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动画片造型形象借鉴传统民族艺术

2013-05-01 15:30:58 来源:写作指导

卡通艺术是近百年才繁荣兴起的艺术门类,进入我国就更晚。但中国的艺术工匠自古就不缺卡通装饰的灵感,创作出大量流传后世的童趣十足、古拙可爱的艺术作品,如开头提到的“愤怒的小鸟”———商“鸮卣”。我们不禁会惊诧于祖先们的超前意识,这种张扬出天真浪漫的随意性,看似并不经意的表现,才使远古艺术形象充满了趣味,给人一种富有深厚人情味的卡通美感。

动画片造型形象对传统民族艺术的借鉴和运用

每一部成功的动画片中,形象造型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个形象突出、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是必不可缺的,所以形象造型的独特性也就成为动画片的最大特点之一。所以对角色的设计和把握还是要根植于我们的本土文化,充分挖掘传统文化中极具民族性的元素与符号,广泛吸收诸如民间木刻、剪纸、皮影、古代绘画、雕塑等传统民族艺术的造型样式,融入现在时尚卡通元素,才能创造出具有民族特点的卡通动画角色。在我国的艺术宝库中从远古走来的民间艺术是一朵奇葩,如年画、剪纸、布老虎、风筝、玩偶等都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它们的艺术样式自然、质朴、率直、响亮。在形象的处理上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造型往往浪漫稚拙、夸张怪诞、浑厚质朴,气韵生动,非常适合动画的造型处理,有的甚至可以直接拿来就用。中国人自古就有趋吉避凶的吉祥意识,总是希望物体美好化、吉祥化、趣味化,把它们毒恶丑的一面大胆地剔除,去恶留善,之后它就会蜕变成非常有趣的艺术形象。如民间常说的五毒:蛇、蟾蜍、蜈蚣、壁虎、蝎子,人们把它夸张卡通化的同时也增加了它的神秘化,体现古人天真、质朴、浪漫的童趣,有的把艺术形象甚至夸张装饰到了极致。

1979 年拍摄的动画片《阿凡提》,为了极好地配合故事主题,使主人公阿凡提更为幽默夸张,创作者很睿智地吸取了民间木偶的艺术形式,使一个只能停留在书面或传诵在口头上的人物猛然间有了具体形象。艺术家通过卡通化的夸张,把阿凡提描绘成一个骑着毛驴、四处流浪、不修边幅但很潇洒的智者,幽默、机智外加点狡黠。作者以木偶艺术为基础,同时又借鉴了唐三彩里面俑的造型以及维吾尔民族装饰画的一些特点。这部动画片正是从如此肥沃的民间艺术土壤中汲取了养料,才能使阿凡提活灵活现地站在大家面前,把少数民族风情娓娓展现出来。作为木偶动画的经典之作,阿凡提已经被收入了“世界民间艺术形象”之列。《半夜鸡叫》《崂山道士》等动画片也是利用稚拙可爱的木偶形式把神话故事演绎得活灵活现。还有以传统剪纸为基础制作的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猴子捞月》《葫芦兄弟》,同时吸收了纸偶和年画等民间艺术造型营养创作的《除夕的故事》《孤独的小猪》《渔童》《人参娃娃》,将剪纸和水彩画艺术巧妙结合的《济公斗蟋蟀》等一大批动画片。此外特别一提的就是我们的民间传统皮影戏艺术,好多动画片都是直接从皮影的造型与动作技巧中脱胎来的。皮影戏本身就可以说是我国的民间动画片,它采取影幕的表现形式,运用抽象与写实相结合的手法,对人物及场面景物进行了大胆的平面化、装饰化、戏曲化的综合艺术处理。其脸谱与服饰造型形象生动,夸张而幽默,既质朴粗犷,又不失细腻浪漫,再加上工匠流畅的雕功,艳丽的着色,呈现出通体透剔、四肢灵活的工艺制作效果,使人赏心悦目。像皮影动画《张飞审瓜》场景虽简洁,细节却很丰富。这里列举的影片都富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有着强烈的独创性,为传统民间艺术在现代卡通动漫上运用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从中国古代艺术大河中流淌过来还有绘画、雕塑、青铜器、玉器等众多的艺术门类,其中的艺术形象供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如开头提到过的“愤怒的小鸟”和商“鸮卣”。再有造型怪异近于荒诞的四川广汉三星堆面具,纵目阔耳,介于人与神之间的种种意象结构,活似神话传说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还有八大山人笔下白眼孤独、充满倔强之气的鱼禽,宋徽宗画的富丽堂皇的玉鸟锦鸡,以及历史上各朝代遗留下来的大量形象鲜明各异、活灵活现的玉器……经过近几十年我国动漫艺术家的努力,古代传统造型艺术所折射出来的卡通韵味在现代卡通动漫创作中已有所体现,其中还不乏优秀的经典作品。

20世纪 60 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将传统的中国水墨画引入到动画制作中,并成功摄制出的中国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这部作品可称得动画制作上的创举,画面给人的感觉就像水墨在宣纸上自然渲染、流动,浑然天成,每个场景就是一幅出色的水墨画,虚实相生的意境和轻灵优雅的场景让大家耳目一新。其中的小动物造型取自国画大家齐白石的笔下,动作和表情灵动优美,柔和的笔调充满诗意,配以泼墨山水的旖旎背景,意境深远。法国的《世界报》当时曾这样评论道:“中国水墨动画柔和的景色、细致的笔调,以及表示忧虑、犹豫和快乐的动作,使这部影片产生了魅力和诗意。”《鹬蚌相争》《山水情》和《牧笛》等也都把中国传统水墨的样式在动画片中发挥到了极致。再如 80 年代根据敦煌壁画创作的另一部经典动画片《九色鹿》,采用了中国古代佛教壁画风格,色彩浓重艳丽,使得敦煌壁画在现代影视动画上重新演绎,将其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好的动画片必定要有好的、有特色的角色,经典的卡通形象都是每个时代孩子们的成长记忆。中国动画在建国后也曾有过辉煌,这些被称为经典的动画片,都大量融入了剪纸、水墨、玩偶、壁画等民族艺术的元素,很好地吸纳了本土文化,它们尽情地展示着中国文化的魅力,让世界为之惊叹,为我们儿时的记忆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同时也承载着一个时代的文化潮流。几千年来的文明发展形成了我国古代门类繁多、异彩纷呈的造型艺术形式,众多的少数民族艺术也是灿若星辰。徜徉在这浩瀚的艺海之中肯定会为我国古代造型所折服,同时也为现在动漫的设计制作提供依据。

中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造成动画角色形象及个性的不同,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卡通”一词虽源于欧洲,形成一种完整的艺术形式也在欧洲,但作为一种有意味的艺术形式在世界上几个文明古国遗存的艺术珍品中都有所体现,并且味道还很浓。大胆夸张与装饰的艺术特点,让卡通形象的可爱与生活的快乐流传千载。好的艺术是千古共同的,是无民族和无国界的。瑞士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医师荣格曾说过:“一些原型情境的发生,我们会突然感到一种不寻常的轻松感,仿佛被一种沉大的力量运载或超度。在这一瞬间,我们不再是个人,而是整个族类,全人类的声音一齐在我们心中回响。”在艺术作品的创作中更是如此。现在西方的动漫艺术家借鉴我国古代造型艺术中的卡通元素,成功创作出《花木兰》《功夫熊猫》等一批动画片,在内地颇受欢迎。历史悠久的中国艺术,造型生动活泼、逼真传神的形象比比皆是。我国的卡通形象体现着传统文化的观念意识,天真、含蓄;西方的卡通形象则比较现代,滑稽、张扬。在迪斯尼拍摄的《花木兰》中,美国人把花木兰的形象设计为细长凤眼的女孩(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脸),行为举止也同样设计成充满了美国式叛逆精神,虽然还保留着中国基本传奇的故事情节,但又被赋予了美国式文化的含义。#p#分页标题#e#

这可以说文化在跨国界、民族传播中出现的差异,不同的文化背景将赋予动画角色不同的性格、外貌和精神特色,从而也造就了动画形象的独特的看点。这给我们带来了自豪感,也带来了危机感。当“很中国的”国外动画作品涌入中国市场的时候,还需冷静地对待它。“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认真分析别人是如何借鉴吸收的,毕竟我们对深厚的传统历史文化的把握和理解是谁也无可比拟的,是天生的,是深入骨髓的。

本文作者:谢秋莎 单位:河南大学民生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