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体论文 > 艺术理论 > 正文
艺术理论( 共有论文资料 15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杜威哲学的人学内涵

2012-08-17 15:48 来源:艺术理论 人参与在线咨询

 

杜威在其著作《经验与自然》中开篇就说,他的“经验的自然主义”(或“自然主义的经验论”),“如果把‘经验’按照它平常的含义来用,那么也可称为自然主义的人文主义”。①为什么呢?正如他自己所说:“没有什么经验之中人的贡献不是决定事物实际发生的因素。有机体是一种力量,而不是一种透明物。”②所谓“经验”是人作为“活的生物”与自然和社会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没有人就没有经验。人在经验中存在和享受,并且在经验的连续中扩充和发展自己的生命,生成和实现自己的理想。在《艺术即经验》中,杜威不仅设专章论述“人的贡献”,而且对经验的阐释到处都离不开人。从美学的角度说,人是审美的主体。但是与传统美学中对人的主体性的认识不一样,杜威美学中作为审美主体的人具有鲜明的生态本性。正是作为审美主体的人的生态本性,赋予审美经验和艺术以深厚的生态内涵和生态功能。正确认识人的生态本性,对于深入理解审美经验的性质,以及艺术的根源、性质和功能,都具有根本性的意义;基于此,也才能充分认识杜威经验论美学中与自然主义相统一的人文主义精神。

 

一、作为自然的一部分的“活的生物”的生态性存在

 

杜威指出:“当科学的实际发展已指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而并非与自然对抗的时候,而仍然保持主观和客观的分离,这确是关于一切社会事务的明智讨论的主要障碍之一。”①因此,必须从“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这个整体观出发去认识其中的部分和因素,当然也包括具有主观性的主体(即人),这就是他说的“人在自然中的联系(而不是人对自然的联系)的理论”。②

 

《艺术即经验》全书就是从“活的生物”(Creature,TeLive,又译作“活的创造物”)这个概念开始的。这一称呼明确地表达了从达尔文以来的生物学观念,指出了人首先是自然生成物的根本性质。在“活的生物”这个概念中,不仅包含着人作为“生物”与环境之间的生态关系,而且也指明了人作为“活的”生物所具有的行动(实践)、想象和创造等能动生成的生态特征。作为人的生态本性的这两个方面,都表现在人与环境之间交互作用所形成的经验之中。

 

杜威的实用主义经验论哲学,本来是以打破自然与人、客体与主体、肉体与心灵、现实与理想等二元划分为宗旨的。它把经验“这个统一的整体当做是哲学思想的出发点”,“主体与客体、自然和心理活动”等乃是对这个整体进行分析得到的区分,是这个整体内部的区分,而不是非经验方法那样把他们看做分开的和独立的。③因此,这个整体就是认识人的基本视阈和出发点。“由于一个经验都是由‘主体’和‘客体’,由自我与世界的相互作用构成的,它本身就不可能仅仅是物理的,或仅仅是精神的。”经验“只有在我们考虑到整体的正常经验,在其中内在的与外在的因素融合在一起,各自都失去了特殊的性质时,才能被理解。”进一步,“在一个经验中,在物质上与社会上属于世界的事物与实践通过它们进入了的人的环境而变化,而同时,活的生物通过与先前外在它的事物的交流而得到改变与发展。”④作为“活的生物”的人在经验中生存,也在经验的改变中发展,人的生命始终离不开这个整体性的经验。经验作为人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生活过程,本身就是参与其中的多种事物的一个综合的过程。因此,在经验中,“一种改造性的综合把在分析性的肢解过程中必然消失掉的综合性的统一体重新建立起来”。⑤只有在这个经过综合重建起来的整体中,对于人以及作为审美主体的人的认识才可能真实和正确。

 

在与环境的交互作用中,人的个体生命与整个世界相联系,整个世界都是人的生命的存在;作为这个世界的生成物,世界是什么样就决定了人是什么样。这正如杜威所说:人的“身心的结构就是按照它存在其中的这个世界的结构发展出来的,所以身心就会很自然地发现它的某些结构部分和自然是吻合的、一致的,而且也发现自然的某些方面和它本身是吻合的、一致的”;“每一个这样的有机体总是在一个自然的环境中存在着,而它和这个环境总是保持着某种相适应的联系的。”①

 

从自然界中生成的人继承了自然的生成性,因而人与自然之间的连续性也是一个能动的生成性的运动过程。“对人这种生物的器官、需要和本能冲动与其动物祖先间的连续性的完全认识,并非必然意味着将人降到野兽的水平。相反,这使得为人的经验勾画了一个基本的大纲,并在此基础上树立人美好而独特的经验的上层结构成为可能。人的独特之处有可能使他降到动物的水平之下。这种独特之处也使他有可能将感觉与冲动之间,脑、眼、耳之间的结合推进到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②所谓人的独特之处,就是说他既处在与自然和生物的连续之中,又超越于其他的生物。他追求生命的意义,他有心灵和想象,在顺应世界的同时他还要按照自己的需要和目的利用自然提供的条件去努力改造世界。杜威说得好:“自然是人类的母亲,是人类的居住地,尽管有时它是继母,是一个并不善待自己的家。文明延续和文化持续———并且有时向前发展———的事实,证明人类的希望和目的在自然中找到了基础和支持。正如个体从胚胎到成熟的生长与发展是机体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一样,文化并不是在虚空中,或仅仅是依靠人们自身作出努力的产物,而是长期地,累积性地与环境相互作用的产物。“③杜威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自然不仅为人提供了基本的物质条件,使人对自然的改造有可能,而且自然以自己的生成性本性哺育了人类,使人能够积极地用自己的有预见和目的的行动,把自己的理想变成现实,从而使人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能够使文明延续和文化持续,并且有时向前发展。

 

作为自然的一部分的人这个“活的生物”的生态性,不仅表现在他与环境交相作用的关系上,还表现在他的生命整体性上。人能够在与环境的交互作用中生成审美经验,达于艺术之境,都与他的生命整体性密切相关。这种生命整体性表现在人的内部和外部的多层次多方面的相互联系和交互作用之中。这说明,“活的生物”的生命的整体性绝不是一个静态的固定的结构,而是洋溢着生命活力的动态的交互作用。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