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临床医生和医学生医护合作研究

2022-09-21 16:37:50 来源:写作指导

医护合作是医师和护士协同工作,共同承担为患者解决问题的责任,决定和实施治疗、护理计划[1]。研究[2-5]显示,良好的医护合作有利于建立和谐的工作环境,能有效控制医疗费用,提高工作效率及医护患三方满意度,从而保证医疗质量。医护合作状况一直受到行业内外的普遍关注,目前相关研究多集中在临床医学、急救医学、儿科学等专业,关于口腔医学的医护合作研究鲜有报道[6-10]。随着公众日益增长的口腔健康服务需求,现代口腔治疗技术的飞速发展,与之相适应的医护配合模式“四手操作”乃至“六手操作”已成为国际通用的口腔诊疗标准化模式[11-13]。口腔解剖生理的特殊性以及诊疗器材的多样性,对医护之间的默契配合也提出更高要求[14]。但研究显示,受传统医护关系的影响,医生在转变观念、积极与护士合作的愿望方面表现得较差,更愿意遵从传统的“主导服从”模式[15]。本研究旨在了解口腔临床医生和医学生的医护合作态度及其影响因素,提出针对性措施,以促进临床口腔医护合作发展。现报告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采用分层抽样与方便抽样相结合的方法抽取重庆市某医科大学口腔医学专业本科在校生137人,以及该校附属口腔医院在职口腔临床医生144人为研究对象。

1.2方法

1.2.1调查工具。(1)一般资料调查表。在查阅文献的基础上自行设计调查表,包括性别、职称(年级)、学历、工作年限(是否进入实习)、工作科室(感兴趣的专业方向)、月收入、工作兴趣、职业发展前景、对“四手操作”护士的满意度以及医护合作教育相关课程学习情况。(2)Jefferson医护合作态度量表(中文版)。该量表由4个维度、15个条目组成,采用Likert4级计分法,从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分别计1~4分,量表包含2个反向计分条目。量表总分为15~60分,分数越高表示态度越积极。45.01~60.00分为医护合作态度好,30.01~45.00分为中等,15.00~30.00为差[5]。原量表为英文版,经学者修订,已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并广泛使用,各版本与原量表结构相似,心理测量学特征良好,有稳定可靠的信效度[16]。1.2.2调查方法。将一般资料调查表和Jefferson医护合作态度量表(中文版)整合制成电子问卷,通过手机链接、电子邮箱等形式发放。由笔者本人承担问卷发放工作,向研究对象说明本次调查的目的。问卷为匿名提交,以便了解真实情况。内容填写不完整,选项重复等视为无效问卷。共发放医学生问卷150份,回收有效问卷137份,有效回收率为91.33%;发放医生问卷150份,回收有效问卷144份,有效回收率为96.00%。1.2.3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和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计数资料以频数和率表示,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进行统计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口腔临床医生和口腔医学生一般资料(见表1)

2.2二者医护合作态度量表得分情况(见表2、3)

2.3影响口腔临床医生医护合作态度的多元回归分析

以医护合作态度量表总分为因变量,一般资料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其中无序多分类数据设置哑变量,工作科室以口腔正畸科为对照,设3个哑变量,口腔内科=K1,口腔颌面外科=K2,口腔修复科=K3。设α入=0.05,α出=0.10。结果职称和职业发展前景进入回归方程,F=5.565,P<0.05,R2=0.196,调整后R2=0.161,见表4。

2.4影响口腔医学生医护合作态度的多元回归分析

以医护合作态度量表总分为因变量,一般资料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哑变量设置原则与医生一致。结果是否进入实习、口腔内科和口腔颌面外科进入回归方程,F=5.283,P<0.05,R2=0.196,调整后R2=0.159,见表5。

3讨论

3.1口腔临床医生和医学生医护合作态度总体较好,但仍有提升空间

本研究结果显示,口腔临床医生的医护合作态度量表总分为(47.97±4.91)分,口腔医学生的医护合作态度量表总分为(45.78±3.49)分,均处于较高水平。随着医疗模式的转变和“四手操作”模式的开展,医生对医护合作的重视程度逐渐提高。但进一步分析各条目和维度得分发现,口腔医学专业医护人员对医护合作内涵尚缺乏正确认识。“医生和护士的职责有很大部分是重叠的”“在所有卫生服务事务中,医生应占主导地位”“护士的基本职责是执行医嘱”为得分最低的3个条目,说明仍有部分口腔临床医生和医学生持“医生处于强势权威地位,护士只需执行好医嘱”的错误思想。这可能与目前临床护士女性偏多、年纪较轻、临床经验欠缺,且职称、学历与医生差距明显,导致很多医生不相信护士的专业水平有关[17]。因此,如何使口腔临床医生和医学生正确认识医护合作是医院和高校管理者值得关注的问题。

3.2开展口腔医学跨专业医护合作教育势在必行

本研究结果显示,虽然口腔医学生医护合作态度量表总分处于较高水平,但仍低于口腔临床医生(P<0.05)。培养医学生良好的医护合作态度,有利于其更好地从理论向实践过渡,改变医学教育理论和实践脱节的现状[18]。陈静等[1]研究发现,医护合作关系受历史、文化、教育等多种因素影响,只有在学校教育中开展多学科跨专业教育,才能从根本上转变医护人员对合作的认识和态度。通过分析医护合作态度的影响因素,为口腔医学专业医护合作教育课程设置提出以下几点建议。(1)鼓励口腔医学生提早进入临床见习,了解临床医生工作状态。研究结果显示,进入临床实习后的医学生合作态度明显提高。在校期间,医学生主要进行医学理论知识学习,未接触过临床诊疗工作,没有或很少与护士、患者接触。研究[19]显示,医学生对医护合作的态度更消极,而有丰富工作经验者的合作态度更积极。早期接触临床加深了医学生的感性认识,增强了医学生主动获取临床知识和技能的能力[18]。因此,建议医护合作教育相关课程可开设在临床见习期,而提早见习也能在医学生心中埋下医护合作的种子。(2)增加PBL教学环节,并以口腔内科病例为医护合作案例。本研究结果显示,对口腔内科感兴趣的学生医护合作态度更好,因为口腔内科疾病诊疗更需要护士配合,且口腔内科疾病发病率、就诊率高的特点,向医学生展示口腔医护配合流程,强调医护合作的重要性。(3)由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年轻医生担任授课教师。本研究结果显示,职称为住院医师、主治医师的医生医护合作态度较好。这可能与资深医生受“重医轻护”等传统观念影响较深,以及资历较浅的医生更期望与经验丰富的护士配合,依靠医护合作进行临床决策有关。同时,建议选择经验丰富的临床护士担任医护合作教育相关课程的授课教师,向医学生介绍护士工作职责和工作范围,促使医护更好合作。(4)增加职业发展规划相关内容。本研究结果显示,认为职业发展前景较好的医生医护合作态度也较好。对职业发展前景的认识不仅影响个人职业选择,还能促使其在职业活动中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以积极的态度面对工作。提示在校期间应注重对医学生职业态度的培养,为其提供适宜的职业发展规划。综上所述,目前口腔医学专业人员医护合作态度总体较好,但仍有提升空间。开展多学科跨专业教育,能从根本上转变医护人员对医护合作的态度。本研究根据医护合作态度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结果,从课程时间、课程内容、授课形式、师资队伍等方面为口腔医学跨专业医护合作教育课程设置提出针对性建议,以促进医护合作发展。

作者:刘琳 张曦木 单位: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