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词的特点及在文学作品中的修辞效果

2011-06-25 21:25:49 来源:写作指导

摘  要:从语言学的角度阐述了对颜色词的感知和研究的理论依据,结合人们的习惯知觉作用和视觉组合以及视觉归类,从词源角度对颜色词进行分类,分为基本颜色词、实物颜色词和释义颜色词,分析了各类颜色词的数量、使用频度等特点,并专门就颜色词在文学作品中的夸张、移就等修辞效果展开探讨。

关键词:颜色词  夸张  移就  修辞效果 文学

    在人类的语言中,颜色词是最富有表现力的描述色彩的语言符号,可以说人类使用的语言中都包含表达颜色的词汇,但是不同民族的文化差异造成对颜色的认知差异,主要表现在颜色词汇的数量和名称及修辞效果等方面。

    一、颜色词的感知和研究

    颜色词是一种感官词,属于非语言交际文化范畴,用于描述各种颜色,并在一定的语境中,作为修辞手法产生无穷的魅力,尤其当美国人类学家Berlin和语言学家Kay通过对98种语言的分析和研究,在1969年出版《基本颜色词:其普遍性和演变》一书中,透过颜色词在不同语言中存在差异的表面现象,揭示了基本颜色词普遍发生的顺序。

    每种语言最初都是从对比度最强烈的黑白两种颜色开始认知,进而是鲜艳夺目的红色、绿色、黄色等,逐步认识了图中所示的11种颜色。这一研究成果在人类色彩感知和色彩表达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Kay在1978年又从人体的生理结构和模糊学理论

    角度,与McDaniel共同阐释了颜色范畴是个模糊集合概念,把颜色与人的生理结构和心理

    结构紧密结合起来。

    McNeill和Wierzbicka分别从语言学角度展开研究,McNeill提出“语言相对论”和颜色词产生和演变过程中必备的两个因素:自然资源和在外部世界中色彩的可用性及人类视觉的生理结构。鉴于不少颜色名称来源于实际生活中的客观事物,他认为颜色名称与其色彩在实际生活中的功能和频度有关。Wierzbicka则认为颜色概念与“人类经验的普遍性”分不开,如现实生活中的“白天、黑夜、火、太阳、植物、天空和大地”,并从认知语言学立场出发,把颜色词词义构成分为四种类型,即:直觉成分、颜色成分、否定(排他性)成分和原型成分。英国语言学家Lyons以颜色词为例,展开了颜色词的词汇语义系统研究,指出由red、orange、yellow、green和blue构成部分颜色词词汇场中的位置固定。

    二、 颜色词的分类及特点

    统计表明,人类可分辨的颜色达百万种之多。当人们面对大量色彩相似的颜色时,在习惯知觉作用下,把他们看作是一个较大的视觉组合,从而显现出视觉归类的趋向。因此,颜色词虽貌似众多纷繁,当利用视觉归类或词典释义等方式,实际上可以划分为几个颜色系列。如red (红色)、cherry (樱桃、红色)、ruby (红宝石、红色)、flush( 脸色变红)和 blush (脸色变红)等等都可划归为红色这同一系列,尤其是从词源角度把颜色词汇分为基本颜色词和实物颜色词,以及词典释义颜色词。

    基本颜色词词源来自Anglo-Saxon语,为数不多却使用频度高,但无法恰如其分地区分各种颜色,只有通过其他辅助手段,才可构成复杂的颜色概念,其中实物颜色词最大的特点在于把实物本身的特点融入语言文字的描述之中,把抽象的、复杂的颜色概念变成具体的、可触摸到的实物体,体现简单化和直观性。如用vermilion表达“红色”,词典释义为“朱砂,又称辰砂、丹砂,无机化合物,大红色……”等等,若只做书面说明不仅费时费力,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想象中的朱砂红,而有实物作为参照物,就勿容置疑了。同时,事物本身的性质、特征也融入色彩之中,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感、憎恶爱好。

    ⑴ Until dusk that day, the Master’s face was dark iron.

    (这天直到上灯时分,老爷的脸色铁青------茅盾《小巫》)

    其中“iron”一词以“铁----青灰色”恰如其分地刻画出老爷的冷酷无情,同时反映了作者的态度和情感。实物颜色词家族庞大,或为金属矿藏、珠宝玉器,或为自然现象、动物植物,或为日常用品、三餐食材,名称种类繁多,林林总总。随着科技迅猛发展,将使实物颜色词汇不断得以丰富。

    释义颜色词适用范围单一,使用频度相对低,但表达精细准确,透过字面意思描绘生动的画面。据《简明牛津词典》释义“brunette”为“dark-skinned and /or brown-haired (woman),一个栩栩如生的形象展现在眼前,而“hoary”则勾勒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形象。

    三、颜色词的修辞效果

    颜色词具有很强的修辞效果,本文就颜色词在文学作品中夸张和移就的修辞效果展开讨论。

    3.1 颜色词的夸张效果

    夸张(Hyperbole)源于希腊语,意为“超越”,是一种故意要言过其实的修辞手法。主要特征在于对修辞客体进行夸大其词的描写,往往有违常理或不合逻辑,以期达到强烈的冲击效果。根据词典释义“为了启发听者或读者的想象力和加强所说的话的力量,用夸大的词句来形容事物”是一种“文艺创作中突出描写对象特征的手法”。王充在《论衡•增艺篇》中称之为“称美过其善,进恶没其罪”。而科比特在《古典修辞学今用》中对夸张的定义是“为了达到强调或渲染的效果,采用夸大措辞的手法”,通过艺术性的夸大突出或强调事物本身的特征。

    ⑵ Every time he goes to his hometown, he wants to paint the town red with his old friends.-------每次他回家乡都想与老朋友痛饮狂欢一番。

    ⑶ He and his wife painted the town red in celebration of her promotion.------他和他妻子为庆祝她的升职痛饮狂欢。

    “Paint the town red”指“狂欢、痛饮”,源于美国西部。一百多年前的村镇开设酒吧和妓院区域称为“红灯区”,在牧场工作的牛仔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那些地方痛饮一番,当他们喝得醉眼朦胧时,整个村镇在他们的眼里变成一片红色。“Paint the town red”在这一特定的场合,显示人们狂欢作乐,兴奋的情绪感染读者。#p#分页标题#e#

    ⑷ Jesse went out. The whole world seemed to have turned gloden. He limped slowly, with the blood pounding his temples and a wild incommunicable joy in his heart.

    Jesse在长期失业后得到一份工作,他那种无以言状的喜悦心情跃然纸上,这个世界在他的眼里仿佛已是一片光明。

    ⑸ …… once, when Manchester United had the narrowest of squeaks, disaster averted only by a heroic piece of goalkeeping …… once, just this once, young Herbert uttered a single piercing scream that must have been audible in Peru: His soul flew out of his mouth with a sound like a fiend in torment. I glanced round and saw his little pudding face transfigured, his cheeks were as red as fire and his eyes were blazing like twin stars.

    颜色词把一位足球粉丝激动地神态刻画的惟妙惟肖,他的面颊因激动而“红得像火一样”,双眼“像两颗星星,熠熠生辉”。

    ⑹ His words made my blood freeze.

    听了他的话,我的血都快凝固了。

    3.2 颜色词的移就效果

    移就(Transferred Epithet)常常用于文学作品,收到含蕴深远的修辞效果。唐铖在《修辞学》中就此释义:“两个观念联系在一起时,一个的形容词常常移用于另一个上头”。“epithet”来源于希腊语“epithetion”,意指“that which is added”。无独有偶,“A Handbook to Literature” 的定义亦如此,“Transferred epithet ”是“an adjective used to limit grammatically a noun which it doesn’t logically modify, though the relation is so close that the meaning is left clear”。陈望道所著《修辞学发凡》中给汉语移就下的定义与英语移就的定义可谓异曲同工,“遇有甲乙两个印象连在一起时,作者就把原属甲印象的性状移于乙印象”。

    移就异于常规的修辞手法,可谓创造性的运用词语搭配,虽不合乎逻辑关系,但在具体的语境中却能收到简练凝聚、生动形象的艺术效果和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耐人寻味,产生丰富的联想,具有引人入胜、出人意外的修辞效果。

    ⑺ Gray peace pervaded the wilderness-ringed Argentia Bay in Newfoundland, where the American ships anchored to await the arrival of Winston Churchill. Haze and mist blended all into gray: gray water, gray sky, gray air, gray hills with a tint of green. ------ (Herman Wouk, The Winds Of War)

    “gray”修饰抽象的名词“peace, air、water 和sky”,仿佛一切都融入灰色,“gray”本身象征严肃,在庄重的“gray”气氛中,描述激战前的宁静,预示着丘吉尔的到来将拉开重大事件的序幕。

    移就以邻接联想为基础,最常见的是把人的性状移至事物,或把甲事物的性状移至乙事物。这里仅仅是“移”,以 “标志性搭配”为特点,把具有情感的颜色词移属修饰无情感的事物。

    ⑻ I sure wish I had a green thumb like Mr. Jones next door. Every year he grows the best tomatoes and sweet corn in our whole neighborhood. And his roses are absolutely beautiful!

    我真希望我也能像琼斯先生那样把花和菜种得那么好。他种的西红柿和甜玉米在我们整个居民区里每年都是最好的。另外,他种的玫瑰花简直是漂亮极了。

    ⑼ I usually go to the library in my white space.

    我通常在空闲时间去图书馆。其中“my white space”表示“我的空闲时间”。

    ⑽ The sky turned to a tender pallet of pink and blue.

    天空变成了一块由粉红色和蓝色构成的色彩柔合的调色板。根据逻辑关系应该修饰“pink and blue”的“tender”转而修饰“pallet”。

    四、结论

    根据语言学的研究理论,讨论了颜色词的认识过程、演变过程和部分颜色词在词汇场中的固定位置,透过表面现象,探讨颜色词的内在共性。并借助视觉组合和视觉归类,从其特点、外延内涵等方面,把颜色词划分为基本颜色词、实物颜色词和释义颜色词,并对其特点及其辅助构成方式进行图表总结,使之更加清晰,一目了然。鉴于颜色词的修辞效果非常具有特色,本文针对其在文学作品中夸张和移就两种修辞手法进行探讨,以颜色词独特的效果增强艺术感染力,展示出颜色词在实际运用方面的风采,为文学作品和人们的生活增添绚丽的色彩。

参考文献:

[1] Corbett,G.and G. Morgan.   Color terms in Russian: reflections of typological constrains in a single language, [J]J.Linguistics, 24(1988)

[2] McNeill, N.B. Color and color terminology, [J] Journal of Linguistics, 1972

[3] Wierzbicka, A. The meaning of color terms: semantics, culture and cognition, [J] Cognitive Linguistics, 1-1, 1990

[4] H. W. Fowler and F. G. Fowler.  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sixth edition) [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6

[5] Lyons, J. Semantics, [M]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77

[6] 新华词典编纂组  新华词典(1988年修订版)[M]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88

[7] 张培基. 英语声色词与翻译  [M]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64

[8] 胡曙中. 英汉修辞比较研究 [M]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3

[9]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汉英双语现代汉语词典 [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3#p#分页标题#e#

[10] 张向阳. 最新实用英语典故词典 [M] 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