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文化论文 > 宗教文化论文 > 正文
宗教文化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俄罗斯宗教的特征及其体现

2012-08-17 08:23 来源:宗教文化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大师与玛格丽特》是苏联作家布尔加科夫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自1966年发表以来,就一直是苏联和俄罗斯文学评论关注的焦点。在中国,对《大师与玛格丽特》的解读与研究主要体现在文学研究与评论上。例如:严卿的《〈大师与玛格丽特〉的叙事特色》(《时代文学》,2010年第1期)论述的是作品的叙事特色,王剑青的《〈大师和玛格丽特〉与狂欢化》(《俄罗斯文艺》,2003年第6期)则分析了作品的狂欢化特点;张永红的《论〈大师与玛格丽特〉中的撒旦形象》(《新余高专学报》,2008年第6期)从宗教的角度分析了作品对宗教传统形象撒旦的颠覆,夏晓方的《试论〈大师和玛格丽特〉与俄国宗教哲学思想》(《俄罗斯文艺》,2002年第5期)从哲学的角度分析了俄国的宗教哲学思想,等等。这些评论和研究在帮助人们更好地解读作品、理解作家的创作动机方面无疑是大有裨益的。但任何一部小说能被一个民族所接受并受到好评是与这个民族的接受心理密切相关的。一个民族的接受心理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其中宗教信仰对民族接受心理起着重要的作用。

 

对于像《大师与玛格丽特》这样一部宗教题材的小说而言,其理解与接受更是离不开对该民族宗教文化特点的分析。反过来说,对这部作品中所体现的宗教文化特点进行分析,也有助于理解俄罗斯精神、理解俄罗斯文学和文化。众所周知,东正教是俄罗斯的国教,但作为国教的东正教是公元988年才引入俄罗斯的,在此之前,俄罗斯一直是多神教的天下。因而,俄罗斯的东正教总是与多神教如影随形,“在典型的俄罗斯人身上,总是出现两种因素的冲突:原始的自然多神教、无涯的俄罗斯大地的自发性与从拜占庭获得的东正教的禁欲主义、对彼岸世界的追求”。①宗教在俄罗斯的历史、社会及文化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在很长时期内一直统辖着俄国人的精神生活,并对俄罗斯的哲学、文学和艺术等发展产生着巨大影响。布尔加科夫的《大师与玛格丽特》描写的就是宗教的主题。

 

一、俄罗斯宗教的特点及其在作品中的体现

 

1.俄罗斯宗教的发展及其特点

 

宗教是原始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原始社会极端低下的生产力使人们在自然力面前无能为力,分不清自然力和人的区别,于是便把支配自己生活的自然力人格化,变成超自然的神灵。①例如,风神、火神、雷神、水神等。随着社会和历史的发展,宗教也在不断演变,由最初的自然崇拜发展出精灵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神灵崇拜,由多神崇拜发展到统驭众神的至上神崇拜以至一神崇拜,等等。俄罗斯在基辅罗斯时代是一个信仰多神教的国家,古罗斯人的多神教崇拜和祭祀的对象首先是江湖河泊、树木丛林,这是与古东斯拉夫人以狩猎、捕鱼、采集为主的生产方式分不开的。后来,古东斯拉夫人的生产方式发生了变化,狩猎、捕鱼、采集逐渐被农业、手工业所代替,相应地,他们崇拜和祭祀的对象也有所变化,但对水神的崇拜却一直保留了下来。有人将古东斯拉夫人的多神教信仰对象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吸血鬼(упыри)”和“保护神(берегини)”,吸血鬼为男性,代表着恶的开端,保护神则是一些女性,太阳、水域、花朵及其他植物的图案就是保护神的象征;第二类是多产神(Род)和家宅女神;第三类是众神之首别龙(Перун),别龙是雷神、战神,他统领着太阳神达日博格(Дажьбог)及财产与家畜的保护神霍尔斯(Хорс)、风神斯特里博格(Стрибог)、水神谢马尔格尔(Симарг)、手工业及商业保护神莫科什(Макошь)。此外,古罗斯人还敬奉火神、天神等。古罗斯多神教是罗斯人的宗教信仰,人们对诸神的崇拜祭祀活动和仪式已成为日常生活和生产活动的重要内容。②“古罗斯多神教自产生之日起,一直影响和作用着罗斯社会的发展进程,而且这种社会意识随着古罗斯人的意识和劳动活动的发展逐步发展起来,到10世纪中叶已达到相当普及的程度,成为古罗斯人和古罗斯社会的主要意识形态”。③这种意识不但是古罗斯人的主要意识形态,而且在东正教取代多神教成为国教后,甚至在提倡无神论的苏联共产主义时期,这种意识也依然影响着俄罗斯人。可以说,这种意识已经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根植在了他们的民族血液中。

 

随着历史的发展、生产力的提高、社会意识形态与制度的变更,多神教已逐渐不适应罗斯大公的统治需要。因此,公元988年,弗拉基米尔大公将基督教引进俄罗斯,令全基辅的人接受基督教的洗礼,成为上帝的子民,并将基督教定为国教,史称“罗斯受洗”。但是,罗斯的受洗并不等于罗斯一下子就基督教化。由于多神教的影响,使得罗斯的基督教化成为一个漫长而渐进的过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罗斯的宗教信仰都是多神教和基督教共存,因此在俄国史学界有“双重信仰”的说法,即在罗斯受洗后几百年内罗斯人既接受基督教的信仰,又不放弃对多神教诸神的崇拜。“在城市里,多神教的庙宇虽然已被拆除,但市民家中仍习惯地敬奉着多神教的偶像;在基督教波及的乡村,人们在教堂里作完礼拜后,马上赶回仓房、树林或河边去祷告,生怕得罪了多神教古老的保护神”。④就像Н.加里科夫斯基指出的那样:“罗斯人虽然已经受洗,但仍崇拜和祭祀日月、雷电、河流、山木一级护佑铁匠的火神,崇拜和祭祀别龙,霍尔斯,司特利博格,达日博格,别列普鲁特,莫科什以及山妖,夜叉和吸血鬼……”⑤即便是在罗斯彻底基督教化后,多神教的某些习俗依然保存了下来,俄罗斯人甚至将多神教的祭祀仪式和风俗习惯渗透到基督教中,与之融为一体,使基督教成为独具俄罗斯特色的东正教。在《大师与玛格丽特》中有这么一个例子:小吃部主任在魔术表演节目结束后第二天,发现他的柜台里收到的10卢布钞票全都变成了一张张纸片,他想到这是魔法导致的后果,于是他来找魔王沃兰德。这反映了宗教意识对人们的日常意识和言语习惯的影响,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宗教的渗透作用。但这只是一方面,宗教的影响更多的存在于人们的潜意识中,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内化为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使他们的言行举止呈现出该民族所特有的民族文化定型特色。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