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9411 订阅咨询:400-888-1571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通信论文 > 新媒体论文 > 正文
新媒体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148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趣缘群体在新媒体事件中话语建构探析

2021-04-19 10:12 来源:新媒体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AO3新媒体事件覆盖范围广、参与圈层多、社会影响大,是近年来较为典型的新媒体公众热点事件。在该事件中,个体行动者取代媒体组织者,成为事件文本生产的主体。本文通过观察不同趣缘群体在互联网上参与AO3事件的话语建构过程,分析他们如何通过媒介话语的再生产和再创造实现社会权力关系的互动和话语场的争夺。

关键词:AO3事件;趣缘群体;话语建构

戴扬和卡茨在分析电视现场直播时对媒介事件的界定为具有仪式感、历史性的加冕行为,是用来书写历史记忆的宏观角度,强调了媒体在记录和传播公众事件过程中承担的组织和“再生产”事件的功能。在新媒体技术环境中,媒体组织事件和生产事件内容的功能让渡给互联网用户个体,互联网互动的匿名性、信息流动的扁平化和关系的去阶层化等特性使新媒体事件中的行动者呈现出与传统媒体事件完全不同的行动策略和组织关系。2020年2月末,明星肖战的粉丝以“避免人身攻击”为由针对一篇以肖战、王一博为蓝本在全球非营利性开源同人作品托管平台AchieveofOurOwn(简称AO3)名为《下坠》的同人文发动大规模举报,最终导致整个平台无法在国内网络正常登陆。AO3国内创作者、使用者和因事态扩大而牵涉的更广范围的趣缘群体,纷纷集结组成更大声势的反抗,并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引发全网范围内针对肖战、肖战粉丝及其代言产品的抵制。本文将对AO3新媒体事件过程进行深描,分析事件中各方行动者的话语建构及其功能,探究来自不同立场的互联网行动者如何通过话语实践实现社会权力关系的互动和话语场的争夺。本文对AO3事件的梳理以2020年1月25日到2020年3月17日的53天为时间轴,通过网络爬虫软件抓取知乎311篇文章和7751条微博进行基础数据采集。按照AO3事件发展演进过程中各趣缘群体和其他事件行动者的行为,对事件过程进行深描,并借鉴李志宏等以信息流的稳定性为依据将突发性危机公共事件划分为五个阶段(前兆阶段、爆发阶段、蔓延阶段、缓解阶段和终止阶段)①的视角,将AO3事件分为潜在期、突发期、蔓延期和缓解期四个阶段,考虑到事件后续可能存在的长尾效应,故没有将数据采集的截止日作为事件终止期来考察。按照AO3事件的发展过程和事件行动者的行为,本研究将AO3事件分期,如表1。

一、趣缘社群基于权威性和合法性的符号争夺

传统新闻事件是由事件组织者发起,媒体参与创造,对观众日常生活形成干预,具有垄断性、建构性和点对多的传播特征。新媒体事件的仪式感则是事件行动者自我赋权,行动者之间互为议程设置,在日常生活中生发、建构并被不断再创造的过程,具有去中心化、多点对多点扩散传播的特点。AO3事件主要行动者是基于共同兴趣在微博、豆瓣、知乎、QQ群、网络论坛等互联网社交平台集结的群体,日常通过消费偶像文本的方式维护群体利益和价值观认同。“饭圈”话语实践的核心是通过线上对趣缘对象的文本再创造构建象征性的符号权力。AO3事件缘起于肖战唯粉“巴南区小兔赞比”和“博君一肖”CP粉“迪迪出逃记”针对《下坠》一文文本性质界定的分歧,进而由个体冲突引发社群冲突。在偶像趣缘群体中,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尽管“唯粉”和CP粉的趣缘对象是同一个人,但两个群体捍卫的价值认同和据此采取的线上线下行为策略却大相径庭。以肖战的唯粉“小飞侠”和CP粉“博君一肖”为例,前者以“家人”身份实施自我的情感动员,粉丝与肖战之间是“妈妈与儿子”“姐姐与弟弟”的关系;后者则将肖战和王一博假想为一对关系亲密(情侣关系、兄弟关系等)的趣缘对象。对于唯粉而言,偶像CP的形成是基于两种不同的原因:

1.“官配CP”体现经纪公司和媒体公司资本合流的策略和意图,偶像CP通常是某影视作品中偶像扮演的角色设定CP关系在作品外的延伸,资本的介入改变了某单个偶像符号的纯粹性;

2.“民配CP”则是CP粉一厢情愿地将两个单体偶像通过文本再创作的方式(例如B站剪辑同人CUT片断,同人文网站的CP同人文等)构建新的话语体系。以LOFER的“同人”Tag和微博超话社区热度较高的关键词排行分析,男男CP在众多CP类型中更具有热度,比如“博君一肖”CP是《陈情令》的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角色,“云次方”CP是综艺节目《声入人心》中两位男歌手阿云嘎和郑云龙。事实上,官配CP和民配CP之间并没有严格的界限,掌握优势生产资本的经纪公司和媒体公司对符合偶像阶段性定位的CP话题总是持有默认、暗示和鼓励的态度,他们需要CP粉丝社群的集体“磕糖”式消费和持续性地文本再创造保持偶像的商业价值。布尔迪厄将媒介事件中行动方的交互行为称为一种“游戏”②,意在强调行动方之间在建构话语时的共谋关系。两个社群的事件行动者在日常行动中以“协商”的方式形成各自特定的规则、话语系统和语言意义,达成活动边界的基本合意③,突破“自萌之地”被认为是一种引起冲突的危险行为,这一点也是AO3不同于其他粉丝举报的内斗事件,上升成为公众议题的根本原因:社群成员为维护本群体的权威性和合法性展开的一场意义与符号的争夺。就“知乎”和“微博”收集的资料可以看出,大部分肖战唯粉认为AO3事件冲突缘起于CP粉大V“迪迪出逃记”不应该把《下坠》链接转发到微博,此同人文含有女装、未成年人性行为等情节,是污名化肖战的“有罪”文本,就此进行举报的行为是合理的,AO3被封不应该由肖战和唯粉承担责任;肖战CP粉和同人圈则指出“迪迪出逃记”在AO3上的《下坠》已标注“警告标识”,是“无罪”文本,唯粉举报AO3(这部分的事实认定两个阵营也各执一词)、黑粉对Lofter刷低分和“诅咒”的行为是不恰当的,AO3被封应由肖战和唯粉群“小飞侠”负责。

二、新社会力量的加入对新媒体事件扩散传播的影响

个体冲突一旦上升到社群层面,各趣缘群体以不同利益和价值观出发则会产生新的议程和新的冲突(这种冲突可能是更广范围的)。整个AO3事件,积极的事件行动社群大致分为肖战唯粉、博君一肖CP粉、“黑粉”、同人圈四个社群。这四个社群在事件发展的不同时期社群内部、社群之间的话语实践也不断发生变化。在事件潜在期和突发期,四个社群就《下坠》一文产生话语冲突的框架聚焦在事实定性和道德评价上。以知乎平台《巴南区小兔赞比的举报行为对不对》一文的话题讨论为例,网友Sophie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条例,提出需要讨论“被举报者的内容是否违法,举报者的身份是否合法”的问题,网友们就“AO3事件应该由谁承担责任”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下坠》的作者到底是否有犯罪事实或者是否是犯罪嫌疑人?那还得看他的行为:

1.利用当红艺人的姓名,并打出博君一肖的专属称呼,算不算侵犯艺人的姓名权?

2.小说里的人物设定:女装大佬、性别障碍、站街、接客还有一些其他场景的描述是否侵犯艺人的名誉权?———Sophie世界著名的小说《飘》,里面也有描写这样的场面。电影你看过吗?里面拍过多少床戏的情节,你非要说他这是淫秽色情吗?———WantBeAdam1121站在我的角度,是觉得这个源头是作者写这个文,还发到微博上,并呼吁他的粉丝去看(我看过,粉丝还不少),后面还有个大V转发!听说劝他删,他还不删!然后才有了后续的事情!———Sophie肖战→巴南区小兔赞比→作者大大→博君一肖→《陈情令》→制作方→《魔道祖师》→墨香铜臭→f女→同性恋群体……我们是不是就应该说这件事情最开始的源头就是同性恋群体怪他们给作者提供的灵感来源……大家这个链条本身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但你非要进来插一脚,破坏了这个平衡。———WantBeAdam1121相较于传统媒体事件,新媒体事件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很难被控制,由个体冲突的矛盾扩大而造成泛社会化冲突,更多的事件行动群体主动加入话语场,议程事件核心行动者的话语权去中心化。更多的社群加入话语场的讨论为AO3事件带来新的意义,进而创造新的话语。随着AO3百度贴吧、AO3网站、Lofter内容和B站同性内容相继被封,整个亚文化社群的利益遭到损害,来自耽美、动漫、日韩等亚文化社群的创作者被卷入话语场,致使AO3事件最终演化成一场名为“文艺复兴”、范围覆盖所有亚文化群体的运动。“探案的,娱乐圈的,盗墓的,打荣耀的,做刀客塔的,做阴阳师的,审神者,指挥官,峡谷的召唤师……世界各地的变种人们,蔷薇列岛的,敖龙岛奋战的基三er,玄铁营的,提督们,克苏鲁调查员,aph养老圈坑底的养老玩家,齐聚一堂,一同欢度这个美好的227。”———凕无亚文化群体集结为“路人起义军”,提出“创作自由,文学无罪”的口号,在2020年2月27日(同人圈内部将此次事件称为“227大团结”)就“站街和妓女本来就是文学主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同人圈以《娜娜》《十日谈》等十余部名著中的妓女角色为例,阐释《下坠》妓女相关情节的正当性,认为是此次“文艺复兴运动皇冠顶上的宝石”。“《下坠》合法性”的显性议题诱发了“小众文化被压制”的隐性议题,唤起整个亚文化圈常年以来谨小慎微地维护自萌之地的集体记忆和长期压抑的情绪,“掺杂进了其他与元冲突不相关的个体和社群,形成复杂的冲突,引发更广泛领域的共振效应”④。在整个事件的蔓延和突发阶段,随着AO3国际基于粉丝内部的个体冲突发展为社群冲突,舆情进一步扩散,演化成更广泛的亚文化传播事件。

三、网络舆论场事件行动者的资本逻辑

布尔迪厄在提出“场域”概念的时候一再强调阶级再生产功能。“行动者之间在场域中的互动是由其在位置等级系统中的关系性定位塑造的。”⑤AO3事件中各事件行动社群从事信息生成、扩散和再创造的社会斗争资本不应被忽视。以布尔迪厄资本的四种形式⑥解读互联网趣缘群体的话语实践活动:经济资本指向趣缘群体进行线上线下传播和消费所积累的物质条件;社会资本指向趣缘群体内部成员通过对社会关系的投资和消费趣缘对象而形成更为复杂的权力结构与关系;文化资本指向趣缘群体将社会实践的逻辑内化而在自身行动中得以体现;象征资本符号赋予的荣誉、头衔等无形资本。“饭圈”的阶层性是由个体在消费趣缘对象和对该对象进行文本再创造的过程中所积累的经济资本和象征资本进行区隔的,形成群体内各阶层的协同效应和群体外的排他性。为趣缘对象付出的时间、金钱、人力的多寡决定了个体在社群中的话语权。出图多、积极参与控评、刷超话、活动应援和粉丝日常运营的唯粉在“饭圈”中地位最高。他们不仅主导偶像在互联网中的话语策略和宣传舆论方向,也决定圈子里其他趣缘个体的话语权。虽然唯粉和CP粉两个社群日常时有摩擦,但在大部分情况下CP粉接受地位位于“饭圈”底层的事实,并以“圈地自萌”⑦的方式自我规训其行为。但象征资本带来的假象掩盖了“饭圈”意见领袖光环的虚幻性,一旦个体行动者的行为动摇了偶像的根本利益,或者更具资本的事件行动者改变话语权中心,个体行动者所积累的有关该偶像的资本(趣缘组织中的阶层地位、准入趣缘组织的资格、接近趣缘对象的机会等)可能被瞬间剥夺。唯粉里面一般来讲站子(指明星的官方网站之类)地位最高,因为他们出图嘛,会花很多钱给偶像做个人应援的,粉头地位也很高,但是他们一旦被发现犯了什么错,马上会从顶端落到泥土里去。⑧———土老师在新媒介事件的场域中,事件行动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事件发展而不断改变为或协商、或斗争的传播扩散策略。即使在相对稳定的唯粉内部,也会对于采取什么样的话语实践能够最有效地控制对于事件定义的权力,确保趣缘群体内部象征资本利益最大化/损失最小化产生分歧。这一点和传统媒介事件的场域运作逻辑是一致的⑨。在AO3事件蔓延阶段的后期,亚文化圈层非理性情绪上升,逐渐形成了“粉丝行为,偶像买单”的公众意见,行为方式由言语对抗上升到抵制代言产品、向商家索要发票的行动。肖战代言产品被陆续下架,引发肖战唯粉“小飞侠”社群内部就“如何维护肖战的权益”开启内部自我纠错机制,回归理性协商的话语策略。在维护肖战公众形象和商业价值的压力下,拥有17万粉丝的唯粉意见领袖“巴南区小兔赞比”道歉并离开微博阵地。AO3事件的平息期,哈文、王思聪等公众人物加入讨论,“最高检官微”“解放日报官微”等主流话语媒体以“肖战应对事件负责”的结论对AO3事件做出官方定性。代表优质信源的主流媒体发挥其制度化文化资本、社会资本和象征资本的优势地位,在引导网络话语场、改变互联网事件行动者的惯习、构建理性的互联网话语空间方面依然具有较强的影响力。

四、结语

AO3新媒体事件覆盖范围广、参与圈层多、社会影响大,是近年来较为典型的新媒体公众热点事件。从事件行动者之间的特定个体冲突,到趣缘社群之间的群体冲突,再到形成更广范围的公众舆论,AO3新媒体事件中的行动者以维护自身利益和价值认同为出发点,凭借不同数量、不同形式的资本积累在互联网中展开了一场社会权力关系互动和舆论话语场的竞争,体现了多层级、强扩散和泛社会化的特征。

作者:廖媌婧 单位:上海戏剧学院电影电视学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