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教育论文 > 高等教育论文 > 正文
高等教育论文( 共有论文资料 296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的自由与制度均衡

2018-01-04 14:41 来源:高等教育论文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传统高等教育中对于制度的高度依赖严重限制了学生的自由,已经成为阻碍学生发展的重要因素,而在脱离制度完全自由的环境中高校的运行也无法实现,现阶段如何把握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自由与制度的度成为制约高校学生管理发展的重要因素;为了探索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自由与制度的限度,对自由与制度在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的意义进行了论证,认为应该在维持高校运行的基础之上为学生提供最大限度的自由,最后以人权标准为依据,提出了高校学生管理中自由与制度均衡的限度。

关键词]高等教育;学生管理;自由;制度

一、引言

在传统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制度是学生管理工作的重要依据,学校通过各种制度约束学生的行为,引导学生的发展。随着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深化发展,刚性约束对于学生发展的束缚逐渐凸显出来,同时在素质教育的影响之下,高等教育开始关注于学生的个性发展,这无疑对高校学生管理工作产生了一定影响[1]。关注于学生的个性发展就是要为学生提供更多的自由,允许其在最大限度行使自己的权利,而不受学校规章制度的过度干预。但是大多数学生工作者对于自由与制度限度把握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从而影响了学生的进一步发展,也不利于高等教育工作的开展。但是从总体上来看,现阶段高等教育并没有深入探索学生在校期间究竟应该享受到何种自由以及什么样的行为必须要进行严格的限制,实际学生管理工作还存在着较大的盲目性。因此,本文对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自由与制度的均衡原则进行了必要的探讨。

二、自由与制度在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的意义

(一)自由是学生发展的充分条件

自由内部与外部所具有的价值决定学生只有具有自由才能实现自我发展,才能实现高等教育的根本目的。第一,自由是人类的最基本需求。任何物质之所以能够自由的存在都是因为其内部的相关要素能够与外部环境达到一种均衡状态。但是越高级的物质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也就越复杂,达到均衡状态的难度也就越大。自由反射是任何动物都具有的本能,人类也不例外。但是相比于其他动物,人类对于自由程度的要求更高,自由对人类生存所起到的作用也远远超过其他动物。如果连最低限度的自由都无法得到有效保障,人类也无法存在[2]。此外,自由对于人类的重要性也不仅仅局限于自由的保障性,自由也是人类生存的目标,人类活动的目的在于获得更高等级的自由。第二,自由是实现自我价值与社会发展的先决条件。自我价值是指人的潜能,实现个人潜能的充分发挥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原始欲望。但是人的潜能的发挥存在着一定的脆弱性,即如果潜能发挥所必须的条件无法得到有效的满足则潜能必然无法发挥出来,或者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发挥人的潜能发挥往往建立在个性发挥的基础之上,这就表明自由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先决条件,只有具有较高的自由人类的个性才能得到充分的展示,个人潜力才能得到发挥,最终实现自我价值[3]。同时自由也是社会发展的先决条件,在某个社会群体当中,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个体数量越多,社会发展的速度也就越快,因此,社会的发展在于给人更多的自由。在高等教育阶段大多数学生在思想方面已经基本趋于成熟,长期的教育已经使得大多数学生已经具备了控制自我行为的良好能力,过度依赖于制度的管理手段会导致学生潜能发挥中的必要条件受到破坏,从而限制学生发展,只有为学生提供更大范围的自由才能为学生的发展提供更加充足的空间。

(二)制度是高校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条件

人类的社会属性决定,人必须要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才能实现生存与发展,社会成员通过合作组成一个共同的社会群体,个体之间的合作必须要以制度为基本保障,因此,制度对于人类发展来说具有基础性的保障作用。对于高校来说制度是其存在的必要条件,但是并非充要条件。一个高校就属于一个小型的社会,在这个社会当中生活着教师、学生、管理人员、后勤人员等多种社会主体,不同的社会主体之间的关系也完全不同,而不同的社会关于也必然导致不同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如果校园环境处于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则必然会导致所有社会成员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错综复杂,陷入到一片混乱当中。必须要通过制度来约束不同社会主体的行为,从而调节不同个体之间的关系,使得不同个体之间的关系能够处于一种和谐融洽的状态当中,从而为高校的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学生的学习才能得到必要的保障。但是也必须要充分地认识到制度仅仅是高校存在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4]。高校制定各种制度的根本目的在于防止其存在的环境受到破坏而导致高校的消亡,但是这种具有较强刚性约束的制度与自由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矛盾,制度的存在虽然可以保障高校的合理存在,但是却不能学生发展所需要的自由得到有效的保障。因此,制度的存在是保障高校教育行为得以有效达成的必要条件,但是从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高等教育目标来看,制度并非是其充分条件。

三、自由与制度在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的均衡

(一)人权标准

从上文的论述中不难看出,在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自由与制度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但是二者在学生管理中所占有的地位也完全不同。高等教育学生管理工作者需要为学生提供最大程度的自由,但是需要维持最低限度的制度,这也应该是现阶段高等教育学生管理工作中关于自由与制度限度把握的最基本原则。即高校在进行学生管理时需要为学生提供充分的自由以便于学生的全面发展,同时制度需要控制在最低的范畴当中,以避免破坏学生自由同时保障高校的稳定运行。但是在实际工作中究竟什么才是最高程度的自由与最低程度的制度,必须要给与学生工作管理者一个明确的参考指标,否则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笔者查阅了大量的相关文献,认为剑桥大学A.A.Milne教授所提出的人权标准是高校制度建设的最根本标准。首先,高校是一个由多个主体而共同组成的共同体,共同道德是高校存在的必要基础,同时也是高校当中不同社会成员人权的基本来源。A.A.Milne在人权标准当中提出,最低度的人权来自于最低度道德,因为其处于最低维度,因此,高校社会群体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应该享受这种基本权利。最低度道德则是由共同道德以及具体道德所构成,因此,最低度道德可以超越文化与地域的限制而并应用于不同高校的实践当中。同时最低度人权也超越了文化与社会的范畴,社会与文化的多样性并不会对最低度人员产生太大的影响[5]。也就是说,最低度人权可以在维持高校社会成员最低权利的基础之上给与其最大的自由。正是出于这一性质,笔者认为人权标准应该成为高校管理制度制定的最根本标准,可以有效缓解高等教育中不同主体之间在权利上的纠纷,从而让高校内部不同的社会群体加强共同合作,降低冲突的发生概率。此外,最低度人权可以实现学生理论权利到现实权利的有效转变,为学生自由的发展提供现实依据,可以避免学生发展所需要的自由受到粗暴与专横的干涉。

(二)高等教育学生管理自由与制度均衡的限度把握

针对上文中所论述的最低度人权,笔者结合A.A.Milne教授所给出的最低限人权的具体内容以及《国际人权公约》中的相关规定,尝试对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自由与制度均衡的界限进行分析,即高等教育学生管理制度的制定需要保障社会成员的以下权利,除此之外不能过度干涉学生的自由,具体来说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内容。第一,生命权。生命权是人权中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权利,生命权的基本内涵是指“任何社会成员都应该具有不被他人任意杀害或者受到他人生命威胁的权利”。只有具备生命权社会成员才能正常的存在,每个社会成员的生命权都必须要得到全面的保障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第二,公正权。随着时代的发展,公平与公正已经成为社会公众的基本需求,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先决条件。A.A.Milne教授也将公正权排列在最低度人权的第二位,也充分体现出公众全在最低度人权中的地位[6]。公正权的基本内涵在于,每个社会公众都应该被公平公正的对待,这也是现代人权理念中的核心内容。从公正权的实施方式来看,主体并不能保障自己得以被公正的对待,这就要求高校在进行学生管理时必须要从制度上保障每个学生得以被公平的对待。第三,不违反校规的自由权。根据A.A.Milne教授的最低人权理论,不受到额外干涉的自由应该是每个社会成员应该具备的基本权利。此外,上文中也提到了自由对于学生发展的重要性。因此,在不违反校规的前提之下,学生应该具备高度的自由权。第四,尊严权。即每个学生的主体地位都应该得到充分的保护,其人身与尊严都不得受到其他社会成员的粗暴对待。A.A.Milne教授在阐述最低人权时指出,不受粗暴对待以及横加干预的权利不仅是社会群体生活最基本的道德原则,也是每个社会成员必须要享受到的权利。第五,获得帮助的权利。由于高校的共同体属性,要求内部成员之间必须要加强合作,因此,互相帮助应该是高校共同体的一项基本原则[7]。高等教育制度必须要明确规定学生在他人遇到困难时不得漠不关心,尤其是在最低度人权受到侵犯时必须要给与必要的帮助。以上内容是高校在进行制度制定时需要重点保护的基本人权,但是我们还必须要认识到的一点在于权利与义务的对等性,学生在享受对应权利的同时,也必须要履行对应的义务,即不得损害他人的基本权益。因此,这也是高校制度制定的基本出发点。对于高校学生来说,学习权利是每个学生所能享受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权利,从这一角度出发可以将学生违反相关道德的行为分为与学习有关的行为与学习无关的行为。与学习有关的违反行为主要包括考试作弊、迟到、旷课、抄袭作业等,这些行为不仅违反了诚实守信原则,也违反了义务与伙伴关系原则,所以高校必须要通过制度与规章限制学生的这一类行为[8]。在第二种与学习无关的违反行为当中主要包含了打架、偷窃以及不正当性行为等行为,这些行为不仅严重违反了诚实守信原则,也违反了礼貌原则,是高校制度中必须要严格禁止的行为。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学生在校园中的其他行为如嬉闹、追逐、接吻甚至怀孕等行为再不违反相关原则的基础之上不应成为高校制度管理的对象,应该将其视为年轻人的自由,不得横加干预。

四、结语

把握好自由与制度之间的限度是现阶段高等教育学生管理中的重点与难点,只有保障学生的自由才能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而缺乏制度的强制约束高校的生存也无法实现,二者之间的矛盾导致人们往往无法有效把握二者之间的界限。本文尝试从最低度人权的角度对高等教育学生管理自由与制度均衡策略进行了探索与分析,旨在为高校学生管理工作者的具体管理实践提供必要的参考,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

参考文献:

[1]张聪.为了儿童的解放和自由———麦克莱伦(PeterMcLaren)《反抗教育学》(Pedagogyofinsurrection)的价值意蕴[J].外国教育研究,2017(2):36-46.

[2]庞祯敬,柯玲,李慧.人口要素非完全自由流动与区域间教育均等化相关性分析———一个比较静态分析的视角[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5(4):29-33.

[3]刘磊.教育正义:“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合规律和合目的的统一———兼与吴元发博士、徐洁硕士商榷[J].广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2):64-73.

[4]杨建朝.教育制度改革的正义取向:自由成“人”———基于哈耶克“无知”的视角[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5(7):16-20.

[5]张奂奂,高益民.美国高校教师学术自由保障的模糊空间———基于判例制度的宪法解释视角[J].高等教育研究,2016(5):87-95.

[6]张千帆.高考压力从哪里来?———中国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稀缺的制度根源及其改革方案[J].政法论坛,2016(5):97-110.

[7]钱再见.荣誉学院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理念、困境与路径———以荣誉教育为视角[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65-74.

[8]胡蓉,高启明.尊重学生个性,发挥学生主体性教育功效———浅谈如何做高大专学生管理工作[J].西安航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S1):43-45.

作者:吕奕 单位:福建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