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下脱贫地区农民增收浅析

2022-09-21 16:36:33 来源:写作指导

乡村振兴下脱贫地区农民增收浅析

内容摘要:五中全会提出,依托全要素全面实现乡村振兴战略,这其中金融业对于加快我国农村经济增长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农村地区金融体系不完善、金融供给不足、产品和服务创新能力弱等问题依然突出,本文以金融支持农民增收的制约因素为切入点,站在乡村振兴大环境下力求破解制约乡村建设金融业存在的瓶颈和障碍。

关键词:乡村振兴农民增收金融支持

2020年末,清水河县累计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059笔,金额5172万元,精准扶贫贷款3681笔,金额7083万元,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约11850人次,加大了产业扶贫力度。2016~2020年县域各银行机构累计向涉农企业发放贷款3.03亿元,有力地支持了企业发展,直接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756人,平均每人年增收约4000元。但是,与此同时,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制约金融支持农民增收因素的分析

(一)金融供给不足,服务水平受限。乡村振兴的全面实施,离不开金融的支持。随着农村地区加大引进人才力度,加快发展新型农业主体和农业产业链,进一步突出了金融供给乏力的问题,支农能力明显不足。一方面,农民和乡镇企业闲置资金有限,影响了涉农金融机构存款增长和提供金融服务的能力,不利于扩大对农民生产经营、创业和其他农业主体的金融支持。另一方面,金融市场竞争不足,清水河县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仅有一家农村信用社,只有该机构在各乡镇有营业网点,其贷款占全县各项贷款的比重超过70%,在农村地区长期处于农村金融供给的垄断地位,导致其缺乏满足多样化的农村市场需求,金融创新动力不足。

(二)抵押担保仍是难题。目前银行机构普遍实行严格的贷款抵押担保制度,农户和涉农企业缺少合格有效的抵押财产,脱贫地区农村生产要素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大棚、农机具等资产难以被金融机构认可。截至2020年共发放贷款2348万元,仅限于规模化养殖户,而全县占主体的分散养殖户未能获得一些融资支持。

(三)县域资金外流严重。2020年底,清水河县3家非法人金融机构在县域存款35.5亿元,贷款仅投放6.8亿元(非完全投放本地区),其中一家机构只吸收存款,不发放贷款。资金的严重外流,对于服务当地的农村信用社来说无形中增加了吸收存款的竞争力和提高了揽储成本,对于县域整体金融服务来说,大量资金外流,直接影响用于服务当地的资金总量。

(四)机构抗风险能力进一步下降。受经济下行和疫情影响,县域法人金融机构为响应国家号召,对民营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实行下调政策,同时在减免部分手续费、对普惠小微企业实行延期还本付息和信用贷款等优惠政策后,县域法人金融机构盈利能力明显下降。如当地农村信用社一家机构通过一系列优惠政策,共向民营小微企业和农牧民让利约2000多万元,对37家到期无法偿还贷款本息的普惠小微企业实行延期还本付息3554万元,导致该法人机构当年仅实现净利润1万元,同比下降99.78%,不良贷款率同比增加10.37个百分点,抗风险能力进一步下降。

(五)涉农贷款风险高问题依然突出。由于农业本身具有弱质性,受自然气候影响大,生产周期性明显,且农业散户较多,产业化链条式程度不高,再加上地方财政补贴及风险补偿机制不够成熟,贷款质量相对较低、风险和损失相对较高,主要服务“三农”的地方性农合机构不良贷款等压力普遍较大。同时,部分农户和农村地区中小企业诚信意识仍较为薄弱,个别农村整体信用环境较差,以各种手段逃废金融债务的失信行为时有发生,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农村金融机构“支农”的积极性,慎贷管理理念显现。

二、对策建议

(一)完善适度竞争、多元化的农村金融供给体系。从提高农村金融市场资源配置效率的要求出发,今后需要进一步完善政策性金融、商业性金融、合作性金融以及其他新型金融机构的合理分工与协作,进一步优化农村金融体系,建立和发展适度竞争的农村金融市场,形成一个以市场机制为基础,金融主体多元化、金融产品多样化、金融服务多层次的农村金融供给体系。

(二)建立促进县域资金回流的长效机制。加强财政与金融政策的协调配合,发挥财政杠杆作用,撬动金融资源流向普惠金融体系,改善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同时,金融监管机构要进一步完善涉农金融机构考核管理机制,进一步加大贷款下放农村的管理权限,突出农村资金用于农村的考核激励,增强农村网点服务三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为农户提供更多更好的金融产品,直接实惠于农民。

(三)加强信用体系建设,破解“担保”难题。加快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建立一套有用、可行的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努力探索对于农民、银行均认可的一种模式,或者以地方政府为主导继续优化当前的“信用户”、“信用村”“信用乡镇”创建模式,完善信用环境评估体系和信息征集与评价工作,推动改善农村信用环境整体建设。同时要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线上线下相结合,构建完善的农村金融宣传教育体系,将国家政策方针与惠农金融业务相结合,有针对性地开展金融教育服务,提高农村居民信用意识。

(四)加强涉农金融机构风险防范和化解能力。对高风险机构应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结合中央及地方政府、各级金融监管单位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总体要求和具体安排,充分围绕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等核心指标,结合经营情况、风险状况,制定切实可行的操作措施,重视长远盈利能力提升,为下一步更好地服务地方实体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五)守护县域经济、金融发展成果。利用国家及地方政府各类乡村振兴支农惠农政策,建立有利于农村金融服务渠道建设的财税支持体系,如:为涉农金融实施支农而增加的不良贷款给予财政补贴,减免涉农贷款、涉农企业贷款等贷款所得税。同时加强政府推动设立“涉农金融发展基金”,为涉农金融提供保障机制,以及对银行在偏远地区设置营业网点和投放硬件设施进行补贴,提高整体金融服务水平,以此巩固农村居民享受金融发展带来的成果。

作者:邢建军 郭振亮 郭荣华 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清水河县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