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医学论文 > 医疗保险论文 > 正文
医疗保险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8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医疗保险参保地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

2020-05-22 11:22 来源:医疗保险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基于2017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利用多元回归方法,从医疗保险参保地差异的角度实证分析医疗保险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及其代际差异。研究认为:在流入地参保会明显增加农民工消费,且对老生代群体影响更加显著;而在流出地参保会抑制农民工消费,且对新生代群体影响更加显著。

[关键词]农民工;消费;医疗保险

引言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以刺激国内消费市场的方式拉动我国经济增长变得尤为重要。同时,伴随我国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大规模的农民工已逐步成为不可忽视的消费群体;但是农民工对未来不确定性风险较为警惕,致使其预防性储蓄相对较高,消费明显不足。医疗保险制度作为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内容,具有调节收入差别、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同时医疗保险可以降低未来疾病风险带来的经济冲击,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人们的预防性储蓄动机。随着医疗保险制度的不断完善,其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日渐凸显。因此分析农民工的消费状况,探究医疗参保地点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及其代际差异,对于促进我国经济增长、优化医疗保险体系、增强农民工的消费能力等具有重要意义。

1分析框架

1.1数据来源

本文所使用的数据来源于2017年中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该数据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负责实施,在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建设兵团按历年人口年报数据为基本抽样框,采取分层、多阶段、与人口规模成比例的PPS方法进行抽样,对在流入地居住一个月以上、非本区县户口的15周岁以上流入人口进行调研。数据涵盖了家庭人口学基本特征、就业与消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等。2017年共采集流动人口样本169910个,根据本文的研究对象保留户口性质为农业户口的流动人口样本,剔除变量缺失样本,最终选取124313个有效样本进入实证分析,占总样本的73.16%。

1.2模型设定

本文采用多元回归模型分析医疗保险参保地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

1.3变量设置及描述性统计

自变量为农民工在流入地的家庭人均月消费,由农民工在流入地的家庭月总消费除以家庭规模得到。关键变量:本文主要从医疗保险参保地差异来反映农民工医疗保险的参保状况。医疗保险参保地点为“流入地参保”和“流出地参保”。控制变量:农民工的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健康状况、婚姻状况、家庭人均月收入、工作情况、家庭规模、有无子女、流动范围和在流入地的居住意愿,具体赋值情况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我国农民工主要在流入地参加医疗保险。我国农民工平均家庭人均月收入为2333元,平均家庭人均月消费支出为1195元,平均消费倾向为51.22%,可见我国农民工的消费水平有待提高。从个体特征来看,我国农民工男女性别比例略微失衡,其中男性占比52%,女性48%,平均年龄为36岁,农民工以青壮年劳动力为主,受教育程度以初中学历为主,婚姻状况为有配偶的比例为83%,整体上我国农民工中就业人员所占比例为82.2%。从家庭特征来看,我国农民工的家庭规模以3人为主,其中有子女的农民工家庭占比为79.7%,身体状况为健康的农民工占据的比重最大。从流动特征来看,我国农民工的流动范围以跨省流动为主,大部分农民工对于是否要在流入地定居还没有想好。

2实证分析

2.1医疗保险参保地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

根据表2汇报了医疗保险参保地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及代际差异,模型1显示,在控制其他变量后,在流入地参加医疗保险的农民工消费水平比不参加任何医疗保险者要高1.5%,在5%的水平上显著;在流出地参加医疗保险的农民工消费水平比不参加任何医疗保险者低1.7%,且在1%的水平上显著。这可能是因为我国基本医疗保险在大部分地区实行的是地市级统筹,整体上我国基本医疗保险的统筹层次比较低,推行异地就医报销还有一定阻碍,因此,大部分地区还存在异地就医报销难的问题。在未实行异地报销的地区,在流出地参保的农民工只能选择回参保地进行医疗服务费用的报销,往返流入地与报销地增加了报销的成本,报销手续繁琐且耗时长;在实行异地报销结算政策的地区,在流入地的报销比例往往要低于在参保地的报销比例,变相增加了报销成本。对于农民工来说,在流出地参加医疗保险并没有降低其对未来医疗支出的不确定性,仍然会为了抵御健康风险进行储蓄,所以在流出地参加医疗保险对农民工的消费有抑制作用。

2.2医疗保险参保地对农民工消费影响的代际差异

模型2和模型3将样本分为新生代农民工和老生代农民工两个子样本,表2的实证结果显示,相比于未参加医疗保险的农民工来说,在流入地参加医疗保险使老生代农民工的消费增加2.5%,且在5%的水平上显著;但是在流出地参加医疗保险对老生代农民工消费的影响不显著。在流出地参加医疗保险的新生代农民工的消费要比未参加任何保险者低3%,且在1%的水平显著,在流入地参加医疗保险对新生代农民工消费影响不显著。医疗保险参保地对不同代际群体的消费影响程度存在一定差异,这可能是因为,对新生代农民工而言,消费不仅是为了维持日常生活的必要方式,更是他们融入所在城市的重要途径,而在流出地参加医疗保险显然不利于其融入所在城市,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新生代农民工的消费。

3结论

本文基于2017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实证分析了医疗保险参保地点对农民工消费的影响及其代际差异。研究发现,一、相对于未参保的农民工来说,在流入地参保显著促进了农民工的消费,在流出地参保会抑制其消费。二、从不同代际群体来看,在流出地参保会显著降低新生代农民工的消费水平,但是对老生代农民工消费的影响不显著。因此为了提高农民工的消费水平,进而促进我国经济良性增长,本文得到的政策启示是:一、逐步完善医疗保险体系,取消医疗保险制度与户籍制度挂钩;二、提升农民工人力资本,增加就业岗位;三、转变农民工消费模式,扩大消费市场。

[参考文献]

[1]朱铭来,史晓晨.医疗风险、医疗保险与流动人口消费[J].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17(04):56-63+135.

[2]谢邦昌,韩静舒.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对家庭消费的影响[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5(05):79-87.

[3]宋月萍,宋正亮.医疗保险对流动人口消费的促进作用及其机制[J].人口与经济,2018(03):115-126.

[4]白重恩,李宏彬,吴斌珍.医疗保险与消费:来自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证据[J].经济研究,2012,47(02):41-53.

作者:梁元元 单位:中南民族大学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