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第一名的叙事风格

2012-08-16 18:52:38 来源:写作指导

 

电影《叫我第一名》编自BradCohen的真实故事。主人公BradCohen身患妥瑞氏症,从小备受误解,但从不向疾病妥协。长大后求职应聘,不断遭挫却从不放弃。他最终凭借自己的乐观、自信、努力成为一名优秀教师。故事感人至深,催人奋进。本文欲从电影叙事学角度,对其非线性叙事特征进行分析。   一、电影的非线性叙事   电影是一种时空并置的艺术,这一特性使得电影在叙事上具有天然的非线性特征,如叙事视角的多样化,情节发展的多线条化等。而在结构方式上,主要叙事线索出现时空交错,零碎的事件被重新排列组合。这些都可能作为影片主体风格的叙事方式。   二、电影《叫我第一名》的非线性叙事分析   (一)时间常态变异化   叙事的时间顺序,就是对照事件或时间段在叙述话语中的排列顺序。时间本身是直线性的,既不能滞留,也不能逆转。但在文本叙事虚构了的时间里,非线性叙事中所叙述的故事时序和叙事时序之间呈现出各种不协调的形式,热奈特将这种形式称为“时间倒置”[1]。《叫我第一名》讲述了身患妥瑞氏症的主人公,在求职过程中不断受挫但不放弃,最终获得成功。他在教书过程中赢得了学生的爱戴、学校的认可,更获得了州年度新人奖。这样的故事中,讲述者即主人公通过回忆插入童年生活,讲述他患病情况。电影从他6岁开始,在影片前35分钟左右的时长里,回忆童年4次,时长大约24分钟。可以看出,影片前35分钟都是在“童年”“成年”的两个时间维度里来回穿梭。4次回忆的插叙似乎有些混乱,但并不影响观众的理解。因为中间用了叙事的技巧,前后连贯。首先,叙述者用一句话链接过去现在两个时间维度,有助于观众的理解。另外,影片安排一些道具或动作作为链接过去与现在的线索。正因为在过去与现在的链接处,采用了这些连贯技巧,再加上讲述内容的一致性,使得观众在过去现在的穿梭中,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是电影中经常用到的表现局部性的手法———插叙,通过插入一些回顾性的片段起到补充说明的作用。[2]148而电影前35分钟里成年主人公生活,几乎都是面试、失败、再面试。这和后面的内容联系起来,不仅构成影片叙事的主线,更是形成一条完整的、顺序的时间主线。这样,局部插叙并没有打乱故事的叙事线索,也不会干扰观众对故事的整体理解。相反,这种插叙打乱时间常态,伸缩时间长度,制造时空交错,使自然时间与叙事时间、放映时间之间产生碰撞,使叙事节奏快慢相宜、叙事频率高低有序。   (二)叙述视角多样化   “叙事视角是一部作品或一个文本看世界的特殊眼光和角度。”[2]191它是作者和文本的心灵结合点,是作者把体验到的世界转化为语言叙事世界的基本角度。首先,这部电影采取旁白形式,以剧中主人公作为叙述者。这时候,叙述者和观众扮演着参与故事的不同角色。根据人物在故事内观众在故事外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理解为外限知,即剧中人物知道而观众不知道。[3]67这样,在电影的叙事过程中,经常设置一些悬念,制造谜团来加强观影期待。处在故事外部的观众处于限知的状态,但通常这种外限知都是暂时性的,谜底一般都会在故事的发展过程中解开。如对主人公病情及儿时的讲述就是以这种外限知视角进行的。影片开始,儿童Brad骑车飞奔,怪声不断,旁白道出他患有一种奇怪病症。镜头切到他长大,面对警察疑惑的目光,他说自己患有妥瑞氏症。在接下来的应聘中,面对主考人的诧异的目光,他表明了自己对这种病的态度:坦然面对。在不断回忆中,观众对他的病症及成长情况有了全面了解。他不断发出怪声,父亲认为他是为了引人注意,老师说他故意搅乱课堂,母亲的朋友建议为他请个驱魔师,医生认为他有心理问题。直到他被学校开除,母亲到图书馆才从医书上查出了他的病症:妥瑞氏症,而这种病根本无药可医。母亲带他去妥瑞氏症互助会,却发现那里的患者逃避生活。而主人公却不愿被病症打败。成年Brad不断求职并受挫,观众疑惑不解:他不断发出怪声,为何执意选择教师这一职业?原来在中学时,一位真正懂得教育的校长通过音乐会后采访的形式,让主人公说出自己的心声:希望别人把自己当成正常人看待,最终同学们以平等心态接纳了他。正是这位校长,使Brad坚定了自己当教师的梦想。主人公通过回忆,以剧中人物视角出发讲述自身故事,这种叙事被热奈特称之为“内焦点叙事”,这时“叙述者=人物”。通过叙述者的多角度建构与观众建立起复杂的叙事关系,影响着观众参与影片叙事时不同的介入程度。虽然每一次讲述都是局部叙事,但在所有内焦点叙事结束以后,观众最终能够还原故事全貌。这部影片除了采用外限知叙述视角之外,还采用了全知视角的讲述方式。如影片在35分钟后讲述成年Brad的故事时,旁白依然是主人公,但叙述者变为作者,叙述视角转化为全知视角。[3]70   这时无论电影中主人公,还是电影外观众,对事态将如何发展都不知道。观众为主人公的命运担忧,主人公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在主人公求职遭拒,因病受辱时,他在车内捶打方向盘,泣不成声,观众陪他一起黯然泪下。主人公接受母亲的鼓励,在地图上画出所有学校,驱车一次次前往应聘,观众被他百战不殆的精神所打动。他最终面试成功,观众也随他一起兴奋激动。对于督导到来的目的、检查结果,观众和主人公都是茫然未知。督导走后,他被校长叫到教室。主人公紧张的心情写在脸上,而观众也为他捏把冷汗。当听说他被选为最佳新人奖时,观众长出一口气,为他感到骄傲。而主人公的表情从紧张,到吃惊,到放松,最后再有感而发,走过的心理路程和观众一模一样。颁奖会上,主人公准备好的演讲被学生高高举起的手所打断,主人公、其他宾客和观众都感到意外,孩子要说什么?当他们说出“你学会了继续前进”,“你学会了不会被它绊住脚步”“你学会了不会让它占上风”时,主人公放松地笑了,校长欣慰地笑了,主人公父母骄傲地笑了,而观众也心领神会地笑了。这些时候,剧中人物同观众一样,对事态的发展并不知晓,所有的情节、细节由叙事者即作者掌握,他把这些逐一介绍给观众。这种叙述角度热奈特称之为“零度焦点叙事”,这时“叙述者>人物”,全知讲述使得故事脉络清晰、情节完整。#p#分页标题#e#   (三)叙述结构复杂化   叙事作品一般都要讲述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让故事最终以完整的面貌呈现于银幕之上。这部影片的叙述结构采用了叙事学中的“嵌入”[3]103,使得非线性叙事的表现手段不仅多样,而且使叙事的结构自然成型。影片的主线是主人公不断应聘求职受挫最终成功,在教学中也取得辉煌成就。同时几条副线同时发展,在多线条发展中完成对主人公形象的塑造。   副线1:妥瑞氏症对主人公的困扰及主人公对病症的态度。在不断回忆中,观众逐渐了解了小Brad颈部不断抽搐并发出狗一样的叫声,是因为他患了妥瑞氏症。他备受误解,但母亲不断鼓励他,并带他去了妥瑞氏症互助会,见到了各种妥瑞氏症患者。有频繁眨眼睛的、不断抽鼻子的、又吼又叫的等。他们集中在一起并不是尝试被他人接受,而是躲避人们。Brad非常清楚自己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他不想被妥瑞氏症打败。   副线2:主人公同父亲的关系。一开始父亲不理解孩子,要他自控。儿子委屈,因为他根本无法控制。当得知儿子确实患病时,父亲无言以对,眼睛湿润;而电话这头的儿子显然有些失望。儿子求职受挫,父亲为他提供打工机会,建议他尝试教师外其他职业。但儿子认为父亲不相信自己。烤肉时,儿子直言自己总是让父亲感到羞愧难堪,而父亲说自己只是感到无助。父子间情感的表达含蓄深沉。父亲帮儿子就职的学校制作书架,并送给儿子一顶建筑帽,说是给硬汉戴的硬派帽子。父亲被儿子的精神所打动,并且努力想得到儿子的理解。而儿子接受父亲的方式则是自豪地向孩子宣称:那是我的父亲。在儿子的颁奖典礼上,父亲一句“他会挺过去的”表达了父亲对儿子的绝对信任。   副线3:主人公的爱情经历。虽然他患有妥瑞氏症,但其乐观、向上的态度赢得了女孩的好感。找到工作后,他开始约会网友南希。两人有诸多相似之处,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但他依然对自己的病症没有信心,问道:“它真的没影响到你吗?”南希却说:“和那些吹牛皮说大话、哗众取宠的笨蛋比起来,你的噪音根本不算什么。”南希在主人公家受到了母亲的热情款待。他找到了爱他、他也深爱的女孩。   副线4:学生的故事。女孩希瑟聪明可爱但却身患绝症,早早离开人世,让人心痛惋惜。学生阿曼达喜爱他的课,却被有偏见的父亲送到其他班级,让人感慨不已。男生托马斯性情顽劣、痛恨学习,被其他老师认为患有ADD(注意力缺陷障碍)、ADHD(多动症)。可是在Brad的教育下爱上了读书,让人欣喜欣慰。这些讲述各不相同,但产生的一些奇妙交集使故事呈现出一种密切联系的形态,不仅展示了不同阶段、不同侧面的主人公形象,更是一步一步地将故事的全貌还原。“嵌入”式非线性叙事方式,不仅能显示独特的叙事构思,同时能有效地制造悬念,吸引观众。   三、结语   本文从叙事学角度讨论了励志电影《叫我第一名》的非线性叙事特征,认为影片具有时间常态变异化、叙述视角多样化、叙述结构复杂化的特征。在这样的叙事中,观众看到了Brad的坚强、自信、乐观,他把妥瑞氏症这种机体缺陷看做是“最坚忍、最具献身精神的老师”。老师教会他最宝贵的一课,同时也传递给观众宝贵的人生经验:“别让任何事情阻挡你追求梦想的脚步,去投入工作,享受生活,坠入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