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生态学论文 > 农业生态建设论文 > 正文
农业生态建设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21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农业文化遗产的危机保护

2013-03-17 10:32 来源:农业生态建设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哈尼梯田遗产保护的基本原则

 

谈及农业文化遗产梯田的保护,首先让我们不妨检视一下何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钥它具备哪些特征钥这也许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厘清思路。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穴云粤韵雪的定义,是指“农村与其所处环境长期协同进化和动态适应下所形成的独特的土地利用系统和农业景观,这种系统与景观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而且可以满足当地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需要,有利于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眼源演通过仔细解读便可发现,农业文化遗产在概念界定上比较接近类同于世界文化遗产,亦兼有世界自然遗产的某些特征。

 

所不同的是除了文化辕自然的因素之外,更加突出了作为“农业”遗产属性的生物多样性,更加注重在农业生产中所形成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关系。

 

其次是农业文化遗产与一般的农业遗址概念完全不同。农业遗址允许划定特定区域、剔除破坏因素并加以集中修复防范,可以实现“静态”养护。

 

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对象则是“活态的”仍然承担生产的农业耕作方式和土地利用系统,实际上,它保护的乃是一种生产方式,因此,这也给保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难题。最后,农业文化遗产特别强调满足当地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需要,突出可持续性发展的理念,有着很强的应用性实用性诉求,而这则是世界文化遗产和世界自然遗产所不具备的重要特征。因而,这个概念本身所透露出的信息已经显示出大致的保护原则,那就是对于哈尼梯田这样的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基本方向应当是“动态”、“原址”及“延续”,至少应当包括如下一些基本保护原则。渊一冤动态。基于梯田农业文化遗产的特征,其保护方式上就绝对不能博物馆化或实验室标本化。

 

我们提倡的保护并不是要将其禁锢起来,那样就会窒息而亡,也难以达到长久的生命力,更需要的是在此基础上找到新的发展空间。有专家即指出将“活遗产”变成“死遗产”不应成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主要模式,“将这类遗产如实地记录下来,或是将其中的一部分做成标本放进博物馆固然没错,但是,将这种固态保护方法作为保护农业文化遗产的法宝并用于全部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则是大错特错了,如果我们出于好心而将这些文化遗产雪藏起来,无疑是对这一遗产实施了封杀,其后果是相当严重的。”眼缘演穴孕员苑缘雪当梯田里没有了稻作生产劳作时,梯田的特色也就不复存在,遗产也就变成死遗产,更不要说遗产传承过程中还能有所创新。因此,我们应尽力促成当地农民继续从事传统农业生产的积极性并使之有所收益,同时在这一过程中实现文化活态的传承延续。

 

。从空间属性上看,哈尼梯田这样的农业文化遗产具有天然的不可迁移性,哈尼梯田无法脱离哀牢山独特的自然环境,否则也就变样了,因此应该坚持原址原地保护的原则。这里我们应该提倡“家园遗产”和“家园生态”的理念,毕竟,哈尼人才是哈尼梯田千百年来真正的主人,对梯田有着最深刻的感情和认知,是保护梯田农业文化遗产最为重要的参与者和最得力的执行者。在原址就地保护的同时还衍生出整体性保护原则,整体性既包括梯田遗产的全部要素的保护,还包括森林要村寨要梯田要河流四位一体的共同保护,以及农业民俗仪礼、祭祀节庆等人文景观的协同保护。

 

所谓遗产保护的延续,是指一种可以长久性维持的保护和发展的状态,并且通过保护达到激发遗产自身生长和延续再造的能力。类似梯田这样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决不能以牺牲环境和资源耗竭为代价。由于生存的压力,一些地方采用跨越式的生产模式,过度开发农业自然资源,实施农业专业化生产,大量引进外来物种等,结果带来土地退化和荒漠化等不可逆转的环境恶化问题。这样换取的“发展”是不应提倡的也是不需要的,这其实透支了后世子孙的生存资源,断绝了未来的生存之路,无异于涸泽而渔。

 

哈尼梯田保护开发的路径与方向

 

在上述原则的指引之下,联系到哈尼族梯田稻作系统的特殊性,在具体经济开发路径上,应该优先考虑发展梯田农业观光旅游产业和建设绿色有机生态梯田农业。

 

首先应该发展梯田农业观光旅游产业。目前哈尼梯田所在的村寨如箐口、多依树、甲寅,已经开发了一些民俗文化村和观光农业的旅游项目,与哈尼族传统的昂玛突、十月年、长街宴等民俗活动相结合,不少国内外的游客慕名而来,取得一定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发展旅游观光产业确实是梯田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很好契机,越来越多的哈尼人也因此切实的感到了梯田的价值,从而激励他们继续保持梯田稻作传统和传统生产方式。

 

一些学者提出了农业文化遗产地旅游开发的可行性模式,这方面国内也不乏成功的先例,比如广西龙脊梯田的农民通过旅游产业,取得了不菲的收入。因此,哈尼梯田可以借鉴以上相关经验并在农业旅游的规模上进一步扩展,但旅游毕竟是一把双刃剑,也要注意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生态循环的冲突,进行有序开发,避免过度开发。

 

在旅游开发模式上应该进一步放开,不能走单一的政府主导或外来商业资本及公司垄断的模式,否则哈尼梯田就会与其原生的哈尼族传统习俗、生产礼仪相剥离。而要特别注意引导当地村民的广泛参与,唤起村民对“家园遗产”的自豪感和文化自觉。

 

笔者圆园员园年怨月在红河州元阳县著名的“老虎嘴”梯田景区考察,即发现由世博集团投资修建的现代化钢架观光台与梯田整体生态环境不相般配,经营模式上完全商业化运作,将当地哈尼人排斥在外,引发村民抢客与不满情绪。

 

这样的开发破坏了梯田的整体和谐,并不利于长效保护。其次应该建设绿色有机生态梯田农业经济。哈尼梯田目前已经顺利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确定于圆园员猿年正式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这其实为哈尼梯田搭建了一个世界级平台,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文化资本渊糟怎造贼怎则藻糟葬责蚤贼葬造冤,它完全可以成功打造一张绿色有机食品的文化名片。应该提倡哈尼人在梯田利用稻鱼共生的古老农耕方式,少用或不用现代化肥、农药而代之以农家肥、草木肥。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