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医学论文 > 泌尿系统论文 > 正文
泌尿系统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2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十八反在泌尿系疾病中运用

2021-09-16 09:25 来源:泌尿系统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十八反”配伍禁忌理论虽一直被视作中医治病用药之法宝,但细究起来,却存在着一些不合理性。因此,临床当中大可不必囿于“十八反”配伍禁忌之说。本文列举了数则泌尿系疾病的验案,这些验案在处方用药时均涉及到了“十八反”配伍,非但未出现毒副作用,反而取得了显著的疗效,进一步佐证了“十八反”配伍用药的可行性。

关键词:伤寒杂病论;张仲景;经方;经方合方;泌尿系疾病;十八反

“十八反”配伍禁忌理论自提出后,一直被视作中医治病用药之法宝而沿传至今,然而,该理论的合理性却值得商榷。一来,有着“经方之祖”美誉的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所载方药就没有所谓的“十八反”配伍禁忌,从赤丸、甘遂半夏汤等方中乌头配半夏、甘草配甘遂的使用可窥见一斑;二来,作为“十八反”配伍禁忌理论的提出者,王怀隐、张子和等人又在临床中选用“十八反”配伍用药治疗疾病,明显是自相矛盾[1]。因此,临床当中大可不必囿于“十八反”配伍禁忌之说。笔者在临床中运用经方合方辨治各科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及疫病时常运用“十八反”配伍用药,进一步证明“十八反”配伍用药非但未出现任何毒副作用,反而能取得很好的临床疗效[1-3],于此试举数则泌尿系疑难疾病的辨治验案如下。

1肾气丸、半夏泻心汤、附子花粉汤

与胶姜汤合方辨治慢性肾衰竭案马某,男,67岁,2016年2月19日初诊。患者有多年慢性肾炎病史,2年前经复查诊断为慢性肾衰竭,B超提示肾萎缩,服用中西药均未能有效控制症状,遂前来诊治。刻诊:全身水肿,小便短少,头晕目眩(血压165/113mmHg),不思饮食,脘腹胀满,恶心,呕吐,面色苍白,肢体沉重,手足不温,怕冷,倦怠乏力,大便干结,口干不欲饮水,口苦,舌红少苔,脉沉细弱。西医诊断:慢性肾衰竭。中医诊断:水肿,辨为阴阳俱虚,痰湿水气证。治当滋补阴阳,利水化痰。给予肾气丸、半夏泻心汤、附子花粉汤与胶姜汤合方,药用:生地黄24g,山药12g,山茱萸12g,茯苓10g,泽泻10g,丹皮10g,制附子10g,桂枝3g,红参10g,生半夏12g,黄连3g,黄芩10g,干姜10g,生姜10g,天花粉12g,阿胶珠10g,炙甘草10g,大枣12枚。6剂,以水1000~1200mL,浸泡30min,大火烧开,小火煎煮50min,去滓取药液,每日分早、中、晚3次服。2016年2月26日二诊:仍小便短少,以前方变泽泻、茯苓为30g,6剂。2016年3月4日三诊:小便短少略有改善,仍全身水肿,以前方变泽泻为60g,6剂。2016年3月11日四诊:小便短少、全身水肿较前又有改善,仍手足不温,以前方变桂枝为10g,6剂。2016年3月18日五诊:手足不温好转,仍口苦,以前方变黄连为6g,6剂。2016年3月25日六诊:血压正常,仍脘腹胀满,以前方变生半夏为15g,6剂。2016年4月1日七诊:诸症基本缓解,又以前方巩固治疗150余剂,症状缓解,血压正常。经复查后进行对比,治疗前右肾84mm、左肾84mm,治疗后右肾96mm、左肾97mm;治疗前肌酐472μmol/L,治疗后肌酐87μmol/L。之后,仍继续以前方巩固治疗。随访4年,一切尚好。按根据小便短少、手足不温辨为阳虚;再根据小便短少、舌红少苔辨为阴虚;因倦怠乏力、脉沉弱辨为气虚;又因恶心呕吐、口苦辨为湿热;复因肢体沉重、水肿辨为痰浊水气;更因口干不欲饮水辨为寒热夹杂。以此辨为阴阳俱虚,痰湿水气证。方以肾气丸滋补阴津,温补阳气,渗利水湿;以半夏泻心汤清热燥湿,温通降逆;以附子花粉汤温阳化阴;以胶姜汤温阳补血。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2小柴胡汤、大黄附子汤、防己黄芪汤、甘草海藻汤与藜芦人参汤合方辨治肾病综合征案

钱某,男,38岁,2017年4月8日初诊。患者有多年肾病综合征病史,近3年来病情加重,服用中西药均未能有效控制症状,遂前来诊治。刻诊:眼睑水肿,小便不利,头晕目眩(血压170/121mmHg),时时发热,时时怕冷,手足不温,心烦,情绪低落,倦怠乏力,汗出较多,面色不荣,大便干结,口苦,舌质红,苔腻黄白夹杂,脉沉弱。西医诊断:肾病综合征。中医诊断:水肿,辨为气郁阳虚,痰水夹热证。治当调气温阳,利水化痰,清热降泻。给予小柴胡汤、大黄附子汤、防己黄芪汤、甘草海藻汤与藜芦人参汤合方,药用:生半夏12g,柴胡24g,黄芩10g,红参10g,制附子15g,大黄10g,白术30g,黄芪10g,防己3g,细辛6g,海藻24g,藜芦1.5g,生姜20g,炙甘草10g,大枣12枚。6剂,以水1000~1200mL,浸泡30min,大火烧开,小火煎煮50min,去滓取药液,每日分早、中、晚3次服。2017年4月15日二诊:大便通畅,仍小便不利,以前方加茯苓30g,6剂。2017年4月22日三诊:大便正常,手足不温较前缓解,仍眼睑水肿,以前方加泽泻50g,6剂。2017年4月29日四诊:水肿较前明显消退,小便基本通利,仍口苦,以前方变黄芩为20g,6剂。2017年5月6日五诊:水肿进一步消退,血压基本正常,手足转温,仍头晕目眩,以前方变红参为12g,变藜芦为3g,6剂。2017年5月13日六诊:眼睑水肿消退,小便基本正常,以前方6剂继服。2017年4月20日七诊:诸症基本缓解,又以前方巩固治疗150余剂,经复查,肾功能各项指标基本正常,继续以前方巩固治疗。随访2年,一切尚好。按根据小便不利、心烦、口苦辨为郁热;再根据眼睑水肿、汗出、头晕目眩辨为风水夹虚;因倦怠乏力、脉沉弱辨为气虚;又因情绪低落辨为气郁;复因手足不温、大便干结辨为寒结。以此辨为气郁阳虚,痰水夹热证[4]。方以小柴胡汤清热调气,温通降逆;以大黄附子汤温阳通泻;以防己黄芪汤益气发汗,利水消肿;以甘草海藻汤益气软坚,利水消肿;以藜芦人参汤益气熄风化痰。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3小柴胡汤、四逆散、桂枝茯苓丸、蒲灰散与附子花粉汤合方辨治IgA肾病案

蒋某,男,52岁,2017年12月31日初诊。患者有多年IgA肾病病史,服用中西药均未能有效控制症状,遂前来诊治。刻诊:下肢水肿,小便不畅,腰部酸痛,腹部胀痛,自觉身体发热(体温37.2℃左右),手足心热,情绪低落,心烦意乱,倦怠乏力,头晕目眩,口苦,口腻,舌质淡红夹瘀紫,苔白厚腻夹黄,脉沉弱。西医诊断:IgA肾病。中医诊断:水肿,辨为郁热夹虚,水气夹瘀证。治当清解郁热,行气化瘀,利水消肿。给予小柴胡汤、四逆散、桂枝茯苓丸、蒲灰散与附子花粉汤合方,药用:柴胡24g,红参10g,黄芩10g,生半夏12g,枳实15g,白芍15g,桂枝15g,茯苓15g,丹皮15g,桃仁15g,滑石10g,蒲黄20g,制附子10g,天花粉12g,生姜10g,大枣12枚,炙甘草10g。6剂,以水1000~1200mL,浸泡30min,大火烧开,小火煎煮50min,去滓取药液,每日分早、中、晚3次服。2018年1月7日二诊:情绪低落略有好转,仍腰部酸痛,以前方变制附子、天花粉为15g,6剂。2018年1月14日三诊:情绪低落较前又有好转,仍下肢水肿,以前方变茯苓、滑石为30g,6剂。2018年1月21日四诊:下肢水肿明显消退,仍口苦,以前方变黄芩为20g,6剂。2018年1月28日五诊:身体发热、手足心热基本缓解,腹部稍胀痛,以前方变枳实、白芍为30g,6剂。2018年2月4日六诊:小便基本正常,未再出现水肿,仍倦怠乏力,以前方变红参为12g,6剂。2018年2月11日七诊:诸症明显缓解,经复查尿蛋白由原来(+++)转变为(++),尿隐血由原来(+++)转为阴性;又以前方巩固治疗80余剂,复查肾功能示各项指标基本正常,继续以前方巩固治疗。随访1年,一切尚好。按根据小便不畅、情绪低落辨为气郁;再根据小便不畅、舌质夹瘀紫辨为瘀;因倦怠乏力、脉沉弱辨为气虚;又因口苦、苔腻辨为痰热;复因下肢水肿辨为水气。以此辨为郁热夹虚,水气夹瘀证[5]。方以小柴胡汤清解郁热,益气通阳;以四逆散疏利气机;以桂枝茯苓丸活血化瘀消肿;以蒲灰散活血利水消肿;以附子花粉汤温阳散结,化阴利水。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4小柴胡汤、胶艾汤、蒲灰散与附子花粉汤合方辨治过敏性紫癜性肾炎案

马某,女,19岁,河南人,2018年2月25日初诊。患者有过敏性紫癜性肾炎病史4年,服用中西药均未能有效控制症状,遂前来诊治。刻诊:尿血鲜红,下肢及下腹部多处皮疹,时时多发性游走性关节疼痛,时时脐周疼痛如针刺,情绪低落,急躁易怒,倦怠乏力,面色苍白,身热,口苦,口干不欲饮水,舌质淡,苔薄黄白夹杂,脉沉弱。尿常规示:蛋白质(+++)、隐血(++)。西医诊断:过敏性紫癜性肾炎。中医诊断:血证,辨为郁热血虚夹瘀证。治当清解郁热,益气补血,行气化瘀。给予小柴胡汤、胶艾汤、蒲灰散与附子花粉汤合方,药用:柴胡24g,红参10g,黄芩10g,川芎6g,生半夏12g,阿胶珠6g,艾叶10g,白芍12g,当归10g,生地黄20g,滑石10g,制附子10g,天花粉12g,蒲黄20g,生姜10g,大枣12枚,炙甘草10g。6剂,以水1000~1200mL,浸泡30min,大火烧开,小火煎煮50min,去滓取药液,每日分早、中、晚3次服。2018年3月4日二诊:仍口苦,以前方变黄芩为15g,6剂。2018年3月11日三诊:口苦减轻,仍口干不欲饮水,以前方变天花粉为24g,6剂。2018年3月18日四诊:倦怠乏力好转,仍有皮疹,以前方变生地黄为30g,6剂。2018年3月25日五诊:皮疹减少,仍关节疼痛,以前方变制附子为12g,变白芍为24g,6剂。2018年4月1日六诊:小便正常,脐周腹痛未再发作,情绪明显好转,仍有轻微倦怠乏力,以前方变红参为12g,6剂。2018年4月8日七诊:诸症基本缓解,复查尿常规示蛋白质(-)、隐血(+),又以前方巩固治疗120余剂,复查肾功能示各项指标基本正常。随访1年,一切尚好。按根据尿血鲜红、身热、口苦辨为热;因倦怠乏力、面色苍白、舌质淡、脉沉弱辨为气血虚;又因情绪低落辨为郁;复因疼痛如针刺辨为瘀;更因口干不欲饮水辨为热伤阴夹寒,以此辨为郁热血虚夹瘀证。方以小柴胡汤清解郁热,益气通阳;以胶艾汤补血止血,益气活血;以蒲灰散活血利水;以附子花粉汤温阳散结,化阴利水。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5小柴胡汤、猪苓汤、附子花粉汤、藜芦人参汤与甘草海藻汤合方辨治肾癌术后复发伴转移案

朱某,男,68岁,2018年3月3日初诊。患者于1年前行肾癌手术,半年后复发伴转移,服用中西药均未能有效控制病情发展及症状,遂前来诊治。刻诊:腰痛,小便不畅,头晕目眩,倦怠乏力,形体消瘦,时时发热,时时怕冷,肌肉抽动,关节疼痛,情绪低落,心烦急躁,手足不温,怕冷,口干,口苦,舌质淡红,苔腻黄白夹杂,脉沉弱。尿常规示:蛋白质(+++),隐血(++)。西医诊断:肾癌术后复发伴转移。中医诊断:腰痛,辨为寒热郁虚夹痰证。治当温阳散寒,清热利湿,行气化痰。给予小柴胡汤、猪苓汤、附子花粉汤、藜芦人参汤与甘草海藻汤合方,药用:柴胡24g,生半夏12g,红参10g,黄芩10g,茯苓10g,猪苓10g,泽泻10g,阿胶珠10g,滑石10g,制附子10g,天花粉12g,藜芦1.5g,海藻24g,生姜10g,大枣12枚,炙甘草10g。6剂,以水1000~1200mL,浸泡30min,大火烧开,小火煎煮50min,去滓取药液,每日分早、中、晚3次服。2018年3月10日二诊:腰痛略有减轻,仍口苦,以前方变黄芩为15g,6剂。2018年3月17日三诊:腰痛较前又有减轻,仍肌肉抽动,以前方变藜芦为2.5g,6剂。2018年3月24日四诊:腰痛较前又有减轻,时时发热、时时怕冷未再出现,仍关节疼痛,以前方变制附子为12g,6剂。2018年3月31日五诊:腰痛基本缓解,仍倦怠乏力,以前方变红参为12g,6剂。2018年4月7日六诊:情绪低落、心烦急躁基本缓解,仍口干,以前方变天花粉为20g,6剂。2018年4月14日七诊:腰痛未再发作,尿蛋白(+),尿隐血仍(++),以前方变阿胶珠为15g,6剂。2018年4月21日八诊:诸症基本缓解,又以前方治疗150余剂,诸症基本消除,复查CT示“与原片对比,复发及转移病灶较前减小”,继续以前方巩固治疗。随访2年,一切尚好。按根据腰痛、手足不温辨为寒;再根据口苦辨为热;因倦怠乏力、形体消瘦辨为气虚;又因情绪低落辨为郁;复因苔腻辨为痰;更因肌肉抽动辨为风。以此辨为寒热郁虚夹痰证[6]。方以小柴胡汤清热温通,行气散结,益气补虚;以猪苓汤清热利水,补血止血;以附子花粉汤温阳消癥,益阴散结;以藜芦人参汤益气化痰;以甘草海藻汤益气软坚散结。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6桂枝茯苓丸、蒲灰散、附子花粉汤、附子半夏汤与甘草海藻汤合方辨治肾结石案

刘某,男,32岁,河南人,2018年7月1日初诊。4年前经检查诊断为肾结石,碎石后复发(多发,大者约3mm×4mm,小者约1mm×1.5mm),服用中西药均未能有效控制病情发展及症状,遂前来诊治。刻诊:小便不利,尿频,尿急,尿血,腰腹疼痛如针刺,倦怠乏力,手足不温,怕冷,口干欲饮热水,舌质淡红夹瘀紫,苔白厚腻夹黄,脉沉弱。西医诊断:肾结石。中医诊断:石淋,辨为瘀结痰阻水气证。治当活血化瘀,燥湿化痰,利水消癥。给予桂枝茯苓丸、蒲灰散、附子花粉汤、附子半夏汤与甘草海藻汤合方,药用:制附子10g,桂枝15g,茯苓15g,桃仁15g,丹皮15g,白芍15g,滑石10g,天花粉12g,生半夏12g,蒲黄20g,海藻24g,生姜10g,大枣12枚,炙甘草10g。6剂,以水1000~1200mL,浸泡30min,大火烧开,小火煎煮50min,去滓取药液,每日分早、中、晚3次服。2018年7月8日二诊:腰痛减轻,仍小便不利,以前方变茯苓、滑石为30g,6剂。2018年7月15日三诊:腰痛较前减轻,小便较前略通畅,仍口干,以前方变天花粉为24g,6剂。2018年7月22日四诊:尿频、尿急基本缓解,仍有腰痛,以前方变桂枝、茯苓、桃仁、丹皮、白芍为20g,6剂。2018年7月29日五诊:腰痛基本消除,手足转温,仍倦怠乏力,以前方加红参为10g,6剂。2018年8月5日六诊:诸症基本消除,又以前方治疗100余剂,复查B超示肾结石消失。随访1年,一切尚好。按根据腰痛如针刺辨为瘀;再根据腰痛、手足不温辨为阳虚;因倦怠乏力辨为虚;又因口干欲饮热水辨为阴伤;复因尿频、尿急辨为水气。以此辨为瘀结痰阻水气证。方以桂枝茯苓丸活血化瘀消癥;以蒲灰散活血利水排石;以附子花粉汤温阳消癥,益阴散结;以附子半夏汤温阳消癥,燥湿化痰;以甘草海藻汤益气软坚,利水散结[7]。方药相互为用,以取其效。

作者:王付 单位:河南经方医药研究院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