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心灵奇旅》的情感和表现思考

2022-09-21 16:46:14 来源:写作指导

【摘要】艺术即情感,情感即表现。情感是一部艺术作品的灵魂,电影作为第七艺术也同样包含着丰富的情感。真挚的情感表现一直是皮克斯电影的重要元素之一,电影《心灵奇旅》将真实的情感融入作品的创作中,以恰当的技术手段将“情感”转化为观众所接受的视觉信息。本文主要阐释电影《心灵奇旅》视听语言的情感表达及影片中的情感表现方式。

【关键词】《心灵奇旅》;情感;表现;视听语言

电影《心灵奇旅》(Soul)是由华特迪士尼公司、皮克斯动画工作室联合出品的动画作品,它延续了皮克斯一以贯之的想象力,通过动画探讨人生意义,向我们展现了哲学中最根本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有意义吗?意义是什么?它不但为疲惫的现代人提供了心灵休息的空间,还试图从哲学意义上让我们反观生活,凭借着动画的优势,展现了灵魂和肉体的形象、天上和人间的模样,是一部非常治愈的动画电影。一部好的作品所表达的情感能够与观众产生强烈的共鸣,让观众融入剧情,反观自身,使观众获得良好审美体验的同时让自身的灵魂得到升华。在《心灵奇旅》中,普通的纽约教师乔伊•加德纳意外身亡后,闯入了新生心灵学习成长的“生之来处”。为重回地球,追寻音乐梦想,乔伊成为对人间毫无兴趣的问题心灵“22”的导师,并由此展开了一场穿梭两个世界,找寻生命意义的奇幻旅行。影片通过视听语言的各个元素来进行叙事和表现情感,“生之来处”与“生之彼岸”的对比设计,强化了人生意义的主旨表达。

一、视听语言的情感表达

视听语言是以影像和声音运动幻觉为基础,用以表达思想、传递情感、完成叙事的创造性语言体系。视听语言的组成元素很多,包括景别、色彩、角度、构图、声音、机位运动等,在影片创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电影作为集音乐、舞蹈、文本、建筑、绘画等于一体的综合艺术,随着视听语言的发展而发展,不断寻找更多的艺术表现方法。动画电影是动画和电影的有机结合体,动画电影中的视听元素与电影中的视听元素在情感表达功能上具有一致性。

(一)镜头景别的情感表达

景别是指被摄物体在镜头内所呈现的大小和范围,具有暗示描绘电影空间、建立影片与观众的情感距离的功能。不同的景别会让观众产生不同的视点变化,从而引起观众不同的心理感受,造成不同的节奏变化和形成不同的情感表达。[1]在电影《心灵奇旅》中,主人公乔伊不小心掉进井中,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乔伊站在通往死亡的路上的画面所采用的是大全景镜头,在数以万计的亡魂当中,他显得渺小与无助,让观众感受到来自灵魂的审视。影片采取大远景镜头交代了死亡世界的环境,把观众拉入乔伊所看见的环境之中,同时也能深刻感受到乔伊内心对突如其来的意外“死亡”所产生的恐惧。银河的画面配上乔伊与“22”的“灵魂对白”,大远景加上声音与画面不同步,也营造出距离感、陌生感,使得观众可以从乔伊与“22”的纠葛中抽离出来,重新审视与思考对白的哲学意味。影片中开头死后超脱的天梯与结尾处相呼应,都采取了大远景镜头。灵魂塑造之境也出现了很多大远景,如乔伊最初掉入死亡之境、反复掉入死亡之境几乎是差不多的景别画面。在忘我之境中,小船行驶在无边的蓝色沙海中,大远景的设计不仅使得人物显得渺小,更凸显了忘我之境的空旷。另一方面,影片中通过全景尽可能客观地展现所有人平静地在奈何桥上排队,等待着死神光芒的照耀。这种不介入、不打扰的全景镜头塑造出一种冷寂的环境。随着镜头景别的变化,刻画出因不想死亡而躁动不安的乔伊的形象。乔伊之所以躁动不安是因为他还有演出没有完成,他的人生还很长。电影通过镜头景别的设计也向观众隐喻生而为人的命运:生和死这两件大事,并不受自己的控制。

(二)听觉语言的设计与情感表达

听觉语言可以说是影视作品中情感表达的扩音器,其调动起观众不同的内心情绪,从而使其更好地融入影片当中,感受影片所展现的情感变化,更好地传递情感。[2]影片中的听觉语言有很多,包括音效、音响、配乐、独白以及旁白等,其对于情感的表达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就声音部分而言,音乐是这部电影的关键因素。由JohnBatiste创作的原创爵士乐作品贯穿“纽约的现实世界”,而由TrentReznor和AtticusRoss创作的电子音乐则贯穿乔伊在“灵魂的宇宙”中的故事,两种风格的音乐形成对比,分别定义着真实与灵魂的两个世界。影片中生之彼岸(灵魂世界)里的声音和纽约(现实世界)的声音听起来有所不同,生之彼岸里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有一种敬畏感和轻微的恐惧感,但并没有呈现出恐吓的感觉。更为复杂的是,在电影的结尾,当乔伊最终放弃、准备走向生之彼岸时,同样的声音让观众感到温情。这部电影的音乐中至关重要的一段是在靠近结尾的部分出现的,这段音乐叫做Epiphany(顿悟)。《顿悟》是乔伊回到现实世界中,终于完成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演出,他在欣喜若狂之后意识到缺少了一些东西。他曾以为生命的意义对他来说就是完成这次演出,他会因此而满足。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他意识到,即使能一生都参加演出,也无法和获得幸福相提并论。他顿悟了,因为他想起当“22”还在他身体里的时候,他通过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这是一个很神奇的设计,乔伊有了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那些是“22”在他身体里时留下的记忆。这段音乐对Pete和Kemp来说非常重要,一开始是JohnBatiste演奏,后来慢慢变成Atticus和Trent的音乐,最后又慢慢回到JohnBatiste的曲子中。这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部分,每个人都花了很长时间的努力才让它达到理想中的效果。当然,还要加上画面和剪辑,使它最终成为一段几乎完全用音乐表达的内心独白。另外,在电影《心灵奇旅》中,爵士范儿是最大的配乐特点,爵士的风格是即兴,因为爵士所追求的就是一种自由的音乐风格,与古典不尽相同。爵士风格与这部电影的主题是匹配的,因为男主角乔伊原本就在自由与安稳之间挣扎,母亲希望他能够做一名学校教师,而乔伊则希望成为一名不受束缚的爵士钢琴家,能够在舞台上完成表演,自由演奏就是他所追求的目标,因此,人物角色的目标与爵士乐的特点保持了高度的重合。乔伊在得到多茜娅•威廉姆斯乐队的试演机会后,演奏的钢琴即兴solo让众人体会到了他对于爵士的热爱和对于自由的追求,因此给了他加入乐队的机会。与“22”分离后,乔伊拿着“22”口袋中的棒棒糖、树叶、线卷等物品,即兴创作Epiphany(顿悟),更是一种即兴与自由的体现。片尾曲《it'sallright》也是浓重的爵士风格,所以,整部《心灵奇旅》是爵士乐人的狂欢,自由、热爱就是整部片子曲风的特点。电影中的爵士乐表现地球、纽约市,乐器和曲调有明确的所指。电子乐则表现心灵学院和彼岸,空灵、抽象、无实体,不指向具体的情感,只有模糊的情绪如平和的Jerry、紧张的Terry。明亮、情感充沛的此生和不确定的空灵彼岸,两种曲风汇合在男主乔伊深夜的钢琴前。丢掉琴谱和爵士的知识体系,一曲《冥想》带乔伊回到精神世界AstroPlane,这成为他生命的转折点。《爱乐之城》和《爆裂鼓手》都试图讨论爵士乐的归宿和未来,前者选择用复古的形式讲述一个音乐人寻梦的故事,后者从技术层面进行探讨。而《心灵奇旅》这样一部以爵士乐为背景却并不以它为主题的电影,做到了向前迈进一步,让爵士乐和电子乐在一部影片里得到和谐应用,进行了恰当的情感表达。所以,配乐作为听觉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电影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音乐的结构和人生类似:有激昂,也有低回,有重复,也有变奏,有旋律,有母题,而音乐也存在于我们的身体之中——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我们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动起来。爵士乐作为一种强调即兴创作的音乐,更加突出了生活中发生的种种事件的“即兴”性,我们无法预料在生活中会遭遇什么,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拥有可以感知和行动的身体,才让细枝末节和英雄篇章同样有了灵魂。

(三)光的运用与情感表达

动画电影中的光影并不是生活中的自然光,它是创作者根据剧情发展而设计的。好的光影设计能够较好地表达出创作者的思想情感,在推进故事情节发展与情感表达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电影中的猫舒适地平躺在座椅上,丰富的色调代表温暖欢乐的时光。色彩、光亮和阴影,所有这些事物都兼具深度和复杂性,所有真实世界的灯光都在电影中有所体现。比如,在猫趴在桌子上听乔伊和他妈妈对话的那个镜头,光照强度和颜色的变化,有助于提升这个场景的情感弧。在心灵中转站和地球之间,光线创造了清晰的分离场景。在心灵中转站中,光线柔和又分散,光源逻辑并不清晰,颜色较冷;在地球上,阳光产生有趣且复杂的阴影和闪耀的高光。在地球上,光源的逻辑是非常清晰的,阳光与数码设备中的实用照明设备混合,创造出美丽的环境。影片中的分离有助于观众理解地球与心灵中转站的不同之处。影片中的光影在故事讲述的过程中起着将太阳与地球直接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作用。随着“22”第一次用乔伊的身体踏出医院大门去探索世界,“22”对阳光光线的反应,映射出“22”此前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乔伊与之相反,对这个熟悉的场景毫无反应。电影阐明了光影和故事的关系以及在故事的起始阶段其是如何协同工作的。《心灵奇旅》创造了一个清晰光源的直射光和地球之间的联系,同样也用这种类型的灯光暗示了人物的天才时刻。比如,乔伊在电影开场弹奏钢琴的时刻,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背上。青年研讨会是一个概念和抽象的世界,灵魂在万物的殿堂里,找到他们的火花。在这种时刻,光线被用来寻找火花,这种时刻的光线强调了“22”的火花只能在地球上找到。“22”的火花并不是什么抽象的概念,而是像阳光一样,美丽温暖且有型的东西。随着剧情的发展,乔伊慢慢意识到“22”的火花就是每日生活的小确幸。这部电影的自然光照在地球上的美感,与之前在心灵中转站中美丽但更具抽象概念的感觉形成对比,有助于阐释电影中的哲学。地球上的生命有一种独特而重要的品质,它超越了抽象和概念,日常生活的价值超出了我们的成就清单,这是一个非常难传达的概念。只有通过光影的塑造将“22”的火花展示的这种美感展现出来,才能让观众相信和感知这一瞬间是美丽的,而这一刻的美丽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光。

二、总结

动画产业正随着技术的进步而不断发展。动画电影的受众群体逐渐扩散到各个年龄段,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情感这一中枢的存在。情感是一部艺术作品的灵魂,它浓缩了艺术家的人生体验,反映了艺术家对现实生活的人生态度。情感在艺术作品中是必不可少的,是观众所能汲取的精神食粮,能够让受众获得精神层面的满足。《心灵奇旅》以动画的方式表达主题思想,通过景别的设计、视角的不同呈现、听觉语言与光的运用来传递创作者的思想,增强画面的艺术感染力。影片表达的主题思想、情感以及价值与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加强了影片与观众的情感互动,这也是这部影片的成功之处。

参考文献:

[1]林传滨.从动画语言角度看〈至爱梵高〉的情感表达[D].南昌大学,2020.

[2]刘丽霞.动画短片的情感表达方式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6.

作者:游运琦 单位:贵州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文艺创作与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