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工程论文 > 高速公路论文 > 正文
高速公路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26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车道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指路标志设计

2022-06-17 11:49 来源:高速公路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国内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中设置的同向分离路段,导致车辆运行轨迹更加复杂,易发生交通事故。论文结合山东省双向十二车道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根据项目定位、功能特点,分析研究整体式断面和分离式断面的老路与新建分离线的指路信息特征,提出合理的指路标志设置方案,以促进高速公路的交通畅通,提高行车安全性。

【关键词】高速公路;改扩建;双向十二车道;分离式断面;老路与分离线;指路标志

1引言

京台高速公路穿越山东段长度约360.7km,按照山东省高速公路改扩建工作安排,除齐河至济南段外,已按照双向八车道建成通车或正在进行双向八车道改扩建施工。2020年,京台高速公路齐河至济南段全线平均交通量为136132pcu/d(大型货车约占27.5%),交通量已经饱和,道路拥挤现象严重,大大降低了车辆的行驶速度和道路的通行能力,服务水平已明显下降,既有六车道标准与其承担的交通运输任务和在路网中的作用不相匹配。且随着衔接路段扩建为双向八车道后,该段的瓶颈制约愈发突出,同时路段位于济南西城区,又作为3条国家高速公路的共线段,由双向六车道改为双向八车道的意义不大,便立项为双向十二车道改扩建工程,设计方案已取得交通运输部的批复。本文以京台高速公路齐河至济南段双向十二车道改扩建为例,分别从整体式断面、分离式断面的老路与新建分离线以及主线限速方面对交通标志的指路体系进行详细分析,得到相关研究结论并应用于工程实践中,对其他类似工程项目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2双向十二车道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的特点

齐河至济南段沿线依次设置晏城枢纽立交(接济南绕城高速北线、济聊高速)、齐河生态城互通立交(接G309青兰线,一级公路)、槐荫枢纽立交(接济广高速)、国际医学中心互通立交(接济南北园高架桥快速路)、济南西互通立交(接G220东深线、济南东西主干路———经十西路)、殷家林枢纽立交(接济南绕城高速南线、济广高速),如图1所示。其中,槐荫枢纽立交与新建分离线连通、济南西互通立交与新建分离线北向连通,齐河生态城互通立交和国际医学中心互通立交均不与新建分离线连通。受制于沿线用地、沿线旅游景区、军事区,以及跨越黄河、京沪铁路、在建郑济高速铁路、济南城市轨道等因素,拟建项目采用两侧分离加宽为主,黄河大桥段采用下游单侧分离加宽(双向行驶),起终点衔接段采用两侧拼宽的加宽方式[1],即路线自齐河生态城互通立交北侧由整体式断面渐变为分离式断面,由北向南方向分离线在齐河生态成互通立交处向东上跨既有老路,由两侧分离加宽转变为单侧分离加宽,在既有黄河桥下游分离新建双向六车道黄河特大桥,在槐荫枢纽处南向分离线向西跨越老路后,渐变为两侧分离加宽方式,跨越(穿越)郑济高铁及联络线后渐变为整体式断面。同时考虑到交通流的容错及安全救援,设置老路与新建分离线之间的连接匝道。总之,本项目可以理解为除起终点为整体式断面外,其余路段均为分离式断面,并通过互通立交、设置连接匝道实现老路与新建分离线的连通。

3指路标志的设置方案

交通标志的设置是以确保交通畅通和行车安全为目的,指路标志提供准确及时的信息和引导车流方向[2]。本项目指路标志的设置要着重解决以下问题:1)根据项目定位,如何合理选取指路标志信息;2)起终点整体式断面与分离式断面的路径指引;3)提前合理诱导高速出口的车辆靠右行驶;4)关键交通流节点的标志指引;5)主线限速的设置。

3.1指路标志信息的选取

通过合理的指路标志信息的选取,达到远距离过境车辆(指过境济南)和近途济南周边车辆分流的目的。起终点整体式断面与分离式断面的路径指引制订了以下两个方案:方案一:晏城枢纽立交至殷家林枢纽立交(北向南)方向,远距离过境车辆建议走新建分离线,济南城区方向车辆建议走老路,尤其是在齐河生态城互通立交和国际医学中心互通立交驶出的车辆,标志指引方案如图2所示;殷家林枢纽立交至晏城枢纽立交(南向北)方向,远距离过境车辆建议走新建分离线,除途径槐荫枢纽立交转向的车辆外,济南城区方向车辆必须走老路,或在济南西互通立交前经连接匝道由分离线驶入老路。该方案的优点是交通量分流明显,可提高远距离过境车辆的通行效率,缓解济南城区方向车辆的拥堵。缺点是会为未提前规划行驶路径、不熟悉道路状况的驾驶人员带来不适感,甚至引起恐慌,误认为选择行车方向不准确,将影响到达目的地,亦难以有效实现交通量分流,在分离前的车辆选择车道过程中,易导致交通事故,同时弱化了老路是国家高速公路网的提示。方案二:去掉标志信息的高速公路编号,不明显区分老路与分离线,老路与分离线均能到达远距离控制性地点,老路同时又能到达济南城区方向,并以车道数图形化体现车道的划分与选择,标志指引方案如图3所示。该方案的优点是驾驶人员能够快速识别老路和分离线,及时做出选择;缺点是版面信息过多,识别与读取的时间较长,同时因终点处殷家林枢纽立交整体式断面长度较短,不允许内侧三车道车辆向外侧车道变道,导致北向南方向老路去往菏泽和绕城高速南线方向的车辆在殷家林枢纽立交驶离本路时,均需要在济南西南侧通过连接匝道驶入分离线,否则将错过殷家林枢纽立交的高速出口。综合分析交通便捷性和行车安全性,并根据征求相关管理运营部门、路政执法部门、专家学者以及驾驶人员的调研意见,推荐方案二的指路标志。

3.2关键交通流节点的高速出口与连接匝道指路信息的选取

本项目沿线关键交通流节点有槐荫枢纽立交、济南西互通立交、济南西互通立交南侧的一对连接匝道以及北向南方向殷家林枢纽立交整体式断面路段。1)槐荫枢纽立交的老路和分离线均能与被交济广高速进行连通,那么主线同一方向,高速出口预告标志信息均保持一致;被交济广高速驶入本路,需要进行3处分流(标志指引分流方案如图4所示),首先是将北向与南向进行分流,然后北向与南向分别向老路和分离线进行二次分流,二次分流信息需要和主线的分流信息保持一致。2)济南西互通立交与新建分离线北向连通,南向高速出口预告标志信息均保持一致;由匝道收费站驶入本路的车辆需要进行两处分流,首先,将北向分离线进行分流,然后北向与南向的老路进行分流,其分流信息仍要与主线分流信息保持一致。3)济南西互通立交南侧在老路与分离线分流或合流前设置了一对连接匝道,其中,南向是老路去往G35菏泽和G2001绕城高速南线方向流入至分离线,北向是分离线去往济南城区方向流入至老路,均需按照高速公路出口预告标志设置,连通匝道也需要按照逐级降速汇入主线后再按照主线限速进行限速标志设计。4)北向南方向殷家林枢纽立交整体式断面内侧三车道禁止驶入外侧车道。受限于老路沿线的用地,北向南方向老路与分离线的合流点位置距离殷家林枢纽立交较近,合流后单向六车道经枢纽立交高速出口分为主线五车道(经分流点后渐变为四车道)和匝道出口两车道,主线六车道正常路段不能满足最内侧车道向最外侧车道转换的距离。为解决该问题,除在合流前设置老路转向分离线的连接匝道外,内侧三车道与外侧三车道之间可设置物理隔离或施划虚实线(内侧为实线,外侧为虚线)的禁止跨越措施。因设置物理隔离会造成同向分离的假象,且不利于行车安全,故在该路段施划虚实线,并加强标志和地面文字的提醒。同时,在运营过程中,可联合公安交警执法部门加强监控和处罚措施。

3.3主线限速标志

主线单向六车道路段,车辆需要按照指路标志信息选择主线或分离线行驶,故不再设置分车道与分车型组合限速标志,按照JTG/T3381-02—2020《公路限速标志设计规范》要求的小型车限速120km/h、其他车限速100km/h设置分车型限速标志[3]。主线分离后,设置分车道与分车型组合限速标志。

4结语

目前,京台高速公路齐河至济南段是国内启动最早、进度最快的一条双向十二车道改扩建工程,路径指引标志的准确设置对建成后的安全运营至关重要,不单是标志信息的选取,标志结构、采用主动发光形式也影响着标志被识别和读取。同时标志设计应与标线、护栏、视线诱导设施、防眩设施、监控、可变信息标志、道路预警系统以及气象检测器等作为一个系统性工程[4,5]。在工程实施运营后,应实时跟踪运营效果,及时根据运营反馈调整道路沿线设施,以提高适用性。

作者:刘建国 宁山超 康留青 陈泽 单位:山东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广东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市交通规划研究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