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海报《长津湖》的多模态语篇探讨

2022-09-21 16:42:27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多模态语篇综合了图像、声音、文字等多种符号。电影海报既是一种宣传策略,也是典型的多模态语篇,集文字、图像于一体化,能反映出电影的主要内容,并达到吸引观众的效果。本文在多模态话语的框架下,以Kress&vanLeeuwen的视觉语法为理论基础,分析电影《长津湖》海报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旨在探讨多模态如何构建海报的完整意义,达到宣传的目的。研究结果可以为电影海报设计者提供新思路,为电影解读提供不同的视角。

【关键词】多模态语篇分析;视觉语法;电影海报;《长津湖》

一、引言

电影《长津湖》于2021年9月30日上映,期间创下多项新纪录,问鼎中国影史票房冠军。影片讲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军与美军第10军在长津湖一带进行生死对决,最终收复“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地区,扭转了战争局势,保卫了人民和平生活的故事。该电影生动地诠释了抗美援朝精神,引发了全民爱国热情。观众通过《长津湖》了解了这场战役,能对抗美援朝战争有更深入的理解——正是英雄先烈的无私奉献,才能让我们生活在如今的“繁华盛世”。针对其成功的原因,本文聚焦于《长津湖》的海报,分析海报的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探究海报在电影宣传中的作用,为电影解读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

二、理论介绍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信息大多属于多模态,即融合了声音、文字、图像等多种符号资源。多模态语篇分析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的西方,其理论基础是Halliday的系统功能语法。Halliday(1994)[1]提出了语言的三大元功能:概念功能;人际功能;语篇功能。之后Kress&vanLeeuwen[2]将Halliday的系统功能语法拓展到图像的研究上,提出了视觉语法的概念,旨在从再现意义、互动意义和构图意义三个方面来研究图像完整意义的构建。相较于西方,国内关于多模态的研究起步略晚。2003年李战子首次将多模态理论引入中国,此后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展开了深入研究。朱永生(2007)[4]阐释了模式、媒介与模态的差别,认为多模态话语有两个评判标准。胡壮麟(2007)[5]探讨了多模态符号学和多媒体符号学的区别,并指出要重视培养多模态的识读能力。张德禄(2009)[6]基于系统功能语言学建立了多模态话语分析综合理论框架,认为不同模态的话语之间是有联系的,分为互补和非互补。代树兰(2017)[7]同样探讨了模态间关系的问题,提倡平等分析各模态以接近符号本质,进一步研究各模态之间的关系。此外,多模态语篇分析分为静态文本和动态文本的分析。比如王勇,向晓娜(2020)[8]基于多模态生态化话语分析研究了宣传片《打赢蓝天保卫战》中体现的中国国家生态形象。张志扬、杨海晨(2021)[9]以纪录片《中国女排》为语料,探究女排故事的叙事策略和意义生成机制,并发现了多模态有建构核心叙事主题的作用。而张雨欣(2019)[10]通过研究静态文本《我不是药神》海报分析了主人公的复杂性格。

三、电影《长津湖》海报的多模态话语分析

(一)再现意义

再现意义是与系统功能语法中的概念功能相对应的,分为叙事再现和概念再现(Kress&vanLeeuwen,1996)。叙事再现的图像中,参与者之间的活动由矢量连接,可进一步分为行动过程、反应过程、言语和心理过程;而概念再现的图像中没有动作,不包含矢量,传达更为稳定的信息[3]。在电影《长津湖》海报中,主要人物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位于突出位置。由吴京饰演的七连连长伍千里位列在前,与几位主演的目光坚毅、一致向前,这形成了海报中的一个矢量,属于反应过程。在影片中,他们即将发起与美军的第三次战役—主动反攻。此外,志愿军手握枪的方向也是一个矢量,表示他们随时准备发起这场反攻。图像中崇山和积雪不包含矢量,属于概念再现,象征了作战环境的艰苦。长津湖位于朝鲜东北部,海拔在1000米到2000米之间,地势险峻,终年积雪覆盖严寒至极。志愿军为了赶在美军之前达到长津湖地区,顾不得还未发放的棉服和其他御寒设备。1950年的冬天是朝鲜五十年间最冷的冬天,这里的气温降至零下四十摄氏度,而大部分第9兵团士兵来自我国南方,在恶劣的作战环境中并没有退缩。他们坚信“没有冻不死的英雄,没有打不死的英雄,只有军人的荣誉”。在冰天雪地中,他们只能靠冻土豆充饥,但为了不让下一代遭受战争的苦难,他们团结一致、勇赴战场。此外,影片中的“冰雕连”向观众展现了志愿军在艰苦环境中作战的强大毅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的手中依然紧握武器,目光坚定向前,生动地诠释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志愿军精神。

(二)互动意义

图像能够建立观看者与图像中的世界之间的关系,并提示观看者对图像内容应持有的态度。互动意义涉及三个要素:接触、距离和视点[3]。

1.接触

根据Kress&vanLeeuwen的观点,如果图像中的参与者目光直指观看者,与其“接触”,建立起想象的联系,此种类型的图像即为索取类(demanding)。图像参与者好像要从观看者身上寻求什么。若没有“接触”,即没有直指的目光,图像则为提供类(offering)。电影《长津湖》海报中的人物目光向右,与观众无直接的眼神接触,属于提供类图像。在此情况下,观众更像是观察者,全面客观地看待这场战役。这一方面体现了长津湖战役与我们的时空差异,另一方面也表明了影片拍摄中立的立场。《长津湖》没有采取胜利者的姿态对敌方进行贬低,客观地呈现了美军在军事装备上的全面优势,也呈现了美军指挥者的傲慢与谨慎[11](张斌,2021)。电影中美军使用的武器非常先进,有飞机、坦克、战舰、大炮。而相较之下,中国人民志愿军多使用轻型武器,几乎没有空军的支持。两方在军事装备上差距悬殊。中美两方在影片中另一个强烈的对比是食物。中国士兵只有“硌掉牙的土豆”,唯有极强的意志才可以支撑他们在零下40℃的环境继续作战。而美军的后勤保障远比中方充足。镜头对准美军感恩节派对时,场面一派温暖喜庆,美方士兵可以享受火鸡、热牛奶,并不用担心温饱问题。

2.距离

在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保持的距离反映了亲密程度。而图像与观察者之间的亲疏关系由图像的距离体现,这通常与图像的框架尺寸有关。Kress&vanLeeuwen在《阅读图像——视觉设计的语法》一书中将图像与观察者的距离分为:亲近距离(只能看见脸或头)、个人近距离(头和肩部)、个人远距离(腰部以上)、社会近距离(整个人)、社会远距离(整个人,且周围有空间环绕)、公共距离(至少四到五个人的躯干)。在《长津湖》电影海报中,观察者只能看见腰部以上的士兵,他们埋伏在雪地,准备发起反攻。这一距离属于个人远距离,与观众建立起较亲密的关系,能让观众感受到此刻反攻的紧张氛围;同时也与观众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是他们在战役中做出的贡献才为我们国家赢得了今日的“繁华盛世”,昔日的动荡与不安已成为历史。

3.视点

视点是观看者观察图像的角度,暗示了观看者可能会产生的主客观态度。观看者俯视图像时拥有权势;仰视时,图像拥有权势;平视时,两者平等,不存在权势差[2](Kress&vanLeeuwen)。从垂直视角看,该海报中的人物与观众之间是平视角,有利于拉近与观众的距离。

4.情态

与语言中的情态类似,图像中的情态也表达真实程度。色彩饱和度、区别度、色调等因素影响情态高低。这些因素可以看作是一个个标尺,情态最大值不在标尺的两端,而在标尺中间的某一点上。情态分为高、中、低三类(Kress&vanLeeuwen)。在该海报中,主要颜色为蓝色、红色、黑色,三者区分明显。主题颜色为蓝色,而背景蓝、雪地蓝呈现出不同的色调。此外,整幅图像细节描绘清晰,比如士兵脸上的伤痕,寒冷环境下冒出的冷气。综上分析,电影《长津湖》海报属于高情态的图像,富有真实感。

(三)构图意义

与系统功能语法的语篇功能相对应的是构图意义,研究图像中的元素如何分布以表达完整的意义,体现在信息值(informationvalue)、框界(Framing)和突显(Salience)三个方面。

1.信息值

图像中元素的信息值与其所处的位置有关,不同位置的元素有各自不同的信息值。Kress和vanLeeuwen认为:处于图像下方的是实际信息,上面的是理想信息;左侧为已知信息,右侧为未知信息;中心元素是主导信息,边缘是次要信息。该海报横轴和纵轴的中心均为吴京饰演的伍千里,属于主导信息。在电影中,伍千里是七连连长,在战场上冲锋在前,发挥了指挥作用。他也是影片微观叙述的切入口。哥哥伍百里在淮海战役中壮烈牺牲,伍万里受到他们的影响,决心参军,他的成长历程也是影片的一条微观叙事线[12]。伍万里首次出场时的形象是江边调皮捣蛋的“野孩子”,随后在战场上快速成长,成了一名“神”。主角们的目光一致盯着右前方,暗示了信息的未知。此时他们在准备发起反攻,要时刻观察敌情。海报中的这一未知的信息也会勾起观众的好奇心。海报的下方为片名及制片人、导演、演员等关于该部电影的基本信息,这些都属于实际的信息。

2.显著性

显著性指图像元素的突出程度,与元素的位置、大小、色调、鲜明度等有关。整张海报的主色调为蓝色,而标题名“长津湖”三个字采用了鲜艳的红色,对比强烈,容易使观众记住片名,达到宣传的目的。中文标题“长津湖”的字体远大于比英文标题“THEBATTLEATLAKECHANGJIN”,突出了主次关系,表明该部电影的主要受众群体是中国观众。标题之下的总制片人、总监制和三位导演的信息同样运用了红色,以突出制作阵容的强大。陈凯歌、林超贤和徐克这三位知名导演姓名的显著也是该电影问鼎最高票房纪录的原因之一。陈凯歌注重时代气息、诗意性的传达;林超贤善于处理惊险的战斗场面;徐克着眼于影片的真实性,能给观众带来视觉魅力[13]。三位导演拍摄风格不同,在《长津湖》中如何分工协作会激发观众的好奇心。吴京、易烊千玺和胡军三名演员位于海报最突出位置,这样的安排既是为了明确影片主演,也是为了吸引观众。吴京是我国著名的功夫明星,硬汉形象深入人心,先前出演的《战狼2》,《流浪地球》都取得了强烈的反响。其中《战狼2》在《长津湖》上映之前为华语电影票房的冠军。易烊千玺作为新生代优质偶像,在《送你一朵小红花》和《少年的你》等作品中都展现了自己的演技实力。胡军所饰演的“雷公”也为整部影片赢得了出色的口碑。美军投下的信号弹暴露了志愿军的位置,雷公为了保护战友的生命,毅然决然地抱起滚烫的信号弹,开着吉普车冲向美军军营。一路上,炮火不断地向她攻击,直至最后车子炸翻,雷公压在了车底下。伍千里等人将他救出来后,他的那句“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在这”成了影片的一大泪点。该海报将这三位演员位于最突出位置有利于吸引观众的兴趣,便于电影的宣传。

3.框界

电影《长津湖》海报中没有明显的分割线条,不管是冲锋在前的伍千里等人,还是后方的士兵,都为长津湖战役取得胜利做出了努力,都值得被后世铭记。

四、结论

电影海报由文字、颜色、图像等符号构成,是典型的多模态语篇。通过对电影《长津湖》海报的再现、互动和构图意义的分析,可以发现该海报既展现了电影的主要内容又起到了宣传的作用。本文也证明了视觉语法对分析图像的可行性,为电影海报设计者呈现了新思路,为电影分析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

作者:王叶凡 单位:三峡大学 外国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