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动漫对木兰传说的影响

2012-04-11 20:22:04 来源:写作指导

 

1998年,美国迪斯尼(TheWaltDisneyCompany)创作了动漫电影《Mulan》,这是美国动漫界有史以来第一次改编自中国素材而且还是民间传说题材,无论是技术还是艺术,在十几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精彩绝伦、毫不逊色,特别是在形式与内容的民族化方面为动漫人树立了标杆和模范。与此同时,中国动漫从本土民间传说中取材创作了《宝莲灯》,两相比较,优劣自现。   实事求是地说,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20余年间,国内实在是找不出一部像样的民族化的动漫作品可以跟美、日动漫哪怕是它们十几年前的作品相媲美,这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崇洋媚外。   “人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们是如何拍出这么好看的动画?而我们却不能?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几个数字就能说明:1998年迪斯尼佛罗里达片场耗资1亿美元,动用了700多位动画师,历时5年,成就了一部好片。”①《Mulan》在中国民间传说的外衣下灌注了美国现代精神理念和文化内核,实现了本土化与国际化、审美化与现代化、人文化与产业化的交融整合,达到了中西合璧的高深境界,不愧是将中国民间文学资源创造性转化为动漫产业资本的典范,而且也是将中国本土文化进行文化转换的成功样板,对国产动漫不无启示和触动。   一、本土化与国际化   《Mulan》题材是国际化的,源自中国。从形式到内容都饱含着浓浓中国风味,甚至传达了中国化的情境和神韵,有时真让人疑心是不是中国人自己创作的。但是动漫叙事艺术技巧显然与中国动漫不在一个水平层次,文化精神内核也分明跟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格格不入,部分改编再创作的情节也是美国人的别出心裁,渗透着美国的思想意识,这就是美国文化兼收并蓄加以本土转化的高明之处了。香港学者陈韬文曾以《Mu-lan》为案例,提出了文化转换(transcultura-tion)理论,即某一文化与另一文化在相遇时被改变和吸纳而被据为己有的演化过程:外来文化首先会被去情境化和本质化,然后被本土化和再情境化,有时也涉及普遍化。他指出,在一定情况下,也会出现逆向文化转换的现象:“本土的文化变成了外国的文化,反过来又重作用于原文化,促成逆向文化转换。”②相比外来文化,人们在感情和心理上更易于接受本土文化,因此,创作者为了赢得更多受众的认可,致力于在本土和外来之间寻求一种平衡。《Mulan》将这种平衡处理得驾轻就熟、得心应手,相当艺术化。   其实,花木兰的传奇故事是美国迪斯尼原原本本地从中国照搬到世界舞台的,故事情节基本忠于原来的面貌,为什么被迪斯尼一加工润饰就精彩纷呈了呢?即使是对这个故事耳熟能详、烂熟于心的中国观众来说,也有一种耳目一新、非常过瘾的感觉。关键就是制作者在原来故事的基础上突破了某些束缚甚至越出了雷池,使影片整体气氛更加活跃轻松,不再是中国人那种固有的含蓄又深沉的表情达意方式。《Mulan》用夸张幽默又不失原则的喜剧娱乐形式将一段原本迫不得已的悲壮凄苦的从军记改写成一个巾帼英雄为实现自我价值而展露智慧与勇敢的浪漫传奇。在世界范围内,人们更喜欢看花木兰在木须龙与幸运蟋蟀的帮助下充满奇遇和艳遇的旅程,结果是一个关键的小人物挽救了整个国家的命运,这明显迎合了国际市场,就算再俗套再商业,只要观众在电影院中开怀大笑,过足了当英雄的瘾。这样的改编对于一部动漫作品来说,没有什么不可取的,也是值得称道的,因为,它至少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的花木兰,证明中国古老文化还是充满诱惑和魅力的。真正令国人捶胸顿足、脸面无光的是,它是美国人制作的。这不是愤激和刻薄,全球化时代就是这样子的,民族文化应该是互相交流碰撞,平等对话。   作为商业动漫,迪斯尼追求票房和商业利润的最大化。为了稳住已有的西方市场并最大限度扩张新的海外市场,它一方面必须满足长期以来在西方观众中培植起来的审美心理和期待视野;另一方面,它改编国际化题材而增加动漫产品新奇感,将主题置换为绝大多数观众都容易理解接受的普泛化主题,将影片叙事始终纳入观众所熟悉的视野之内。于是,中国木兰传说的忠孝之道就被美国推崇的个人奋斗、浪漫爱情这些所谓普世主题所取代,从而脱离了本土文化语境。   花木兰形象身上,西方文化色彩表现得分外鲜明:她的外表以美国著名华裔影星温明娜为原型,是典型的西方人眼中的东方美女标准;她的家庭有着浓厚的民主氛围,作为独生女在家人的宠爱下愉快地成长;她富有爱心和侠义之心,看到男孩欺负女孩便打抱不平;她调皮捣蛋我行我素,不愿压抑本性去遵守“三从四德”,在手臂上作弊以应付媒婆;她当着钦差大臣和邻里乡亲的面,公然反对身有残疾的父亲征召出战;她在饭桌上砸碗表示愤慨,试图阻止父亲打消出征的念头;她在军中暗恋上了帅哥将军李翔;她拥抱了高高在上的中国皇帝……这些都充分反映出不同于中国传统文化观念的西方个人主义、人本主义思想,宣扬人的个性解放和自由平等权利,并主张冲破封建势力和宗教神学对人的束缚和禁锢。《Mulan》对原作很多情节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它模糊了原作的时代背景,原作里透露木兰还有大姊、小弟,而动漫改编成木兰是家中惟一的女儿,还把木兰的宠物狗取名为“小弟”(LittleBrother,中文版正式翻译为“小白”)。原作中,花木兰是在辞官回乡之后主动出示女子身份的,但是迪斯尼手中变成了先是木兰出浴险被识破,随后在战役中负伤而被医生检查揭秘,终于败露女性身份。迪斯尼有意缩短了花木兰从军时间,而且安排在从军期间就被揭露了性别秘密。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木兰被弃后而发现匈奴的残余部队,并营救了皇帝、拯救了国家,这些情节与原作相比更符合叙事逻辑和生活情理。这样,全世界的人们也便于理解和接受了。《Mulan》动漫还加入了动听优美的音乐,由克莉丝汀•阿奎莱拉(AguileraChristina)倾情演唱的那首主题曲《reflection》(中文译为《倒影》)堪称经典,尤其是花家祖灵们随着爵士乐跳起了摇滚,无不打上了西方文化元素的标签。这种对现代时尚的流行元素的大胆吸收借用,既有利于满足受众的审美趣味,同时又能和剧情完美结合,自然也代表了美国迪斯尼的一贯风格。总体来说,《Mulan》杂糅中西,中为洋用,成功地将中国本土化的古老民间传说转化为西式国际化的现代大众文化快餐,调和了各个种族和各种人群的口味而得以风靡全球。#p#分页标题#e#   二、审美化与现代化   《Mulan》将现代电脑动漫技术运用到了出神入化、无以复加的地步。迪斯尼在挖掘水墨动漫这种形式上下了相当大的功夫。巍巍雪山,万箭齐发;茫茫雪海,战马奔腾;漫天飞雪,席卷而来呼啸而去……精湛的动漫技术让水墨人物在水墨山水之间流畅的运动,水墨人物和水墨山水赋予了画面以灵动的气息和浩瀚的气势。这就是技术的魅力,更是水墨画的魅力。特别是雪山鏖战的那一幕场景最为传神:画面上成千上万的匈奴骑兵汹涌而来,而花木兰毫不畏惧,反而携着火炮迎敌而上,在危急时分炮击山顶而导致雪崩,于是在转瞬之间将单于的千军万马掩埋得一干二净。三维技术营造的恢弘场面酣畅淋漓,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和感染力,令人目眩神迷,惊心动魄。迪斯尼为了突出《Mulan》的艺术效果,积极致力于动漫技术的开发创新,如用1年半的时间开发了一套“阿提拉”(ATILLA)的电脑软件,制作出雪山上瞬间冒出几千名匈奴骑兵的壮阔场面;开发了一套“王朝”(DNASTY)的电脑软件,制作了上万名中国人聚集在皇宫前面的浩大场景。迪斯尼这种对现代化动漫技术的执著追求精神,是难能可贵的,令人感佩的,更是值得中国动漫人好好学习的。   现代化的技术终究还是为了审美化的情感艺术内容服务。原作中的木兰女扮男装、功成名就,被塑造成“充满阳刚之气”的巾帼英雄形象,实际上是封建时代的中国女性受制于男权社会,渴求消除性别歧视以获得男女平等权利的心理欲望的折射和外化,这在中国文化史上尤其是女性文化史上无疑具有正面价值和积极意义。但不能不看到,女扮男装的木兰有其命定的无奈和悲哀,在封建意识形态和传统社会结构中,当女性为争取自身平等权益以谋求人生价值的实现,而不得不伪装成男性并认同男权社会规范时,这对女性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宿命般的悲剧。木兰作为一个“高、大、全”的中性化甚至雄性化的英雄符号,她的品行可以从理智上唤起人们的崇拜和礼赞,但是在情感上始终与普通人相去甚远而难以接近。加上民间的造神运动将之神化了,当成高高在上的神灵加以祭祀膜拜,花木兰在中国是英雄气有余而女儿性不足,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缺乏人情味的、高不可攀的“木兰娘娘”。因此原作中除了家庭亲情,根本没有木兰的儿女私情可言,完全消弭了她的“性别特质”。   然而,迪斯尼煽情的艺术不着痕迹而让人感怀。它以现代西方社会的审美视角,并非对原作的文化精神照单全收,而是融入了西式的理解和思考,将木兰塑造成一个有血有肉的、情感丰富的、活泼可爱的、有个性的现代女郎。《Mulan》围绕木兰的女儿身份大做文章,制造许多笑料来增强影片的趣味性和观赏性,竟无意中把中国神坛高高在上的木兰娘娘通过世俗演绎带回了人间,还原并强化了木兰姑娘作为活生生的人的本性和生活气息———她敢于反叛传统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而自主追求到了自己理想中的爱情。除了凭空添了很多爱情戏份,《Mulan》片中也不忘刻画亲情。有个场面相信感动了无数人:当木兰把象征荣誉的单于宝剑和皇帝的佩玉交给她的父亲花弧时,说道:这些都是让花家光宗耀祖的!花弧却把礼物丢掉,拥抱木兰:“花家最大的荣耀就是有你这样一个女儿。我可真想你啊。”①看到此处,多愁善感的人们估计已经心底发颤、泪眼婆娑了。迪斯尼尊重故事原型而基本定位不变,只不过加入了一些平民化视角中的人文关怀和审美情感,运用充满人情味的人性化观照手法,便使全球观众都觉得亲切无间,更易于接受认同,就连中国人也不得不叹服其眼光独到、技艺高超。就这样,迪斯尼以多元文化认同的文化审美为基点重新构建了现代价值观和审美情趣,使木兰变得更为真实,与现代生活也贴得更近。身着中国古装的现代侠女木兰姑娘在美国迪斯尼的精心包装下,打造成了驰誉全球的国际知名人物,这的确是跨文化传播中饶有兴味并值得所有中国人深思的现象。   三、人文化与产业化   迪斯尼公司重视激励创意活动、倡导技术创新、整合销售渠道、重视版权保护,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整成熟的产业化运作模式,它在开发上只有一次大的成本投入,即动漫作品的生产,这是运营的主轴。它一次投入多次产出,用一个品牌开拓多个市场,通过精彩的动漫影视作品向全球营销,赢取票房与音像制品市场,再把动漫衍生产品推向世界,构成了电视台播映、影院放映、影像出版、迪斯尼乐园以及各类衍生产品特许经营的模式。《Mulan》显示了迪斯尼强烈的市场意识和商业头脑。选材就很讨巧,让西方观众觉得好奇新鲜,让亚洲观众觉得很熟悉亲切。   该片花木兰、李翔的人物造型和色彩调配,都邀请华裔动漫师参与设计。木兰从军前与父告别,原设计为西方式的“吻别”,后来特别改成木兰留下自己的头花,独自离家出走,就是刻意为之,符合中式意境。除了选用美籍华裔女星温明娜为英文版花木兰配音外,还针对中国内地、香港、台湾不同的观众,分别排出三组强大的明星阵容为中文版配音。三地炙手可热的女明星许晴、陈慧琳、李玟分别担纲内地、香港、台湾版木兰配音。迪斯尼副总裁汤姆亲自出马,到中国籍国际巨星成龙拍摄的《尖峰时刻》片场邀请他为3个中文版男主角李翔配音。活泼顽皮的木须龙,英文版由搞笑明星艾迪•墨菲演绎,内地版则是光头喜剧笑星陈佩斯配音。精细的商业包装、成功的市场战略,使得《Mulan》公映后轰动世界,取得票房佳绩。迪斯尼在前期宣传上做足了工夫,如《Mulan》于1999年4月在中国登陆上映前,迪斯尼像往常一样发起了大规模的广告宣传攻势,在北京、上海等各大主要城市,迪斯尼与麦当劳联手花费了一大笔钱在报纸、广播、橱窗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狂轰滥炸。在美国,观众看完《Mulan》走出电影院时,每人会得到一袋木兰纪念品。美国加州、日本东京和法国巴黎等地的迪斯尼乐园开展了全方位的宣传推销活动。迪斯尼推出的木兰商品中,除了有针对儿童市场设计的新奇文具、运动衫和玩具等,也有为成人准备的精致礼品。木兰迷纷纷抢购迪斯尼公司推出的第一批纪念品,并在电脑网络上建立了上百个木兰网页。在香港,粤语版花木兰配音演员陈慧琳演唱的花木兰主题歌的唱片,一经出版就成为抢手货。在东南亚国家,以木兰命名的品牌像笔记本、连环画、食品、饮料等,琳琅满目。各国经销商们趁这股木兰热大赚了一笔。#p#分页标题#e#   迪斯尼极其敏锐地抓住了原作中木兰形象的传奇性和可塑性的特点,成功地将一个中国古代孝女的故事进行了西化改造,通过产业化运作使之风靡全球,从而取得重大经济效益,与此同时,注入了美国人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的《Mulan》,具有浓浓的美国文化气息,于是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文化效应。无论《Mulan》在制作中在形式和内容方面采用了多少中国元素,它的精神内核是美国的———个人主义精神和女权主义思想。该片导演托尼•班克罗夫特坦言:“我们清楚,我们不会把它拍成一部中国片子,因为我们不是中国人,我们有不同的感性和不同的叙事风格。”①这种感性和叙事风格的内在逻辑是以由西方受众的消费习惯和审美期待所决定的票房价值为前提、以美国文化价值体系为依据的。   先看女权主义,这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内核。女权主义认为,天赋人权、男女平等,女性应该依靠自身自强不息的自我奋斗实现个性解放与全面发展。《Mulan》中的木兰形象便是美国宣扬女权主义的一面旗帜。从军前的木兰受到男权社会压制,她的职责和使命就是要靠嫁个好婆家、生儿育女,而相亲碰壁的她对自我价值产生了怀疑。恰逢代父从军以实现自我的机会来临,她便大胆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将自己彻底伪装成男性,征战沙场,冲锋陷阵,立下大功,从而用个人实际行动宣告“谁说女子不如男”!可见,《Mulan》蕴涵着丰富的女性独立自强的精神气质和强烈的男女互补互助的平权意识。   再看个人英雄主义,这是美国影视剧作包括动漫所惯用的“秘密武器”。美国素有个人英雄主义情结,强调自我意识,追求独立自由,崇尚个人式的奋斗所带来的成功。《Mulan》就是美国个人英雄主义的真实写照。木兰凭借自己卓绝的毅力和韧性在军训中赢得尊重,靠个人智慧和机敏制造雪崩而克敌制胜、搭救了心上人,并在被弃遣返途中奋力打败单于、营救了皇帝、拯救了国家,一举成为孤胆英雄。她在创造一系列奇迹的同时,逐渐发现了自我,也收获了爱情。木兰因受伤而被揭发出女性身份后坦承:“也许并不是为了爹爹,也许是为了我自己”,将女权主义和个人主义的观点推向了极致。这种思想在她内心独白式的歌唱《真情的自我》②中同样表露无遗。   四、《Mulan》的启示   全球化语境下,中国民间文学因其集体性特点,是没有著作版权保护的,外国动漫早就对中国民间文学资源觊觎已久并付诸行动,木兰传说和《白蛇传》就是明证。“美国商业动画拍了《花木兰》,又投资了《功夫熊猫》。日本也要设计‘关羽’动漫,斯皮尔伯格要拍《西游记》……越来越多的中国历史人物、神话人物成为外国动漫的主角。”③中国动漫应该好好警醒,振作精神奋起直追了,可千万别又成了鲁迅笔下的阿Q。   借此,笔者强烈呼吁中国所有的动漫工作者们包括编剧、导演和动漫师等等好好看看《Mu-lan》这部动漫,不是因为它的故事多么精彩,而是它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在细节中的生动传神的精妙展示,以及它对西方意识形态和美式文化内核不着痕迹地植入渗透!再说了,张艺谋为什么深得人心,拥有国际性声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坚持拍摄中国最底色的深层次的灵魂的东西,深刻而隽永。   《Mulan》对中国动漫最大的启示意义在于:真正认识到民族化是国产动漫立身的根本,中国民间文学资源是国产动漫民族化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文化资源和智力宝库。国产动漫应该积极整合创新民间文学资源,以现代化的本土化为根基,以审美化的人文化为旨归,以国际化的产业化为方向,将民族特色与全球视野兼顾、情感艺术与科技理性融合、经济利益与文化效应并重,最终实现真正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化,从而以新的“中国学派”或曰“中华学派”屹立于世界动漫艺术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