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体论文 > 电影电视 > 正文
电影电视( 共有论文资料 21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论韩剧家门的荣光之女性主义的弹性发展

2013-06-04 10:31 来源:电影电视 人参与在线咨询

《家门的荣光》讲述的也是发生在宗家的故事,其打动人心的成功之处在于,即没有僵化宗家思想的传承使女性利益受到侵犯,也没有盲从极端女权主义作品中的反叛色彩侵犯男性立场。

传统“女仆”形象的颠覆

宗妇对于传统的宗家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她除了要做好丈夫(宗孙)的贤内助,还要有打理整个家族上下事务的能力。宗家在宗妇的选择上要求很严格,贤良淑德的品性,门当户对的家庭是首要条件。韩国有句谚语,生来带着垄上精气才能做好宗妇,可见做宗妇之难。其人生的终极追求就是完全牺牲自我,一切为家族服务。而《家门的荣光》却为我们展示了两个与传统观念里完全不同的宗妇形象,这在宗家文化认知里是很难接受的。何万基会长的长子爱上了奉行不婚主义,独立自主的现代事业型女性李英仁,并最终娶她为妻成为宗妇。一个离异过多次,生活作风欠缺规范的宗妇,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即使是在影视作品中。另一个宗妇则是与其中年丈夫(何万基会长的长孙)年龄相差很悬殊的女孩吴真儿,无父无母的孤儿,这对于宗妇的概念也是一种突破。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基于阶级使性别分工等级化的观点出发,认为女性的屈从地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家务劳动是女性屈从地位的最好说明,因为“家事的处理丧失了自己的公众的性质……它变成了一种私人的服务,妻子成为主要的家庭女仆,被排斥参与社会生产了。李英仁的性格决定了她不可能像传统宗妇一样在家族里女仆式的服务,而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承担起宗妇的职能。婚后的她并没有丧失自我价值,而是如婚前一样在职场中叱咤风云,对于家务的态度比较随意,不受传统观念束缚,我行我素。吴真儿在进入宗家成为宗妇之前,对针线、烹饪这些宗妇必备技能的掌握也几乎为零。剧中颠覆了传统女性形象的人物不仅于此,还有河珠贞和罗瑛顺。身为宗家的后代,河珠贞距离贤良淑德差之万里,行为举止不受家族文化禁锢,甚至故意反其道而行之。活的很自我,不为女人身份及家族身份所累,并同情为了家族自律克己的侄子们。罗瑛顺的职业定位,首先就非常中性化,性格也很刚烈直爽,在任何男人面前都丝毫没有怯意。俨然一副“男人婆”的形象,对男人可以张口就顶,伸手就打,完全没有以小女人自居。这些女性角色的设置,都反映出了韩国女性主义意识的觉醒,她们代表了当今女性思想的解放及对自我价值实现的追求。

男性对女性的理解与敬意

宗家文化的中心思想归根究底还是中国的儒家文化,讲究大爱仁厚,在某种程度上有着超于世俗的融通性,既保持着传统文化的封闭性,又具有海纳百川的远见和宽容,在这一点上,和中国的封建传统旧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剧中何万基老会长遵循着“转变思想就能转变一切”的理念,没有固守陈规。在他的宗家思想里,一切以人为本,以家人的幸福为前提,只要是珍贵幸福的活着,与之相矛盾的传统都可以通融甚至改变。面对着颠覆传统的女性们,我们没有看到男性们强硬的反对排斥立场,相反看到了他们对待女性的宽容态度。尹三月作为一个在家中帮佣的女人,却未被当做下人看待过。受何万基老会长的影响,全家无论男女都把其当成自己的亲人、长辈。感激她一辈子为家族的付出,尊重她在这个家中无可取代的地位,并把家族企业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写入她的名下;李英仁凭着自己的智慧和真诚,赢得了全家的认可,没有人对于她的过去耿耿于怀。婚后她不仅没被要求过放弃事业,履行宗妇职责,反而还被肯定在工作中的出色表现。当李英仁提出一些违反常态的做法时,何万基会长从没有专制的拒绝,都是尊重她的意愿。其丈夫从婚前到婚后,始终如一的支持她疼爱她,不顾旁人的眼光,认定这个在他看来充满了魅力的女人;对于吴真儿这个没有任何一技之长,并且没有背景的女孩,大家并没有丝毫歧视,而是欣然的接受与认可她的善良与单纯。其宗孙丈夫更是无比怜惜她的柔弱,常常感激感动于她为这个家做出的一点一滴付出。他并不把女人对于家庭的服务看做是一种理所当然,处处为真儿着想,怕她受到一点伤害。作为宗孙,甚至还为真儿端洗脚水,这是极度颠覆以往男女关系的行为。女人不再是单向的付出于男人,而是可以得到回报的;身为警察的罗瑛顺经常被打鼻青脸肿的回到家中,家人除了疼惜以外就是对其工作性质的理解,并没有其他任何指责。并且在其获得勋章时,被当做是家族的荣耀,进行祭拜;跟随尹三月的帮佣尹兆婉,因为恋爱经常擅自放下家务出门约会,也未有人对其表示过不满,都理解她作为一个正常女人渴望婚恋的心情。

女性与男性之间的“互救”

女性主义反对好莱坞电影,因为其套路性的叙事模式是:无论故事怎样发展,最终的归宿点,女性都还是需要男人来拯救。女性被惯性的设置为被动的弱势,无法成为事件里的主导元素,被当做是男人的附属品,如同会活动的道具一般。《家门的荣光》从大量的家庭剧中脱颖而出,受到众多女性观众的追捧与青睐,很大部分原因是剧中女性作用的突出。女性们不再是固守在自己的角落,被动等待男性来搭救,而是大胆的表现自己,发挥女人的作用,使自己成为社会和男人都不容忽视并依以赖之的角色。争强好胜,冷血无情的“毒蝎子”李江石,不懂什么是人间真情、真爱,只知道遵从父命,打压弱者,与强者抗衡。一直自负的生活着,不顾及他人感受,犯下了很多自己不以为然的错误,麻木不仁。除了家人,心里狭窄的容不下任何其他人,只在意自己的世界如何运行。当他遇见了善良的何丹雅,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同,对比着丹雅的性情与品质,他开始质疑自己的处世方法。在与丹雅的相处中,他渐渐的动摇了自己原本以为坚不可摧的认知。跟丹雅恋爱并结婚之后,进一步被其影响感染,“毒蝎子”变得不再伤人,懂得了宽容与爱的含义。因为丹雅,江石感受到自己开始像一个人一样活着,有血有肉。而丹雅也因为李江石,逐渐从前男友去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再以一副等待老去的心态活着,开始了快乐的新生活。

曾经放荡不羁,不知责任感为何物的“浪子”何英泰,在其前妻绝望离开后,无助的混日子,对自己不信任,不敢再开始新的婚姻。罗瑛顺的出现,让他重新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罗瑛顺的存在,让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价值;罗瑛顺的信任,让他做出了要过一种全新生活的决定。家庭负担沉重的罗瑛顺也因为何英泰,从此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家中的两个宗孙,因为背负身份的责任,一直都生活的很压抑,从来不敢尝试自己想要的生活,规规矩矩。因为两个与众不同的宗妇,生活也都变得重新有了色彩……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