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艺术歌曲《钗头凤》的演唱处理

2022-09-21 16:46:25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歌曲《钗头凤》源自宋代诗人陆游为了表达对前妻的思念而写下的古诗词,由美籍华裔作曲家周易谱曲,具有非常深厚的艺术价值和文学价值。本文首先从作品的创作背景层面展开,接着从作品的歌词内容、演唱处理等方面进行了分析。希望通过这次分析,结合笔者的一些演唱经验,可以为更多喜爱这首歌曲的演唱者提供借鉴,为我国古诗词文化的传播略尽绵薄之力。

【关键词】《钗头凤》;演唱处理;情绪把握

古诗词艺术歌曲是一种以诗歌为歌词,然后再根据诗词内容配以伴奏的歌曲,十八世纪末在欧洲诞生,它侧重于描写人物内心世界,抒情性较强。古诗词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一种代表性的文学体裁,凝练而又精准。古诗词艺术歌曲自问世以来一直为歌唱家、作曲家所钟爱,我国的艺术歌曲从传统和民族的音乐文化中吸收养分,使之巧妙融合。

一、古诗词艺术歌曲《钗头凤》的创作背景

陆游(1125—1210),南宋著名诗人,从小受到爱国主义的教育,中年从军,晚年退居回到家乡。陆游在思想和艺术上拥有卓越的造诣,尤其在诗词方面展现出非凡的建树,创作的诗词留存九千多首,内容丰富、涵盖广泛。《钗头凤》主要描写了陆游年少时与表妹唐婉成婚,琴瑟和鸣,志趣相投,形影不离,感情日渐深厚,但陆游母亲一心想让自己的儿子用功读书,考取功名,担心儿子沉迷于感情,荒废学业,遂拆散其二人。几年后,二人又各自成家,在一日游沈园时陆游与唐琬及其丈夫相遇,多年以来,陆游从没忘记自己的前妻,寒暄过后,待二人离开,陆游内心含着对唐婉的思念,在墙上写下了这首凄婉优美的词。受到古今中外文学爱好者的青睐,这首词也成了陆游唐婉爱情传奇的千古绝响。周易,美籍华人,著名作曲家,他创作过的作品涉及各种音乐体裁,例如交响曲、歌剧、舞剧音乐、艺术歌曲等,艺术歌曲是其主要创作方向。周易老师对古诗词文化有极大的热爱,他的音乐语言深沉内敛,尤其在《钗头凤》这首词的作曲中,有很多细致之处值得深入考究,其旋律深刻地体现了周易老师对于古诗词的情怀。

二、古诗词艺术歌曲《钗头凤》的演唱处理

歌曲《钗头凤》的歌词分为两段,其中第一段主要描写陆游对过去与唐婉在一起时的美好生活回忆和被迫分开的伤感之情。上阕歌词主要是作者对二人过往的回忆,从情投意合到被迫分离的痛苦。第一句“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红酥手”虽为,但是借唐婉递给陆游酒的姿态表述出唐婉当时健康的面容,红润的手臂,加上手中的美酒,侧面描写出当时的陆游正在静静地望着多年来思念着的唐婉。“满城春色宫墙柳”既写景,又抒情,这么美好的景色,而我们却又如同这围墙中的柳枝被阻隔。字里行间透露着无限的深情,接下来却笔锋一转:“东风恶,欢情薄”。这时的诗人再也无法隐藏自己内心的感情,暗示当年母亲的狠心拆散,造成自己爱情悲剧的封建力量。虽然无法确认指的是不是他的母亲,但可以看出陆游对此极度地怨恨。“一怀愁绪,几年离索”是整首词情感爆发的高潮。“错、错、错。”前两个是抱有怀疑的态度,最后一个则是肯定的语气。下阕描写的是物是人非,充满了无奈与悲哀。“春如旧,人空瘦”“桃花落,闲池阁”两句表现春色如故,却已物是人非,虽描写的是唐婉的外在形象的变化,但也侧面写出这些愁绪带给唐婉的打击以及失去心爱之人的悲痛,也表达出陆游对唐婉的怜惜。诗人的心境也十分凄凉冷落。“泪痕红鲛绡透”描写出当唐婉与陆游再一次见面之后流露出的憔悴与悲伤,此处,诗人借与一个“透”字来写出唐婉的泪水浸湿了手帕,由此可知当时唐婉有多么地难过与心酸,却又无法言明,只能通过泪水来回应与陆游的爱恋。“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几个字虽然简短,但却蕴含了诗人无比痛苦的心情,百感交集,自己对唐婉的感情依然如故,却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过去。自己的这份爱无法抹去,只能隐藏在内心深处,诗人最后用三个无奈的“莫”字作为结尾。“莫”字意为罢了,表示诗人回到现实,纵有万分不舍也只能如此了。第二乐句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第二段的旋律声部是第一段情感的升华,成为全曲的高潮,高音自由延长,从侧面表达出封建力量的强大,一对恩爱夫妻被迫分离的无奈。当歌曲经过间奏转而到了歌曲的下阕,整体旋律与伴奏织体同上阕保持一致,但作曲家为了让歌曲有更大的张力,在歌曲的结尾处做了一些巧妙的变化,上阕的结尾在低八度,是为了让歌曲能有更好的延续发展,尾音在不稳定音级上,而下阕的尾音通过高八度的提升,尾音回到主音上,代表着乐曲的结束,三个长叹的“莫”令人深思。自古以来,在中国的歌唱理念中,语言就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语言是歌唱的基础,好听的歌曲是字与声的完美结合,唱好中国歌曲,结合中国的语言特点,加上科学的发声方法,把歌曲中的字音、字调都唱得准确,做到字正腔圆,不仅要让观众听得懂,还能体会到字里行间的真挚情感。要唱好每个字,咬字归韵就要注意三个部分,“字头”“字腹”“字尾”分别就是字的声母、韵母及韵母收尾,在这个过程中,口腔里的唇、齿、舌、牙等都要发挥积极的作用,为咬字及吐字创造一个良好的条件。我们在演唱这首歌曲时,要注意每一个字都需要归韵,例如词中的“红,黄,縢,城,宫,墙”等,在演唱的时候要注意这些字必须及时归韵,同时也要注意腔体的保持,字的尾音也不可拖得太长,否则就会失去诗词的韵味,还有如“春如旧,人空瘦”,母音在演唱的时候位置很容易就偏低,所以在唱的时候需要进行针对性地练习,笔者在练习的过程中,会采用高位置说的方法进行练习,从而慢慢带入歌曲。再比如唱“离、难”的时候,很容易造成喉头位置不稳定,声音受到挤压,这时我们应该保持打开腔体的状态,运用气息的支撑送出韵母,保持乐句的连贯性。气息是演唱的基础,演唱的时候特别要注意气息在歌曲中的运用。在这首歌曲中出现了非常多的连音,主要表达的是痛苦而又无奈的心境,所以在演唱的时候要注意身体松弛的同时又要保持积极的状态,要以气带声,用柔和的声音唱出来,整首歌曲不宜用过大的音量。歌曲的一开始就是弱起,同时,它也是这首歌的旋律特点,所谓“弱起”就是由拍子的弱拍或后半拍开始。这种先弱后强的旋律特点促使人内心的情绪突然兴起。在第一句“红酥手”中,“红酥”在3/4拍的最后一拍,“手”是2/4拍的强拍,这两个小节为一下行,并且是个大跳,所以在演唱这一句时“红酥”二字不能过于强烈,需要稍弱一点,同时咬字须清晰且气息不能虚,演唱者可以借助两肋的力量来保持住,“手”在强拍上应该果断送出,气息一定要托住,同时还要保持哼鸣的高位置,不能因为旋律的下行声音就脱离高位置,这个就需要加上咬字进行针对性地练习,之后的“东风恶”“春如旧”“桃花落”等,作曲家在多处采用弱起的节奏,在此处需注意在演唱的时候运用的力度就不能和前面一样,在某些地方可以做渐强的变化,因此建议在演唱之前进行详细地分析与探讨,既要有强弱对比,又要根据词意的意境去演绎,不能太过于强烈破坏歌曲整体的美感。对于很多声乐演唱者来说,想要演唱好一首歌,特别是这种具有独特意义的古诗词歌曲是很不容易的,在演唱的时候,必须做到声情并茂,在具有一定技巧的前提下,加入深情的演唱,没有感情的演唱是无法打动观众的。因此在演唱的时候要做到身临其境,把自己代入角色去领会作品的意义。

三、古诗词艺术歌曲《钗头凤》的情绪把握

《钗头凤》是一首以爱情悲剧为题材的作品,着重表达作者痛失爱人的悲凉伤感之情,因此演唱者要在整体上采用自然而忧伤,含蓄而又深沉的风格进行演绎。歌曲一开始由较长篇幅的前奏把我们带入特定的情境,非常恰当地表现了当时惆怅、纠结的心情,所以在演唱之前我们就应该渐渐进入作者当时的状态,全身心地投入作品中。歌曲第一段无论是对景的描写还是对唐婉外在的描述都脱离不了陆游从始至终对唐婉的深情,作品中每句歌词都是弱起,像是在回忆过去的美好一般,娓娓道来。因此在歌唱的时候要像说话一样去描绘这样一幅图画似的场景。第二段是作者情感的抒发,是全曲的高潮部分,旋律非常有张力,所以在演绎的时候情绪要饱满。但是要注意,到第二段的时候,由于作者心境的不同,相应地在处理的效果上也要发生变化,做出一些适当的调整,要具有画面感,从内而外唱出遗憾、痛苦的情绪,尤其是到了高音“离索”“难托”的时候,在伴奏的推动下,以及高音的自由延长,把陆游对唐婉的不舍与爱描绘得淋漓尽致,同时又带有对封建社会的抱怨,迫使诗人无奈地去接受这一切的绝望,演唱的时候要体会陆游此时内心的百感交集,痛苦至极。在两段的结尾处分别采用“错!错!错!”和“莫!莫!莫!”这两个字结束。这两个字分别指代不同的含义,那么演唱的时候就要注意情绪的把握,字与字之间的递进,以及表达的不同意义。并且每个字要稍作迟缓地唱出来,唱完一个字后要稍作停顿,做到声音的控制与感情的克制。前后两段运用不同高低的八度音高,前后呼应,将这种无奈的感情发挥到极致,同时这也需要演唱者反复去揣摩作者的感受才能体悟到那种痛苦而又无奈的感情。

四、结论

任何作品的产生都有与之相对应的时代背景与社会特征,这些特征有些会通过音乐的表现形式再现。通过浅析《钗头凤》这首作品的艺术特征,使笔者深入地感到在演绎一首作品之前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分析并了解清楚作者在创作这首作品时所处的生活环境与作曲家的人生经历,在把谱面工作做好的基础上注入自己的情感再进行二度创作,笔者认为,只有这样演唱者才能做到声情并茂。

作者:张景涛 单位:中北大学 艺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