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400-675-1600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设计论文 > 图形设计论文 > 正文
图形设计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30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议肖形印与现代图形设计的关联性

2014-01-17 09:51 来源:图形设计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一、化繁为简

肖形印里经常有关于虎的表现,有时是单个出现,有时是与人物一起出现,比如最常见的有打虎、饲虎、戏虎、骑虎等画面。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老虎与人的造型都不可能有太多细节,有时只是一个剪影,但却丝毫不会影响观者的辨识。老虎与人不但生动有趣,彼此间的互动关系也拿捏得恰到好处。除了造型的高度概括洗练,肖形印的“简”还通过对画面各元素关系的组织,在简洁中创造更多变化。肖形印中的造型之间非常讲究节奏韵律、对比调和的关系。在整体统一的基础上,把大小、虚实、聚散、动静等因素调动起来,让画面达到乱中有序、平中求奇的效果。肖形印的这种造型特点与今天标志设计有着很高的关联度,我们在进行标志设计时,既要做到图形本身高度概括,又要在凝练的图形结构中制造“奇”和“乱”,从而达到有生命的“简”。传统文化对于“简”的追求不但体现在形式上,同样体现在用色上。无论是道家宣扬的“无色世界”,还是佛家“空、无、和、化”的理想境界,都体现在中国传统图形的用色上。

佛教绘画用得较多的有青绿、朱砂、土红、土黄等色,但一定会用黑、白、金三色调和。肖形印更是简单地使用朱、赤等红色系颜色。相较传统图形,今天的图形设计可以利用的颜色分类细致繁多,并有质感、空间感等的增效帮助。但是,无论颜色怎么用,以颜色作为文化符号、载体来表述设计语言的方式是必须的。而关于对“简”的追求,图形或是颜色都一样能够从中最快最直接地找到与本土文化传统的衔接点。

二、贵和尚中

“和”在中国文化中属于最核心及最有代表性的内容,指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宇宙之间的一种和谐圆满关系。这种民族性中的“和”让中国文化变得与众不同,也深深地影响着中国人的意识形态与行为方式。无论是处理父子、君臣关系,还是看待时间空间存在,无论是文学理论还是艺术作品,无处不是对于“和”这一概念的追寻和理解。对于传统图形或肖形印图形来说,自然也是如此。肖形印图形总是呈现一种和谐的美感,这种和谐的表现则主要体现在视觉元素构成和图形内容这两个方面。从图形内容上来看,象征成为肖形印表达和谐愿望的最重要方式。

汉代四灵印、三羊印、双鹤印等所要传达的正是对平安、吉祥、健康、如意、长寿等等美好和谐之生命状态的向往。列夫•托尔斯泰曾说:“人们用语言互相传达思想,而人们用艺术互相传达感情。”而从视觉要素的构成上来看,肖形印所最终体现的是一种均衡、自然、融通的美好情感,从视觉上要达到这种情感,构图问题是首当其冲的。各图形诸要素之间的大小、聚散关系的布置经营就构成了章法。除此之外,因为印章自身是有形状约束的,于是适形而设也是构图中需要考虑增减变化的重要因素。印章本身就有方有圆,简单的平衡构图虽然能够很快达到和谐感但又缺乏变化,由此可见要创作既和谐又有创意的图形并非易事。而肖形印却依靠“和而不同”,完成了这件困难的事情。中国文化中的“和”与“中”一样,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简单平衡,而是不断涌动的流转,讲究互为影响、生生不息。

肖形印的印章图形也是如此,在能够使画面均衡的章法基础上,运用各种不同的视觉元素的冲突对比,达到变化中的均衡和谐。印章外部的方形轮廓、锐利边角与内部圆转流畅的弧线变化,色彩本身的红白对比,简洁形状里的繁复元素,写实的造型与夸张的动态,质朴的雕刻与华丽的装饰等等,都是变化统一的有效手段。甚至像龙、凤等各类图腾、仙兽等形象也是通过这样多种元素对比重新组合的方式实现的。所以这种图形的产生,才是一种文化自觉的产物。今天的我们在面对图形设计无从下手的时候,将传统文化里关于“和”与“中”思想运用起来,就像肖形印那样,用“中”章法获得平衡画面的方式,再把各种对比冲突的因素放置其中共同作用,从而达到“和”而“不同”的设计结果。

三、“得意忘形”

意象造型是中国传统视觉艺术表现的一大贡献,是传统文化与古代艺术创作者智性思维的产物。肖形印所具备的简炼、概括、夸张等品格,正是意象造型的成果体现。意象造型的原理基础来自中国文化中对于形与意关系的理解,形是客观的真实,而“意”是主观体验。要以画面的形式表现这两种元素的平衡与共存,“像”和“不像”就要相互妥协,彼此让步。因此,才有绘画领域关于“不似之似为真似”的理解,而“形神兼备”则成了视觉效果完美呈现的一种境界。

中国文化对于意的追求与肯定是超过形的,“意在笔先”、“意前笔后者胜”、“心意既得形骸忘”等等诸如此类的理念,都说明了意象思维指导下图形表现的选择。肖形印作为成熟的传统图形经典,其意象造型是相当有代表性的。肖形印图形的内容大体都是客观的具体形象,人物、动物、活动场景,即便有现实世界中看不到的神怪奇兽,也总是以具象形的方式出现。这些图形不仅仅是对生活的简单临摹,而是艺术创作者们“外师造化”后“中得心源”的结果。创作者们在了解物象结构的基础上,用心去感受对象,在主观智性思维的引导下,慢慢对脑海中的形象进行图形重构,不断修补并最终得到无形主体意识与有形客观物象的交集,得到具有意象造型特征的肖形印。在中国各种传统造型艺术中,象征造型的反复体现,不断证明着这种关于形与意的表现方式,同样也是一种文化自觉的反映。肖形印中的人物与动物在画面中其特征都非常明显,辨识度很高,但是这些形却又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具象,也不是标准意义中的抽象,而是创作者内化感受的意象造型结果。这种对于意的追求,也让意不仅仅是自我意识,慢慢变成了对于意境表达的要求。

正如中国画中有“写意”这种特有画种一样,表现的是具体的山山水水、花鸟虫鱼,但关注的却是更为高远深邃的精神境界,让意象造型走向了意境这种更高的境界。对于意的关注与追求,其实才是视觉艺术作为智性思维对于人类发展最伟大的贡献。“我们必须认识到,那推动我们自己的情感活动起来的力,与那些作用于整个宇宙的普遍性的力,实际上是同一种力。”文化内核、物的特性、人的精神及情感共同作用,最终获得了这种力,让肖形印成为这样“得意忘形”实际上却又“形神兼备”的经典之作。今天的图形创意,我们依然可以更加关注对“意”的追逐和思考,这种要求不但会帮助我们找到更有本民族语言的形式,并且会让这种形式保有更为珍贵的品质。

四、结语

文化自觉所带来的各种设计形式一定是有根源,有生命的。无论是古代肖形印还是现代的各种图形设计,其实都是不同时代的人通过视觉方式表达文化情感的方式,最终都需要满足人的需要,为人服务。现代文化的时代性语素更加丰富,对于自身文化的思考可以帮助我们在设计中找到自己组织这些要素的方式,并且是有生命可传承的方式。只有做到中国文化中所追求的“和而不同”,才能在这个视觉图形爆炸的时代占有自己的位置,保有自己的一份坚持。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中国设计真正走向世界,这也正是文化之于设计本土化的意义。

作者:于洁 单位:常州工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艺术设计系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