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例6篇

前言:中文期刊网精心挑选了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供你参考和学习,希望我们的参考范文能激发你的文章创作灵感,欢迎阅读。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1

关键词:林黛玉;人物性格;《红楼梦》;特点

她,头脑聪明伶俐,相貌清秀可人,才华更是突出;她,林如海的独生女,贾母的外孙女,贾宝玉的表妹;她,世界文学作品中最具有代表的女性形象。这个她是谁?她就是林黛玉。

林黛玉是小说《红楼梦》中的重要角色之一,也是小说中的女主角。林黛玉从小失去母亲,父亲又无力照顾,一直处于这种“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的状态,所以在贾母再三要求下,终于把林黛玉接到了贾府抚养,并与府中的大小姐、小少爷一同吃住、一同学习。因此,小说《红楼梦》中便有了《林黛玉进贾府》这一章节,同时也被纳入中学语文教材。本人根据多年的教学经验以及翻阅大量关于这段文章的书籍,总结了林黛玉在这一章节中表现出来的鲜明的性格特征。

一、处处细心,生怕犯错

虽然身处衣食无忧、被外祖母宠爱的环境,但林黛玉内心却总有种寄人篱下的心理,做事处处小心,所到之处多加留意,生怕犯错误,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也为她悲苦的人生奠定了基调。例如,林黛玉拜见邢夫人时,邢夫人苦留她在府吃饭,她依旧婉言谢绝了。紧接着去二舅舅家,到了以后发现只有王夫人一人,王夫人给她让座,林黛玉则没有立即坐下,而是仔细观察并小心翼翼地避开主位,坐在了椅子上。陪贾母吃饭时,也是处处谨慎,大到和王熙凤推让坐椅,小到饭后礼仪。即使在闲唠家常时,问到读书内容,也要有两种回答。以上种种细节,都可以看出林黛玉的教养及其细心之处。

二、体弱多病,常年吃药

体弱多病,常年吃药是林黛玉在《红楼梦》中最为显著的特点,也是贾母格外心疼她的重要原因。“众人见黛玉面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她有不足之处。”这段描述就出自该章节,既描述了林黛玉美若天仙的相貌,又交代了她体质极差的特点。黛玉与贾母谈自身的病情时,她说长年吃人参养荣丸,就此我们可以推断,黛玉是天生的心脾不足,气血两亏。再加上她多愁善感的性格,经常因一件小事就落泪,注定她的病情不会好转,一生与药丸为伴。

三、博览群书,知识渊博

林黛玉能够在世界文学经典人物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与她的文采是密不可分的。古代不兴女子识文断字,普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更不允许女子学习“四书五经”。林黛玉的父亲是扬州钦点的巡盐御史,母亲是清朝四大家族贾府的千金,出生于这样的一个书香门第,自然也会注重子女的文化教育。林黛玉的父亲为了给她提供优厚的成长环境,特意请了进士贾雨村做家塾教师,在这么一个充满文化气氛的环境下,林黛玉的文化底蕴自然也十分深厚。后来,因为被贾母接到贾府终止了跟贾雨村的学习。虽然林黛玉的学习时间不是很长,读的书也不过几本,但是她悟性极佳,举一反三,胜似男儿。《林黛玉进贾府》中写到贾母问林黛玉都读过哪些书,她直接告诉大家是《四书》,能够对答如流说明她的文化基底是有一定厚度的。林黛玉的谈吐言辞、举手投足,无时无刻不体现出自身的文化素养以及博学多才。

四、心态复杂,多愁善感

林黛玉虽然贵为千金小姐,父亲疼爱有加,仆人照顾周到,衣食无忧,但因为从小丧失母爱,她内心缺少一份依赖,又加上羸弱的体质,超强的自尊心,导致林黛玉的心态发生了复杂变化,最终形成多愁善感的性格和自谦的处事方式。例如,《林黛玉进贾府》中林黛玉与贾母初次见面时,贾母因心疼她忍不住落泪,她见此情形也跟着掉起了眼泪,经过多人相劝才停止哭泣。她可以因为贾宝玉的一句笑话伤心难过数日,也会由缤纷落花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处境而掉泪,就连她说的“我从会吃饭时就吃药”这样一句描述自己身体状况的话也使人感受到她的压抑和忧愁心境。

性格决定命运,林黛玉的可怜身世,体弱多病,注定了她一生孤苦无依,而她的性格里独有的叛逆和孤僻,又注定了她的寥落忧伤。即使大观园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有十分宠爱她的外祖母,可是这里没有在她落泪时给一个肩膀依靠的亲人,也没有互诉心扉的密友,有的只是那个让她伤透心的贾宝玉。于是,林黛玉从进贾府的那天起,开始了她患得患失的后半生。

参考文献:

[1]刘亚平.《林黛玉进贾府》中林黛玉形象的塑造[J].青春岁月,2014.

[2]王凌.《林黛玉进贾府》中林黛玉性格的特色分析[J].快乐阅读旬刊,2014.

[3]苏莉.从《林黛玉进贾府》浅析林黛玉的凄美形象[J].现代教育科学,2013.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2

关键词:外貌描写 写人方法 情节构思

选入湖南中等职业教育语文拓展模块第四单元的《林黛玉进贾府》是我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精彩章节。对这个章节的社会环境介绍、人物特点以及叙事写人的成功之处,很多人多有论述,且很有见地,我就不多说了,我想在此基础上对小说外貌描写的简洁、写人方法的巧妙、情节构思的精彩略作论述。

一、准确简洁的外貌描写

作者对第一次出场的人物,善于用简洁的笔墨准确描绘其形态外貌,又深刻揭示其性格特征,给人以不可磨灭的印象,使人物的基本特性在第一次露面时就深深地扎在读者的脑海中。

如迎春、探春、惜春,虽然“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装束”,可是迎春的“温柔沉默,观之可亲”,探春的“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寥寥数语,就已概括出这二人的整个性格特征。

至于其他主要人物就更是这样了。文中王熙凤的出场,描写得非常出色。作者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她的外貌:先总写她“彩镑辉煌”,“恍若神妃仙子”,而后细写她头上戴的、绾的,项上带的,裙边系的,上身穿的,下身着的及外面罩的,真是“满身珠光宝气,阔绰绝伦;遍体花团锦簇,艳丽无比”。这身穿戴,配上她那“丹凤三角眼”、“柳叶吊梢眉”的俏丽相貌,、苗条的体态,威而不露的神情,再加上丫头、婆子众星捧月似地前呼后拥,这位年轻、风流、得势、有权的主儿,就从文中活脱脱地站了出来。

贾宝玉的出场,不仅排在最后,而且事先作过一番渲染,主要是王夫人对黛玉的交底,说贾宝玉是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他的嘴里“有天没日,疯疯傻傻”。加上黛玉幼时听母亲说过,这个宝玉“顽劣异常,不喜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等等。这样,读者也就和黛玉一起,事先对贾宝玉形成了一个先入之见:“这个宝玉不知是怎样个惫懒人呢。”当作者完成了这样一番铺垫之后,送到黛玉和读者面前的宝玉却完全是另外一个青年公子的形象,尤其是宝玉接连两次亮相,由形到神的描绘,不仅使黛玉见了吃一大惊,就是读者也因前后截然不同的对照,而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此外,作者还托用后人的两首“西江月”词,从另一侧面揭示了他的性格特点,点破他以后的身世遭遇。所谓“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这是贾宝玉外形特征的表现,而“行为偏僻性乖张”、“古今不肖无双”、“于国于家无望”,却是贾宝玉内在性格的核心所在。从这里我们也可看出,作者所要写的主要人物主要是封建社会的叛臣逆子,而不是一个风月场中的情痴情种。

二、巧妙绝伦的双向交流

人们在分析《林黛玉进贾府》的艺术特色时,总会站在《红楼梦》全书的角度,高度赞赏作者通过初到贾府的林黛玉的眼睛向读者介绍贾府的环境、介绍贾府的人物这个巧妙的方法,从而大力肯定这个章节在整部《红楼梦》中的作用,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可是,我认为本节的艺术成就不仅仅限于此。就写人的方法来说,只分析通过黛玉的眼睛来介绍人物是不全面的,因为作品还通过别人的眼睛来介绍、描写了黛玉,这两个角度的结合才是此节写人方法的巧妙所在。对这种写人方法,笔者谓之双向交流写人法。因通过黛玉的眼睛写别人一点,大家已多有分析,故这里着重分析作品通过众人的眼睛来写黛玉。

双向交流写人法的运用在文中有三次:一次是读者通过黛玉的眼睛认识了贾母及在贾母处的人等之后,作者写道:“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她有不足之症。”这段文字虽没对黛玉的自然面貌作精雕细刻的描写,但黛玉身上的两个突出特点――言谈不俗、身体病弱,都已明白无误地告诉了读者。

第二次是读者见到凤姐的同时,通过凤姐的眼睛又一次见到黛玉:“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凤姐的话是如何八面玲珑,这里不再多论,但黛玉人材的标致、外貌超常的美,读者还是能从凤姐的语言中感受到。这标致、这超常的美又似乎太概念化了,能唤起读者的无限遐思:可能是西施、貂婵,又可能是仙女、飞天……然而曹雪芹又深知,人物描写的成功绝不能单纯依靠这种方法,于是又有了对林黛玉的第三次描写。

这就是通过宝玉的眼睛来看黛玉。人们常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是说人的感情对人的美丽感受的影响,作者通过别人的眼睛对黛玉的三次描写也和人物本身的感受联系在一起。如果说众人比较客观地看到了黛玉不俗的气质和病弱的身体,而凤姐则是要用对贾母的奉承心理去发现、感受黛玉的自然美,那么与黛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宝玉的观察、感受才最为全面真切。“两弯似蹙非蹙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至此,黛玉的完整形象,经过三次不同侧面的描写,已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通过分析我们看到,正是这种双向交流的写人法,使读者不仅通过黛玉的眼睛看到了慈祥的贾母、泼辣精明的凤姐、任性而灵秀的宝玉,还通过众人的眼睛看到了“貌如姣花照水”、“身似弱柳扶风”的黛玉。短短的篇幅中能写出几个呼之欲出、跃然纸上的人物,双向交流之功是重要的原因。

三、高潮迭起的情节构思

同是语言艺术,小说与散文不同,其可读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情节的安排。《林黛玉进贾府》写的既非三角恋爱,又非打斗凶杀,完全是平淡的日常生活,怎样处理情节,使其具有较强的可读性,作者颇费了一番心思。我们知道中国古典小说的组织结构大多采用环环相扣的链状结构,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章节中,大多安排情节发展的一个高潮,而曹雪芹却突破了这个沿袭已久的深受话本影响的情节安排模式,使《红楼梦》的情节安排不但在全局上由链式变为网式,百面相通、纵横交错,而且章节内的情节安排也高潮迭起。

《林黛玉进贾府》中,曹雪芹不是一般地按照时空变化给情节安排一个由发生、发展到高潮、结局的简单过程,而是把整个会见过程分解为几部分,安排了拜贾母、见凤姐、会宝玉三个高潮,而将与其他几个较为次要人物的相见穿插其中,把一个平淡的见面过程安排得有高有低、跌宕起伏,从而产生了强烈的可读性。

试想情节如不这样安排,而是让贾母的上下人物等随贾母迎候林黛玉,且不说有悖情理,单是人物性格的展示就是一个难以克服的困难。结果读者看到的只是一串人名,而见不到有血有肉的人物。再说,如果只安排一个发展高潮,情节发展的节奏性也难以表现得如此充分。相比之下,现在这种安排,更能体现作者的匠心独运。

鲁迅曾说:“自有《红楼梦》出来之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我想这“打破”中也应包含准确简洁的外貌描写、双向交流写人法和高潮迭起的情节安排艺术吧。

参考文献

[1] 罗宪敏 《红楼梦艺术美》.湖南文艺出版社,1988年第一版。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3

论文关键词:人物形象,相似性,同中有异,命运,悲剧意识

红楼梦最高的艺术成就之一是成功地运用多种手法塑造了一大批生动的不朽的人物形象。其中,很引人注目的一类是相似性人物形象。对于这类人物形象,本文在这里做一些初步的分析探究。下面具体来谈:

一,相似性人物形象的形象分析

《红楼梦》中相似性人物的形象据相似点的不同可分为以下几类:

1,原初性主、客观条件相似的。可分为两种模式:

⑴ “镜子”式。镜子照物,如实呈现。这类人物关系,就如同照镜子一样,从对方身上可以看见完全一样的自己。出身相似,性格也相似、选择的路也相同。如:贾元春和薛宝钗,赵姨娘和花袭人,王熙凤和贾探春等。以贾元春和薛宝钗为例,他们同是出身很高,非富即贵;品格上同是聪慧贤淑,才华横溢;选择走的路也一样:贾元春“才选凤藻宫”,而当初薛宝钗上京也是为了要参加选妃。如果不是出了些差错,薛几年之后就是另一个“贾妃”。

⑵ “影子”式。影子和主人的关系有两个特点:①影子和主人,一个是真,一个是幻。②影子和主人原本是一模一样的,影子是主人的完全的类仿。但是由于外界的光线不同,影子会被拉长或者缩短,就和主人有了出入,有了不同。这一类人物关系就是如此。如:妙玉和黛玉,甄宝玉和贾宝玉。他们原初性的出身一样同中有异,地位一样,性情也一样。他们也是真与幻的对立。甄宝玉是真,贾宝玉是幻;妙玉是真,林黛玉是幻。为什么说甄宝玉是真贾宝玉是假?这个问题,学界已有定论,在此不复赘述。至于妙玉和黛玉,笔者要说一点个人看法。学界有说法是:妙玉是黛玉的“影子”。非也!相反,黛玉乃是妙玉影子。为何?众所周知,《红楼梦》普遍运用谐音,那么我们来看,黛玉,黛者,贷也;贷者,借也;黛玉者,借玉也!借的哪个玉?妙玉。为什么说是妙玉?《红楼梦》第三回“接外孙贾母惜孤女”,黛玉自言自由体弱,三岁时来了个癞头和尚要化其出家。妙玉境况也是这样。不同处在于:妙玉父母允其出家带发修行,而黛玉父母未从。其实,当初把黛玉“舍了”就是妙玉,妙玉就是出了家的黛玉。真是情况是:到贾府的黛玉是幻,修行的妙玉才是真身。

2,主观条件相似,但客观条件不同的。即性格相貌都很相似,但是出身、地位,都不相同的。如黛玉和晴雯,宝钗和袭人等。

以林黛玉和晴雯为例来说。有下人和晴雯有隙,在王夫人面前挑唆说,晴雯仗着自己娇俏“有几分像林妹妹的样儿”,通过下人之口说出晴雯和黛玉相像的事实。晴雯和黛玉相像处很多:性格也烈,嘴巴也利,也有才气——黛玉之才在诗书,晴雯之才在针线。“勇晴雯病补孔雀裘”一节,宝玉看他病着不忍让他受累,却也只得由他补去,因为,除了晴雯,“别人也补不得”。若说黛玉是写诗的魁首,那么晴雯就是女红的班头。就连死,两人都是一样的死法:凄凉病死核心期刊。相像至此。写晴雯是为了正衬黛玉。

3,原初性客观条件相似的。即出身相似、地位相似,但是主观条件不同,即性格不同的。如:林黛玉和史湘云,花袭人和晴雯,薛宝钗和夏金桂。这一类的,一般更注重其相异处,而不是其相似处。其实同中有异,他们的相似之处很值得重视,其相异之处就是在相似之处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他们的出身,地位,家庭背景都很相似,性格却大相径庭,这是由于其个性朝不同的方向发展所致。其实他们本质上初始是一样的。这可以用弗洛伊德的“自我、本我、超我”理论来看,她们一个把本我压抑了,以求达到超我;一个是释放本我,不加压制,任性发展。这样导致不同的性格显现是很容易理解的。

这里说的只是一些有代表性的,此外相似的人物还有很多,不胜枚举。

曹雪芹的高明之处在于:在写这些相似性人物的时候,不仅注意描写他们的相似处,更注重写其相异处,同中有异,而且是突出“异”,在不同处大力着笔,突出不同,突出个性。让每一个人物都具有自己独特的艺术特色,把每一个都写“活”,是独特的“这一个”。读者看了,绝不至混淆,且印象深刻。

二,作者曹雪芹创设这些相似性人物的意图

作者曹雪芹创设这些相似性人物的意图何在,他为什么要创设这么一大批相似性人物形象?

1,完善人物形象。写一个总觉单调,不能尽兴,索性再写几个相似的,一来可以完成一个“类”的支撑,二来可以补充、丰富人物形象,是人物形象更丰满、完善。

2,增强人物形象的感染力。并寄予作者自己的态度。有相似,才有对比。相似中的对比,比不同类的对比更富有艺术感染力。在对比中,寄予这一类形象更多的象征与蕴涵。也更能突出他的褒贬,表现他的态度。像他创设的这样几组相似性对比形象就显现出他的煞费苦心:甄宝玉—贾宝玉,宝钗—黛玉,袭人麝月—晴雯司棋。这样一组形象,横线前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横线后的都是叛逆的、“不守规矩”的、勇敢的追求自由的。某种程度上说,为了表现后者他创设了前者。

三,相似性人物的创设对《红楼梦》文本的作用

相似性人物的创设对《红楼梦》文本的人物塑造、情节发展、主题表达等方面的作用:

1,对人物形象塑造方面:完善人物形象;给主要人物形象找到类的支撑;增强人物形象的感染力;增加人物形象表现的张力和韧度;给主要人物创设几种可能的人生、命运和结局。

2,对情节发展方面:增加了故事情节,并为一些故事提供了线索和串联,推动了主要故事的发展同中有异,丰富了文本。

3,对主题表达方面:同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悲剧主题服务。不管是类仿者、被仿者或是互仿者;不管是身在主子阶层的、奴仆阶层的、还是“五行外”的(“槛外人”妙玉等出家者),不管是主观条件相似、客观条件相似、还是主客观条件都相似的;不管是选择了循规蹈矩积极向上的、叛逆不驯消极厌世的、还是“跳出三界外”的,最终殊途同归,通通都不得好下场。死的死,丧的丧,出家的出家,下嫁的下嫁,流落他乡的流落他乡。最后,“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正是作者悲剧意识的流露。

四,相似性人物的创设从文学史研究角度说有何意义

曹雪芹先生在《红楼梦》里创设的相似性人物形象系列有深远的文学史意义:

1,相似性形象的塑造,可以给主要人物创设构造一个“类”的支撑。而且还可补充、丰富人物形象,使之更丰满、完善、立体化。曹雪芹创设的这些相似性人物形象,形象生动,艺术高超,价值不朽。他把文学形象塑造中的对比手法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是集大成的表现。

2,在不同的阶层中创设相似性人物,就赋予其更多的深刻含义:相当于把一个人物放到不同的位置上去表现,相当于给一个人物,给他\她另一张脸,另外不同的人生,展现其种种可能的命运。这就增加了人物形象意义的深度和广度。这一点,可谓曹雪芹先生的匠心独运、千古独步。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4

【关键词】《红楼梦》;人物形象;出场设计

全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卫生部规划教材五年专教科书语文选篇《林黛玉进贾府》,节选自《红楼梦》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对于这一回的赏析,大家的观点基本一致,即宝玉与黛玉的初逢。这一情节上承一二两回所叙说的前缘的描写,后开四五回人物情节的铺展。而整个前五回又是全书的序,可见这一情节在全文中的重要位置。

看过《红楼梦》的读者都知道,作品中人物繁多,有四百多号人,要把他们一一叫出名来,本就不容易,更难区分那一府那一院。但作者对主要人物的刻画,却都各具情态,各有性格,即使是共居一处的兄弟姐妹,也各具形色,无不有血有肉,栩栩如生。而对于这些人物的出场,作者可谓巧发其中,精于安排。这便是我们在了解《林黛玉进贾府》“宝黛初逢”这一重要情节的安排之外所要探讨的。

一、精于挑选,委以重任,通过身份的独特,拾串起繁杂的情节,牵扯出关系各异的人物

就在《林黛玉进贾府》这一节中,贾府主要人物就出现了十余人之多,作者并不介身其中进行解说,不作孤立静止的介绍,却借作品中一主要人物的活动,来推动情节的发展,刻画人物的性格,从而达到进一步展现贾府及其家族主要成员的目的。这一主要人物首选林黛玉,也就是说作者让读者跟随林黛玉足之所至,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感来见识贾府这个历时百年的钟鸣鼎食之家,来认识其家族的主要成员。但为何选中这一葬花吟月的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呢?先让我们来认识一这位林家小姐。

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是个冰雪聪明、才思过人、而又孤高冷傲、多愁敏感的弱女子。她的秉性来自于家庭教育,祖辈四世封侯,父亲林如海虽断了世袭,却能发奋苦读,凭着“学而优”博得个鼎甲出身,探花及第,钦点巡盐御使,林黛玉这个侯门小姐就出身于这样的世禄之家,又是书香门第的家庭。林如海膝下无儿,就将独生女当成儿子来抚养,又因黛玉聪慧,所以聘请饱学之士任西席,专教她念书。这样的家庭熏陶下的林黛玉怎不才思过人。加上林如海是以“学而优”仕进,当然看不起那些靠祖上荫功戴上花翎的膏梁轻薄之流,甚至对现居工部员外郎的贾政,虽是内兄,却也不将他放在眼里,要不是考虑到贾政为人谦恭厚道,他也不屑于去求他的托孤的人情。由此可见林如海的孤傲,再看他平素教女儿“惜身养福”即不贪婪,有节制,亦可见其为人清廉。在父亲影响下的林黛玉怎不孤傲不群,清高自衿。

丧母之后的林黛玉,不得不尊父命去投靠外祖母。而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这早已为母亲生前所告知。黛玉到外祖母家当然不能贻笑大方,加以寄人篱下,怎能不“步步留心,时时在意”所以黛玉到贾府后观察必然是精细的,判断必然是审慎的,以林黛玉的聪慧精明,加上她有意的观察,贾府的内内外外,方方面面,从门前的石狮到屋里家具的摆设以及各色人等的服饰,举止、谈吐、她全都看在眼里,默记于胸。曹雪芹就是借林黛玉的观察,从而介绍贾府的概况,既符合情节发展的需要,又符合黛玉这个人物的个性特点。

要介绍贾府,特别是要贾府内的那些主要人物在一时间内陆续登场,就要考虑什么机缘,什么事情,什么场合,什么人物,来牵针引线,把这纷繁复杂人物情节给拾串起来?看来只有林黛玉堪当此任,只有这位远来的至亲、新遭大故的孤女、贾母亡女的唯一骨肉的到来才能惊动上至贾母、邢、王两位夫人,下至李纨,熙凤、迎春三姐妹;不仅惊动内眷,还惊动了贾赫、贾政、宝玉。曹雪芹借林黛玉这个人物来揭开贾府各院的重重帷幕,人选即恰当,情节又合理,也只有在这样的悲喜交集的会见中,才更容易显现一些人物的性格。

二、牵针引线,顺藤摸瓜,借助人物的活动,推动情节演绎,展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在这回书里,是贾府这个典型环境、贾府中众多典型人物的第一次露脸。曹雪芹借林黛玉的活动,将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一一展现出来。如对环境的描述,林黛玉坐着轿子行近宁国府,展现在面前的是街北的两个大石狮,三间兽头大门 ,门前列坐着华冠丽服的十来个人,门上匾额是“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林黛玉判断其为贾府之长房。到荣府时从进门到换轿夫的转折,雕梁画栋的游廊厢房,穿红着绿的丫头们,处处显示贾府的雍容富贵。在贾政堂屋时,抬头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有御书的斗大三个字:“荣禧堂”。“敕造”和“御书”,可见贾府的尊荣富贵的原由。而“荣禧堂”内青绿古铜鼎、待漏随朝墨龙图,宴居之所的文王鼎、美人斛的摆设无一不显出主人以“忠君、勤政、守礼、尊法”自勉和标榜。

贾母的出场倒能贴切显现其对林黛玉的疼爱和关切,所以不待外孙女进门,自己就颤颤巍巍的迎了出来相互抱头痛哭。作为贾府的“老祖宗”即封建家族的一家之长,她的至高无上的权威也展露无余,老太太一哭,“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在接下来的“贾母用饭”的过程中,黛玉更是深有体会,“丫环仆妇个个敛声屏气,严整恭肃,连一声咳嗽也不敢出”,家人之间,繁缛礼节,冷酷可怕,这就是封建贵族阶级的家庭专制。所以贾母可以一手培育宝、黛的爱情之苗,也可以残酷摧毁她们爱情的蓓蕾。

迎春三姐妹同时登场,虽打扮一样,但迎春温柔沉默,观之可亲,探春文采精华,见之忘俗,惜春身长未足,形容尚小。她们和黛玉的见面虽然没有言辞的表现,但从不同的形容却可见其不同的性格。

王熙凤是贾府中杀伐决断、威重令行的铁腕人物。她的出场更是有声有色。就在大家敛声屏息的时候,她却放诞无礼,扬声说笑而来。好奇的黛玉抬眼看处,一个泼辣而又雍容富贵的掀帘而入。只见她头上珠光璀璨、身上彩绣辉煌,吊眼扬眉,苗条、春风满面、笑里藏刀。她在初会场合中的权谋机变,见风使舵,声形并现,令人可叹可畏。这位荣国府中庶务大权的独揽者的机敏和才干,就在首次亮相中已露出了峥嵘的头角。

贾赫、贾政虽然没有露面。但从他们的居住环境中却显现了各自的性格特征。贾赫的小巧别致、树石皆好的院落,许多盛装丽服的姬妾、丫环,加上他“身子不爽”、“怕见了伤心”的虚套的传话,早就显现了他的为人。贾政也因斋戒去了,未见黛玉,但从“荣禧堂”的摆设和黛玉所见的“半旧的枕褥、椅套、炕桌上的书籍茶具”可见兄弟俩的不同,也见出贾政是个封建正统的卫道士,封建礼法的恪守者。

三、巧于安排,极力渲染,多角度侧面烘托,浓墨重彩描绘,为主要人物的登场铺垫造势

一部《红楼梦》 ,假若抽出贾宝玉和林黛玉着两个主要人物,恐怕就难于流传下来,当然假若少掉了如王熙凤、贾母、迎春、惜春等人,同样会逊色很多。在节选的本回里,这些同样重要的人物已经次第暂露头角,而主要角色的出场却有些姗姗来迟,或者可称是呼之欲出,而又犹抱琵琶半遮面。黛玉的形象虽经旁人眼观,侧面有所描写,但也只是潦潦几笔,不够明朗,而宝玉就更是“如雷贯耳”,却是难识庐山真面目,黛玉虽急于一睹表哥“顽劣混世”的风采,但也只能从妗母口中再次证实传言的不虚。

实际上,对于宝玉与黛玉的初逢的安排,曹雪芹却是煞费苦心的。在作品的首回,曹雪芹一开始就将读者引入这样一个似真似假、若隐若现、亦仙亦凡的境界中:这边是气象赫赫的荣国府,那边是仙乐频频的太虚境。女娲炼成的“通灵宝玉”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至“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去了结风流公案。而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为酬报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甘愿随他下世为人,把一生的眼泪还给他。基于曹雪芹在作品的艺术构思中贾宝玉和林黛玉这两个人物的重要分量,他俩人的出场也就有了前面匠心独具的设计,即在全书序幕中亮相,在两心相通时出场。于是有了第三回中两人初次相会的精彩场面。

在曹老先生的笔下,写尽贾宝玉的风流神采: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戏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如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项上金缡缨络,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宝玉。换了冠带之后,依然是“面如敷粉,唇如施朱;转盼多情,语言长笑。天然一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风情,悉在眼角。”这一切在黛玉的眼里,除了感受到其秀美的形象和动人的风采,更领会到它的秀美的容貌蕴含着一种“可心会而不可言传”的亲切和孺慕,“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曹雪芹以极其细腻委婉的笔触把这个多情善感的少女的内心活动刻画得异常真实自然。

在林黛玉的眼里宝玉的容貌风度“最是极好”,在宝玉的眼里,黛玉的容貌风度又如何呢?“两弯似蹙非蹙鉴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时似弱柳扶花。心比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多三分”。在宝玉眼里,黛玉的“愁、泪、病、弱”自是与众不同,所以他一看罢,马上笑道:“这个妹妹我见过的。”宝黛的初逢以宝玉的摔玉而结束,这也预示着他俩的爱情将以悲剧而告终。

这里所论述的虽然只是《红楼梦》第三回中人物的出场,但足于让我们看到曹雪芹惊人的艺术才华,不论是人物的刻画,环境的描写、情节的安排无不是理有固然,事有必至,从而充分展现了其现实主义艺术手法的高妙和传神之笔的不同凡响。 【参考文献】

[1]游国恩. 中国文学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3.

[2]袁行霈. 历代名篇赏析集成[m]. 北京: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7.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5

关键词:时间地理学;活动路径;小说人物行为空间

中图分类号:K9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1569(2011)06-0273-11

一、研究背景

自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以地理学科学化为目标兴起的计量革命为契机,学术研究根据研究的对象不同被分为许多领域的固定不变的说法被人文地理学瓦解了。到上个世纪的80年代,研究者们关于文学作品中都市论研究就是对文学作品进行地理空间解读的尝试。Pocock(1981)编撰的论文集Humanistic Ge-ography and Literature:Essays on the Experience of Place出版。Yi-Fu Tuan(段义孚1985),对柯南道尔所描写的英国大都市尤其是伦敦所体现出来的都市病的研究后,指出:柯南道尔结合犯罪以及犯罪所产生的环境来描写的英国都市病,揭示伦敦等都市病态的一面,是一种环境决定论。杉浦芳夫(1992)选取了与东京近郊有关的文学作品,在介绍相关文学作品的前提下,结合东京的自然环境和历史,通过对地理空间解读的实践,达到向读者说明“New Geography”的目的。遗憾的是,在我国关注以地理学方法对文学作出地理空间解读的尝试还处于起步阶段。暖(2009)等以《水浒传》中塑造人物的实际文本为出发点,通过建立人物行为评价体系,运用因子分析对天罡星的行为特征进行共性概括和类型划分,归结出36天罡星豪杰气概、好汉气性、猛将气势的群体总特征,分出5个行为特征比较明晰的大类,并从文化地理的角度对天罡星行为特征的共性和差异进行分析探讨。再就是在2010年6月21日香港中文大学的林珲教授曾在讲座中提到过目前有研究者试图从地理空间视角对张爱玲小说文本中提到的地方进行研究。张光英(2010)在国内首次将行为地理学研究方法引入文学文本研究领域,从地理学微观个体行为的视角,在理论和方法论上对《红楼梦》大观园的主要人物行为空间进行思考和研究。

基于我国关注以地理学方法对文学作品作地理空间解读的研究非常之稀少,本研究选取典型小说文本中核心人物的行为活动路径,运用时间地理学研究理论,通过地理学空间的阅读试验,尝试把文学文本的阅读和新人文地理空间研究结合在一起,进行文学关于地理空间解读的尝试。

二、时间地理学的概念与方法

20世纪60年代出现了以哈格斯特朗为代表的时间地理学,把人放在时间、空间中考虑,时间地理学对人物时空间结构的研究需要有必备两个条件,其一,需要有关人物出行活动的资料;其二,需要掌握人物一天内24小时连续进行的所有活动情况。路径、结构,可以通过将空间压缩为二维平面,用纵轴代表时间在图上加以表示。时间地理学认为时空框和制约是时间地理学的关键词汇。个人为了谋生或满足其获得信息、社会交往及娱乐等方面的需求,就在个人路径或者轨道中移动,每个人在时空间移动中所遇到的环境。一个人要满足需要,一般要从一个驻所移动到另一个驻所,然而,移动受到了许多制约,这制约可以归为三类:能力制约、组合制约和权威制约。可见,在时间地理学研究框架下,活动被作为一种常规发生的习惯行为来研究,强调了移动在行为空间中的重要性。

三、关于《红楼梦》核心人物研究综述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大约成书于1784年(清乾隆帝四十九年),以刻画人物众多,反映社会生活广泛、深刻而著称。曹雪芹现通行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是由原作者曹雪芹写的前80回和续作者高鹗完成的后40回组成。自《红楼梦》出现的二百多年来,“红学”界从“索隐”“发微”“释真”“考事”等或文学、或史学的角度研究红楼梦,研究《红楼梦》中核心人物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人物形象,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形成了世界汉学界鼎立而三的显学之一――“红学”。关于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个主要人物的研究视角二百多年来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以脂砚斋为代表的人物点评分析研究

脂砚斋是第一个研究《红楼梦》的人。周汝昌(1953)认为一部《石头记》,脂砚斋不啻给作者作代言人,尽拽底奥,此人之重要较之雪芹本人几乎要划等号了。杨星映(1982)认为脂砚斋还在曹雪芹的写作过程中,他就多次反复研究、评点,应当说是第一个红学家。李燃青(1985)认为脂砚斋在评点中,充分地肯定了《红楼梦》在展现人物性格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方面所取得的非凡成就,并且提出了颇为深刻的美学见解。

(二)以蔡元培为代表的“索隐派”人物原型分析研究

索隐派出现在20世纪初,以蔡元培为代表。索隐派不认为小说就是小说,而认为它是一部借“假语存”隐写的一段真实历史,事件有原型,人物也有原型。索隐派有独特的文艺观。(孙伟科)蔡元培认为宝玉就是胤初,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故事就是胤初和董鄂妃的故事“如董妃逝而世祖出家,即黛玉死而宝玉为僧本事。”新时期的刘心武就是“索隐派”研究方法的继承者之一。

(三)以胡适、俞平伯为代表的考证派人物研究

胡适的《红楼梦考证》认为“考定这书的著者究竟是谁,著者的事迹家世,著者的时代,这书曾有何种不同的本子,这些本子的来历如何。”俞平伯是胡适的学生和追随者,但俞平伯从文学的角度着眼,采取“以书为证”的方法进行《红楼梦》考证,提出“钗黛合一”的理论。新时期周汝昌先生的“新自叙说”是对胡适“自叙说”的修正和发展。

(四)以王昆仑(太愚)为代表的唯物史观人物分析法

1948年王昆仑结集出版的《红楼梦人物论》,以阶级定性为主的人物分析,将人物分为卫道者和叛逆者两大对立阵营,薛宝钗属于卫道者阵营,贾宝玉、林黛玉属于叛逆者阵营。以后何其芳、蒋和森、吴组缃的红学研究是这一种研究方法的代表。

二百多年来对《红楼梦》核心人物的研究已经相当系统、深入、全面。《红楼梦》关于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位核心人物的研究主要在各个流派研究思想

的语境下进行的。纵观历来的研究成果主要都是以小说叙述的故事情节作为理解《红楼梦》核心人物的依据,但人是叙事的主体,小说创造的人物活动空间与人之间存在全方位的互动关系,日常活动空间在满足人们的生存需求,还反应了人与空间的互动关系。人与空间的互动关系体现在人物对行为空间的能动选择上。理解了《红楼梦》核心人物的行为空间的意义,就能理解曹雪芹赋予《红楼梦》核心人物的独特的叙事意义。因此,本文则尝试从核心人物行为空间视角来解读核心人物。

四、研究思路与方法

文学就是以现实世界的事物为原型进行的创作,文学中描写的东西并不是现实,是作者感知的印象化的现实。小说要塑造人物、构造情节、推动矛盾冲突发生、发展直至矛盾冲突的解决和消亡,都离不开核心人物的活动以及由此所形成的行为空间。在小说中核心人物的空间移动通常表现为每日的活动。小说核心人物的日常行为空间反映个人与环境最直接最经常的交互过程,行为空间成为小说特定的典型事件下个人层面上长期和短期的选择和制约多重作用的结果,并且通过核心人物个人活动之间的移动将分散的活动地点连接起来形成核心人物活动行为体系。因此,文学家也如地理学家一样也是通过作品中核心人物的空间移动来完成文学中行为空间的描写。这样,如果地理学家的时间地理学视角的人物活动分析法是正确的话,自然利用时间地理学视角的人物活动分析法,通过核心人物日常行为空间移动的研究,以地理学视角对小说核心人物行为空间进行解读,进而完成对小说文本的一种地理学方法的研究解读就是可行的。

(一)研究对象的数据化

本文研究的数据基础是基于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文本中第5回至79回这一段时间内,根据行为空间信息要素的需要,截取核心人物在文本时间范围内的空间信息和活动信息,把核心人物在哪一回目、到达何地点以及同一回目中指明到达次数进行统计,合计得出核心人物在5回至79回地提到并到达的典型的、可评价的空间活动节点为:贾宝玉166次,林黛玉88次,薛宝钗81次,三个人共计335次(表1)。

(二)人物总体行为空间特征分析

根据表1提供的数据,将人物总行为空间进行汇总并空间化(图1)。行为空间是行为主体有意识、有目的的活动空间,主体的要求是整个行为的出发点。核心人物在某一个空间中停留一次,就在该空间中标出一个节点,节点的多少可以反应出核心人物在该空间的活动情况。

核心人物总体行为空间特征表现出如下特点:1、核心人物的主要行为空间集中在贾母院、王夫人院、怡红院、潇湘馆、蘅芜院五个地方;2、从所占有行为空间大小的视角来看,贾宝玉行为空间范围最大,最为明显的体现在贾母院、王夫人院、潇湘馆和宁国府;3、贾宝玉的行为空间最为广阔,他的活动空间范围基本上涉及到了贾府及大观园的各个角落;4、贾宝玉和林黛玉属于两个人活动的行为空间比较多,相反,单独属于贾宝玉和薛宝钗的活动空间则没有。

(三)核心人物典型活动路径分析

以上核心人物总体活动空间的汇总,为找出核心人物在小说故事发展中日常行为空间分布的一般性特征提供了强有力的途径,也为我们寻找到遮蔽在行为空间视角下的人物性格特点和命运特点刻画和解释提供了可行的手段。那么,通过核心人物在故事发展中某些典型的活动路径的分析,揭示在一天时间尺度上个体生活活动的特征,探讨小说核心人物个体在制约条件下的日常生活活动路径,可以使在小说叙事学整体研究中被掩盖的个体的差异性得到显现。在活动路径的时空图中,横轴表示被简化为一维的空间,纵轴表示时间,(鉴于小说描写在时间上的虚拟性,不可能精确到几时几点,所以在时间表示上以文本中出现的上午、中午、下午、傍晚这样的总拟时间为节点。)横线或斜线表示人物移动,不同的柱体表示人物在不同的空间。

1、典型路径1分析

第8回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位核心人物在贾府空间会合后,作者第一次正面描写他们之间正式见面的章节,所以活动路径具有典型性。此时三人虽然都住在贾府,贾宝玉、林黛玉住在靠近贾母的地方,薛宝钗和母亲一起住在梨香院,但在此之前作者并没有描述过他们三人一起见面的情景,所以本章核心人物在贾府空间的第一次完整出场就别具意义。

图2很清楚的反应出核心人物此时的路径特点:贾宝玉涉及到6次空间位移,林黛玉涉及到7次空间位移,薛宝钗则没有进行空间移动。贾宝玉和林黛玉空间表现出明显纠结,第一次纠结在于两人在家长的安排下一起到宁府参加活动,于中午的时候和贾母一起回到荣府;第二次纠结在于薛宝钗的住处,随后,贾宝玉到了薛宝钗的生活空间中,林黛玉随后跟来,核心人物三人在薛宝钗的住处回合,显然,林黛玉的活动是紧跟着贾宝玉的,由于薛宝钗的到来,而且有金玉姻缘之论,造成林黛玉的戒备心理,所以,一旦贾宝玉去了薛宝钗的空间,必然引起林黛玉的高度紧张,那么林黛玉紧随贾宝玉之后就是一种必然。从图2可以看出,林黛玉和贾宝玉在某一空间中的活动都是前后时间的事情,薛宝钗没有空间的移动。第5回作者写到,因为宝钗的到来,“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此时,贾宝玉感受到林黛玉对其活动空间的制约,在空间唯一上可以看出,此时贾宝玉在林薛两者之间是无所偏向的,所以,去完宁府回来,就会马上想起去探望薛宝钗。此时的宝钗稳坐家中没有移动的。

2、典型路径2分析

第20~21回写到贾宝玉因饭后闲逛,二度拜访薛宝钗,是小说文本第一次正面描写薛宝钗到贾宝玉、林黛玉的空间活动。由此小说文本描写了三个核心人物一天的活动路径具有典型性。(图3)

图3反应了在这一天的完整活动中,同样以贾宝玉拜访薛宝钗开始,贾宝玉有9次空间移动,林黛玉是5次,薛宝钗为7次。林黛玉在自己住处的活动更多一些,贾宝玉在薛宝钗、贾母、林黛玉三处反复活动,与图2林黛玉活动路径紧跟贾宝玉之后相比,图3薛宝钗活动路径和贾宝玉重复明显,往往紧跟在贾宝玉之后到达林黛玉的空间,但在与薛宝钗空间重复后,贾宝玉在活动路径上又表现出反复到林黛玉空间中,可以看出弥补的意图。另外,薛宝钗的活动路径明显复杂起来,围绕着林黛玉相对固定的空间活动,充满纠结的。

3、典型路径3分析

31-34回,“宝玉挨打事件”是《红楼梦》故事发展的一件大事,围绕这件典型,核心人物的活动路径因此具有代表性。(图4)

图4围绕着贾宝玉挨打事件,核心人物的活动路径各自特征明显。首先,三个人的空间移动次数是不一样的。在这一天中,贾宝玉涉及到9次空间之间的移动,林黛玉涉及到6次,薛宝钗涉及到11次空间移动,薛宝钗的空间移动最为频繁;其次,宝玉挨打前后,林薛的活动路径各具特点。最先三人从各自的空间汇聚到贾母院中后,林黛玉和贾宝玉有三个不同空间点的重合,是在挨打前的恰红院和在怡红院外边,以及挨打后的怡红院探视,薛宝钗和贾宝玉也有三次空间的重合,分别在宝玉挨打前的王夫人院、挨打后的贾母院、恰红院探视。此时的

路径安排显然意味深长,在贾宝玉挨打前,贾林有两次路径重叠,切都是避开旁人的,而贾薛的路径重叠均在贾宝玉挨打之后,都集中在长辈的视野之下;最后,从活动路径的完整性来讲,林黛玉显然活动路径最为简单,活动空间最为狭小,薛宝钗活动路径最为曲折,活动空间最大。显然,贾宝玉挨打,薛宝钗的纠结在活动路径中明显表现出来,而且薛宝钗的空间技巧更为明显,虽然作者明着写薛宝钗静若处子,但却让人物在活动路径上给予一览无余的展示。

4、典型路径4分析

第77-78-79回描写贾宝玉的知己晴雯死后第二天,核心人物连续的活动路径。丫鬟晴雯是贾宝玉的知己,晴雯是抄检大观园的最直接牺牲品,抄检大观园是赫赫贾府由盛到衰的转折点,所以此时三位核心人物的活动路径也具有典型性。(图5)

1、晴雯死后贾宝玉可谓失魂落魄。晴雯死后第二天,贾宝玉空间位移达到15次,除了早上的一段时间是被家长安排外出以外,其他时间都在大观园内游荡,还偷偷去了一趟晴雯家。2、林黛玉的空间移动也减少了,主要集中在自己住处、薛姨妈家、但是她还是记挂着贾宝玉,所以贾宝玉、林黛玉在怡红院外边有共祭芙蓉诔空间;3、薛宝钗再次回到母亲家,唯一保留一点联系的就是姨娘王夫人的空间,她果然静若处子。晴雯死了,大观园即将走向消亡,烟消云散了,贾宝玉最为纠结,薛宝钗是关心的是自己是否会因此受累,搬回母亲家,不再活动,唯有林黛玉深知宝玉,所以才会共同出现在怡红院外边共祭芙蓉诔的空间中。

五、结论与展望

林黛玉人物形象分析范文6

关键词: 《红楼梦》 林黛玉 悲剧命运

《红楼梦》作为中国文学史上一部不朽巨著,凭其所具有的思想性、艺术性和现实意义而散发着久远的魅力,从而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痴迷于它的人。从文学前辈胡适、鲁迅到今天的李一凡、周汝昌,他们分别以自己的理解从不同侧面对《红楼梦》进行了分析与探索,《红楼梦》及其间的一个个鲜活人物也因此而更加光彩熠熠。

读过《红楼梦》的人,对林黛玉这一人物都会有深刻的认识,她是书中最为柔弱、凄美而哀怨的一笔,也是我们每个人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份叹息。我想,一百个读者心中会产生一百个林黛玉的形象,但这些想象中的形象都有共同的一点,那就是林黛玉是悲剧的塑造,她一生都浸泡在泪水中,无论如何也挣不脱那烟锁重楼的哀伤与终究随风而逝的无奈。当我们拨开这不绝如缕的哀伤与无奈,试着轻轻走近她,触及她纤细而多思的心,会发现造成她悲剧命运的其实是日夜缠身的病魔,多思多虑的心,以及那无时不有的聚欢玩乐。

一、“病如西子胜三分”

林黛玉一出场,就是有病在身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①可见,她是自小体弱多病,常需药物调理。而她的体弱多病是她的母亲传下来的。书中其母“一疾而终”②暗示了贾敏身体柔弱的程度,照此推断,贾敏在怀有黛玉之时,想必体质也好不到哪里去,正所谓“母病及子”,所以黛玉从一生下来就是先天不足,怯弱多病。再者,“林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个三岁之子,偏又于去岁死了”。③林家体质,可见一斑。

林家也是名望之族,其祖“曾袭过列侯”,④林如海本人“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今钦点出为巡盐御史……”,⑤古时候,盐铁专卖,盐是非常重要的关乎国计民生的商品。巡盐御史是皇帝派出的专门巡检盐道的御史。明清时,扬州盐商之富是天下闻名的,巡盐御史是管理盐务的官员,盐商能否赚到钱全都得仰仗巡盐御史。林如海被钦点出任巡盐御史,这是个既有实权又有财富的要职。因此,林家的生活条件肯定不差,衣食住行均高于一般平民百姓,林黛玉说过,“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⑥可以看出其生活条件是比较好的。林黛玉一旦先天不足,虽有名医调理,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见效。

在第三回中讲到贾家饭后随即上茶,而“林如海教女以惜福养身,云饭后务待饭粒咽尽,过一时再吃茶,方不伤脾胃”。⑦可见林如海特别注意保护好脾胃,日常从小处着手讲究,时刻注意顾护身体。如此看来,黛玉的怯弱,并非后天失养,恰恰相反,其后天调理并非一般人所能及,不过是先天体质着实太弱,如此调护显效也甚微。

当然,文中还多次提到林黛玉柔弱的体质。

宝玉初见林黛玉,便是:“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微微……”并且是“病如西子胜三分”。⑧西子,即西施。西施有心口痛之病,常捧心而行;林黛玉之病超过了西施,动一动就“微微”,病弱之态一眼而见。

第四十五回提到黛玉“每岁至春分秋分之后,必犯嗽疾;今秋又遇贾母高兴,多游玩了两次,未免过劳了神,近日又复嗽起来,觉得比往常又重。所以总不出门,只在自己房中将养”。⑨并且,黛玉自己也知道“我这样的病是不能好的了”。⑩中医认为,像林黛玉的咳嗽是属于内伤咳嗽,是脏腑功能失调,内邪于肺而起,常反复发作,每每加重。确实,到后来,黛玉咳嗽咯痰,到第九十七回咳出的痰已是痰中带血。可以说咳嗽病一直延续到她的生命结束。

第八十三回,王大夫给黛玉诊病后说道:“六脉皆弦,因平日郁结所致。”{11}又道:“这病时常应得头晕,减饮食,多梦,每到五更必醒个几次。即日间所见不干自己的事也必要动气,且多疑多惧。不知者疑为性情乖诞,其实因肝阴亏损,心气衰耗,都是这个病在那里作怪……”{12}

由上可见,林黛玉的体质是非常弱的,这样的体质势必会给她的婚姻带来阻碍。首先,她因病弱,不可能在贾府的以后岁月里担当贾母、王熙凤那样的重任,难以管理贾府内务。其次,由于她的病,导致她多疑多惧,脾性不是很好。贾母在提到贾宝玉的婚事时,说道:“……也别论远近亲戚,什么穷啊富的,只要深知那姑娘的脾性儿好,模样儿周正的就好。”{13}贾母强调的是脾性,是模样。林黛玉有模样,但是脾性因病而不好,所以,她失去了她的爱情,走向了生命的终点。

二、“心较比干多一窍”

林黛玉是聪明的,她的聪明不仅表现在作诗上,而且表现在待人接物上。初入贾府,给人的感觉是“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14}后来,去拜见大舅舅贾赦,大舅母邢夫人苦留吃过饭去,黛玉笑回道:“舅母爱惜赐饭,原不应辞,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领赐去不恭;异日再领,未为不可。望舅母容谅!”{15}在封建家庭中,晚辈人与长辈说话,自有一定的“尺寸”,否定长辈的意见时,一般不得提出正面否定,须先摆出客观事实,等待长辈自行取消前议。黛玉在这里的回辞,完全是一种合乎封建礼仪的应对语言,表现了她在“应对进退”之间的礼貌,显示出她的语言教养,这样的黛玉,自然让人疼爱有加。

再后来,当贾母问黛玉念何书时,“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16}这里,林黛玉听贾母问自己念了什么书,她是很谦虚地回答的,说是“只”、“刚”念了《四书》;然而贾母在回答林黛玉的问题时,却说“不过是认得两个字”而已。林黛玉便觉失言了,所以,后来当贾宝玉问她可曾读书时,她回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17}由此可见,林黛玉是很能察颜观色并及时调整自己的语言的,这是她聪明的表现之一。

她的聪明也表现在能言善辩上。如:

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的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道:“我更不解这意。”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18}

明明是贾宝玉来了她才来的,却又故意说来得不巧,用“间错开来”掩饰自己的行动,这是林黛玉的聪明之处。

也正是林黛玉的聪明,误了林黛玉。当然,这与她的病有一定的关系。前面说过,林黛玉的病使她多疑多惧,加上她的聪明,往往让人难以下台。请看:

……周瑞家的进来笑道:“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戴来了。”宝玉听说,便先问:“什么花儿?拿来给我。”一面早伸手接过来了。开匣看时,原来是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儿。黛玉只就在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19}

原是薛姨妈托周瑞家的送用纱作的花儿给贾府中的三位姑娘、黛玉、王熙凤,周瑞家的一路送来,事实上谁也没有挑选,迎春探春“二人正在窗下下围棋。周瑞家的将花送上,说明缘故。二人忙住了棋,都欠身道谢,命丫鬟们收了”,看也没看一眼;而惜春则“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戴在那里呢?’说着,大家取笑一回。惜春命丫鬟放在匣子里”,{20}并没有挑过;王熙凤那儿则由平儿“打开匣子,拿了四枝”,{21}也没有选过。唯独林黛玉不同。纱花一送来,她非但没有道谢,反而动了心思,想要知道在送花这件事上,自己与别的姑娘们是否一样。当周瑞家的说“各位都有了”后,林黛玉立即得出结论,送给自己的两枝花是“别人挑剩下的”,如此脱口而出的语言自然就不会是道谢,更不会是谦逊礼让,而只会是冷笑与嘲讽。“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周瑞家的好心不得好报,被人抢白一通,怎不心寒。林黛玉的这番话,撕裂了别人的颜面,也撕裂了自己与别人的关系。

这就是聪明的、多疑的林黛玉,像这样的场景小说中还有很多。以致后来贾母比较林黛玉与薛宝钗时说道:“林丫头那孩子倒罢了,只是心重些,所以身子就不大很结实了。要赌灵性儿也和宝丫头不差什么,要赌宽厚待人里头却不济他宝姐姐有耽待有尽让了。”{22}林黛玉在贾母心中的分量降低了――要知道,最初,贾母是对林黛玉有意的。书中第二十五回写道:

……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

黛玉红了脸,一声儿不言语,便回过头去了。李宫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林黛玉道:“什么诙谐,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恶罢了。”说着便啐了一口。凤姐笑道:“你别做梦!你给我们家作了媳妇,少什么?”指宝玉道:“你瞧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点还玷辱了谁呢?”林黛玉抬身就走……宝玉道:“我也不能出去,你们好歹别叫舅母进来。”又道:“林妹妹,你先略站一站,我说一句话。”凤姐听了,回头向林黛玉笑道:“有人叫你说话呢。”说着便把林黛玉往里一推,和李纨一同去了。{23}

王熙凤之所以这样说,那是揣摩透了贾母的意图的,也就是说,贾母最初是打算让贾宝玉娶林黛玉的,但是,后来见得林黛玉的行为多了,才改变了主意。所以,林黛玉的聪明没有为她带来好处,反而害了她自己。

三、欢娱不断屡伤身

林黛玉在贾府中多参与其中聚会玩乐,对于原本怯弱的她来说是一种过度劳累,耗气伤神。癞头和尚说的不假,应跟他去出家,清净以修身养性,才能保命。

林黛玉初进贾府,就说:“……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24}

但是,在贾家,林黛玉不与人交往应酬是不可能的,后来甚至还成立了“海棠社”,赋诗饮馔,这对林黛玉来说无疑是很大的负担。林黛玉的身体就在这些应酬往来中日渐枯萎,最终陨落。

总之,《红楼梦》是曹雪芹全部心血与智慧的结晶,熔铸了他整个生命,在写作过程中,他“批阅十载,增删五次”,以惊人的笔势,留下了这鸿篇巨著,为我们刻画出一个又一个光彩夺目的人物形象。作为众人物中的一个,林黛玉是独特的悲剧人物,正因为这独特,使她成为小说中最值得同情的人物。

注释:

①⑥{14}{24}邓遂夫校订.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作家出版社,2006年,第一卷,第123页(下文所引,皆见此版本书).

②第一卷,第110页.

③④⑤第一卷,第109页.

⑦{16}第一卷,第128页.

⑧{17}第一卷,第130页.

⑨第三卷,第811页.

⑩第三卷,第811-812页.

{11}曹雪芹,高鹗.红楼梦(下).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第949-950页.

{12}同上,第950页.

{13}同上,第959页.

{15}第一卷,第125页.

{18}第一卷,第198页.

{19}第一卷,第184页.

{20}第一卷,第182页.

{21}第一卷,第18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