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戏表演艺术思考

2022-09-21 16:46:15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滑稽戏是一门笑的艺术,是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多年来,滑稽戏的足迹不仅踏遍了江浙沪地区,更是走向了全国各地甚至飘洋过海,向世界展示了传统戏剧的独特艺术魅力。滑稽戏如何赢得观众的认可和笑声呢?这就取决于滑稽戏的表演艺术形式。本文探讨了滑稽戏的起源、形式、表演功课,并联系自身实践的表演生涯,探寻滑稽戏表演艺术的真谛,“真情实意、轻松自如、收放得力”是滑稽戏表演艺术的关键。滑稽戏表演技能的提升离不开生活,更离不开舞台和实践。

【关键词】滑稽戏;表演艺术;表演功课;真情实意

一、滑稽戏的起源和形式

(一)滑稽戏的起源

滑稽戏貌似西方中世纪的世俗剧,文艺复兴后的闹剧,但滑稽戏是种高超的表演艺术,而非快餐文化,也不是日本自我丑化的谐星或西方马戏团中的小丑。它有一定的门槛,需要过硬的自身条件,滑稽戏演员要能学习南方各地方言和地方戏曲。好的滑稽戏演员多才多艺,浑身是戏。滑稽戏演员是把创造笑料当做自己的使命,于嬉笑怒骂之中透出人生的酸甜苦辣,在笑声里倾注耐人寻味的各种社会体验。观众把滑稽戏看成使人开心的表演艺术,行家们把滑稽戏称作文艺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早期在创作剧本时,剧作者对某些具体情节在结构上作了特殊安排,往往有一套完整的语言体系。表演手法有“因小失大”“出尔反尔”“看错人头吃错药”“张冠李戴”“自搬砖头打自脚”“正反错位”等等“套子”。到如今,滑稽戏的创作更注重人物和生活。在运用“套子”构筑情节、制造笑料时,剧作者和演员已作了许多新的探索,在滑稽戏的创新、发展中下了功夫,以符合人物性格、贴近真实生活为标准,来构筑滑稽戏的情节,深入挖掘人物的喜剧性格,引发喜剧冲突,发现喜剧要素,包括台词、语言的喜剧性,还有对舞台表演运用适度夸张的手法。用喜剧性的情节、喜剧性的人物个性、喜剧性的语言来构成滑稽戏,这是滑稽戏的三个基本要素。

(二)滑稽戏的形式及分类

滑稽戏是上海一带的汉族戏剧剧种之一。起源于苏州,现主要流行于上海及周边吴语地区。如今为了让人们对滑稽戏有更多地了解,也会加入北方的语言特色,表演形式类似北方的相声和小品;还加入对其他地方语言的模仿,如山东、广东、四川及东北方言。滑稽戏演出时无正式剧本,多采用幕表制,演员可即兴发挥。滑稽戏的剧目大致可分为五类:第一类,是根据独脚戏的“段子”发展和改编而成的,如《三毛学生意》《七十二家房客》,因其思想性深刻,艺术性完整,已成为优秀滑稽戏传统保留剧目;第二类,是从文明戏移植而来,主要有《方卿见姑娘》《包公捉拿落帽风》《济公》等;第三类,是从话剧、戏曲、电影剧本移植改编而来的,如《苏州二公差》《好好先生》《西望长安》《万无一失》《天罗地网》等;第四类,是根据外国剧本改编,如《活菩萨》创排成滑稽戏后,连续演出并满座达到1年9个月之久,创自有滑稽戏以来演出场次最多的纪录;第五类,是根据现实题材创作的新剧目,如《阿混新传》《满园春色》《路灯下的宝贝》《复兴之光》《妈妈不要哭》《顾家姆妈》《毛脚媳妇》《土裁缝与洋小姐》《多情的小和尚》《陈奂生的吃饭问题》等。

二、滑稽戏的行当及四门功课

滑稽戏里有各种行当,滑稽一行与小生、悲旦、泼旦、老生合称为“四庭柱一正梁”。其角色分行根据人物性格和表演风格划分,有长衫滑稽、马夹滑稽、潮流滑稽、呆派滑稽、冷面滑稽。最早的滑稽三大家是王无能、江笑笑、刘春山;第二代滑稽戏名家有朱翔飞、程笑亭、范哈哈、笑嘻嘻、姚慕双、周柏春、袁一灵、杨华生、文彬彬等;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各地滑稽剧团恢复重建,上海滑稽剧团的主要演员有姚慕双、周柏春带领的“双字辈”以及严顺开,上海人民滑稽剧团老一代演员杨华生、绿杨、笑嘻嘻、张樵侬相继退休,由中青年演员王汝刚、林锡彪、沈荣海、毛猛达、周庆阳、张小玲、傅子明、李九松、徐双飞等担纲挑梁;浙江杭州有龚一呆、王双柏等;江苏苏州有计玉堂、殷雨官、顾月娥、顾芗等;江苏无锡有杨天飞、丁玲玲、高仲欣、钱吟梅等;常州市滑稽剧团有杨天笑、赵宝山、丁凤英、盛洪庄、张克勤等艺术骨干。戏曲表演要精通四门技能叫做“唱、念、做、打”,滑稽戏表演也有四门功课叫做“说、学、做、唱”。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滑稽戏演员,除拥有良好的基本条件外,还必须具备扎实过硬的专业素养,精通“说、学、做、唱”四门功课。“说”和“学”是指演员需要学会各地方言,并运用到所扮演的人物形象中,演员必须掌握喜剧性语言节奏,使声音抑扬顿挫、高低起伏,需熟练运用各种滑稽的语言技巧,如“吃进吐出”“妙用谐音”“铺三抖四”等技巧,使得包袱和噱头自然流畅。“做”是指表演,滑稽戏演员的表演,具有轻松自如的特点,并能塑造精准的人物个性,表现精准的人物特征,完美贴近真实人物,演员结合运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验派”理论,在“真听、真看、真感受”中完成表演,让观众随着人物的情绪起伏时而乐、时而悲。“唱”是滑稽戏演员最难的功课,因为滑稽戏的“唱”采用九腔十八调、各种戏曲的唱腔、时调、流行歌曲等等,演员不仅要学习滑稽小调、江南小调,还需要学习各种戏曲的名家名段,京剧、评剧、黄梅戏、越剧、沪剧、高脚戏、淮剧都是其学习的内容,还要学习些许美声、民歌、外国戏,尤其还要学习流行歌曲。滑稽戏演员除掌握过硬的基本功之外,文化理论、生活知识也必不可少。文化是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对演员来说也是打开艺术宝库的钥匙。戏曲界有句老话:“要演深,通古今”,就是讲要有文化知识、历史知识才能把戏演得深透。滑稽戏演员在提升了一定的文化基础的同时,还应该学一点理论,有了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观点,有了正确的观点,才有鉴别能力。现今滑稽戏舞台上的表演,大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只注重技术,不注意塑造人物,唯“噱头”论,所谓“一噱遮百丑”;第二种是片面地追求生活的自然形态,不注重舞台艺术的完美,前者是形式主义的表演法,后者则是自然主义的表演法;第三种表演方法既要讲究人物刻画,把握真实的生活气息,又要注重滑稽戏艺术个性和舞台完美性的共同呈现。

三、滑稽戏艺术必须与时俱进

滑稽戏艺术已然经历几代人的不断努力和舞台实践,然而艺术总是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任何艺术的发展,都需要注重表达手段本身精致化和细致化的提升,需要表演艺术家们去遴选海量的手段和方法,用心去传递用别的方法很难传递的内容。一门艺术一旦成熟,就会发展出它自身独立的品格,自有其内在的要求。对每一门艺术而言,技术都是最基础也是最至关重要的,对滑稽戏表演而言,四门功课就是技,演员既要“身上有”,也要“心里有”。所谓“身上有”是指要对饰演的人物有所体会并有相应的表现手段,演员如果想要出类拔萃,那么除“身上有”要扎实,锻炼卓越过人的技艺外,还要有对不同角色准确的思考并把握角色的情感,需内外兼修才有可能成为名家、大师。这就要求滑稽戏演员必须与时俱进,时刻钻研学习,像海绵一般吸收各种艺术门类的精华来充实自身、丰富自身。滑稽戏演员需要大胆突破,勇于创新,并不断完美滑稽戏艺术。

四、滑稽戏表演艺术的真谛

(一)真情实意

滑稽戏是一门综合艺术,融合了各种戏曲曲调和各地方言。北方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而滑稽戏讲究“说、学、演、唱”,无论何者,都强调一个“真”字,主要是指真实和真情。所谓真实,是指演员在表演中塑造角色要真实,要能给予观众一种真实感;所谓真情,是指真诚的表演才能打动人心,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若要达到滑稽戏表演艺术的真情实感,演员要在日常生活中学会观察,注重各类人物情感的变化,在生活中做一个有心之人,如此在具体表演实践中塑造角色,才能自如运用技巧,让舞台上的演出达到真情实意的效果,让滑稽戏表演艺术更真、更有活力、更具魅力。如上海优秀滑稽戏作品《皇帝勿急急太监》,主要是以上海人民公园的“父母相亲会”为题材,故事内容描述的是当今社会非常普遍的现象,老人们晚年孤独但依然为儿女婚事操心。相亲会上,孩子不在,父母像是主角,戏中人物有婚托、中介,该戏滑稽好笑、笑中有泪。演员在表演时需体会父母的心境,将浪漫与噱头完美结合,才能使真情流露,让观众感同身受,使之想到自己的爱情和父母,从而产生打动人、感动人的力量。

(二)轻松自如的风韵

滑稽戏除了以“笑”为主题,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具备兼容性。滑稽戏表演艺术的形式是将各类表演形式兼收并用,形成独特的风韵,表演中时收时放、轻松自如。这种“轻松自如”并非松散、松垮,而是松而不垮、滑而不油、洒脱流畅、自然贴切。滑稽戏表演艺术中要做到轻松自如,需要演员具备丰富的表演经验并不断磨练。如经典的滑稽戏《三毛学生意》《七十二家房客》《小小得月楼》等,不仅注重滑稽戏结构的联系,更是对喜剧效果的把控有较高的艺术水准,若要达到此种艺术效果,轻松自如的表演是必要的条件之一。滑稽戏有各类形式的滑稽,如冷面滑稽、呆派滑稽、海派滑稽以及苏式滑稽等等,各类滑稽形式各具特色,轻松自如的表演才能让滑稽戏的角色塑造入木三分,使人物性格深入人心,赢得观众的喜爱和认可。

(三)收放得力的演出效果

滑稽戏讲究噱头,简单来说就是在表演中,该收时收,该放时放,收放得力,表演得恰到好处是滑稽戏表演艺术的关键之一。放噱头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注意节奏的把控,表演时与搭档默契配合,才能在表演中“抛”的得力,“出”的自然。其次,演员需要不断学习、借鉴,取长补短,增添表演艺术的亮点。如江苏省苏州市滑稽剧团的现代滑稽戏《一二三,起步走》《顾家姆妈》,以现代意识为主,聚焦人物性格和内心,挖掘人物的情感世界。演员若在表演时收放得力,不仅能演出浅层的故事情节,更能揭露人物深层次的生命意义,展现出表演艺术的高度。演员通过对生活的深入观察,对现实的真实反映,不断增强滑稽戏表演艺术的感染力,展现收放得力的表演艺术,给予观众在视觉、听觉、情感上的多重享受,让观众轻松愉快地笑、发自内心地笑以及有品位地笑,这样才能实现滑稽戏表演艺术的演出效果。

参考文献:

[1]钱程.上海滑稽三大家[M].上海教育出版社,2012.

[2]陈勤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生态场的恢复、整合和重建[J].湖南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34(02):52-56.

作者:朱琳芳 单位:无锡市滑稽剧团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