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医学论文 > 高血压论文 > 正文
高血压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46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Hcy与高血压颈动脉粥样硬化关系研究

2021-04-21 14:36 来源:高血压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目的探讨高血压患者颈动脉粥样硬化与同型半胱氨酸(Hcy)、超敏C反应蛋白(hs-CRP)水平的相关性。方法选取2018年1月-2019年9月汕头市澄海区人民医院收治的68例高血压患者为研究组,同期体检的68例健康者为对照组。采集两组患者静脉血检测Hcy、hs-CRP水平。比较不同组别、不同级别高血压患者、不同颈动脉粥样硬化分级患者的Hcy、hs-CRP水平。结果研究组Hcy、hs-CRP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高血压3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高血压2级组和高血压1级组,高血压2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高血压1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颈动脉粥样硬化3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颈动脉粥样硬化2级组和颈动脉粥样硬化1级组,颈动脉粥样硬化2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颈动脉粥样硬化1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Hcy、hs-CRP水平随着高血压患者血压升高而升高,颈动脉粥样硬化程度越严重则Hcy、hs-CRP水平越高,可将Hcy、hs-CRP作为预测高血压颈动脉粥样硬化的重要指标。

关键词:高血压;颈动脉粥样硬化;同型半胱氨酸;超敏C反应蛋白

颈动脉粥样硬化是脑血管疾病发生的主要因素,可反映冠状动脉、全身动脉早期粥样硬化程度[1]。高血压属于临床常见的慢性疾病,主要特征为体循环动脉血压增高,常合并颈动脉粥样硬化,增加脑卒中、心肌梗死等并发症发生风险[2]。超敏C反应蛋白(highsensitivityC-reactiveprotein,hs-CRP)属于炎性反应标志物,在颈动脉粥样硬化发生、进展、斑块脱落、破裂中发挥重要的作用[3]。同型半胱氨酸(homocysteine,Hcy)促进和参与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形成与进展[4]。本研究选取就诊于我院的68例高血压患者和68例健康体检者为研究对象,旨在分析高血压患者颈动脉粥样硬化与Hcy、hs-CRP水平的相关性,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8年1月-2019年9月就诊于我院的68例高血压患者为研究组,男性27例,女性41例;年龄41~92岁,平均(70.41±10.14)岁。入选者均符合“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5]中高血压相关诊断标准;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选取同期在我院行健康体检的68例健康者为对照组,男性33例,女性35例;年龄50~88岁,平均(66.94±9.57)岁。两组性别、年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方法。1.2.1血压用全自动血压仪在受试者安静休息10min后测量右上臂血液,测量3次,取平均值。根据高血压分级将患者分为3组:高血压1级组16例,舒张压为90~99mmHg或/和收缩压为140~159mmHg;高血压2级组31例,舒张压为100~109mmHg或/和收缩压160~179mmHg;高血压3级组21例,舒张压≥110mmHg或/和收缩压≥180mmHg。1.2.2Hcy、hs-CRP晨起时采集两组患者1管空腹静脉血2ml,EDTA抗凝;另取1管空腹静脉血4ml,置于干燥管。使用免疫比浊法测定hs-CRP,酶循环法测定Hcy。1.2.3颈动脉粥样硬化测定使用超声探查颈部血管,扫查两侧颈动脉窦部、颈内动脉起始端、颈总动脉分叉远端1cm处颈动脉内膜中层厚度及观察斑块形成情况。颈动脉粥样硬化包括斑块形成与内膜厚度。将颈动脉粥样硬化程度进行分级,颈动脉粥样硬化1级组:内膜增厚,颈动脉粥样硬化2级组:1个斑块形成,颈动脉粥样硬化3级组:2个以上斑块形成。其中,颈动脉粥样硬化1级组患者21例;颈动脉粥样硬化2级组患者28例;颈动脉粥样硬化3级组患者19例。

1.3观察指标。(1)比较两组患者Hcy、hs-CRP水平;(2)分析不同高血压级别组患者、不同颈动脉粥样硬化级别组患者Hcy、hs-CRP水平。1.4统计学处理应用SPSS24.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进行t检验或F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进行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Hcy、hs-CRP水平比较。研究组Hcy、hs-CRP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不同高血压级别组患者Hcy、hs-CRP水平比较。高血压3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高血压2级组和高血压1级组,高血压2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高血压1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不同颈动脉粥样硬化级别组Hcy、hs-CRP水平比较。颈动脉粥样硬化3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颈动脉粥样硬化2级组和颈动脉粥样硬化1级组,颈动脉粥样硬化2级组Hcy、hs-CRP水平高于颈动脉粥样硬化1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讨论

高血压并发心血管疾病的关键因素在于动脉粥样硬化,长期处于高血压状态会增加血管内膜厚度并使血管硬化,降低动脉血管壁顺应性,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形成,进而引起急性脑梗死、脑卒中等并发症[6-7]。在高血压发生、进展中血管内皮损伤与炎症反应发挥关键性作用。本研究中,研究组Hcy、hs-CRP水平高于对照组,且随着血压水平升高、颈动脉粥样硬化分级增加,Hcy、hs-CRP水平逐渐升高,提示高血压患者已经存在一定程度的炎症反应与血管损伤,Hcy、hs-CRP水平越高则动脉粥样硬化程度越严重。hs-CRP属于急性期反应蛋白,在促进炎症介质释放的同时,可使血管内皮细胞黏附因子表达增加,促进血管发生炎症反应,可反映机体炎症活动程度[8-9]。hs-CRP激活补体,促使吞噬细胞活化,造成内皮细胞功能失调,促进泡沫细胞形成,拮抗内皮祖细胞生成与分化,使粥样板斑块内膜的激活,而诱发动脉粥样硬化。hs-CRP水平增高可促进血管内皮细胞迁移、增生,增加动脉内膜厚度,增大血管阻力,而诱发高血压。Hcy属于含硫氨基酸,可造成内皮细胞损害与肥大、纤维组织积聚、内皮下水肿,使血液凝固状态改变,而诱发动脉粥样硬化。Hcy可促进炎症细胞增殖、活化,损伤内皮,增加动脉僵硬程度,促进细胞黏附分子、趋化分子的表达和分泌,利于血管平滑肌增殖,损害内皮抗凝、纤溶功能并诱发血管重构[10]。综上所述,Hcy、hs-CRP参与了高血压的发生、进展,可将两者作为预测颈动脉粥样硬化的常用指标,为临床诊断高血压颈动脉粥样硬化提供理论依据。

作者:林晓燕 张传洽 卢佳荣 吴禧 王贵歆 单位:汕头市澄海区人民医院检验科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