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扑性重构江南传统园林空间思考

2022-09-21 16:45:35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中国传统园林空间在超高层建筑中的迭代性转义,通过苏州中南中心项目诠释思考如何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来设计出真正革新超高层设计类型学的方法,是一种突破传统超高层设计手法桎梏的全新思路,是传承西方超高层设计技术手段和东方建筑哲学思考的综合性尝试。

关键词:90度新姑苏繁华;超高层建筑的中国性;迭代性转义

1超高层发展的过去及现状——高度盛宴

纵观历史与当下,建筑与高耸构筑物从来都是诠释人类文明进步的核心参照物之一,从方尖碑到埃及金字塔,从埃菲尔铁塔到迪拜塔,这些人工巨构成为塑造当下城市文化形象的主要载体之一,成为城市的精神图腾。纵观城市发展史,高度永远是制造话题性的关键因素,而经济驱动是高层建筑物得以实现的物质基础,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世界各大城市之间在各个领域的竞争愈加白热化,尤其是新兴城市为了能够在世界发展洪流中占据一席之地,来弥补城市本身历史沉淀的欠缺和文化独特性的缺失,大兴土木地兴建超高层建筑和造型独特的文化建筑成为这些城市实现发展野心和争抢世界性话语权的主要手段,在这个时间段里,高度无疑是衡量城市发展雄心的决定性因素。从1854年纽约水晶宫世界博览会展示的利用升降机来垂直运输人和货物以来,电梯技术迅猛发展[1],再加上钢筋混凝土材料和施工工艺的日益成熟,以及“二战”后其大规模在城市建设中的应用,为超高层建筑的广泛普及奠定了技术基础,美国广泛兴起的现代高层建筑对其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1883年芝加哥建成了世界第一栋砖石钢框架结构的高11层的保险公司大楼,成为现代建筑史上第一栋真正意义上的高层建筑,随后1931年在纽约建成的帝国大厦有102层,高381米,高度不断被刷新,尤其是“二战”后在世界范围内开始了高层建筑的繁荣时期。2010年1月4日晚,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揭开了被称为“世界第一高楼”的“迪拜塔”的帷幕,并将其更名为“哈利法塔”,高度达到了828米,楼层总数162层[2],在埃及的胡夫金字塔雄霸世界最高建筑近4000年的时间后,这一世界第一高的头衔属于了哈利法塔,高度塑造了城市的精神图腾,这是一场高度盛宴。

2未来的超高层,不止于高

纵观近几年的城市发展和超高层建筑设计革新,高层建筑单纯的高度竞赛已经使得普罗大众感觉疲劳,人们不再单纯惊叹于高度,更加关注城市本身的特色和性格,关注这座建筑是否传承和发扬了所在城市本身的人文底蕴和文化内涵,这和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自我意识觉醒息息相关。而超高层建筑本身的建筑空间特点使得建筑形态类型学单一,普遍的超高层建筑为了达到高度需求,结构上均采用巨柱核心筒体系或筒中筒体系,这样的建筑空间结构体系使得超高层建筑的设计类型学范畴的形态和空间特质趋同。我们通过分析已建成的超高层建筑的标准层平面可以看出,作为布置垂直交通和各类设备机房的核心筒一般居中布置,建筑由下至上,结合功能和竖向垂直功能分区逐级退缩,与塑造建筑造型的外玻璃幕墙形成“回”字形功能使用空间,而体现超高层形态特色和视觉形态的载体就是的玻璃幕墙。为了最大化结构的合理性,超高层建筑的平面均采用中心几何对称的方式,便于结构和核心筒共同组成各个方向均匀受力的体系。一般基本形态主流是正方形,正方形角部退台、正方形角度倒圆角、等边三角形及倒角内凹变体,但是无论何种类型的平面体系,其空间构成逻辑是趋同的,使得使用者在建筑内部的空间体验也是趋同的。超高层建筑平面类型学的限制也使其在立面上更趋于同质化,建筑师只能对塔冠区域功能和结构限制相对较小的区域进行视觉化设计,用符号化的语言来呼应一下超高层的设计理念和对当地文化的片段化思考,虽然这一方式使得普罗大众更容易理解和接受,但是作为能够推动建筑文化发展的建筑师来说,不应该简单地止步于此,今天落成的建筑将会成为未来城市的文化沉淀,而这种文化沉淀的厚重与否取决于设计者的专业追求和文化传承使命感,超高层建筑不应该止步于满足建构技术本身的进步所带来的工程品质细节追求和结构高度的诉求,更应该从城市文脉和城市文化载体的宏观视角来审视这一工作的历史使命感,工匠精神的载体体现在微观细节和宏观设计策略上。

3中国超高层建筑如何突破桎梏,迈出中国超高层领域创新的步伐

作为世界建筑史上独特的东方建筑类型学分支,中国的传统园林建筑在建筑历史的舞台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传承东方审美和生活哲学的集大成者,苏州园林的独特性和文化性无疑是值得我们继续传承和发扬的,我们需要挖掘其真正的精神内核进行现代化的转义和诠释,才是真正属于我们新一代建筑师要去探索和实践的事情,简单地抽离其表象的设计语言已经不能够更好地推动代表中国文化哲学理念的新一代中国建筑的发展。如何诠释超高层建筑的中国性,设计具有中国文化内核的建筑空间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老舍曾说过:“中国建筑的美,美在于建筑起承转合之锚点。

4中国传统园林空间在超高层建筑中的迭代性转义——苏州中南中心超高层人居典范的新尝试

苏州中南中心项目位于金鸡湖畔,总建筑面积约50.8万平方米,主要功能业态以高端公寓住宅为主,还包括五星级酒店、甲级办公、云端观光层等功能,将成为世界最高的以高端公寓住宅为主要功能的高塔,独特的基地位置使得住户可以鸟瞰两湖一江的碧波荡漾、苏州老城的绝美园林以及苏州工业园区的都市繁华。苏州中南中心将成为连接这个城市过去和未来。

4.1场地设计——重构城市空间

项目基地位于苏州湖西CBD核心区,连接苏州老城与湖东CBD,位于新区规划苑环景观带上。由于基地周边高密度的城市开发,建筑周边缺乏宜人尺度的公共空间,在宏观规划上提出了取消裙房塔楼直接落地的设计策略,最大化邻近建筑的间距,打造滨湖通畅的视线走廊以及到达体验。并将现代苏州园林景观空间引入场地,延续总体规划绿带,最大化的将公共空间还给周边市民,还给城市。

4.2营造垂直的苏州园林体验——90度新姑苏繁华

本项目的核心设计灵感来自对清代宫廷画家徐扬的传世作品《姑苏繁华图》(题跋中称其为《盛之间有‘空儿’,在这些‘空儿’里有树有鸟,每个建筑倒不需要显示自己。”无论是代表北方特色建筑的四合院还是江南风韵的苏州园林,这些传统建筑类型学的核心共同点就是庭院。这些“空”的地方,建筑围绕这些“空”水平展开,这些“空”是承载自然的地方,阳光、空气、水、假山、植物,天人合一的建筑生活理念在这里被诠释得淋漓尽致。而这种专属于中国东方的建筑空间关系才是属于以苏州园林建筑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建筑的精神内核,而这种精神内核如何与超高层建筑巧妙地结合是我们需要去努力探索和实践的,尤其是在这种具有历史文化沉淀的城市去设计地标性建筑时。苏州中南中心499.15米超高层就是这种尝试的一小步,是一种突破传统超高层设计手法桎梏的尝试,它是一次传承西方超高层设计技术手段和东方建筑哲学思考的综合性尝试,在符合现有超高层技术水平和具体建筑功能需求的前提下,在不增加超额经济投入的范围内,在实际建设的项目中努力迈出步了一小步。4中国传统园林空间在超高层建筑中的迭代性转义——苏州中南中心超高层人居典范的新尝试苏州中南中心项目位于金鸡湖畔,总建筑面积约50.8万平方米,主要功能业态以高端公寓住宅为主,还包括五星级酒店、甲级办公、云端观光层等功能,将成为世界最高的以高端公寓住宅为主要功能的高塔,独特的基地位置使得住户可以鸟瞰两湖一江的碧波荡漾、苏州老城的绝美园林以及苏州工业园区的都市繁华。苏州中南中心将成为连接这个城市过去和未来022世滋生图》)[3]的90度折叠。该作品全长十二米有余,描绘古城苏州的繁华景象,“自灵岩山起,由木渎镇东行,过横山,渡石湖,历上方山,介狮和两山之间,入姑苏郡城,自葑、盘、胥三门出阊门外,转山塘桥,至虎丘山止”[4]。姑苏连绵数十里内的园林山色、水乡山野、村镇城池、风俗文化跃然纸上。设计通过对该传世作品的抽象转义,抽离出画中十个风格迥异的江南园林,并将其垂直叠加构筑出属于现代的全新作品《90度新姑苏繁华》,并将这一理念与中南中心塔楼垂直分区整合为全新的建筑类型,在塔楼中拓扑性重构江南传统园林空间。中南中心塔楼高近500米,由十个分区(每个分区9~10层)及塔冠观光区域组成。设计创造性地采用中空的核心筒布局,将核心筒中心“留白”,进而释放出独特的“空儿”,这些空间成为每个分区共享的公共空间,成为该分区使用者共享的活动交流平台,它就是抽象了的苏州园林的“园”。通过置入园林景观绿植及建筑小品、艺术装置、4D全息数码媒体技术等设计元素,营造出七个风格迥异的空中垂直园林空间,垂直再现当代《90度姑苏繁华图》里的盛世景象,人们在这里偶遇、会面、发现,体验自然的生态环境以及特色的餐饮、运动、休闲文化设施,通过与灯光顾问合作,利用光导纤维系统,将室外的自然光引入到空中中庭,实现真正自然的空间体验,咫尺空间乾坤尽显,同时将代表未来趋势的数字体验设计引入空中园林,运用全息3D投影技术等领先的技术与创新性数字化内容,打造出无与伦比的空中未来互动体验。

4.3设计,由内至外——外态极简,内藏乾坤

设计遵循,大象无形、大巧若拙、大繁至简的东方审美哲学,犹如园林的院墙语言,塔楼造型追求极简,同时遵循内部功能需求,对于超高层公寓建筑,景观是其功能需求极为重要的因素。为最大化中南中心公寓的景观面,设计通过对平面四角进行折角切割,形成多转折平面,极大地增加公寓的观景面,由此形成的空间切角,呈现灵动变化的建筑造型的同时,有效地降低约20%的风荷载,从而节省约20%的结构造价。转角收分随着高度的上升而逐渐增加,最终形成塔冠的“桂花”造型,赋予项目“蟾宫折桂”的美好寓意。

4.4蟾宫折桂云厅观

光顶部塔冠作为《90度姑苏繁华》的最后一个“园”,设计打造16米高的双层挑高观景空间及室外露台,并赋予其“君顶金桂”的设计理念,这个“园”通过利用苏州市花——桂花诠释城市文化寄托,传承江南园林花窗传统工匠形制,并运用参数化分型理论生成代表未来数理逻辑的塔冠空间形态。分型理论形态是万物生长的基本原理,创造出世界的千变万化和气象万千,所谓一花一世界是指其蕴含万物生成逻辑,以分型理论公式作为承载,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5],喻万象之始,万物本源,同时塔冠形态留“空儿”引入自然光线,在不同的时间段呈现出不同的光影效果,使得塔冠天花造型与阻尼器化身为更具观赏性与互动性的艺术品。在这里,天空与未来仿佛触手可及,精心打造的观光体验之“园”,将体验从空间感受升华为精神体验,诠释以自然为核心的东方设计哲学。

结语

苏州中南中心的设计对未来超高层建筑设计思路赋予了东方式思考,是传承西方超高层设计技术手段和东方建筑哲学思考的综合性尝试,在符合现有超高层技术水平和具体建筑功能需求的前提下,在不增加超额经济投入的范围内,在实际建设的项目中努力迈出一小步。通过思考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来设计出真正革新超高层设计类型学的方法,让工程技术、施工工艺、空间构筑、设计理念共同作用影响超高层的全面品质,真正革新建筑使用体验,并注入属于中国本土文化的内核。

作者:陈兰生 单位:晋思建筑设计事务所(上海)有限公司 香港大学建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