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西府曲子推广对策思考

2022-09-21 16:44:55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宝鸡西府曲子是集民间曲艺和戏曲表演为一体的艺术形式,它的曲调、歌词等具有丰富的历史价值和现实价值,既雅俗共赏又刚柔相宜,是陕西宝鸡地区的民间文化缩影,2008年被列入第一批陕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新时期,宝鸡西府曲子的传承和发展面临诸多困境,存在演出市场萎缩,承传无人,曲目、曲词大量失散等问题。本文以新媒体时代为背景,基于对宝鸡西府曲子历史传承的梳理,针对西府曲子发展现状,探讨其现代化传播发展的路径。

【关键词】新媒体;宝鸡西府曲子;传播;推广

宝鸡,古称陈仓,位于关中西部,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周秦王朝肇基于此,有着“炎帝故里”“青铜器之乡”的美誉。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积淀使宝鸡地区形成了风格鲜明、丰富多样的民间文化,西府曲子就是代表之一。在历代人民群众口传身教中,宝鸡西府曲子代代延续相传,保留至今,分为平弦、月弦、曲牌三种类型,形成舞台戏、木偶戏、皮影戏及座唱等多种表现形式。宝鸡西府曲子在宝鸡地区流传深远,但在陕西乃至全国一直影响较小。在新媒体快速发展的今天,借助新媒体手段,传承和推广宝鸡西府曲子,不仅有利于摆脱宝鸡西府曲子发展困境,也是宝鸡传统优秀文化传播的契机。

一、宝鸡西府曲子历史传承与时代价值

西府曲子,又称“西府秦曲”“西府清曲”“小曲调”,源于古秦都雍城,故也有“雍城秦曲”之称。相传,雍城秦曲是秦穆公宫廷的一种“宫曲词”,分正宫调、小宫调两种。正宫调由乐工、词工演唱;小宫调由歌童舞女演唱。秦献公迁都栎阳(今临潼一带)后,发还雍藉部分歌童舞女还乡,使“小宫调”流入雍地民间。后秦孝公由栎阳迁都咸阳,发还雍藉部分词工、乐工,使“正宫调”流入雍地民间,才形成了民间曲子座唱。汉唐时,清曲已在关中西部流行。汉《乐府》中收集的郊庙歌辞、鼓吹曲辞、相和歌辞、杂曲歌辞中就有部分清曲被收录。《新唐书•礼乐志》记载“隋初有清曲,其音清而健雅”。明以后改称为西府曲子,至今仍沿用此称,曲调有平弦、月弦之分。平弦曲子即高调,又称小宫调;月弦曲子即正宫调,也称大宫调。明初凤翔秀才薛敬轩,编有清曲版本《羽衣制谱》五卷本,收录曲目246个。至清代,又有王小屏所编《羽衣新谱》,收曲目200余首,所载曲目、曲调、曲词与今座唱者,大体相同。清末民初,在宝鸡凤翔岐山地区有马江乡曲子班、铁家庄曲子会、西北村曲子会等多个曲艺团体,先后将《三娘教子》《两亲家打架》《保柱背磨盘》等西府曲子搬上戏剧舞台,改变了西府曲子单一座唱的表演形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宝鸡西府曲子。在座唱时期,西府曲子只有文场面伴奏,没有武场面配乐。领奉乐器为三弦,配奏乐器有笛子、二胡等。搬上舞台后,增添了西府秦腔武场面,増添了扬琴乐器,并创造改良了曲子的起奏和间奏曲牌,实现了戏曲音乐化。建国后,在政府支持下,先后成立宝鸡市、县专业剧团,将宝鸡西府曲子正式搬上戏曲舞台,参加省市会演。改革开放后,受到经济大潮冲击,观众欣赏观念的改变,流行千年的宝鸡西府曲子开始衰落,面临困境。但座唱曲子仍广泛流行于神社庙会、婚丧嫁娶、盖房驱邪等各种礼仪习俗活动之中。作为一种流传千年的曲艺文化,宝鸡西府曲子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宝鸡西府曲子的传统曲目、曲词有800多首,曲调分平弦、月弦、曲牌三类。各类曲调都有自身的特点,搬上戏剧舞台的曲调,多为平弦曲子。平弦曲子,又称“小宫调”,约有40多个曲调及100多个曲目。旋律性强,节奏明快,古朴而清新,内容多为表现生活及爱情故事。月弦是一种联曲体唱调,又称“大宫调”或“正宫调”,有70多个曲调和400多首曲目。行腔音域宽厚,流畅朴实,激昂慷慨,有很强的叙事性,内容多为对英雄人物的赞美和颂扬。曲牌,用于伴奏,主要来源于民间流传下来的民歌小调小曲,有曲目数10首。在内容上除反映民间风土人情外,还有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宝鸡西府曲子的曲调音乐,是关中西部民间音乐的缩影,它的曲目曲词,则是一座的民间文学、民间诗词的巨大宝库。与民俗活动的水乳交融,使宝鸡西府曲子成为研究关中西部民俗文化的重要资料。研究挖掘西府曲子的承传史,整理记载西府曲子的艺术成果,发扬西府曲子文化,不仅是对关中西部民间音乐的弘扬,也是对中国曲艺史、音乐史的丰富和完善。这是宝鸡西府曲子发展的现实意义。宝鸡西府曲子广泛存在于民间风俗活动之中,社火曲子等艺术形式,展现出西府曲子在群众中的活力。新时期西府曲子的发展,对精神文明建设、构建和谐社会是一股助力。作为古秦人秦风、秦声、秦音、秦韵的一块活化石,西府曲子是先秦文化的遗响,对于宝鸡这一周秦王朝肇基之地,有着深远意义。传承推广宝鸡西府曲子,不仅是保护珍贵文化遗产,满足群众文化需求,更是对“文化自信”最深刻的体现,这是宝鸡西府曲子的时代价值。

二、新媒体时代宝鸡西府曲子发展现状

(一)演出市场萎缩

在城市化发展中,人们的传统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影视、互联网等现代传播媒体为人们提供了多种娱乐选择,这使得戏曲大环境恶化,生存状况陷入困境。同时戏曲自身内容的陈旧,脱离时代的文化审美标准,使戏曲的受众发展滞缓,越发低迷。宝鸡西府曲子作为关中地区的一种地方曲目,难以避免这种大环境的影响。同时,同为关中地区传统戏曲的秦腔,作为综合性的舞台艺术,在舞美化妆、唱念做打的表演艺术方面,比西府曲子座唱更为精彩,在神社庙会和民俗活动中的影响越来越大,这种替代使西府曲子失去了其扎根的民俗文化活动。同时,西府曲子的生存方式和服务对象的变化,让宝鸡西府曲子的演出市场更加萎缩,曲子艺术水平总体下降,人员老化,缺乏骨干队伍。这种循环让西府曲子的传承发展越发艰难。

(二)承传无人

娱乐活动的多样化,演出市场的萎缩使宝鸡西府曲子很难达到当代年轻人的需求和审美诉求,戏曲表演已经很难满足当代年轻人的爱好,学习曲艺的青年人不断减少。市场的萎缩使戏曲班子减少,戏曲人员放弃原本的戏曲道路另谋生路,逐渐流入其他领域。现存的艺人,绝大多数在60岁以上,且很多因年龄过大而退出曲艺活动,技艺传承艰难。少数的年轻艺人很少能成为骨干力量,曲子班因少人也难以组织活动,一些曲艺团体,特别是县、乡业余剧团,名存实亡。承传无人的现状越发严重,出现断代现象。

(三)曲目、曲词大量失散

宝鸡西府曲子的曲目、曲词多数年代久远,且多流传于各地农村之间,是不成体系的个人保存。曲子错别字多,内容不系统,剧本损坏严重,保存状态并不理想。人们对西府曲子艺术的淡漠,使演唱艺人的文化层次低下,靠师傅口头传授曲词的方式,造成音韵的错误,致使以讹传讹的现象。少数知识分子对西府曲子曲目、曲词的收集和整理难以完备。人死艺亡的现象又加速曲目、曲词的消失,使西府曲子艺术逐渐中断,传承岌岌可危。

三、新媒体时代下宝鸡西府曲子发展策略

(一)融入多样元素,打造文化精品

宝鸡本土方言喜剧《歪打正着》在其基础上重新整理编排的《山乡趣事》是近年来宝鸡西府曲子创新发展的代表作品。这些剧将现代话剧与西府曲子结合,通过改编将西府曲子完整地融入整个剧情表演当中,使古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音乐在现代剧场中得到唱响。以喜剧的方式对现实生活中的、迷信等现象给予鞭笞,展现了当代农村妇女的勤劳、质朴和浓郁的乡村生活气息。新形式的探索,为传统的西府曲子演绎找寻更多新的可能,通过新的剧本创新,让西府曲子融入现代生活,赋予其新的精神,受到广泛反响。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要得到传承发展,其活力和生命力就在于不断地创新。宝鸡西府曲子与话剧、现代音乐、传媒等元素进行融合,对传统的内容在新媒体媒介上推广时进行文学改编或者演绎,既保留其民俗特色和历史特色,又适当融入更多的现代元素,打造文化精品,使其适应市场化和现代化。这样既能保留传统的中老年观众,又能吸引年轻观众,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并喜爱西府曲子艺术。同时融合创新也要不忘初心,要注重保持地方特色,保存精华剔除糟粕,使西府曲子在新时代能健康发展,永葆生命力。

(二)利用新媒介,拓展传播途径

随着大众传媒的快速发展,新媒体逐渐成为传播主流,为戏曲文化的传播创造了新的发展方向。而当代年轻人的审美取向,对大众娱乐内容的偏爱,使内涵深厚但受众小的戏曲艺术,必须利用新媒体来拓展传播途径。吸引大众目光提升戏剧传播关注度,从而走出新时代戏曲文化独具特色的发展之路。受到广大年轻人喜爱的抖音短视频平台,成为戏曲文化传播的新力量。这种聚焦某个局部,进行特写式传播,碎片化的传播形式,方便快捷,使戏曲传播变得轻松有趣,大大激发了年轻人参与戏曲活动的热情。通过唤醒年轻群体的戏曲认知,让远离现代生活的戏曲艺术在新媒体中焕发出新的活力。同样在年轻群体中广受欢迎的游戏《原神》,推出包含传统戏曲元素的新角色云堇,用专业的戏曲表演家为角色配音,向玩家传递出中国戏曲的魅力,不仅在国内年轻群体中反响热烈,更让中国戏曲传播到世界各地。利用微信公众号、手机APP、短视频、自媒体等新媒体传播手段,让宝鸡西府曲子从自娱自乐的地方民间艺术走向全国,从封闭保守的状态走向开放,是宝鸡西府曲子在新时代进一步传承发展的契机。2022年开年之际,在央视戏曲频道综艺节目《一鸣惊人》中,来自宝鸡市凤翔区西白村的西府曲子学会通过线上视频的方式,为全国观众表演了西府曲子《表花》。将西府曲子与泥塑、剪纸、木版年画等诸多富有浓郁地域特色的工艺品融合,展示出西府地区的音乐美和民俗美,实现了新媒体时代宝鸡西府曲子的新传播。

(三)转变传承方式,重视人才培养

传统戏曲固定的传承方式,局限的舞台表演,与现代生活严重脱节,难免产生距离感。而戏曲传播模式的现代化和多元化,拉近了与现代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距离。人们更愿意通过数字媒体去了解传统戏曲艺术,各种传播渠道和传播形态更加五花八门。同样,多样化地参与让宝鸡西府曲子的传承主体发生变化。新媒体时代,互联网的海量资源储备,让用户可以在时间上和空间上进行挑选,打破原有时空的限制。同时,互联网的低门槛,使得各个层级的传承主体可以更好地进行宝鸡西府曲子的资源共享和探讨,在保护民俗文化的前提下,让传承模式得以重新构建。任何形式的传承都离不开人才。在数字时代,不仅需要专业戏曲表演人才,更需要既懂戏曲艺术理论又具备数字技术的数字戏曲人才,在新媒体时代,推动宝鸡西府曲子的传承发展与推广。要依托专业院校、市县剧团,组建西府曲子专业,强化人才培养;鼓励中小学与本地西府曲子表演团体合作,开展西府曲子进校园活动,促进校园普及;政府部门从政策、资金、渠道等方面给予支持。宝鸡市凤翔区纸坊中学作为“西府曲子传承基地”,近年来让宝鸡西府曲子走进校园,走进课堂。通过给学生教唱宝鸡西府曲子,让学生感受到地方优秀传统文化的艺术魅力,激发学生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热爱,让很多学生自发投入到对宝鸡西府曲子的传承学习之中。所创作的平弦曲子作品《对花》,节奏明快,旋律淳朴自然,委婉动听,在各类活动中,屡次获奖,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四)注重顶层设计,推动数字化建设

顶层设计,即省市地方研究宝鸡西府曲子的有关问题,对宝鸡西府曲子的发展出台相关指导意见,通过系统规划结合实际情况,推动宝鸡西府曲子的数字化发展,实现其更好地保护和传承。传统戏曲文献以纸质书籍为主,书籍易腐蚀、损坏;相比之下,戏曲数字资源库存储戏曲资源永久,且具备多维度检索和下载功能,有助于对现有戏曲资源的分析统计。针对宝鸡西府曲子曲目曲词大量散失的问题,积极和老艺人联系,搜集整理散失的曲目曲词,建立西府曲子曲目曲词数据库。将现存的曲目曲词及相关传承人、道具、服装等资料进行记录、保存和处理;另一方面,现有的录音、录像资料由于时间原因产生消磁、失真等问题,将其进行转录、复制,实现长时间的有效保存。多方面记录曲目曲词的数字信息,最大限度地保护和发挥戏曲资源价值。运用数字化技术,记录西府曲子艺术。利用虚拟现实、3D动画等数字技术进行演示、仿真,创造出新的艺术形式。用“数据”记录戏曲,将数据复刻、重现在荧幕上,通过AR、VR技术还原真实场景,增强代入感。艺术性和观赏性的提交,将使宝鸡西府曲子更具魅力,推动其走出宝鸡,走向全国。2017年,由凯创韵风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推出的大型戏曲动画《漫赏秦腔》在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播出。该动画通过数字化技术的运用,精选秦腔名作、名段,对秦腔剧目进行演绎和再创作。结合线上虚拟现实和线下真人演出,使舞台艺术与网络动漫融合,创新了秦腔艺术的表现形式。形成内容生产数字化、管理过程数字化、产品形态数字化和传播渠道网络化的“秦腔艺术”,向全国观众展现出秦腔这一部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

四、结语

在新媒体不断发展的今天,新的生活方式冲击着人们旧的生活习惯。宝鸡西府曲子要想获得新的生机,必须积极创新,开拓传播途径,与时展特点相匹配。与时代相结合的宝鸡西府曲子,也将推动宝鸡地区民俗文化的发展,促进人们了解宝鸡文化,了解关中文化,了解陕西文化,为我国中西部文化产业的传播与交流做出更多贡献。

作者:李朝阳 陈利利 单位:咸阳师范学院 文学与传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