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免长途费):
400-675-1600
征稿授权 经营授权
当前位置:中文期刊网 > 论文资料 > 经济论文 > 行业经济 > 正文
行业经济( 共有论文资料 109 篇 )
推荐期刊
热门杂志

国内制造业集聚经济动态性研究

2013-06-13 17:01 来源:行业经济 人参与在线咨询

进入二十一世纪中期,经济地理学研究在经历了文化、制度及关系三大理论转向之后,出现了大量演化经济地理学研究。这不仅为我们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且其动态性本质有助于我们从历史的维度考察经济空间格局的变化,从而为经济空间发展政策的制定提供更加全面、可靠的理论依据。在这一背景下,近期有相当数量的文献系统性地研究了产业空间演化问题,该类研究中的两个核心模型分别是由Han?nan等发展的组织生态分析框架以及由Klepper提出的产业生命周期模型。其中,Klepper的产业生命周期模型尤为引人关注,同样也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思路。从静态角度来看,产业之间的确在技术密度方面存在差异,但是从动态角度而言,每一个产业都会经历从高技术密集到低技术密集的过程。因此,处于不同的产业生命周期阶段是产业异质性的一个更为一般化的维度。而目前国内外在这一方面的研究成果还十分有限,因此本文将具体研究在产业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中,本地化经济与城市化经济对产业发展的作用变化,进而体现集聚经济在产业维度上的动态变化特征。

与现有文献相比,本文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从产业生命周期的角度研究地方化经济与城市化经济的相对作用变化。国内的相关研究至今未涉及对集聚动态性的考察,特别是从产业动态性的角度研究两类集聚经济的相对作用。国外研究尽管已有对相关问题的理论探讨,但是实证证据十分有限,特别是利用大量产业较长时间跨度的研究更是不足。这一新的研究视角不仅可以更好地反映产业性质对于“地方化经济与城市化经济相对重要性”这一经济地理学经典问题的影响,同时也能体现集聚经济在产业维度上的动态特征,有利于我们更全面地认识集聚经济的性质,从而为我们制定更为合理的产业空间布局政策提供理论基础。(2)在对两类集聚经济的度量方面,本文使用了“市场潜力”型指标,以体现集聚经济的空间溢出性质以及这一溢出随地理距离衰减的特征,从而纠正现有文献中绝大多数使用的绝对数及相对数指标带来的对于集聚经济估计的偏误。(3)本文通过调整对产业生命周期阶段的划分标准来对文章的基本模型进行稳健性检验。这一做法不仅能进一步体现产业生命周期对两类集聚经济相对作用大小的影响机制,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纠正因产业生命周期阶段划分误差产生的对基本实证结论的影响。

理论假设

我们依据不同的产业生命周期阶段分析地方化经济及城市化经济对于产业发展的不同作用,进而提出相应的理论假设。同时对于产业生命各阶段的讨论主要局限于创新强度、创新类型以及竞争类型三个方面。

(一)初创阶段

产业初创阶段的一个特征是技术不成熟,为了尝试不同的技术创新可能性,产业的创新强度较高。但是由于技术远未标准化,所以在技术上存在普遍的非连续性,在这种情况下,Gort和Klep?per[16]认为,关于创新的信息可以来自于各种不同的来源,且主要来自于本产业之外的领域。因此,城市化经济中的产业间知识溢出对于初创阶段的产业而言尤为重要。与此同时,这一阶段的产业创新以产品创新为主,城市化经济中的高技术劳动力、由于多样化产业结构形成的多样化知识溢出以及完善的研发及商务服务环境均有利于这一阶段企业的创新活动。而本地化经济中同一产业内企业间的知识溢出以及相关的技术合作也会有利于该阶段企业的技术创新,但由于这一阶段中企业数量有限,这一机制的效应要明显小于城市化经济的作用。产业初创阶段的另一个主要特征是企业间的竞争主要是产品质量的竞争,而非价格竞争,且产业产量较小。因此,地方化经济的各种生产成本节约机制在这一阶段并不发挥重要作用。与此相对应的,在这一阶段,由于企业的产量较低,城市化经济中如租金、工资等各项高生产成本并不会对企业产生重要影响,但同样的,城市化经济中的大市场规模对于这一阶段的企业而言也不产生作用。然而,大城市中有大量中高收入的消费者群体,他们对于价格较高的新产品的接受程度较高,这将有助于该阶段中企业的创新及进一步发展。

(二)成长阶段

产业成长阶段的主要特征是企业进入率急剧上升,而企业退出率极低[17]。有实证研究发现在产业生命周期的成长阶段,本产业内企业数量会增加30%以上[18]。在这一环境下,产品呈现多样化、差别化,企业继续通过产品差异策略相互竞争[19]。因此,高强度的研发带来的产品创新在这一阶段仍然十分重要。这使得城市化经济中有利于产品创新的因素在这一阶段仍然发挥重要作用。此外,在产业的这一生命周期阶段中,风险投资、贸易协会、相关配套机构、大学以及专业服务机构开始参与到产业的发展中[20 21],而上述机构往往坐落于大城市中,因此,城市化经济在这一方面同样有利于产业的快速成长。这一阶段中,在初期比较成功的企业会进行扩大再生产,这不仅有助于提高本产业的集聚程度,同时有利于成功的经验在本地复制与扩散[22 23]。通过本产业内企业的集聚,劳动力得以在企业间流动,产业内知识溢出成为可能,从而有利于产业发展。这一事实表明,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在产业的快速成长阶段地方化经济正在形成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它们的发展。但由于产业仍然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相关的本地资源积累较少,特别是上下游产业网络还未形成,专业化劳动力储备不足。另一方面,同一产业内企业数量的急剧上升会使得产业内收益下降,相似地,在同一地点上企业集聚程度的迅速上升也会引起一定的负外部性,比如地租的上升、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污染问题等[25]。总体而言,这一阶段地方化经济对于产业发展的作用仍然不明显。

(三)成熟阶段

在产业的成熟阶段,产品同质化程度高,企业进行大规模生产,企业间的竞争从产品竞争转变为价格竞争,进而突显出要素成本的重要性。大城市中的各项高成本成为不利因素,相反,地方化经济中的低劳动力搜寻成本、由于上下游产业的地理接近而降低的中间产品的运输及库存成本成为企业竞争优势的来源。同时,流水线式的生产对于高技能人才的需求减少,因此大城市中的高素质人才供给也不再成为优势。但是,市场规模对于这一阶段的企业而言尤为重要,大城市不仅有较大的本地市场,而且可以通过较好的国际贸易条件帮助企业的产品延伸至海外市场。因此在这一阶段,城市化经济对于产业发展既有有利因素,也有不利因素,总的作用方向并不明确。在这一生命周期阶段,研发重点从产品创新转变为过程创新。过程创新需要专业的、特定的设备、技术以及诀窍(know?how)。这种诀窍通常具有强烈的缄默特征,传统产业区中的“干中学”以及“模仿”是获得这种缄默性诀窍的有效途径[26]。本产业内企业的地理集聚可以通过知识溢出等机制有利于企业间形成共同的语言体系以及技术框架,从而有助于产业价值链各环节间的协调及创新。另一方面,成熟阶段的产业往往处于大规模生产时期,大量的专业劳动力以及专业化上下游厂商网络的存在将有效提高生产效率以应对大规模的市场需求。因此,在这一阶段,地方化经济将显著有利于产业发展。

在线咨询
推荐期刊阅读全部