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插花花艺成立专业机构探讨

2013-05-01 11:20:52 来源:写作指导

中国是东方插花艺术的起源国,它不仅有近3000年的悠久历史,曾有一对日本花艺师夫妇为了学习中国古典插花名著《瓶史》中的插花理论与技巧,专程来北京进行他们的“寻根”之旅。被誉为世界“架构之父”的德国著名花艺大师葛雷欧,也曾多次来中国各地传授西式花艺,他非常喜欢中国文化,每次来华都希望能看到更多具有中国特色的插花作品。意大利著名花艺大师丹尼尔也希望中国年轻的花艺师们多创造一些独具本土特色的作品。

这些世界级的大师们如此喜爱中国的文化,喜欢中国传统插花,作为国人尤其是业内人士,有何理由不学习不传承自己的文化艺术。增强文化自觉和自信,应当成为我国花卉业界特别是插花花艺界的当务之急。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关心下,中国传统插花已于2008年6月14日进入部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更证明了它的史学价值与文化艺术价值。深入挖掘与积极传承中国传统插花艺术,创新中国现代插花花艺是必然之势,这对弘扬传统文化,特别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花文化,提高国民精神文明,促进社会和谐,都能产生积极作用。让极具公益性又兼经营性的中国传统插花艺术作品最终走进千家万户,让寄情花木之风代代相传,这正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最终目标。

有学者称“教育系统是维护文化传承与创新的主干”,“教育的本质功能是留存传统、创造文化的基地”。当前我国插花花艺界的现状,也证实了这一点,其关键是由于我国至今没有插花花艺的教育体统来维护传承优秀中华花文化与传统插花,没有一所正规的高层次的专业培训机构,更没有像京剧、昆曲、古琴等国粹一样进入正规的学校与课堂,而是任其在社会上散兵游勇,各唱各的调、自生自灭,在较低层面上摸索生存与前行。因此,也就难以有目的、有系统地培养出高素质、高层次的专业人才,致使我国现有插花花艺行业与日本、韩国以及西方诸国在发展上存在相当大的差距,特别是在插花花艺教育方面,差距更大。早在上个世纪,美国、日本就成立了美国芝加哥花艺学院、日本帝国花道院、日本池坊短期大学等全国性的插花专业学院,并已成为世界各国花艺师们获取行业资质的认证机构。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荷兰、法国、韩国、美国都有各自的公办与民营的插花教育体系,如荷兰农业大学内设有斯特尔花艺学院,培养学士、硕士、博士等各层次专业人才;德国慕尼黑大学设有古伦堡花艺学院,该学院已有200多年历史;德国还有著名的德雷斯敦花艺学院,该学院的沃利花艺博士曾在我国执教。此外,美国的波士顿大学和法国的米兰大学内也都设有插花花艺学专业院系。如此高层次的教育体系,不仅大大促进了西方各国以及日本、韩国的插花花艺事业的发展繁荣,推动了花卉业的兴旺发达,同时弘扬、传播了他们的本土文化,增加了他们在世界范围内的软实力和话语权。比如在表述插花这个单词时,西方世界全都统一使用日本的专有名词“生花/IKEBANA”,而无人注意到日本插花其实源于中国。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我国目前没有一家系统教授插花花艺的专门教育机构,致使境外教育机构在我国大量开设分支机构,将他们的审美观、文化观和价值观连同他们的插花艺术一同传入我国,再通过接受这种教育的中国插花花艺界人士进行更为广泛和彻底的普及。如果任由这些境外教育机构在教授花艺艺术的同时传播他们的价值观的话,在可以预见的二三十年内,中国传统插花艺术将只能成为历史名词,中国传统插花所承载的民族审美观、文化观和价值观也将不复存在。

有鉴于此,无论从艺术、历史、文化上,还是从市场、学术、软实力乃至文化主权上考虑,作为东方插花艺术起源国的我国,都应尽快在政府的指导和扶持下、民间企业的资助下,尽快以中国插花花艺协会为核心力量建立中国插花花艺学院,将悠久的插花历史、丰富的文化内涵以及独具中华特色的传统插花艺术传承下去。为此,中国插花花艺协会强烈呼吁与期盼成立中国自己的插花花艺专业教育机构,让富有中华特色的插花艺术进入大众生活,提升国民素养,为建设我们的文化强国与和谐社会添砖加瓦。

本文作者:王莲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