景和吴门来看,该画派的艺术风格可以作为主要切入点,通过分析唐寅与仇英的同一艺术表现形式,并结合有关美术史的知识,通过不同视角进行分析, 突破了一般从单一人物的角度进行研究。明中后期,由于我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还处于萌芽阶段,自然经济与社会发展需求之间的矛盾开始出现。伴随着艺术向商品化、社会化的方向发展,社会对艺术品的需求也日益增长,从而形成了一个面向大众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唐寅与仇英绘画艺术的盛行与发展,正是由于这个时代社会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和社会基础,而其艺术绘画的质量和水平、人格魅力、审美取向等,则是他们打开这扇门的重要钥匙。本文对唐寅和仇英两位绘画艺术的深入研究有利于人们全面地认识到二者在诸多方面的共通之处, 能够深入体会二者的绘画艺术表现, 也能加深对唐寅和仇英两位绘画艺术的理解和认识, 二者的笔墨技法和结构构图也对人们的绘画创作方式具有一定的帮助和启发。

一、人物画成就突出

由于唐寅和仇英同为周臣之门,所以二者在继承上都是浙派风格,其取法范围也基本类似,都来源南宋的院体。唐寅与仇英的个人经历很不相同,于绘事却是殊途同归,人物画成就颇丰。唐寅的人物画多取材于高人雅士、神仙故事、宫妓等题材。就具体画法而言,大致可分为两大类 :第一类是线条工细、设色妍丽的作品,其代表作有《王蜀宫妓图》。画中四个歌舞宫女正在化妆等待君王召唤侍奉。他们头戴金莲花冠,身穿云霞彩饰,面施胭脂,气色丰润中不失娇艳,情态端庄娇媚。唐寅创作此画,意在揭示前蜀后主王衍荒淫腐化的人生,蕴涵着鲜明的讽刺意味。此画是唐寅工笔重彩画风的具体展现,它显示出唐寅在造型、笔触和绘画方面的高超技巧。画中这位仕女身材修长,削肩窄背,柳眉樱髻,额、鼻、颔施以“三白”,既吸收了张萱、周昉创造的“唐妆”造型特征,又体现了明代追求清秀美貌的审美形式。这四个人物交错有序站立,并透过微微倾斜的头部、略微弯曲的手臂,形成各种变化和相互间的紧密联系,强化了形象的丰富性和活力。笔法近法杜堇,远宗唐人,衣纹作琴弦描,细劲流畅,富有弹性和质感,冠服纹饰描画尤见精细,细致入微。色彩明快,既有冷暖对比强烈,又有相似色的巧妙过渡和组合,使整体色彩丰富和谐,浓烈而高雅。画风具有雅俗共赏的艺术特点。唐寅人物画的第二类作品笔墨爽利,转笔有力方劲,起伏抑扬且线条收放自如。如代表作《秋风纨扇图》,整幅画纯用白描,用淡淡的墨水轻轻点上上身的衣带,随风轻轻飘动。这幅画描绘的是庭园一角,一位妇女手持扇子,秀发挽成高髻,饰以淡色鬓朵,女子侧身凝望,眉宇间微露着幽怨。人物以白描手法,笔墨流动爽利,线条起伏顿挫,他将李公麟的行云流水描与颜辉的芦描结合,用笔富有韵律感。书写流畅,线条起伏抑扬,比较粗放,含蓄有思想,画法兼工带写。人物的勾勒以及湖石的渲染极为流利,收放自如,自然而流畅。整幅画纯用白描,用淡淡的墨水轻轻地点着上身的衣带,随风轻轻飘动。丛竹双钩的运用恰到好处,形成了笔墨的神韵,丰富的整体色彩。画面上的人物背景十分简练,只画了山坡上的石壁和峭壁的一角,上、下两面也只是疏密落落的青绿枝叶,大面积的自然空白给人以空旷、冷淡寂寥的视觉体验,突出“秋风拂面 ”、触目伤情的主旨。以线条、内容形成强烈对比,特别是冷酷的美女与几块顽石形成的强烈反差与对比,展现了画家用笔抒情与写意的独特艺术。同样,在人物画方面,仇英的艺术成就也极为突出,而且题材多样。其中有一大类是历史故事画,倾向于浓重的古典主义。然而,在商业经济迅速发展、文人画繁荣的社会条件下,他的绘画创作风格向普遍艺术化、走向文化艺术化的双向发展演变,从而其绘画作品形成了蕴涵多元美的美学特质。就像他的历史故事画《人物故事图册》一样。全册十开,内容取材于历史故事、寓言传说、文人轶事及诗文寓意,具体为子路问津、明妃出塞、贵妃晓妆、南华秋水等。这类题材多为画家所描绘,而仇英在作品立意、形象塑造、笔墨表现等方面,则以其聪明才智和技巧展现出鲜明的个性风格。《人物故事图册•子路问津》这是从孔子游历各国的历史故事中选出的。历史上的孔子世家记载:去叶,反于蔡。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以为隐者,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 :“彼执舆者为谁? ”子路曰 :“为孔丘。”故使子路问津。前方有一大块石头,石头表面用小斧劈法皴。由于绢地不吸水,皴后即加分染,墨色变化多而趋于饱和,以显示石块的厚度,这是仇英师周臣法略有变化的一种技艺。岩旁及孔子车后均为树木杂树,树形多而不乱,枝干屈曲而能相映成趣,并且近干皴远枯枝干略染,是仇英氏家法特征。“孔子于车中扶几端坐,虽于迷道中不失安详。一童侍立于侧。前方则子路供立,耕者方作指点欲语状。”远山浅墨与浅绿渍成万倾,以水波隔空,以空白处理之妙招。数脉山峦,散见天边,延伸画面的空间层次。虽然仇英的人物画精巧,但仍然不失儒雅与大气,为当时雅俗人士所欣赏。仇英注重对日常生活的深入观察和亲身体验,并且能准确而深刻地捕捉和反映小人物细腻的精神面貌和每个细节之处。例如《职贡图卷》描绘了边疆少数民族入京朝贡的情景。沿途山脉连绵起伏,白云环绕,群山起伏,林木葱郁,泉水潺潺。数路朝贡人身着异域服饰,扛着大旗,牵着骏马、骆驼,载着宝物徐徐前行。画面上人物众多,场面宏大,构图丰富,井然有序。全画用笔严谨,人物刻画生动细致,敷色艳而不俗,是仇英人物画传世名作。仇英擅长使用不同的画笔粗细表现物象的不同,或笔触圆润流畅,或笔触长劲锐利。他不但擅长设色,而且拥有精湛的白描技艺。人物画中造型准确,形象逼真,概括性强,线条流畅,有别于当时的板刻习气,对后来的尤求、禹之鼎和清宫仕女画产生了重大影响,变成了当时仕女画的典范。唐寅与仇英二人师从周臣,技法形式均与师者极为相似。人物画中造型准确、笔力刚劲。他们的实践性甚至超越了院体画,二人分别在清逸潇洒和工细精巧两个方向上,挖掘深化了周臣老师的院体绘画,最后青出于蓝,在人物画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二、山水画博采众长

唐寅、仇英的艺术取向就是继承并发扬宋画风格。二人在山水画的创作中,吸收各家之长,在绘画艺术方面取得更高成就。唐寅仇英同师周臣,而唐寅随师时间较长,因此技巧形式更接近周臣,但他比周臣更有南宋文气。唐寅的山水画博大精深,画面布局严谨,造型逼真,笔法遒劲。其作品气势磅礴,造型严谨准确,笔墨精妙高远。这类作品中代表如《步溪图》(见图 1),山峰壁立,云霭迷蒙。一人在山脚下徐步而行,衣袖随风飘动,隐士心境尽然,与之相对而立,神态怡然。平冈处树木成林,板桥小溪,山风飒飒,意境空无。从画面上看,这幅画以宋郭熙的全山全景、曲折险峻、缜密有力为特色,与南宋时期的刘松年、李唐的以白计黑、简明明快等艺术风格有机地融为一体,创造了一种周密而又精巧有力的艺术格调。又如《骑驴归思图》,画中描绘的山崖雄伟壮丽,湍急溪水一泄而下;溪上吊桥、葱郁树木、骑驴旅人。笔锋犀利刚劲,皴法把大斧劈拉长拉细,更显生动润泽,用墨色浓淡细致,既有北派山水的厚重和立体,又有南派山水的浪漫情调,展示文人隐逸的思想情趣。这充分表现了文人隐逸的思想情趣,是研习周臣的精工细作。文人出身使他逐渐脱离周臣一派,中和了吴门画派的文人旨趣,显示出一种格调高深的潇洒风格。对世俗生活和民间文艺的关注在题材和艺术追求上趋向。体画那样富于雄气,而是在宋代绘画的传统笔法上,却又多了一丝清秀之气。仇英本身本人性格笃实、求艺心切,多体现于山川和高士名流等题材。早期的《园居图》,可以看出他对绘画的态度是典型的周臣一路,其精雕细琢的画风,甚至比老师还要精致。“吴门四家”中仇英的绘画风格最为独特和广泛。这当然与其曲折的人生经历、广泛的应酬活动密切相关。例如《摹李唐重江叠嶂图》,仇英用小斧劈皴画山坡石,树枝多方折。仇英只是参照了李唐的笔墨,而李唐水墨苍劲的大斧劈皴却消失在画面中,只是早期的山水中细碎而整体的小斧劈皴被保留下来,完全符合工匠画家的审美思路。除此以外,他对山水画的研究较为深入,其山水画多与人物相结合,画中人物的主题多为文人隐居。他的山水画主要有两种面貌 :一种是青绿山水,取法于南宋赵伯驹等人,画风稍显文雅,生动有趣。二是设色山水,深受南宋院体画家李唐的影响,又吸取刘松年精巧明丽的笔法,进而形成仇英独特的画风。如《柳下眠琴图》(见图 2),画中为一文士抚琴而卧,一童子负笈而上,仇英以文人的笔法描写文人生活情趣。垂柳依依,随风摇曳,坡石用墨笔草草写成,劲爽利落,人物衣纹用笔方硬,笔法简洁,是“十八描”中的折芦描。仇英一生都在吸取文人画家的审美情趣,但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风格。唐寅和仇英都师承了当时以“院派”著称的周臣,并吸取了范宽、李唐、刘松年等人的长处,用水墨写意来表现。

三、造型结构重写实

唐寅、仇英的绘画艺术追求画面精致、工整,这主要是由于注重绘画结构、造形等因素,用笔和造型倾向于写实的院体风格。虽然它们在与文人绘画融合的过程中,已经开始注重用线条、笔墨、色彩等形式来表现情感,但所画的物象仍然没有违背院体绘画的写实与工致。唐寅和仇英的作品,主要表现了南宋秀美的院体气派,汇集着秀逸的文人风尚。唐寅的人物画造型严谨,又结合南宋院体的写实风格,比如《落霞孤鹜图》,这幅画描绘的是高岭峻柳,临江之时,有一人坐在阁中,望远山的落差,一书童相伴。整体画境沉静,蕴涵文人画气质。就表现手法而言,近景山石多用湿笔皴擦,勾斫相间,用墨较重。全画墨色和悦润泽,景物处理洗练洒脱。画法工整、线条流畅。此画构图简练,笔法细劲中锋,有刚柔相济之美。山石笔法比较丰富,运用顺笔、逆毫、方折、圆转等笔较多。画中整整齐齐地穿插着树木、房屋、溪流,极富诗人自然之美,使文人画笔墨具有自然秀润的自然意境美感,墨色酣畅淋漓,浓淡富有变化,精工秀逸与文人士气相互结合。仇英的《桃源仙境图》中人物刻画准确、细致,这幅画的主体是人物,但人在画中的主体形象比例不大,他通过多种色彩相互衬托,使这幅山水人物画的主体人物突出。通幅以大青色为主,色彩艳丽而深沉。画中三位主角身穿白色,不仅表现出三人的雅致,而且有着突出醒目的装饰色彩作用。这幅作品在人物整体布局构图上都充分吸取北宋时期山水画的整体结构布局及其艺术风格特征,使得画作视野开阔、境界宏大、疏密对比强烈、造型考究,严谨不苟的写实特色呈现出工整精谨的整体效果。他们开始注重运用线条、笔墨、色彩等表现手法来表现画面,但并未脱离写实技法的束缚,所画的物象仍然具备院体绘画的写实与工致。唐寅和仇英在艺术作品上都追求细致,作品呈现出秀雅的气象,并且和文人气势相互交融,在展现严谨扎实的造型能力和精湛的笔墨技巧的同时,也尽可能地避免了雕琢之气。

四、结语

任何能在中国美术通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画家,都有其独特的才华、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众多传世佳作。在这些特征中,更重要的是许多不同于其他画家的个性特点。多元而不失文人审美核心,是吴门画派最大的魅力所在,也正是唐寅和仇英在吴门中的地位有共通之处。深入研究唐寅和仇英这两位画家的绘画艺术,有助于人们更好地认识到二者在绘画艺术上的共通性,能丰富人们对唐寅和仇英两位绘画艺术的理解和认识,二者的笔墨技法和结构构图也对人们的绘画创作方式有一定的帮助,极具参考意义。

作者:陈宇 单位:湖南科技大学 艺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